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57)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  原哲:你奖金翻倍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杯仙草珍珠布丁奶茶 10瓶;掰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54 章

  舒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顶着那些眼神跟着原哲走到办公室的……回过神来时, 她已经在往常她一直待着的沙发上坐下了。
  对于刚才的情况, 原哲显然没有放在心上——此刻正一如既往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舒蒙将萌萌放到一旁的站杆上, 又默默从茶几下面取出从没用过的烟灰缸, 倒了些家里带来的鹦鹉饲料。
  做完这些, 她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拿起平板本想继续学习之前的语言网络课程,却迟疑了一下。
  思索了一瞬, 她发了一条某信出去。
  原哲办公桌上的手机震了震,他停下手里的动作, 点开一看:【我在这儿学语言是不是会打扰你?】
  他侧头看去,正对上舒蒙的眼睛。
  【虽然听课可以用耳机,但跟读就会有声音。】又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怎么不说话?”原哲倒是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 反而询问她不开口的原因。
  舒蒙磕磕绊绊道:“打……扰啊。”
  “不打扰,”原哲目光温和,“你可以出声。”
  虽然他这么说了,但舒蒙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明天……我、在家……吧?”毕竟学这个在哪里都可以学,也没必要跟着原哲, 打扰他工作。
  更何况,刚才那个男员工突如其来的一句“老板娘”, 差点把她整晕。
  当时她都不敢去看原哲的表情, 只能低头当个鸵鸟。
  幸好原哲很给面子,没有当场说些什么,否则她真是恨不得再度魂穿鹦鹉。
  “你会做饭么?”她暗自心理活动的时候,原哲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舒蒙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得尴尬地摇摇头。
  她的确不太会烹饪,过去上班的时候都是吃的食堂和外卖,租的房子里也没有做饭的地方。
  她若是呆在家里,只怕是顿顿泡面的节奏。毕竟点外卖什么的,她也没钱呀。
  这么一来,她顿时有些想念自己之前的存款了,虽说也就几万块,但好歹比现在身无分文强得多。
  见她沉默不语,原哲开了个小玩笑:“或者你想和萌萌抢吃的?”
  旁边独自玩得欢的萌萌好像听见有人叫她,顿时扬起了小脑袋,警觉地张望了一下。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后,便低头啄了一口麦粒。
  这自然也不可能的。
  沉浸进网课中的舒蒙,倒也暂时放下了各种胡思乱想。先前还是鹦鹉时学的东西她没有忘记,此刻跟着轻声朗读也发音颇为标准。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舒蒙总觉得自己跟着复读的时候,语句没有主动说话那么磕磕绊绊。
  因为等时间到了中午,原哲喊她去吃饭的时候,她还没回过神。
  “午休时间,先去吃饭。”原哲不知何时已经收拾好了,就等舒蒙出发。
  舒蒙摘下耳机,放下平板:“先去吃饭。”
  这一句是复读的,意外得流畅。
  “有什么想吃的?”原哲这么问是因为工作室没有食堂,不过每月都有餐费补贴,所以员工可以去楼下大厦或者是周边的餐饮场所用餐。
  毕竟这里处于市中心位置,决计不会找不到吃饭的地方。
  “想吃的?”舒蒙思索片刻,好像也没有想起什么。
  原哲:“那就边走边看吧。”
  “边走边看。”——这句是舒蒙顺口就复读的。
  她接连顺畅地复读,果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原哲起了个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却没有再说下去,只开着办公室门等她。
  舒蒙缩了缩脖子,快步跟上。
  ……
  平静的工作日自然过得比较快。
  在周六到来前,大奖赛的复赛作品原哲已经提交了上去,因此工作室的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自从男青年的那一嗓子“老板娘”后,舒蒙偶尔在茶水间或者是厕所的门口遇见那几个员工,都有些许尴尬的感觉。
  所幸他们也没有来打探信息的胆子,只和她点头而过。
  周六的时候,因为不用早起,舒蒙难得睡懒觉,等到起床就是接近中午了。
  顶着原哲无奈的眼神,吃掉了对方准备的早午饭,舒蒙有点不好意思:“等下你有空的话,我们就去道观吧?”
  对此原哲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等舒蒙抱着鹦鹉萌萌和原哲走到道馆门口的时候,有个迎客的小道士似乎认出了他们。
  主要还是认出了原哲和鹦鹉萌萌。
  虽说这个道观的客流量也不算小,但带着鹦鹉来参观,又是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确实是非常少见。
  因此那小道士便觉得他们有些眼熟:“欢迎。”
  “你好,”原哲上前礼貌道,“我们来找言星道长。”
  小道士倒是对于他这般熟门熟路的样子略微惊讶,但旋即一想应该是和言星师叔熟悉的人,因此颔首回答:“那请跟小道来吧。”
  往道观里没走几步路,小道士就瞥见自家院墙上好像坐了个人,当即吓得大惊失色。定睛一看,居然就是那言星师叔!
