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61)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原哲也依旧疏离而礼貌地同他告别。
  沙发上的舒蒙欲言又止,她有点想问为什么原哲会同意参加许立业的寿宴舞会,毕竟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喜欢热闹。
  不过好在她没问出口,原哲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动解释了一句:“因为许皓然。”
  许皓然?
  舒蒙更不明白了。
  原哲淡定地坐回办公椅上,说道:“因为他之前提醒了我们关于某些公司的越界举动。”
  舒蒙这才想起来,的确有这会儿事 。
  当初许皓然神神秘秘地说了些会有人针对这次比赛对付原哲的事,虽然事后仍然没能防住,但好歹是打过了预防针。
  否则那天她独自在家的时候,也不会一下子想到是竞争对手来搞破坏……平常人的想法应该更接近于普通的入室盗窃吧。
  所以说原哲是因为承了他这份人情,才乐意去参加那个宴会?
  舒蒙看着他的侧脸,心中感慨。
  

  ☆、第 58 章

  虽然许皓然这样通知了, 但舒蒙其实也没有讲这件事当做什么要紧的事情。
  只不过在吃完晚饭后, 洗完碗的她忽然听见原哲的问话:“你会跳舞么?”
  舒蒙愣住几秒, 旋即反应了过来他的意思:“不会。”
  她本来就是那种肢体平衡协调比较差的人, 所以从来都没有去参与过跳舞这种活动, 无论是古典舞、现代舞还是什么双人交际舞。她都一窍不通。
  原哲这样问的意思,莫非是要让她一起去参加那个寿宴么?她虽然没有问出口,但显然把一切都写在了脸上。
  原哲:“那等下我教你?”
  “啊?”舒蒙真懵了。
  她以为她回答了不会后, 原哲会说“那就不跳了”……结果就现教现学么?
  那个时间好像也没几天了吧,大概也就一个礼拜的样子。她临时抱佛脚, 应该也学不出什么成果。
  “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可惜原哲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淡淡地笑了下,就离开了厨房。
  五分钟后, 舒蒙终于磨磨蹭蹭地从厨房出来了。
  “原哲,我……”她刚开了一个头,没想到椅子上的原哲就站起身,拉住了她的手。
  突然被青年温柔地牵住手,舒蒙把话都咽了回去, 只得略显紧张地看着他。
  原哲拉着她来到空间比较大的客厅,将她的左手摆到了他的肩膀, 右手则与他的左手掌心相握, 而他的右手轻轻放在了舒蒙左肩胛骨的下端。
  虽然舒蒙知道这是非常正常的舞蹈姿势,但她还是第一次和原哲贴这么近,下意识就有些脸颊发烫,头也低了下去。
  “抬头。”原哲的声音因为离得很近, 仿佛就在耳边,连带着温热的呼吸都是。
  舒蒙耳廓发烫,脸却听话地抬了起来。
  原哲看了她一眼,脸上依然是认真的神情:“来,我来教你基本的步法。”
  “第一步先退你的右脚……”
  但是舒蒙这样没有运动细胞,外加协调不太好的人,有时候脑子记住了,身体却没记住。
  跟着原哲喊的口令跳了好几步,不是退得太少,就是进得太多,也多亏是穿的拖鞋,不然能把原哲的脚背踩坏。
  “对不起。”舒蒙这会儿也顾不上两人贴这么近的心猿意马,光顾着道歉了好几次。
  原哲对此倒是并不介意:“初学总是这样的。”
  闻言,舒蒙却忽然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你过去学的时候也这样么?”
  原哲听到这个问题,唇角似乎略过一丝笑:“我在这方面也许还算擅长。”
  这就是说没有像她这样笨……
  也对,原哲好像在艺术方面就是比较专长的类型,跳舞这种事儿也和这方面分不开。
  不过这样说的话,过去他是不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经常参加这种舞会啊?看起来他也不像是这样的人。
  原哲眼见怀里的人又有些走神,不由得紧了紧握住的手:“蒙蒙,上课要专心。”
  这一句“蒙蒙”喊出来,舒蒙顿时又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应道:“那继续吧。”
  两人教学了一会儿,原哲才暂时放过了她,让她回屋休息沐浴。、
  因为决赛的截止日期较复赛要长,而且原哲心里对于它的原创主题已经有了底,倒是并不着急回家也加班。
  之后的每天,刨除上班和日常生活的时间,空余的时候都被原哲拿来教舒蒙了。
  虽然是“笨鸟”一只,但飞了这么多天,舒蒙也算是基本掌握了最最基本的慢三步法,当然更多的她也记不住了。
  反正去寿宴舞会,也不是让她去参加跳舞比赛,自然用不着学得多么厉害。
  ……
  不过学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参加这种商界名流都会去的聚会,她是不是没有衣服啊?
