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64)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所以,秦小姐还有什么疑问?”舒蒙坏心眼地笑道。
  秦丝雨下意识摇头,却很快顿住,看向舒蒙的身后:“原哲学长……”
  舒蒙一惊,回过头去,正对上原哲的眼睛。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不过反正她也没有撒谎,全然不虚!
  好吧,并没有。
  舒蒙还是有一点紧张的,谁让她说的这么暧昧呢。
  不过原哲全然没有理会秦丝雨的意思,只看着舒蒙道:“我处理完了。你吃东西了么?”
  “啊,还没。”因为秦丝雨的打断,她都没机会拿吃的。
  原哲从旁边架子上取下干净的盘子:“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原哲无视秦丝雨,舒蒙也乐见其成,不由得笑着回答:“那我们去那边。”
  说着两人便转身离开,只当秦丝雨不存在。
  秦丝雨咬着嘴唇,望着两个人亲近的背影,沉默地低下了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杯仙草珍珠布丁奶茶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61 章

  
  许立业的寿宴不愧是大手笔, 这些桌上摆的都是大价钱的顶级料理, 各种美味应有尽有。
  心情颇好的舒蒙带着原哲吃了好多东西, 不过她也记得不能再向上次去原哲爷爷家那样一不小心吃撑, 怪不好意思的。
  “要回去了么?”她敏锐地察觉到原哲并没有在此多留的想法。
  原哲瞧着她用纸巾擦了擦唇角的举动:“吃饱了?”
  舒蒙点点头。
  “那就走吧。”原哲极其自然地拉起她的手, 说道。
  不愧是“习惯成自然”,舒蒙现在也对于拉个小手这件事没有最初那么惊讶了,虽然还是会让她的小心脏不由自主地扑通扑通乱跳, 但至少表面上能做到平静的伪装。
  然而走到会场门口时,身后却有一个耳熟的声音喊住了他们。
  “原学长、舒小姐!”跟着声音一起传来的是一阵高跟鞋的追赶声。
  原哲本来直接无视了这个声音, 舒蒙虽然略有迟疑,但还是没停下脚步。
  直到后面的人似乎因为走得太急,发出了很重的坠地声, 像是摔倒了一般,还伴随着惊呼。
  舒蒙这才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原哲跟着停下了脚步。
  后面的那个人果然就是刚才的秦丝雨,只见她光着一只脚摔倒在会场门口的红地毯上,那只原本穿在脚上的高跟鞋的细长跟直接断了, 飞了出去。
  她摔得有点惨,以至于旁边站着的安保人员都有些侧目, 其中一个小年轻没忍住去扶了她一把。
  原本盘好的头发也因为这个意外弄得散乱, 秦丝雨在对方的搀扶下站起,望向了这头。
  她这样说着:“对不起。”
  舒蒙略有惊讶,但并没有做回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秦丝雨咬了咬唇, 继续道:“原学长、舒小姐,我真的很抱歉。无论是过去,还是刚才,我为我所有的冒犯道歉。”
  她漂亮的脸似乎有些涨红,旁边安保的视线让她有些无地自容,但她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们的生活了,祝福你们幸福。”
  舒蒙侧头看了眼原哲,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便主动道:“那就拜拜?”
  她不知道对方突然的醒悟是真的还是什么,但显然舒蒙觉得秦丝雨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出现在原哲的世界里。即使出现,她也只会被无视,对方不是抖M的话,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过来才对。
  因此,“再见”的什么话就不必再说,随口一句“拜拜”希望大家各走各的路。
  说完这句,舒蒙不知怎的心中更松了几分,原本是被原哲牵着走的她,也变成了走在前头的那个。
  “很高兴?”默默跟着她走的原哲,上了车后,突然问道。
  “啊?”舒蒙倒是被他说得一愣,“……还好吧。”
  她总不能说刚才因为她怼了小说原女主,又得到了对方给她和原哲的祝福,所以有点暗爽吧?
