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7)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于是秦丝雨、许皓然,再加上原哲,三角修罗场一般的剧情便是书中比较狗血的桥段之一。没想到舒蒙变成了鹦鹉,也能有机会身临其境感受一下,她自然不会拒绝。
  而且她有一个想法,是关于她穿书变身这件事的。
  因为她平日里乱七八糟的小说也看得多,穿书也阅读过不少,其中有些穿书都是有着其暗中的目的存在。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穿越的是不是背后也有什么关键,但死马当活马医,为了找回变回人身的办法,也要试一试。
  舒蒙穿书,并且成为重要配角原哲的宠物,是否就是要求她陪伴在原哲身边看着他走完小说剧情呢?说不定她就这么乖乖当一只宠物鹦鹉,等到男女主们和小说里一样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能和原哲一样在故事里功成身退。
  也许等到那一天,她不仅能变回人,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不过这一切都是舒蒙在这里自我幻想而已,毕竟现在她也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实。
  但显然现阶段乖乖跟在原哲身边,慢慢走剧情的同时,调查一下有没有先行恢复人身的办法,是她该走的路线。
  .
  原哲并不知晓眼前的这只小鹦鹉这么短的时间,已经头脑风暴了一堆有的没的。
  他只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发现小家伙开始慢慢和自己“亲近”了些。比如他朝它喊“萌萌”并且摊开手,它就会很给面子地飞到他的掌心或者是手背上。
  偶尔问一些简单的选择题,它也会配合地回答一两句。
  只是萌萌在上厕所和洗澡时是绝对不要他陪,并且强烈拒绝他在旁边帮忙的。
  那日第一次给它洗澡,原哲特地准备了干净的毛巾,和专门买来让它洗浴用的小盆,但是刚和小家伙说了让它洗澡,就被其赶出了卫生间。
  原哲还生怕它洗澡时会不会呛到水或者有什么不适,但敌不过它驱赶的意志,只得无奈地等在门外,隔两分钟问一次“好了还是没好?”
  里头就会传来萌萌的复读声:“没好!”
  除了这些之外,原哲还是觉得小家伙和自己贴近了不少,毕竟朝夕相处了几天,也算是熟悉了吧。至于那两个时刻不让他近身,说不定是因为萌萌太过于聪明,所以害羞?
  说起来原哲也一直不知道小鹦鹉的性别是什么,按理说半岁也没有发育完全,应该也看不太出性别。不过这么害羞的话,也许是女孩子?
  .
  几天的时间匆匆过去,舒蒙做好了准备才任由原哲在她的右瓜上扣了一根银色的细链子。这条链子就像是脚镣一般,另一端被做成了戒指的形状,带在了原哲的手指上。
  原哲拿出来的时候舒蒙就大致明白了这玩意儿的用途。带上之后她的确还是可以低空飞行,但是就像是拴住风筝的线一样,阻止她离得太远。
  不过即使没有这东西,舒蒙也不打算离开原哲的身边。毕竟那个广告公司的年会她除了原哲也不认识什么人,万一有人看她可爱把她给抓走了、卖钱了,她上哪儿哭去。
  再说了,马上就要在眼前上演三角大戏,她这可VIP特等席。
  

  ☆、第 8 章

  坐着原哲的车一路到达会场,舒蒙都有点小期待和小兴奋。这次出门没有带鸟笼,她就直接趴在副驾驶的座椅上。
  等原哲把车停到附近的停车场,才带着舒蒙一起走向那处远远就能看见的巨大广告牌。那上面写着“GU广告20xx年会”的字样,就这样十分显眼地矗立在场馆门口。
  舒蒙趴在原哲的肩头一路打量着周围,也有一些人似乎和他们的目的地一致,也都朝着那入口走去。只不过他们身上要么穿的基本都不是什么日常的服装,各式各样奇怪的服装都能看见。
  走到门口的时候,原哲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点开了那位盛情邀请他来参加活动的GU广告高层发给他的入场二维码。门口的安保人员用手上的扫码机快速扫描了一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正式进入会场的时候,舒蒙才知道为啥原哲说可以带她来了。就现在她看见的这个年会场面,确实各种奇形怪状的人都有。人形的cos都不算什么,顶着马头抑或是装扮成无面人之类的也不在少数。
  现场带宠物的也不少,不过大多是体型偏小的猫咪或者狗狗,而且都尽量佩戴了项圈链带,保证不会突然捣乱,影响到他人。
  远远的望过去,整个场馆其实很大,除了最北面的那一大块做成了一个方形舞台,其他的区域都放着许多摆满食物的长桌,最边上一圈还有舒适的沙发长椅可以坐下休息。
  舞台的背景是一块被设计成无数方块割裂的镂空墙,看上去十分特别,旁边的电子大屏则显示着本次年会的主题——奇思妙想。
  舒蒙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广告公司的年会,也没见过这种花里胡哨的年会,不由得暗自咋舌。
  原哲带着她进来后也没有急着去找那位邀请他来的人,毕竟对方只是邀请他来感受下GU公司年轻化、开放性的团队氛围,希望借此可以拉拢他。而原哲本身对于加入GU这件事没有多少想法,他更喜欢独立的工作环境。
  年会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始,至少舞台上的表演都没有开场。不过原哲也对那些喧闹的东西不感兴趣,他带着舒蒙,靠近了那桌摆满水果的自助餐台。
  “萌萌,有什么想吃的?”
