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69)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能让我打个电话么?”晓兰没有被他的美貌所迷惑,还是公事公办地问。
  言星点头:“当然可以。”
  晓兰便当着他的面给原哲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挂断了电话。
  晓兰:“言星先生,我领你过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不搞事。然后有小天使也发现本文快完结了,会甜甜蜜蜜到结束的!

  ☆、第 66 章

  
  另一边的办公室里, 舒蒙听完刚才那通免提的电话, 觉得十分奇怪。
  这个言星怎么会来这里?难道还有什么问题遗留在她身上?
  胡思乱想的时候, 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敲响。
  原哲站起身为来者开了门, 正是领路的晓兰和跟在她身后的言星。只不过言星今天并没有穿那身标志性的道袍, 反而是T恤加身,更加像是个未成年人。
  开门的瞬间,言星就注意到了舒蒙也在里面, 顿时露出了笑容:“啊,小姐姐你果然在这里。”
  旁边的晓兰一愣, 顿时把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转了圈:原来是来找老板的女朋友么?
  不过舒蒙没有应答,原哲直接将人请了进来:“请进吧。”
  晓兰顿时也自觉后退,离开了这里。
  原哲进屋后就径直坐到了舒蒙的旁边, 言星小道士也不客气地在对面坐下了。
  “其实今天是师父让我来的,”还没等原哲或是舒蒙开口问话,他就自己先说了理由,“他对于前两日小姐姐出现的昏睡状况后,现阶段的情况很关心, 所以让我来再看一下。”
  说罢,他便仔细端详起舒蒙来, 让后者愣了愣。
  不过很快他的视线就收了回去:“已经看不出曾经分隔过的痕迹了。”
  这大致是说舒蒙如今的情况很好, 融合完全了。
  虽然说这个上门的理由还算勉强说得过去,但之前可都是他们去道观的,哪有对方突然找上门的?
  舒蒙这般想着,嘴上就问道:“言星道长就是为了这个才过来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言星笑嘻嘻地回答:“不是加过原先生的微信么, 上面有他的名字呀。”
  的确,原哲的微信名字就是本名,非常简单。
  言星:“网页搜索一下,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原先生的工作室啊!”
  居然是这样简单的方式……舒蒙哭笑不得。
  “这样说来,她以后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是么?”原哲先前一直没发话,此刻终于问出了关注的问题。
  言星见他看过来,下意识收起了嬉皮笑脸,认真地点头:“是的。这次我看得很准确,以后不会再产生什么问题了。”
  原哲姑且信了他:“如此便好。”
  他刚说完,言星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香囊模样的东西,递了过来:“这个是师父让我带给你们的。这是福运香囊,我们道观销量最好的东西。”
  舒蒙低头看了眼,的确是做工颇为精致的小香囊,里头似乎还藏着一道折叠起来的符箓。只是她不懂,为何突然送这个给他们……只好用眼神疑惑地看向对方。
  言星接收到她的疑问,解释道:“师父说相逢即是缘。况且小姐姐这般奇异的遭遇,能被我们师门遇上也算是一种奇遇历练,所以返个福运香囊给你,给你添些好运道。”
  舒蒙过去其实不太信这些,只不过现在自己就是个不科学事件的发生体,所以也干脆稀里糊涂地面对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既然是对方的好意,收下倒也无妨。
  “替我谢谢老道长,”她接过了香囊,好奇地看了几眼:“需要随身携带么?”
  言星摇摇头:“倒也不必,你摆在家中即可。当然,愿意随身携带也是可以的。”
  舒蒙再次谢过他后,言星也没有多留,干脆地就告了辞。
  如此一来,大约以后是没什么机会再见到对方了,舒蒙心道。
  ……
  随后的日子,原哲就完全投入进了大奖赛决赛的作品设计里,舒蒙也决心不要随意打扰他,希望他能早日完工,也不必夜夜工作到很晚。
  而且似乎在许氏当家人许立业的寿宴上,原哲同他谈好了一桩生意,使得如今的原哲工作室日渐稳定。
  原本作为给力竞争对手的GU也因此更像是同盟公司,虽然仍旧要和原哲工作室这边在决赛里挣个金银奖,但并没有那么剑拔弩张的气氛了。
  多方不稳定因素都差不多被祛除,这次决赛的作品完成过程,舒蒙作为旁观者,觉得更为顺畅了。
  这次的大奖赛也许是因为要弄一个新的噱头,所以决赛作品不再是投递评选,而是采取决赛颁奖现场公开收取,即时裁判的模式。
  比起普通的比赛,它似乎是想将评定和颁奖直接融为一体,更博眼球。
  也因为是现场专业评委评选,甚至参观者还有10%的评分权,导致整个最终结果,应该会更为公平公正。
  而在等候决赛到来的日子里,舒蒙也正式报名了语言考试。
  虽然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地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但也许是曾经成为过鹦鹉的经历,让她有了复读这个技能。
  比起一般的简单复述,她感觉这个技能学语言的时候,哪怕只是听过一两遍,也可以迅速完美复读出。这便是她能迅速记忆的一个原因。
  也许它还有别的用处,不过舒蒙目前还没想到,而且她更希望能快些找到一份感兴趣的工作。虽然说每天在家当一只幸福的米虫很放松,但她还是想和原哲一起为接下来的日子奋斗。
  属于她和原哲的未来么……真是想想都美。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兴奋,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说起来,从穿书变鹦鹉一直到现在,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原哲过生日……又或者说,他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
  想想他们相遇到现在虽然说还没正式满一年,但也没差几天了,这样一想,莫不是在什么时候就错过了吧?