  虽然她没真的和原哲在一起,但怎么说这个让女主爱而不得的超赞白月光,就和她近在咫尺。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想到这儿,舒蒙系好安全带,偷瞄了旁边驾驶座上的元这样一眼——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机会,捞到这抹月光呢。
  不过光是这么设想一下,她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干脆伸手打开了车载收音机,听听有什么能听的。
  随便播了几个频道,都是在广告,不是卖保健品,就是卖房地产,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好不容易播到一个有播音主持讲话的电台,它又很快进歌曲了。
  所幸这首歌的前奏听起来还不错,舒蒙便也没有再去动它。
  旋律意外得动听,节奏也很明快,让人有种随之起舞的感觉……不过在舒蒙这儿,就是跟着音乐打起了节拍。
  她放在腿上的手指跟着节奏的鼓点轻轻敲击,很是怡然自得。
  ……
  “看得出,你今天真的很雀跃。”停好车的时候,原哲第二次同哼着刚才那首歌的舒蒙这样说道。
  “雀跃?”舒蒙歪了歪头,走到他身边的小路。
  原哲:“我觉得有。”
  舒蒙自己也知道呀,但一时半会儿还有点没缓过来,于是干脆道:“我也觉得有。”
  “原因呢?”两人并肩走在小区的路灯底下,影子随着步伐,逐渐变长。
  “没什么原因呀。”她自然不会说实话,干脆不正面回答。
  见她坚持否定,原哲轻笑了一声,也没再追问。
  只不过到家里换完鞋子的时候,他拉住了舒蒙的手,将她带到了客厅。
  她有些迷茫地看着对方,直到他拿出手机像是过去几天带着她练习舞蹈时那样,播放起一首耳熟的舞曲。
  “能请你跳个舞么?”她看见原哲朝她微微低头,伸出了右手。
  旁边的鸟笼里,萌萌也听见了音乐声,好奇地凑到一根站杆上打量着两个主人。
  虽然不知道原哲为什么这样,不过也许只是对方很久没有跳舞了,想过个瘾儿?
  而且刚才她在会场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他的脚,实在是失误颇大。
  这样想来,重新陪他再跳一次,好像也可以。
  “那就消个食。”她笑着把手放进了原哲的掌心。
  客厅的空间并不大,但因为过去这些天都是在这儿教学和练习的,两人对于这里的空间感倒是要更为熟悉。
  再加上有原哲把控着一切,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撞到墙的事儿。
  没有了周围的喧闹人群,和灯红酒绿的环境,只有回荡着舞曲的客厅,还有唯一的“旁观者”萌萌。
  舒蒙倒是没有紧张和忐忑,脚下的步子跟着原哲走,一点也没有踩错。
  直到舞曲终了,她下意识舒了口气——还是第一次完整无错的跳完一首,真是不容易!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原本该松开的手却没有被放开,一股力道顺着手臂而来,她下意识顺着势头,落入了原哲的怀中。
  她猛地抬眼,对上了他的视线。
  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点,不只是脸,就连身体也是。
  她好像都能感觉到彼此胸腔里心脏的跳动声……抑或只是她自己的心跳声震动了鼓膜。
  “心跳很快。”她看见原哲的唇动了动,耳边好像听见了这几个字。
  舒蒙张了张口,最后只复读了这几个字:“心跳很快?”
  原哲的唇角弯了弯,这个角度看上去,他的笑容仿佛带着点夜的蛊惑:“你的。”
  “你的?”她茫然地复读。
  原哲:“是你的。”
  “是你的。”舒蒙坚持道。
  好看的眉尖微微挑起,原哲似笑非笑:“蒙蒙,你一定要复读?”
  她这会儿实在是有点没法思考,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就复读吧:“一定要复读。”
  原哲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神情,反而连眼里都带上了一点笑意:“那好……我喜欢你。”
  “我……”舒蒙刚跟了第一个字,便猛然惊醒。
  她的脸上带着些难以置信的表情,就这样睁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格外可爱。
  今天也许也是原哲笑的最多的一天,他伸手扶住了舒蒙的脸庞,拇指抚过她饱满的唇瓣。
  “怎么不复读了?”他明显是故意地在问。
  舒蒙磕巴了半天,才盯着绯红的脸颊,用细如蚊蝇的声音复读了一句:“我喜欢你。”
  刚才的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其实一直在做梦。不然怎么可能遇上原哲和她表白的情景,还好像是真的一样?
  但对方的指腹触及到她的时候,她的脸明显感觉到了温热……梦里应该是没有这种细节的触感吧?
  虽说更好的确认办法是现在就拧自己一把,但舒蒙心想,万一真的是梦,那还是多梦一会儿比较好。
  可万一是现实……说到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就成功当了那只猴子,把清冷高绝的“白月光”捞到了怀里呢?
  分明没有在宴会上喝酒,此刻的舒蒙却感觉整个人忍不住要晕乎起来。
  得到她的回应,虽然只是这般细弱的声音,但原哲却也没有计较——应该说,他本来就知道。
  只是这段时间舒蒙看似正常,其实一直在内心里有些一点忧虑。
  他虽然能敏感地察觉到,但并不能无所不知地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幸好,今天的舞会后,她明显开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