  出门前舒蒙自然是空腹的状态,这会儿看见这么多好吃的,只能感叹谁让她只有小鸟胃呢,估计吃几颗葡萄就能饱。
  这会儿听原哲问她,她朝着桌子上的各式水果,跟着说了一句:“想吃的。”
  原哲伸手取了干净的盘子,切成小块和体积偏小的水果都帮她取了一份。其他的食物可能加入过一些调味料,不适合给小鹦鹉吃。
  原哲寻了个无人的双人小桌坐下,将盘子放到面前的桌上,摸了摸肩膀上的舒蒙:“下来吃吧。”
  舒蒙顺势从他的肩膀飞落到桌上,看了眼饲主先生帮她挑选的葡萄、圣女果,还有切成小块的西瓜、哈密瓜、菠萝之类的,怎么看都算是比较丰盛的了,谁让她就是一只小鹦鹉呢。
  哼哧哼哧啄了几块水果吞下肚,舒蒙也感觉有点饱了。心里想着小说原女主和男主怎么还不出现,眼睛却瞥到原哲正托着下巴浅笑着看她,好像也没有去给自己拿吃的。
  现在不吃等下剧情开始饿死你……好吧,谁让舒蒙好心呢。
  原哲就看着吃饱喝足的小鹦鹉用身子推了推盘子,后退了两步看着他——他略显诧异地看了眼盘子里那些没有被小家伙碰过的水果,好似明白了它的意思:“给我的?”
  舒蒙没回答,给他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原哲被小家伙暖心的举动引得笑了笑:“谢谢萌萌。”
  一人一鸟相处正温馨的时候,那头的舞台终于开始了正式的表演。
  而作为新入职的员工,秦丝雨也被安排上了舞台。她因为自小歌喉还算不错,唱歌这事儿也算是爱好,这回部门要求新员工都上报节目,她试唱了一小段就成功获得了年会上独唱的机会。
  秦丝雨大概是被安排在第三个出场的,她今天为了上台,特地花了心思。本就是个美人,再加上精心打扮,更是明丽动人。
  舒蒙和原哲坐的桌子离舞台有点距离,不过也足够听得清楚。可舒蒙在听歌的时候就瞟过饲主先生的脸,对方根本没关注舞台上表演的是谁,一本正经在吃东西!
  是的,刚才那些被舒蒙大方让给他吃的水果早就吃完了,这会儿原哲专注投入地品尝的是他后来去拿的那些烹饪好的菜肴。
  面对食物的热气腾腾和香味,舒蒙表示只能全身心地看表演才能忽视这些干扰。
  .
  一曲唱完,舞台下面的人群爆发出阵阵掌声,甚至还有带着面具穿着cos服的人在起哄让她再来一首。
  她却知道见好就收,和大家笑着摆摆手,就准备下舞台。
  舞台往下的楼梯边早有一个人带着假面,穿着一身拉风的斗篷装站在那儿等着秦丝雨,见她下来,赶忙伸出带着手套的手去扶她。
  秦丝雨倒是被这人的举动弄得一愣,但是看其绅士风度的样子,也就没有避开。直到被对方牵着手拉到旁边,才似乎从对方的身形和轮廓里认出他来:“你是……许皓然?”
  “是我!”小说的原男主许皓然闻言露出了开心的神情,主动揭下了脸上的面具。他本身也长得颇为英俊不凡,今天穿上这身怪盗般的cos装束,颜值也很能打。
  突然遇见老同学,秦丝雨还是有一些惊喜的,不过这个场合……她回过神来重新看了眼对方,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过去他们在高中结下孽缘后,虽然许皓然追着她也去了同一座城市念大学,但就读的应该是金融经济一类的专业——这个她还是知道的。
  后来大学毕业后她忙着找工作,也没有时间和对方联系,这会儿见面其实已经是隔了几个月的。虽然对方没有主动找她让她有些惊讶,以为他终于放弃追求自己了,但此刻能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在GU公司上班的这些天,虽然她只是设计部的一个小新人,但相对的跑腿活儿也多,接触的人也多,并没有见到过许皓然。况且许皓然家世显赫,毕业之后怎么想也应该进入许氏,应该不会跑到GU来上班才对。
  “我……”许皓然刚才光顾着激动差点忘了这个事。他自从秦丝雨来GU上班后,还一直没有机会找她。一是开始处理公司事务真的很忙,二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说自己是公司高层的事。
  正想开口时,秦丝雨却接上了他的话:“你是高层邀请来的么?我听同事说今年的年会有邀请一些行业内的人一起参加。”
  许皓然顺着台阶承认了:“对、对。”在他还没想到别的借口前,只好应下。于是他干脆转移话题:“丝雨,你刚才唱得好棒!比你在大学里参加十佳歌手比赛时更进步了!”
  “谢谢。”秦丝雨听他这样夸奖自己,忍不住浅笑起来,“你还记得那时候我参加的比赛啊?”
  许皓然点点头:“当然,那时候你得了第一名。你唱的什么歌我都记得,是……”他正想再刷一波好感,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