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63)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原哲看着她略带惊慌的眼神,忍不住浅笑:“已经送了。”
  “啊?”下意识发了个语气词,她才想起原哲一向是考虑周到的存在。礼服项链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不可能忘记寿礼。
  瞎操心!
  舒蒙顿时放下心来,她知道原哲也不会喜欢前面那种凑上去的事儿,干脆就站在远远的观看那边的情况。
  不过目光流转下,倒是真被她看见了点什么——秦丝雨独自站在自助餐桌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开心的样子。
  

  ☆、第60章

  按照舒蒙的记忆, 这会儿的小说女主秦丝雨应该和许皓然已经在一起了吧。
  今天说不定还是见家长的日子。既然如此, 为什么那副模样?
  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今天的寿星许立业转移走了。
  在众人的簇拥下, 许立业走到专门为他搭建的一个小舞台上, 算是这次寿宴正式开始的讯号。
  一开场, 他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但其实在场众人又有谁不认识他呢?而后他语言幽默地同大家唠嗑了几句,收获许多掌声。
  很快许立业就唤来了他的儿子——许皓然。也许是因为今年也是许皓然正式进入许氏旗下公司工作的第一年, 因此,许立业也将这个生日宴会, 当做是一种向外界展示继承人的途径。
  许皓然听话地走上台去,站在他身边接过了话筒。
  “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是许皓然。”
  下面的人群里有些已经认识了他, 有些是第一次这样接触到他。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用同样热烈的掌声送给他……毕竟许立业到现在为止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今后许氏的接班人必定是他了。
  更何况他本就长得英俊帅气,因此在场人中有些年轻女眷的目光,纷纷停驻在他的身上。
  简单的介绍后,许皓然将话筒还给了他的父亲。
  许立业则表示寿宴请大家过来, 就是要热热闹闹。欢迎大家自由品尝美食,亦或是在随后的舞曲中漫步。
  话说到这儿, 会场的音乐设备也及时响了一首动听悠扬的乐曲。
  许立业由于之前齐梅的事件, 现在算是离异人士,今天倒是没有带什么女伴。
  因此这会儿,他走向场中一位高贵典雅的女士,邀请她共舞。作为寿宴的主人来邀请, 那位高贵的夫人笑了笑,自然不会拒绝。
  有了领舞的人,其他滞留在舞池内的人们便纷纷同自己带来的舞伴,跟着节奏跳了起来。
  舒蒙看见这个仗势下意识后退,她想着虽说特地学了,但并不一定真的要进去跳啊……
  可惜她忘了自己正挽着原哲,她这一动,并没有能后退成功。
  “这首歌的节奏偏快,不适合初学者。”原哲说道。
  他竟是一下子就看穿了舒蒙的退缩,淡定地安抚她。
  舒蒙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一首舞曲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因此等到下一首切换出来,舒蒙听见这似曾相识的调子,想起这是她跟着原哲学的时候就跳过的一只舞曲。
  果不其然,原哲便朝着她伸出了右手:“能邀请你跳个舞么?”
  会场顶部的灯光很亮,那光照耀在原哲眼中的时候,使得他的眼眸愈发璀璨夺目。
  “好。”
  舒蒙轻轻松开了挽着他的手,将其放到了他的掌心。
  舞池边缘,舒蒙照着过去这段时间学习的姿势,将手扶上了他的肩膀。
  另一只手则与原哲的手紧紧交握,不分彼此。
  她心中有些忐忑,脚步却不自觉地跟着原哲迈动。
  熟悉的旋律和节拍,让她的步伐有了依据,倒是跳得比预想的好。
  然而心头一松的结果就是下一秒,舒蒙就踩上了原哲的脚背。
  “对不起!”她慌忙地低声道歉,抬眼的时候撞进了对方含笑的双眼。
  原哲明显感觉到她失误后全身紧绷的状态,于是开口安抚道:“放轻松。”
  舒蒙再也不敢松懈,全神贯注地跟着他的步伐。
  ……
  另一边,第二首舞曲响起的时候,许皓然来到了秦丝雨的旁边,也向她邀舞。
  第一首的时候,他还在同几位夫人打招呼,来不及走过来。
  秦丝雨虽然刚才有些魂不守舍,但面对男朋友的邀舞,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她过去在大学就参加过舞会。因此跳舞跳得很熟练。
  同许皓然在舞池中旋转,她也逐渐把注意力转向了面前的许皓然。
  可下一个转身,她却瞥见原哲学长也在舞池里,就在离他们五六步的地方,怀中揽着那位他带来的女伴。
  秦丝雨的目光便如被磁铁吸住了一般看着他们……看着那个女生跳得并不是那么熟练,甚至还踩到了原学长的脚背。但学长并没有生气,反而温柔地同她耳语。
  她看得出那个女孩每次看向原哲学长的时候,脸蛋都红扑扑的,目光里也闪烁着爱慕。
  而原哲学长望向那个女孩的目光也是同样的柔情蜜意。
  秦丝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她分明已经告诉自己,不再喜欢原哲学长了。
  可是追了这么久,她一直都没有能得到原哲的一点回应,甚至都没有进入过他的视线。
  可如今,那个女孩又是如何走进了他的世界,还获得了他的青睐呢?
