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47)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嗯,”原哲将电子邮件的内容快速地读完一遍,点头道,“GU的设计部部长打来的,他说最近有个面向亚太地区的设计机构、设计师,以及设计专业学生的专业创意设计奖项。虽然这才是它举办的第三年,但前两年的大赛规模和评审专业程度颇高,也在业内攒了不错的口碑。”
  “这就是他转发给我的,主办方发给GU的参赛公告。因为我们工作室是新成立的,因此没有收到。”
  舒蒙赶紧打字:【那会影响参加么?】
  原哲摇摇头:“没有限制参赛的对象必须接收到公告。”
  只不过真的小作坊也没有机会得知大赛的具体时间,也许等到知道的时候,就来不及参加了。
  “整个比赛分为初赛和复赛、决赛三轮,时间跨度颇长。初赛的参选时间前几天已经开始了,三个月的时间截止。”原哲看完整个公告,对具体的时间安排已经有了数。
  三个月……舒蒙算了算:【是不是很紧?】
  原哲:“还算可以。只不过其他的工作,可能需要放一放。”
  毕竟算是规模宏大的一次专业性设计大赛,如果能在其中获奖,那么好处当然不仅仅是一个荣誉和奖杯、证书,更是会对接下来原哲和他的工作室整个发展生涯产生许多好的推动。
  原哲迅速集合了几位员工,公布了这一消息。
  与舒蒙想的一样,几个年轻人果然有些兴奋——他们基本踏出校园没两年,虽然有过一些工作经验,但其实能真正拿国际性大奖的机会是寥寥无几的。
  便是像GU那样的大公司,这样的比赛也是要小组在公司里内部竞争后才能最终代表公司参赛。
  而原哲工作室的话,因为规模比较小,所以这次的参赛集体一起参加。而且因为原哲本身过去的履历就非常令人崇拜,他们几个倒是信心十足,觉得这次是十拿九稳。
  原哲对于他们的过分乐观也没有表示什么,只淡淡地嘱咐他们先将手头的工作整理一下,能在一周内完结的迅速完结。不能的,采取其他方式暂缓。
  .
  GU那边虽然设计部郝部长将邮件给原哲转发了出去,但其实他们这边关于参赛名额的事,还在纠结。
  这个大奖赛,在第一年举办的时候,当时的GU高层并不看好这种突然冒出来的所谓比赛,甚至觉得是不是什么打着大奖赛的名头,做什么其他事情的野鸡比赛。
  所以当年他们只意思意思派了两位新入职的实习生,去参加了这个项目。
  结果可想而知,竞争对手公司为了稳妥起见,保守地派了当家王牌设计师,成功夺得了比赛的金奖。
  后续还得到了一系列、铺天盖地的宣传和许多纷沓至来的设计邀约……真是看得GU这边眼红得不行。
  之后的第二年,他们总结了之前的不足,特地通过内部竞争,选出了实力最强劲的那个小组,结果成功挺进复赛之后。
  然而在决赛的时候,两位主力因为观点不合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冲突,以至于最后上交的作品漏了重要的人员签名。
  因为大赛的规定较为严苛,以至于最后只勉强拿到了银奖。
  而今年正是第三年,GU的控股总公司许氏又刚才经历老总夫人被捕的动荡,导致股价下滑……这次的大奖赛必须拿到金奖,在稳定民心的同时,也能让大众看见许氏的能力。
  正因为这次的任务艰巨,不容失败,GU设计部的三组人已经为此争了一个下午。
  作为设计部部长,郝部长也觉得很头疼。
  按照他的观点来看,派出的小组必须兼顾创新性和专业性,因此年轻人和经验丰富的老人都需要存在。
  但原先的三个小组在平日里的分派工作时,就是自成的体系,因此要么年轻人扎堆,要么老人扎堆,都各自成了小团体。
  年轻人里他比较看好的秦丝雨,和另一位在GU工作了好些年的庞觅,就很适合作为这次比赛的小组带头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秦丝雨这些天一直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工作的时候也提不起劲儿来。
  郝部长思考了许久,决定不能再拖下去,便唤了她来办公室单独谈话。
  .
  “郝部长。”秦丝雨乖乖地敲门进了部长的办公室,一脸忐忑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她自己也知道自从那天动物园之行后,她的工作状态就不太对。
  或者说,她整个人的生活状态也不对。
  她已经很努力地想从那日的阴影里走出来了,但好像还是差那么一点,一直停留在原地。
  “丝雨啊,”郝部长叹了口气,靠在身后的电脑椅上,“我叫你来是为什么你知道么?”
  她沉默地咬了咬唇,半晌才道:“……知道。”
  郝部长点了点头:“所以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能调整好状态么?”
