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49)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言星笑了笑:“我师父也没有与那位朋友相处多久。也许多相处一会儿,就研究出来了?”
  舒蒙倒是有点小迷糊,对方这意思是要她留下做试验品?
  其实如果她是孤身一鸟的话,留下倒也能考虑,但现在她还有原哲这个饲主啊!
  虽然说对方没有她,也应该能过的很好吧……
  她偷偷打量原哲的脸色,后者瞬间捕捉到了她的眼神:“你想留下么?”
  直接就把问题抛还给了她。
  言星道长能一眼看穿她的身份,想来在研究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儿上,应该很有天赋,留在这里说不定确实能早日恢复;但与此同时,她也并不能确定对方的真实想法。
  如果他只是想让舒蒙当一个试验品呢?如果要做什么惨无人道的试验呢?
  别看他长得唇红齿白的小模样,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舒蒙这样想了几秒,便干脆打字回答:【不留。】
  言星自然也一看瞧见了舒蒙的回答,不由得“啧啧”了两声,摇头道:“小鹦鹉,不选我,说不定要很多年后才能回到人身。”
  舒蒙却直白地打字:【说实话,咱们素昧平生,我不信你。】
  “那你就信他啊?他对你而言,不也是异世界的陌生人?”言星挑眉,指了指原哲。
  最初的时候,的确是。
  不过现在,原哲应该能说是她在这个世界最熟悉和最亲近的人了。
  【他是很重要的人。】
  看着这行字,言星忽然笑了起来:“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喜欢他。”
  舒蒙:!!!
  【你别……】她羞恼地打字到一半,身体却忽然被身后的一双手捧住了。
  是原哲——她下意识没有挣扎。
  原哲收回了自己的手机,将舒蒙安置在掌心,站起身和言星告辞:“抱歉了言星道长,既然她不愿意留下,我们就先走了。”
  “这么急啊。”言星顿时撇撇嘴。
  原哲并不接话:“改日送上解惑的谢礼。”
  说着,便带着舒蒙沿着他们进来的路离开了。
  少年道士默默地注视着其背影消失,轻笑一声:“人和鸟……还不是单相思,有意思。”
  ……
  回家的路上,原哲安静地开车,舒蒙也没有打扰他。
  今天发生的是虽说概括起来不过几句话的事,但对于她的三观冲击还挺大。
  比如她就没有想过,原哲居然早就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的身份。
  但更多的是,她被这世界排斥的一种无力感。
  不知道她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不是就像是进入身体的病毒、细菌,被身体的免疫系统发现后,瞬间清除。
  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使得她的意识和鹦鹉萌萌的交换了,从而留存了下来。
  之后便像是同化一样,等到她和这个世界的人没有什么差别时,她就能回到身体里去?
  但舒蒙总觉得这里面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存在,她也不太相信顺其自然地生活下去就能有一天回到身体里。
  毕竟太多的意外问题都有可能随时随地出现,她不能赌。
  不过既然拒绝了对方留下的邀请,她就只能靠着自己和原哲继续往这方面调查了。
  虽说除了“融入世界”这种东西,怎么看也不是他们能轻易调查到的,但现在也别无选择。
  “蒙蒙。”开着车的原哲忽然出声。
  舒蒙从自己的思维里脱离,疑惑地转头看他。
  “会恢复的。”他目不斜视地开着车,语气平淡而笃定。
  舒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几秒后才跟着他复读道:“会恢复的。”
  虽然毫无头绪,但心意外就安定了下来。
  ……
  初赛的参赛作品提交后没多久,关于齐梅的事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综合了她这些年来的种种行为,她被判有期徒刑八年。
  虽然并不是什么非常长的的年限,但鉴于许立业也跟她离婚,她即便是出狱,也恐怕回不到回去那种养尊处优,随心所欲的生活了。
  听闻在最后一次判决出来前,她曾托人想请原哲去见一面。
  不知道是最后的良知发现祈求原谅,还是另有所图……原哲都没有答应。
  就像他说过的,齐梅这个人,和他毫无关系。
  舒蒙在微博上看了会儿吃瓜网友们对于这件事的七嘴八舌,也觉得有点无聊,便干脆不去在意了。
  最近她的外语学习进步很大,在平板上做那些试卷题,错误也比过去少了很多。
  虽然偶尔有问题实在不懂就去问了原哲,但总的来说还是独立自主地学着。
  当原哲工作室的初赛通过时,她也觉得在意料之中。
  初赛是不设限制的自由作品,但复赛时,这次大奖赛意外地设置了各类别的主题。
  原哲工作室所分到的主题是——爱。