  舒蒙洗完澡穿着睡袍,站在衣柜前看着那些之前原哲带着她买回来的衣服,顿时发了愁。
  都是平日穿的风格,总不能这种跳舞的场合也穿这样吧?
  她丢不丢脸倒是也没有那么重要,反正没人认识她——但是原哲到时候如果要和许立业碰头,说不定就会被人关注到他旁边的自己。
  如果没有像样的礼服,真的不太好。
  不过礼服这种一听就死贵的东西,上辈子她也没有穿过和买过,只知道很费钱。
  但如今她本身没有积蓄,虽然语言学得进度很快很好,她都准备了考级的资料,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赚到钱的。
  所以与其让原哲再给她花大价钱买一套,她想着要不就去哪里租一件?
  不过就在她思索该如何和原哲开口提租礼服的事儿时,原哲也心有灵犀地敲响了她的房门。
  自从她变回人后,原哲基本进房间都会事先敲门,保护她的隐私。
  “进来!”她下意识把衣柜关上了。
  原哲并不是空着手来的——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购物纸袋,像是什么品牌买东西后给的。
  原哲:“给你的。”
  “这是?”舒蒙伸手接过来,干脆坐在床沿,拆起袋子。
  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扁纸盒,舒蒙一拿出来,就好像领会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她有些吃惊地掀开盖子,果然是一件崭新的紫色礼服。
  “这个很贵吧!”这是她的第一印象。
  原哲有些好笑地也在床沿坐下了,带笑的眼睛望着她:“蒙蒙关注的地方总是不同。”
  舒蒙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地讲了自己原本的想法:“我还刚想和你说,我到时候租一件礼服就好了。”
  原哲对于她的想法,表示摇头:“不用,这件是我专门帮你订的。”
  舒蒙无言,伸手将那件紫色的礼服展了出来,上面并没有用什么夸张的设计,就连裸露的部分也很少,算是一件款式比较中规中矩的礼服。
  不过它的面料摸上去就非常舒服和柔顺,而且上面还缀着许多小水钻,看起来似是一条星河的模样。
  要是说不喜欢,那肯定的骗人的。
  但是……舒蒙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原哲修长的指尖已经抵住了她的唇:“没有但是。”
  她分明没有讲出来,但他一眼就瞧出了。
  虽然那指尖一触即离,但还是让舒蒙有些心跳加速。
  这个人对她实在太好了,好到过分的地步。
  这样下去,她大概永远都会沉溺在他的温柔里……尤其这份温柔似乎还是独占的。
  对哦,为什么是独占的?
  舒蒙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从认识原哲以来,她作为鹦鹉也在旁观者的席位上看得够久了。
  他从来都没有和任何女性表现得像是对她这样的耐心和温和,为什么呢?
  就因为她是鹦鹉,和他朝夕相处了那么久么?
  还是说,他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呢?
  舒蒙一下子就被这个猜想击晕了脑子,连原哲和她说了什么都没听清:“啊?你说什么?”
  “我说,那就这么决定了,后天你穿这件。”原哲倒是没有不耐烦,重复了一遍。
  舒蒙自知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便也默默收下了他的心意,只想着等她考完证找到翻译的工作,赚了钱慢慢补偿他。
  不过拿着这礼服爱不释手地看了会儿,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衣服尺码?”
  既然说是订做,而不是店里随便挑选的,那一般都是本人前去量体或者是有尺码才能完成啊。
  她不记得原哲跟她问过衣服尺码的问题,要不然她早就想到对方要送礼服这事儿了。
  “之前和你买衣服的时候,我记住了。”原哲对于这个问题,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吗……?
  舒蒙呆呆地想,那时候带她去买衣服,她以为原哲就是负责表达好看或者不合适,最后付钱……没想到居然把尺码都记住了?
  不过说到底,外面卖的很多衣服都只有L啊、M啊之类的标识,具体数值应该也没有吧?
  舒蒙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到底没再多想。
  ……
  不过一天多的时间,自然过得飞快。
  等到寿宴舞会的当天,下午三点的时候就可以提前入场了。
  不过原哲自然也不打算一早就去,他只是为了还许皓然一个人情,顺便见一下许氏的老板,看是否有未来的商业合作,其他东西他一概不感兴趣。
  因而他依旧按照原来的时间安排上班,等到接近五点的时候,才回家换了衣服,接舒蒙前往。
  舒蒙今天的妆容是自己化的,本来原哲问过是否要造型师,被她给否了……感觉那也太郑重其事了,她怕尴尬。
  原哲自然顺着她的心意,让她自己收拾。
  所以当他换好了平日不常穿的黑西装后,那道客卧的门终于打开时,他看见了和平日不太一样的舒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