  “言星师叔!”小道士想喊却又压着声音,“你在墙上做什么?!快下来,会被香客们看见的!”
  舒蒙闻言一瞧,果然前面不远处的院墙上,有个人坐得东倒西歪,仔细看那模样,可不就是那个玄乎的少年道长么?
  墙头的少年听见小道士咋咋呼呼的声音,皱了皱眉头,正想让他别吵,却意外看见了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舒蒙还有原哲,顿时来了兴致。
  他身手敏捷地从墙上跳下,拍了拍道袍上蹭到的墙灰,朝这边笑道:“你们来了啊!”
  瞧这模样,仿佛是多年老友似的。
  舒蒙纳闷地看着他,原哲自然也不会回答这自来熟的话。
  于是小道士眼睁睁看着师叔热情万分的模样,却遇到两个冰山,旋即也不敢多留:“既然师叔找到了,小道就先告辞了。”说罢一溜烟就不见了。
  言星没得到回应,倒也只是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好冷淡啊!说吧,来找我是什么事?这不是好端端的变回来了么?”
  他果然只是一个照面就看出了舒蒙的身份。
  “换个说话的地方?”原哲淡淡道。
  言星倒也觉得有理,便领着他们又去往上次那个凉亭,顺手还从旁边的屋子里端了一套茶具过去。
  他让舒蒙和原哲先坐,又火速去那边的开水间里接了点水,丢了些道观里待客用的普通茶叶,这才坐回到他的位置上。
  “请吧。”言星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喝了口道。
  因为舒蒙说话还没恢复,长篇大论的描述她比较吃力,干脆在来的路上就和原哲说好这部分由他来代述。
  原哲没有说太多细节,只是简单说了重点:“前两天,她在鹦鹉身体里遭遇了一点小意外,被打伤后昏睡过去……醒来后已经恢复了原样。”
  “打伤?”言星抓住了关键词。
  “重点应该是头部收到了较大力道的攻击。”原哲抬手给舒蒙的杯子里倒了茶水,接着给自己也倒了点。
  言星:“那你当时的感觉呢?”
  这个就由舒蒙亲自回答了:“当时……头晕,失去意识。”
  言星挤眉弄眼地想了会儿,旋即道:“不懂。”
  噗……舒蒙差点把喝到嘴里的茶喷出去,好在控制住了,于是忍不住咳了两声。
  “小心。”原哲伸手拍了拍她的背。
  “言星道长,”原哲看向对方,“其实我们就是想请教一下,她之后是否还会变成鹦鹉?”
  说到这儿,舒蒙手里的萌萌没忍住展了展翅膀,好似听懂他们提到了它一样。
  言星道长挑了挑眉:“这个……上次和你们说了那么多,都没有收费?”
  原哲见此倒是在其意料之中:“扫码?支付宝还是微信?”
  俨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舒蒙呆呆地看着那个原本一脸“不好办”的少年道士,眉开眼笑地掏出手机,翻了个商家收款码出来:“承蒙惠顾,两次一共6666。”
  原哲淡定地扫码付款,一气呵成。
  等到舒蒙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又恢复到之前那种对坐的样子,言星道长也清了清嗓子,准备正式回答问题。
  “你今天一过来的时候,我先认出的是这只鹦鹉。”言星伸出手指,指了指不谙世事低头玩耍的小萌萌,“然后才是你。”他又指了指舒蒙。
  没给他们打断的机会,言星接着道:“这小家伙的状态非常稳定,毕竟是原生的身魂,合一后自然没有问题。而你……”他看向舒蒙,“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个小女孩呢。”
  毕竟当初在鹦鹉身体里时,他所观察到的人类魂气形态,也不过是缩小版的,因而根本没有注意到舒蒙的长相和年龄,只以为是个小姑娘。
  所以当时也是这样喊的。
  “如今看来,你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只能喊你小姐姐了。”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说到这儿,舒蒙忍不住开口:“你……十几?”
  没想到言星闻言哈哈笑起来:“我今年24了!”
  舒蒙瞪大眼睛重新打量了他几眼,这怎么看都20不到的样子,说是17、8岁完全没问题呀。
  “长得嫩呀!嗨,偏题了。”言星重新把话题扯回来,“如今看着小姐姐你,身魂因为也是原生的,所以问题不大。周身气的问题,也和这个世界的气息融合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