  这是个很空很大的主题,意味着广阔的范围和最后评选时的难度。
  舒蒙对此一窍不通,但她对原哲还是很有信心的。
  ……
  因为鹦鹉并不被允许带入附近的超市,原哲除了自己独自出门会去超市,带着舒蒙的时候,则会去菜市场。
  他所居住的小区年代并不久远,不过在附近有几个老小区,所以菜市场也修建在不远的地方。
  舒蒙也不算是第一次来,之家里没菜的时候,原哲就提出带她来这儿一次。
  不过那天只买了新鲜的青菜和一点点猪肉就走了。
  前天她在看电视里的红烧鱼做法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被原哲发现了。
  今天来这里就是想买新鲜的鱼。
  之前舒蒙受伤的时候就喝过原哲给她做的特制鱼汤,虽然不比她做人类时尝到的鲜美,但也是很好的味道了。
  只不过她的到来还是让那些买菜的大妈和大爷忍不住偷瞄。
  “小伙子,是买鱼么?”看见原哲在几个大玻璃鱼缸前停下,卖鱼的大叔问。
  原哲点点头:“嗯。”
  “想买点什么?鲫鱼,草鱼,鲢鱼……都有!”大叔得到肯定的回答,顿时推销起来。
  原哲沉吟片刻:“鲫鱼吧。这条。”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鱼缸里游得快活的某条鱼。
  “好咧!”卖鱼大叔立马就拿起了旁边的捞鱼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条活蹦乱跳的鲫鱼弄到了案板上。
  杀鱼的过程略微有些血腥。舒蒙下意识转过了头,却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按理说对方应该不会出现在菜市场,不过鉴于其主角定理,大约是想出现在哪里就能出现吧。
  那人皱着眉在到处是叫卖声的菜市场走着,目光扫过右前方那片时,意外和舒蒙对视了。
  下一秒,对方就看见了正在和卖鱼大叔付账的原哲,顿时脚下快了几步。
  “原哲!”
  

  ☆、第 47 章

  原哲闻声侧头, 便看见了那个向着自己走来的人。
  是许皓然。
  舒蒙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 穿的倒是很休闲, 但粗略估计他一身的行头都价值不菲, 和这个菜市场真的是格格不入。
  舒蒙想不出他来这里的理由。
  “原哲。”许皓然绕过两个买菜的大妈, 避开地上一滩水迹,才走到原哲的面前。
  “是你。有什么事?”原哲的语气很淡。
  许皓然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回去了:“我们换个地方?”
  原哲挑眉, 提起手里的袋子,新鲜宰杀的鱼正血淋淋的躺在里面:“不太方便。”
  许皓然被噎了一下, 但很快想到了应对之策:“你开了车吧?去你车上谈?”
  ……
  许皓然被请到车后座的时候还有点茫然,毕竟他原先是想坐到副驾驶位的。
  那里更方便交谈。
  可惜原哲似乎并不这么想,将他安置在后座后, 自己坐回了驾驶位,将鹦鹉放在了副驾驶位上。
  “说吧。”原哲侧过头,似乎随时准备将他赶下车。
  许皓然被自己的这种想法无语到了,但还是回答原哲的话:“齐梅在家里的东西我们都整理出来了,发现了一张老照片, 这上面应该是你吧?”
  说着,他从携带的包里翻出了一张略微泛黄的旧相片, 递到原哲面前。
  照片上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看上去不过满月。
  仔细观察起来,婴儿的五官确实与如今的原哲非常相近。
  原哲只看了几秒,就认出了自己:“嗯,是我。”
  许皓然闻言点点头:“那就物归原主了。”
  “不必。”
  出乎他的意料, 原哲并没有接受这张相片。
  “为什么?”许皓然愣了一瞬,有些茫然。
  舒蒙倒是知道一点。
  鉴于齐梅过去的种种行为,来源于她的原哲相片,并不能让人觉得她还有良知。
  只能让深知内情的人感到惺惺作态。
  也大约是因为如此,原哲并不想要这样一张被用来作秀的相片。
  许皓然虽然有些迟钝,但并不笨,很快便模模糊糊地猜到了原哲的想法。
  “你和她的事,我不了解,所以也没资格说什么。”许皓然看着原哲道,“但这照片是属于你自己的。”
  说着便直接把照片丢到了原哲的手中。
  在原哲皱眉前,舒蒙迅速地从座位上飞起,衔走了那张照片。
  原哲的动作一顿,半是无奈半是宠溺的唤了声:“蒙蒙。”
  舒蒙将那张照片放平到副驾驶座位上,仔细一瞧,那婴孩的眉眼间看得出与如今的原哲有七八分相似。
  光看照片,就足以说明当初的原哲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
  许皓然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弄得一愣,不过旋即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把东西物归原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