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5)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她其实怕的不是被发现她想出来,而是在被发现后,笼门就可能会上锁。那样的话,她就真的没办法依靠自身的力量偷跑出去了。
  “听到了么?”原哲看她呆呆立在木站杆上没有回应,忍不住伸出修长干净的指尖,穿过鸟笼的栏杆缝隙,点到了鹦鹉的小脑袋。
  舒蒙自己也不知道,她那脑袋顶上浅黄色的几缕细长绒毛,此刻出卖了她紧张万分的内心,翘得高高的。不过原哲并没有把这一点放在心上,毕竟对方和他还不熟,警惕自己的接近也很正常。
  舒蒙自他温软的指尖闻到了一股柠檬味的清香,想来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说起来,她变成了鹦鹉,还能有机会经常洗澡么?她可受不了好多天不洗澡一股臭味的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思就有所感,想到臭,舒蒙此刻突然就感觉到腹部有点胀胀的,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她的尾巴下意识微微翘起,突然不自觉地在木站杆上倒退了两步。
  原哲见到这,倒是知道这只小鹦鹉要做什么——他知道接下来要饲养鹦鹉后,特地提前查了一些基础的资料。
  “要排便的话,不要弄到玩具上。”虽说鸟类在这方面的训练难度要比猫狗那么大,但让其养成良好的定点甚至定时的排泄习惯是可行的。
  舒蒙却在听见那两个字后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呆住了,什么鬼,她才不要真的和普通的鸟一样!
  由于鸟类是所谓的“直肠子”,再加上飞行所需的热量较大,基本整个饮食循环也比别的动物快得多。舒蒙刚才上蹿下跳练习了半天的飞行,消耗的热量可不少,此时有感觉也正常。
  但是她怎么可能真的像鹦鹉一样就这么站在笼子里做这件事!真要拉这里了,那她就别想在里头睡觉了!
  她慌忙从木站杆上飞了下去,跳到笼门前,想让原哲给她开门,焦急道:“(帮我开门呀)弄到玩具上!”
  “什么?”原哲被她安静了许久后突然地躁动和说话弄得有些疑惑。
  舒蒙自己都无语死了,这复读机一般的体质到底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简直急死人!
  她努力压抑住腹中的不适,强迫自己回忆刚才原哲还说了什么词语可以用来复读的。倒是被她想起了玩具那句子的前半段:“要排便!”这三个字可以用。
  原哲这会儿倒是明白了过来,笑着同她说:“在笼子里是可以的。”
  啧,你怎么就不能说个“不”字呢?——舒蒙心里飞速吐槽了一句,还是选择继续复读:“要排便!”与此同时还一个劲地靠在笼门上。
  原哲瞧着小鹦鹉的这个急迫的样子,倒是有些惊奇:“你想出来?”
  “想出来!”舒蒙可算盼到了“出”这个字。
  原哲本来打定主意拒绝,但旋即想到它先前聪慧的模样,也许是在笼子里不习惯,没有安全感,所以才这么排斥在里面。算了,就放她出来一下,如果弄脏了,也可以趁机教育它什么是错误的。
  他心里念头转了个弯,手就伸过去扣住了笼门的提钩,用力一拽,笼门就开了大半。还没等他松手去握小鹦鹉,对方就一改之前的模样,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萌萌!”原哲迅速站起身,看着自家小鹦鹉飞进了他刚才出来的那间卫生间。
  舒蒙一朝重获自由却根本来不及喜悦,因为她感觉自己要憋不住了……惨,真的好惨!她真心觉得自己简直是穿书界的悲剧代表人物。
  因为先前看着原哲进过这件卫生间洗澡,所以她下意识就把这个地方设为了目的地。她头一次这样飞行,却拿出了上学时考体育五十米短跑的气势和力道,飞速闯进了这间充满着残留水汽的地方。
  双眼找到那只纯白的马桶,她下意识朝那里落地。
  .
  跟着跑进来的原哲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小鹦鹉从笼子里飞速逃窜进了卫生间,然后一屁股坐在马桶圈上。
  呃,莫非事先训练过它排便?
  原哲想到这儿放缓了脚步,慢慢靠近它。小鹦鹉毕竟体型不大,如果不小心滑下去就不好了,多少要在旁边帮衬一下。
  没想到鹦鹉萌萌的小眼睛发现他的到来后,整只鸟都不好了,疯狂扑腾着翅膀,似乎想赶走他。
  “萌萌?”原哲下意识退了一步,疑惑地喊了一声。
  可惜萌萌还是那副要赶人的模样。
  原哲突然福如心至,后退了两步,顺手带上门:“我在门口总可以了吧?”
  里头的扑腾声果然没了。
  舒蒙真的无言,前一秒想解决生理问题,后一秒饲主就跟着进来了……作为一个曾经的少女,她就算是变成了鹦鹉,也绝不要被对方看见上厕所的样子!