  “我,”秦丝雨张了张嘴,又不知道怎么说,“我尽量……”
  郝部长对这个答案不可能满意:“丝雨,你是我看着进公司的。一直以来,虽然你经验不多,但一直能把创意融入你的设计中,也可以制造出很大的亮点。我一直把你当做公司未来的重点培养对象,你不会不知道把?”
  秦丝雨点点头:“我知道的!对不起,郝部长,辜负了您。”
  郝部长摇摇头:“这不算辜负我,这是辜负你自己的努力。你那么努力地学习,考进GU来,就是为了在这里混吃等死吗?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你是来为了梦想,或者说是为了你自己的未来。”
  他的话,让秦丝雨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最开始选择走这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原哲。
  虽然没有原哲的话,她本身也对绘画和创作图案感兴趣,但可能没办法一下子明确地走上设计这条路。
  但正是因为当年高中时的惊鸿一瞥,和那个人留给她的背影,才让她借此找到了未来人生的目标。
  因此她也一直、一直把对方当做最喜欢的人,心底的白月光。
  可事实好像并不如她想的那样,那天原哲学长对她说了那样的话后,她甚至开始问自己,我真的喜欢他吗?
  是喜欢真实的他?还是一直存活在幻想里的那个他?
  究竟是将崇拜和追随脚步当做了喜欢,还是那份喜欢不过是她没能发现的镜花水月?
  部长的话说得很对。
  “谢谢部长,”那个瞬间她心里想了很多,但最后还是只说了谢谢,“我会想清楚的。”
  郝部长能感觉到她的情绪似乎稍微变了些,但他也只能言尽于此了:“我给你三天时间。之后就会公布这次参加初赛的小组名单,希望这段时间里你已经调整好了。”
  “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虽然上头的要求是必须得到金奖,但我的要求是你必须突破现有的水平,超水平发挥出你的实力。那样的话,即使到最后没有拿到金奖,也不算是丢了我这个部长的脸。”
  秦丝雨有些动容,她的嘴唇颤了颤,千言万说只化作了几个字:“我会的,部长。”
  .
  下班的时候,她照例在公司门口看见了许皓然。
  面对她的视线,许皓然依旧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径直走到她面前发出邀请:“我送你回家?”
  虽然他知道定然又是一句拒绝——即使动物园之行后,对方已经和原哲学长没有关系了,但还是没有一下子接受他的好意。
  对此许皓然也并没有气馁,守得云开见月明是他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信念。
  “好啊。”
  他眨眨眼,旁边的下班人群喧闹非常,他好像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皓然,送我回家吧,谢谢你了。”秦丝雨的脸上,久违地露出了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了。揪头发ing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s顺顺利利 1个;

  ☆、第 45 章

  由于还是初赛的准备阶段, 整个工作室的氛围还没有那么紧绷。
  周末的时候, 原哲照常休假, 用空出来的一天时间, 带舒蒙去了附近的山上。
  那里属于邻近城市, 比舒蒙上次去的那间古刹距离更远一些。
  山上的道观虽说及不上之前去的寺庙香火鼎盛,却也算得上是附近闻名的地方。
  不过舒蒙对于这次前来并不抱什么希望,毕竟之前的老和尚就完全没看出她和普通的鹦鹉有什么区别。
  因为没有限制鹦鹉不能带入, 舒蒙便大大咧咧地站在原哲的肩膀上进去了。
  虽然一路上引来各种路人奇怪的目光,但她满脑子想着变回人的事, 倒也没有在意。而原哲的话就更不会理会他人的注视了。
  只不过与她想的不同的是,这座道观里的道士很明确地回复原哲,说他们观主不在这里, 四处云游去了。
  更坑爹的是,还归期不定。
  虽然原哲对此持怀疑的态度,但显然也不可能强制要求对方相见,于是只得当是带着舒蒙来此地观景的。
  这座山上除了道观,倒是也有些奇石松柏的景观, 权当是旅游一趟。
  舒蒙自然也接受了这种想法,成为鸟儿后, 基本都是在城市里生活, 也确实没有机会回归自然呢。
  ……
  两人不急着回去,便沿着山间小道一路穿过松林,走的并不是来时那条游客众多的石板台阶。
  没走多久,舒蒙的听力要比原哲好一些, 先行听见了些声响。
  她便用翅膀拍了拍原哲的肩膀,示意他停下脚步。
  原哲脚下一顿:“怎么?”
  他刚一开口,自己便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去看看?”他下意识压低了声音,同舒蒙商量道。
  舒蒙对此自然点头。
  脱离那条人踩出的小道,绕过一小片松树,原哲和舒蒙就看见了一条溪流自山间青石上飞溅而出,落在下面的小水潭里,发出动听的水流声。
  像这样的山间小景,一般不会出现在相关的旅游介绍中,只能算是游玩途中的意外发现。
  由于溪流并不急,清澈且浅,舒蒙难得起了点不一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