  她明明不该再去想这些的,但脑子仿佛不听使唤,也许只是意难平吧。
  秦丝雨胡思乱想着,脚下失了分寸,旋即就听见近在咫尺的一声“嘶”。
  脚底的触感也不太对……她低头一瞧,竟然无知觉地踩到了许皓然的脚。
  “抱歉,皓然!”秦丝雨急忙道歉。
  许皓然摇摇头:“没事。”不过他自然察觉到了秦丝雨的走神,“你在看什么?”
  “我……”秦丝雨愣了愣,否认道,“没什么。”
  这自然不是实话。
  秦丝雨说完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对,许皓然却没再追问。
  舞步旋转间,他当然也看见了原哲他们,但既然秦丝雨不想说,他也没必要再说。
  一曲终了,许皓然和她说了要去和其他宾客打招呼,问她要不要同往。
  秦丝雨怔了怔,摇摇头:“你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许皓然握了握她的手,抚慰道:“那你去坐一会儿,吃点东西。”
  秦丝雨乖巧地点头,来到一处空着的座位坐下了。
  ……
  舒蒙好不容易和原哲跳完这支舞曲,自然不想再动。正巧许立业那边的人少了许多,正适合原哲过去。
  “你不和我去?”原哲感觉到她的意思,问。
  舒蒙摆摆手:“我就不去了吧……”
  许立业这种大富豪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他们如果要谈事儿,自然也是她听不懂的。
  原哲对此没有强求,替她将耳边的碎发挽起,柔声道:“等会儿我去找你。”
  舒蒙脸颊微红,点点头。
  和他分开后,舒蒙倒是也有点饿了,本来时间也差不多是饭点。
  她转向那一长排的自助餐饮摆放长桌,慢慢打量着各种各样的美食。
  正当她准备去拿一份小蛋糕时,旁边突然有个女声说道:“你好?”
  舒蒙侧头去看,发现那个同她说话的居然是秦丝雨!
  “你好。”她惊讶地收回手,看向这个小说女主。
  秦丝雨朝她绽出一个笑容:“我是秦丝雨。”
  舒蒙有点搞不懂她要做什么,不过还是给面子地回答了:“秦小姐好,我叫舒蒙。”
  “冒昧的问一句,”秦丝雨直截了当地问,“你和原哲学长是……?”
  原来是这个问题。
  舒蒙心里大约有点数了,应该是自己和原哲跳舞的时候被她看见了吧?
  不过说到底,秦丝雨都已经和许皓然在一起了,还来操心原哲身边是谁,未免管得太宽了。
  过去她在鹦鹉的身体里,也没和秦丝雨少见,对方每次都不管不顾地追在原哲身后,其实多少有点滑稽。
  想到这儿,舒蒙就没打算认真回答她:“秦小姐以什么身份问我这个问题呢?”
  秦丝雨倒是被她的回答弄得一愣,毕竟她还没有这样被初次见面的对待过。
  “我……曾经受过原哲学长的帮助,所以……”秦丝雨自然不能说她对原哲过去的追求,只得托词。
  舒蒙对这个答案挑了挑眉:“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向你汇报吧。”
  她摆明要用这种态度刺一刺对方,希望这个女主能搞清楚她现在的状况。
  “舒小姐,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秦丝雨有点不解,“你为何对我敌意这么大?”
  “因为我知道你啊,”舒蒙说了前半句,就看见秦丝雨眼前一亮,猜到她以为是原哲提起的她,便笑着说了后半句,“许皓然和原哲还有我说过,你是他的女朋友。”
  秦丝雨听完一愣。
  “既然你是别人的女朋友,却又来关注其他男人,你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舒蒙反问。
  秦丝雨也知道自己现在问题很大,正如对方所说的,管得太宽了。
  “抱歉,舒小姐。我只是……”秦丝雨勉强地笑了一下,找到一个借口,“希望原哲学长获得自己的幸福。”
  他当然会有自己的幸福!
  舒蒙差点就这么说了,但随即她想到了令人难受又不算撒谎的回答……朝对面笑眯眯地回答:“既然你这么诚心,那我就告诉你。我和原哲,是同居了几个月的关系。”
  秦丝雨彻底震惊了,她微微张着口,却说不出话来。
  这话半分不假,虽然之前都是鹦鹉形态的她在和原哲“同居”罢了。
  此时拿出来让秦丝雨闭嘴,倒是效果极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