  好不容易赶走了他,舒蒙总算定下心,用嘴扯了一张卫生纸放在旁边备用,解决了□□烦后,又用翅膀按着卫生纸,用身体去蹭。
  最后一切搞定,飞起来用脚去按了抽水箱的按把,成功完成了这个艰难的如厕过程。
  外头的原哲听见水声,这才推开了门,看见了落在洗手池镜子前的小鹦鹉萌萌。
  后者正一个劲儿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变成鹦鹉后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这么萌,身体的羽毛是白色的,而整个脑袋部分则是浅浅的黄色,头顶上还有几缕细长的羽毛。又圆又黑的小眼珠,配上双颊上的两个红色圆点,简直萌哭了。
  她想起了穿书前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品种的鹦鹉,是传说中自带腮红的一种,好像叫什么玄凤鹦鹉,有一个流传很广的表情包就是以它为主角。
  舒蒙看得正入神,冷不丁整个身体就被原哲举了起来,顿时一张俊美的大脸映入眼帘:“萌萌,你在哪里学得自己上厕所,这么熟练?”
  好吧,她就知道刚才情急之下的举动,肯定会让对方产生疑惑。
  但她只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呀,除了选择题,她都没法回答,干脆坦然地和他对视。
  一时机敏,一时呆萌的小鹦鹉让原哲忍不住笑了起来,爷爷送的礼物他很喜欢,这只小东西果然很有趣。  
  

  ☆、第 6 章

  解决完生理需求的舒蒙就干脆放任自己被原哲捏在手里。
  反正鹦鹉也是可以被训练成功自行上厕所的,顶多就是算她比别的鹦鹉聪明一点。
  原哲见它这会儿又是那副呆兮兮的样子,不勉强它。揉了揉它的小脑袋,就笑着把它放回了鸟笼。不过在关上笼门的时候,他停顿着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留了一半的空隙。
  “我给你留了些空隙,晚上如果要去厕所会方便一些。但是记得不要乱跑,听到了吗?”他循循善诱地试图和舒蒙讲道理。
  舒蒙想了想,也给了他个面子,复读了句:“听到了。”
  得到答案的原哲挑了挑眉,笑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回房去了。
  舒蒙本来也没打算今晚就在房子里乱飞。毕竟关了灯一片黑漆漆的,她才学会飞行,说不定就磕磕碰碰撞到哪儿了。而且她也怕自己活动得太多,身体热量消耗过快,又得吃东西上厕所。所以她干脆安安静静窝在笼子里挂着的小屋,决定一觉睡到大天亮。
  想是这么想,但一闭上眼她又想起了自己好端端一个人就这么变成了一只鹦鹉,真是想想都郁闷。要是以后都换不回人身了可怎么办,听说大型鹦鹉才有和人差不多的寿命,小型鹦鹉最多十几年的时光。
  而如果饲养不得当的,也许不过几年就走到尽头了。到时候她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吗?还是跟着这具身体一起湮灭在人世中呢……
  就这么乱七八糟的思绪塞满了脑子,舒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等到她隐约听见原哲起床后弄出的声响,才悠悠地醒了过来。
  睁开眼还是那个崭新的鸟笼,还是小说里女主的白月光原哲的家——什么都是真的。变成鹦鹉也并不是她平日里做的那些光怪陆离的白日梦。
  舒蒙暗自叹了口气,从小屋里钻了出来,展开翅膀伸了个懒腰。
  原哲今天似乎要出门上班,临走前换好了新鲜的清水和饲料,过来逗了她几下。不过见到她装聋作哑也没勉强,叮嘱她在家乖乖的后,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
  舒蒙安静地等了一会儿,没听见原哲去而复返的动静,干脆放下心来。看着特地留着一半空隙的鸟笼门,想了想还是飞了出来,落在了客厅电视旁边的高脚花瓶边沿上。
  昨天也没有机会观察原哲的家,但毕竟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在这个地方住多久,总该熟悉熟悉,以备不时之需。
  原哲的这栋房子从外头看的时候似乎就是三层的小独栋。进门左手边是厨房和餐厅,右手边则是宽敞的客厅,衍生处是一小块室内阳台,有一扇小玻璃门通往便是后边的小院子。
  客厅旁边则有连接上下的楼梯,旁边是舒蒙昨天飞去过的卫生间和一间卧室。昨晚舒蒙就是看着原哲进到那间卧室中休息的,想必就是他的卧房。
  大致在一楼巡视了一圈,舒蒙扑腾着翅膀顺着楼梯,飞到了二楼楼梯口,打量着这一层的房间。
  令她惊讶的是,原来二楼的房间大部分被打通了,做成了一个颇具现代艺术感的设计工作室,部分墙面还是玻璃做的。
  除了这间巨大的工作室之外,二楼似乎还有一间房间,紧闭着房门。看位置,舒蒙猜想也许是另一件卧室。不过也不一定,毕竟一般来说这种独栋也很少有主人就睡在一层。
  继续往上飞就到了三层,也就是顶层。这一层的空间就相比底下两层要小,因为它的天花板不是水平于地面,而是倾斜的房顶。
  三层只有两个房间,似乎都紧闭着房门,看样子有可能是阁楼储藏室之类的地方。
  舒蒙有些无聊,只得返回了客厅。她想了想现在鸟身能做的事几乎很少,更不用提她还没法主动说话。她能用的电脑、平板、手机之类的,要么锁在书房里,要么被带在原哲身边,此刻他都接触不到。
  无聊是真的。过去做人的时候,要是让舒蒙就这么无所事事宅在家,那她肯定抱着电脑、手机不亦乐乎。可现在变成了一只鸟,什么都不能干,她真是感觉度秒如年起来。
  左思右想,为了日后对于这个小说世界的进一步探索,她决定干脆趁着原哲不在,出去探一下周围的环境。她现在只是一只宠物鸟,一个人在外面也没法生存,只能依附在这个饲主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