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53)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因为开车无法抱着她,舒蒙被他安置在常坐的副驾驶位上。
  手机导航出最近的宠物医院,原哲在限速范围里开出了最快的速度。
  虽然担心舒蒙,但他也无法将视线从前面移开,只得咬着牙专注于路况。
  因而没注意到小鹦鹉在眩晕和疲惫不堪里,逐渐陷入了昏睡。
  ……
  头脑发胀,脑袋两侧隐隐作痛——这是舒蒙睁开眼后感受到第一件事。
  再然后,她便注意到了有些老旧的天花板和上面的一盏小巧的白炽灯。
  不过因为房间里的光线充足,倒是没有开打。
  是医院吗?
  她下意识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好像自己受伤后,戴胜就出现了拖住了那三个坏人。再然后就是原哲带着警方赶到……
  那她现在就是被原哲送到宠物医院了吧?
  不过他人呢?
  舒蒙后知后觉地朝着两边瞧了瞧,都没有发现原哲的踪迹,于是只得撑起了身子……下一秒,她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她所在的区域是一间颇为眼熟的单人病房,房间内除了她,并没有其他人存在。
  这个房间主要部分被她身下的病床占据,其余只有一个床头柜和一间通往厕所的小门。
  最关键的是,这个房间的大小在她的眼里居然是正常的,并不像是之前那样放大的感觉。
  舒蒙有所察觉地低头,果然看见了属于人类的躯体和四肢。
  她有些茫然地举起双手,又看了眼被子里的腿,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和鹦鹉时浑身覆盖着细短的绒毛不同,属于人类的五官她摸得很清楚。
  嘴唇碰到手指的时候,她张口咬了咬——是痛的。
  她真的变回来了!
  这个念头瞬间在舒蒙的心里回荡。
  她想起来了,这个地方就是之前和原哲来看过的精神卫生中心里,属于她“身体”的病房。
  她现在回到了这具身体里,那么鹦鹉的那具身体呢……是不是原来的萌萌回去了?
  那原哲……舒蒙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原哲焦急紧张的神情。
  如果不尽快告知他一声,他应该会担心。
  想到这儿,她猛地掀开被子,穿上了地上那双可能是医护人员摆放着的拖鞋,来到门口朝窗外望。
  外头只有一些其他病人的嚎叫声传进来,走廊里并没有医护人员。
  旋即她想起了这是在医院,床头必定有呼叫器——于是回过头去寻找。
  果然就被她在床头那儿找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上面还印着一只铃铛的图案。
  她伸手按了下去,隐隐可以听见远处的护士台那儿传出音乐的声响。
  坐在床边等了没到一分钟,舒蒙就看见有一个护士走到她的房门口,朝里面看了眼。她下意识站起身朝护士回望。
  外头的护士似乎吃了一惊,开了锁,轻轻推开了门:“舒蒙?”
  对方的声音似乎有些疑惑,毕竟这个房间的病人从来不理人,此刻却突然按响了铃,还直勾勾地站起来看她。
  舒蒙面上一喜,张口:“……(我恢复)”
  嘴巴是动了,可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她和对面的护士都愣了愣。
  舒蒙心中顿觉不妙,难道她这么穿来穿去一个来回,就变成哑巴了?于是她紧张地又试图发声,试了半天,才勉强发出了一个“啊”。
  门口的护士早就被弄迷糊了,不过她谨慎地关了门将主治医生喊了过来。
  “怎么了?”主治医师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男人,被护士拉来的时候还没弄明白状况。
  “邵医生,她好像想说话!”护士说道。
  邵医生闻言,诧异地说:“她来了这么久从来没说过话!”说着他靠近舒蒙,探究地打量着她,循循善诱道:“舒蒙?能听懂我说话吗?”
  “啊……”舒蒙试了试还是不能讲话,于是干脆点了点头。
  “咦!”邵医生吃惊地叫了声,快步走到她面前,“你恢复意识了?”说完也觉得自己问得不妥,干脆让护士去把测试表拿来,要对舒蒙重新进行检查。
  然而等护士把测试表的纸和笔交给邵医生后,舒蒙却一把抢了过来,在他们惊叫声里,快速地将测试表翻到了空白的背面,用笔写道:【麻烦你们借我用一下电话!很急!】
  两人抢回了测试表一瞧,却也愣住了。
  “你……”邵医生困惑地看着舒蒙,后者示意她还要再写两句,他也没再阻拦。
  【之前来这里探视我的那个人的电话,你们有吧?帮忙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已经醒了,拜托了!】
  邵医生眼神复杂地看着这几句话,条理清晰,用词妥当,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可明明昨天例行查房时,她还是浑浑噩噩的状态,怎么突然就又恢复正常了?真是奇怪。
  不过病人的要求非常正常,他自然也会满足,便嘱咐护士去打电话,他留下来帮舒蒙做测试。
  即使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基本的检查还是要做的。
  ……
  就在舒蒙在病房里醒来的同一时间,在宠物医院的鹦鹉萌萌也在医生的治疗下,缓缓睁开了双眼。
  旁边一直在关注着的原哲瞬间就走到它面前半蹲了下来,平视着它,问:“感觉怎么样?”