  毕竟原哲这样的性子,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给自己过生日的样子。舒蒙自己的生日倒是记得清楚,就是在她穿书前的一天。
  所以这一天原哲下班的时候,就发现舒蒙已经在玄关处等他了。
  他略显诧异地看了一眼,不过旋即揽住了她的腰,在她面颊上蜻蜓点水了一下:“怎么在这里等我?”
  舒蒙同他相处得时间长了,也没想在他面前瞒着什么,干脆问:“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原哲露出了然的神情:“就是想问这个?”
  “我突然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舒蒙扁扁嘴,她也是第一次和人谈恋爱,都没想起来要事先了解这些,“是不是已经过了?”
  原哲松开她,弯下腰换了拖鞋:“其实还没有。”
  “咦?!”舒蒙惊喜地出声,“那是什么时候?!”
  原哲无奈地看着她:“你也没告诉我。”
  呃,好像的确是这样……舒蒙心虚道:“穿过来的前一天,我刚好生日。”
  原哲眼里略过一丝心疼:“那可真是糟糕的生日礼物。”
  可不是嘛?刚过完生日就遭遇穿越变鸟大礼包,真是过分的礼物。只不过现在多少也要感谢这份礼物,不然怎么能有如今的她?
  舒蒙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
  “下周五。”
  “这么快?!”舒蒙这下真的惊讶了,毕竟距离下周五也就没几天的时间了,更何况下周四那天就是决赛。
  她证还没考到,自然也找不了工作,到下周五前绝对是赚不到钱买礼物。
  这可真是尴尬了。
  “这是准备给我庆祝?”原哲看她一脸纠结的表情,浅笑着摇了摇头,“我基本不过生日。”
  “我以前一个人在出租房里也懒得过,”舒蒙接口道,“但是现在又不一样。”
  现在他们是两个人,不再是孤单的个体。
  原哲被她说服了,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你说得对,有你陪着的确不一样。”
  剩下舒蒙在他怀里依旧在纠结该送什么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呢,在她完全没有经济实力的现在……反正用原哲的钱给他买礼物是绝对不可以的,这简直太坑了。
  或者她先去看看附近有什么临时工招收,哪怕是发发传单也是一点收入——暗自下了决心的舒蒙这样想着。
  ……
  时间转瞬即逝,舒蒙瞒着原哲,在他去工作室的时候出去打了几分短暂的小工,收到了一点点微薄的工资。
  说实话这点钱如果要买什么好一点的礼物,那真的是零头都不够。不过舒蒙还在是最大限度的范围里搜索了一番她想到的东西,最后加上她之前在语言备考群里手气爆棚抽到的大红包,这才凑够了礼物的钱。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的,表面上她还是那副不打扰原哲最后修整作品的样子。
  等到周四那天到来的时候,她一下子起了个大早。
  虽然不是她本人去参赛,而且对原哲也足够又信心,但她还是觉得有一点紧张。原哲这边仍然是不紧不慢,保持着自己的步调。
  这次的决赛虽说还包含了颁奖,不过他们也没打算真的穿得过于隆重,依旧是平素的装扮。只不过两个人毕竟颜值不普通,还是在众人里收获了好几个不一般的眼神。
  原哲工作室的几个员工今天也来了。毕竟是比较隆重的奖项,他们也是其中的参与者,而且是很有希望夺冠的作品的参与者,自然激动得很。
  那个最喜欢八卦的男青年,舒蒙还记得就是他最先开始喊她“老板娘”的,这会儿也有点紧张地在发抖。旁边的两个妹子和另一个青年则稍微好一点,但也看得出明显有点兴奋。
  舒蒙和原哲正准备走过的时候,没想到那男青年最先看见了他们,激动道:“老板和老板娘来了!”
  可惜声音一下子没控制好,旁边的人都停住了对话,朝他们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