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45)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那他是干嘛?”许皓然就不明白了。
  不是为了钱,难道还是为了私人恩怨?
  “他以前想考警校,结果没能进去……那个,有点嫉恶如仇的中二病。”朋友也觉得这事儿听起来特别扯,但事实就是如此,“而且他小时候是因为天生兔唇,被遗弃在孤儿院的。后来有人好心收养他,才慢慢长大成人。”
  许皓然想起他见到那位私家侦探时,对方面上带了黑色的口罩,他还以为是防霾或者其他的。
  原来是因为脸部有问题?
  “我估计是你那个继母做的事,刺激到他了。”朋友说着说着叹了口气,“之前我让他帮我查那些小三私生子的事儿,他虽然也气愤,但也没有这样过。我觉得应该是触景生情了。”
  作为被父母遗弃过的孩子,他可能因为年岁太小而无法追寻。但现在齐梅的事情摆在他面前,所以无法忍受了吧?
  听到这儿,许皓然又能怎么办呢 ?还不是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而且就算现在去找那位私家侦探,也不能改变什么事实了。
  “行吧,我知道了。”他无奈地挂了电话。
  手机屏幕上自动跳出了微博的最新热搜推送,许皓然看了眼那行让他头疼的字。
  他没敢点进去看,但那些营销号和网民会说什么,他都能猜得到。
  沉默了好一会儿,许皓然最终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接通后的一瞬间,他张了张口,只说出这么一个字。
  许立业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虽然自己的续弦妻子闹出了这么多的风波,连许氏的股价都被牵连,但他还是稳住了。
  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稳,一下子让许皓然有些茫然的心落回了原地:“皓然,别慌。”
  “齐梅的事我知道了。”许皓然敏锐地发现父亲说的是全名,“后续都交给律师,你不用担心。”
  “那妈……”
  “只不过,”许皓然的话起了个头就被打断了,许立业的声音不可置疑,“从今往后,这个家又只有咱爷俩互相扶持了。”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齐梅从此不再是他们家的人了。
  许皓然清晰地明白了这一点,于是默不作声。
  对于齐梅的感情,他相信父亲应该要比自己更多,但大是大非面前,要懂得取舍。
  不知为何,他的眼前浮现了秦丝雨的样子,如果是她……不,他摇摇头,丝雨不会做这种事的。
  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爱的女人身上……
  ……
  后面的事情,舒蒙基本在微博上吃瓜吃了个彻底。
  许氏集团由于齐梅的事情曝光,引发股市动荡。但很快,许氏便出了一则声明,表示许立业从今天起正式向齐梅提出离婚。同时也表示许立业先生和独子许皓然都是被齐梅蒙在鼓里的,对于她过去的事情一概不知。
  如果需要配合警方的调查和取证,他们随时欢迎。
  虽然很多吃瓜群众表示这是趁机撇清关系,想洗白自己。
  但许氏那边也下场了一些人,总算是把舆论风向和矛头都转移到了齐梅本身的问题上。
  舒蒙对许氏倒是没有什么好感或是恶感,反正不关她的事。
  不过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讨厌的家伙来打扰原哲,倒是真的很值得开心。女主角被原哲骂走了,那个女人也被抓了,虽然具体几年没有出来,但应该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想来这么多年,虽然原哲一直没提,但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必然在心灵上有过伤痕。如今能看到那个人被绳之以法,倒也是一种纾解。
  虽然原哲脸上没表现出来,但多半也是感到轻松的——她侧头看了眼厨房里忙碌的那个人,不由得眼带笑意。
  不过因为白天的工作被这突发事件给打扰了一下,很多东西都没有按计划完成。
  原哲因为在家里也可以继续,因而直接带了舒蒙回家,吃完东西就跑二楼的工作室忙碌了。
  舒蒙按照平时的作息时间,准备睡觉的时候,还看见他在挑灯夜战。
  平日的时候,他极少在夜间工作,即使偶尔加班,也会在睡前结束自己的工作。
  但今天显然是没有这个打算,此时此刻他还一脸严肃地在忙。
  只是这时候她也不好去打扰他,更不会自作主张地说什么“不许弄了,快睡觉”之类的。
  原哲是个有分寸的好孩子,她很放心的。
  ……
  只不过这个有分寸有时候也要分情况。
  比如当第二天,她在打开房门时看见了彻夜未眠的原哲时,顿时笑不出来了。
  如果她能说话,那么此刻就是大喊一句——“才夸你,你就给我掉链子?!”
  可惜她就是半个哑巴,喊也喊不出什么来,只得飞到玻璃门上,拍了拍。
  昨天她是不敢打扰他,但这都通宵了,再不去喊人,累倒在工作间了怎么办?!