  鹦鹉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并不能做出什么反应。
  原哲与之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就明白了有哪里不对——这不是舒蒙!
  不,或者说,这具鹦鹉身体的芯子,不是舒蒙!
  只一刹那他就想通了其中可能发生的事,无非就是两只可能:一,舒蒙和鹦鹉的意识交换了回来,因此舒蒙在精神卫生中心醒来;二,舒蒙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如果是第一种就罢了,但若是第二种……
  原哲沉默地攥紧了拳头。
  

  ☆、第 51 章

  不过没等他深思, 口袋中的手机却已经响了起来。
  原哲看着屏幕上的“市精神卫生中心”几个字, 不由得面色一松:“喂?”
  “喂您好, 请问是原哲先生么?”电话那头的女声问。
  “是的。是舒蒙出现了什么问题么?”赶在对方之前, 原哲抢先问道。
  “是这样的。307床的舒蒙, 刚才忽然呼叫了我们,还让我们给你打这个电话……”
  然而对方话还没说完,原哲便截断了她:“谢谢!我马上就来!”
  打电话的护士愣愣地:“哦好的。”说完就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 这么着急嘛?
  这边的原哲挂了电话,注意到小鹦鹉已经完全清醒了, 正在低头梳理自己的羽毛。这是过去舒蒙在这具身体里时,绝不会做的一个动作。
  他看了两眼,便和旁边的医护人员询问是否可以带鹦鹉出院。
  医护人员表示经过刚才的检查和治疗, 这只玄凤鹦鹉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外表的细小抓伤注意清洁和护理就行。
  至于刚才的昏睡,暂时没有检查出什么大问题,后续以观察为主。
  谢过医生后,原哲便带着鹦鹉萌萌离开。
  说来也奇怪, 它虽然没有和原哲相处过,但意外地不叫不闹, 似乎对他的样子有印象。
  但保险起见, 原哲还是将之前就用过的细链子戴上了它的脚踝。
  ……
  原哲赶到病房的时候,舒蒙已经在医生的惊叹里做完了一系列的检查。
  “突然间就恢复了正常的认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先前那位邵医生抱着一叠新鲜出炉的评测结果和检查报告,和旁边的主任说道。
  “在这之前患者有没有经历什么刺激她的事情?”主任询问道。
  邵医生摇摇头:“应该没有……”
  说话间, 他就看见了急急走进病房是原哲。
  “你是……哦是上次来找她的朋友吧?”邵医生花了几秒钟辨认出了原哲的模样。
  原哲朝他点点头:“是我。”
  说完便快步走到了舒蒙的面前,复杂地看着她:“舒蒙?”
  舒蒙在见到他进来的时候就站起了身,此刻两人面对面她才发现自己比对方矮了大半个头。
  “啊。”她张了张嘴,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原哲诧异地看着她,旋即转向了旁边的医生:“请问她的声音?”
  他敏锐地察觉了舒蒙回答时的奇异之处。
  邵医生负责解释:“患者她似乎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所以发音等很不熟练。不过刚才让她试过写字和使用输入法,都没什么问题。可能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就能回到正常交流的水平。”
  舒蒙之前就听医生向她这样解释过,便就此放下了心。
  原哲闻言,只顿了顿便说:“那请问检查完了么?我想和她单独聊一会儿。”
  两位医生自然同意,临走前,邵医生想起一件事。
  “那个,刚才我们把她清醒过来的情况通知了派出所,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对此,原哲点点头:“谢谢告知。”
  .
  医护人员出去后,整个小病房就剩下了原哲和舒蒙两个人。
  又或者说,还有一只被原哲从外套里偷带进来的鹦鹉。
  鹦鹉萌萌就如同曾经的舒蒙一样,被塞在衣服里带了进来。
  一路上原哲观察过了,它似乎对于他的接近并不感到陌生,而且十分乖巧,不会乱飞也不会乱叫。
  此刻被放出来,也很安静地打量着四周,小小的眼睛里似乎有着对四周景色感到熟悉的疑惑。
  舒蒙早在萌萌被原哲拿出来的时候就关注着它。
  一直以来,她的生命都和这只小鹦鹉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她们被迫彼此交换“人生”,直到现在才修正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