  原哲自然抬头注意到了这点动静,实际上,他本来也准备站起来下去了。
  “醒了?早啊。”像是往常的早上一样,一句问候。
  他走近了,舒蒙才在他眼下的位置看见一层淡淡的青色,虽然并不是非常明显,但和平时基本毫无瑕疵的脸到底是有差别的。
  “早?”她没忍住用了一个奇怪的语气复读。
  原哲这便知道这是小家伙在怪他通宵了。
  他难得地笑了笑:“是我不好。之前你通宵我说你不对,现在自己也犯了。”
  语气温柔,声音也带着通宵后疲惫后的暗哑,意外得有些性感。
  舒蒙感觉被酥了一下,抖了抖羽毛,复读道:“你不对!”
  想了想复读没法表达她此刻内心的真正想法,便绕过他去取了桌上的手机,打字给他:【之前我通宵你没收了平板,那现在你通宵呢?】
  原哲看着小鹦鹉一字一句地打出来这句话,不由得点点头:“你说得对。我也要受点什么惩罚。”
  舒蒙看了眼他的工作台,想着说没收他工作的用具,又觉得不行。
  万一对方正到关键的节骨眼上,不能继续创造,灵感跑了怎么办?又或者时间其实要来不及了,所以他才这么赶工?
  总之想了想也没想出要怎么弄,只得傻乎乎地呆在原地。
  原哲倒是没她想得那么多,带着小家伙先下了楼,去厨房倒了杯牛奶加热。
  自从变成鸟后,舒蒙就再也没喝过清水以外的有味道的液体。此刻闻着这阵阵的牛奶香气,简直馋虫都出来了。
  原哲侧头看了眼伸着脖子凑到杯子旁边的鹦鹉,伸出手指点了点小脑袋,把她给推远了一点:“这个你不能喝。”
  鸟是卵生的,自然是不会喝哺乳动物才有的奶。
  舒蒙也知道自己现在当然不能喝了,要喝也只能等以后变回人身的时候。
  只不过那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
  原哲看小家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要惩罚他什么,便干脆先把早晨本来要做的一系列常规操作都完成了。
  这才带着抱着手机的小家伙去了一楼的主卧。
  “既然你不说,我就自己执行了。”原哲躺倒在床上,脸上闪过一丝隐藏的疲倦,“罚我睡个三小时。”
  舒蒙见状,在他枕头旁边打字道:【三小时不够!】
  这都通宵一晚上了,三个小时哪里够?
  不是还有一种说法是熬一夜,睡一天都不回来了么?
  可惜原哲已经闭上了眼睛,没去看她打的什么字。
  她忍不住伸出翅膀碰了碰他的手臂,反被对方一把捏住了身体,摆放在旁边的枕头上。
  他的手指修长而温热,就像是一层小被子,虚虚地盖在舒蒙的身上。
  她侧过头,对上的就是那张俊美的脸。
  只不过平日里时常挂着冷淡的脸,此刻因为疲倦和闭眼,反而卸去了那些盔甲,变得柔和起来。 
  修长的睫毛因为闭合的动作,聚拢成了两把浓密的小刷子,看着就让人羡慕。
  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清浅,也许是真的有些累了,好像一下子就睡着了。
  舒蒙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觉得好像距离太近了,弄得她有点小热。
  可她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对方的手虽然看似松松垮垮,没使上多大的劲儿,但她就是推不开。
  或者说她真的用力是可以一把掀开飞起来,但势必就要吵醒他了。
  工作了一整晚,那么累的人,沾着枕头就睡觉了。
  如果可以,还是不要吵醒他。
  舒蒙在心里叹了口气,明明自己才起床的说,结果又在这里□□。
  呃,这个词好像不太和谐……她下意识反驳了一下自己,又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原哲的睡颜,觉得更热了。
  一定是因为玄凤鹦鹉的成熟期到了。
  她默默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  月初日万活动圆满成功!
于是作者的头也秃了。

  ☆、第 43 章

  被迫又睡了个回笼觉的舒蒙, 醒过来的时候, 那只压制她的手已经移开了。
  再仔细一看, 枕头上的人都不见了。
  她顿时清醒起来, 从软软的枕头上坐起, 看了眼先前被她丢在旁边的手机,仍然在那个位置。
  按亮手机屏幕看了眼,已经到了中午的时间。
  舒蒙从主卧里飞了出来, 循着食物的香气,到了厨房。
  原哲之前貌似就喝了一杯牛奶, 舒蒙自己早上也就跟着吃了一点鹦鹉饲料,因而这会儿已经饿了。
  食物自然是管够……只不过原哲吃完东西又钻进了工作间,看来真的是时间紧迫。
  ……
  后来她才知道, 这是因为原哲在睡了一觉后又迸发了新的灵感,因而要加紧时间对之前的版本进行修改。
  最后还是在截止日期前,将这次的参选作品,递交给了动物园的主办方。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舒蒙也去网上搜索了关于成熟期的事, 结果只查到说是“发情前会出现独特的歌唱”……但一想到自己这个复读机体质,顿时就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