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42)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齐梅面带喜色地看着他:“皓然你回来的正好,来,跟妈妈一起过来见见各位长辈。”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这样喜上眉梢,但许皓然也不好断然拒绝,驳了对方的面子。他只好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走向了宴会用的花园。
  .
  花园里布置着许多色彩斑斓的气球和花簇,甚至还有小乐队在奏乐。里面的人都穿的十分奢华正式,反倒是他进来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好在许皓然天生长相英俊,气质也是不凡,即便是穿的轻松休闲了一点,也不妨碍他收到在场女士们的关注。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住的他只觉得背脊一寒,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住了:“妈,你要带我见谁?”
  齐梅像是没有看见他的抗拒,亲热地挽着他的手臂,带着他来到坐在长椅上的三人面前,打招呼道:“姐妹们,我儿子来了!皓然,这是张太太、洪太太和王小姐。”
  这几位他倒是有点印象,似乎就是一直和继母混在一起的名媛团小姐妹:“你们好!”
  三位名媛见状也纷纷笑起来:“哎呦,好久没见,这么看真是一表人才。”“已经从小帅哥长成大帅哥咧!”“好好好!”
  齐梅听她们夸奖,便也觉得是在夸她对许皓然教导有方,喜滋滋地回答:“那是,我们皓然现在都进公司高层了,学得又快又好。”
  她们又当着许皓然的面互相吹捧了一波,才终于谈到要讲的话题。
  “张太太啊,你女儿呢,刚才不是还在这儿?”齐梅朝着那位体型圆润的张太太问道。
  “囡囡她……”张太太闻言朝四周张望,就在一个自助桌前看见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囡囡,过来!”
  张小姐听见自家母亲的呼唤,便放下了手里的蛋糕,快步走了过来:“妈咪。”
  “皓然啊,这就是我的女儿,张玉润。来,两个年轻人聊聊。”张太太和齐梅笑呵呵地帮他们介绍了一下,就拱手将两人送作堆,深藏功与名地离开。
  许皓然算是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掉坑里了。
  还以为那天许父让齐梅别管人家小年轻怎么谈恋爱后,她能停止呢。结果现在直接就先斩后奏,把相亲对象拉家里来了……
  许皓然心里无语,却也不好直接甩脸子走人,只得无奈地看向这位张玉润小姐。
  这位小姐的名字他有点熟,因为之前继母拿给他和原哲的两份资料里,就有她。
  只不过他还是没能成功地把对方的真人和那份资料上的照片成功对上号……这到底是瘦了多少面积的脸?
  张玉润小姐人如其名——珠圆玉润,生的并不难看,只是体态过于丰满了些。光是看个背影,就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许皓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
  不过这位张小姐倒是比他更害羞一点。只见她不好意思地偷偷打量了许皓然半天,自己一个劲儿的偷笑,都没开口说过什么。
  许皓然无奈,只得率先开了口:“张小姐,这个见面我事先不知道。纯属是被我妈突然拉过来的,所以请你……”
  “我知道,我知道。”张小姐却打断了他的话,羞涩道,“我不会介意你没穿正装的。你现在这样也很好看。”
  许皓然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不是的,张小姐。”他努力和对方掰扯清楚,“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想来进行这次相亲。我有喜欢的人了。”
  张小姐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瞬间拉下了脸来,声音也提高了八度:“什么?你有女人了还来?你想脚踏两条船?!”
  旁边原本交谈着的人们纷纷被吸引了注意力,停下来望着他们。
  许皓然被对方这样先发制人,脸上也有点不好看:“张小姐,麻烦你讲点理。我事先不知道这是相亲,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过来。我是一个专一的人,并不会做出你说的那种事。”
  谁知张玉润听了他的话,倒是笑了:“你说你专一?那好,你去和那个狐狸精分手,专心和我在一起,我就信你专一。”
  许皓然只觉得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原本的修养顿时也不想再顾忌了:“张小姐,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你凭什么侮辱我喜欢的人!请你道歉!”
  “囡囡、囡囡!”那边的张太太听见这边争执的声音,也赶了过来,“怎么啦!”
  “妈咪!”张小姐顿时乳燕投林般撞到张太太的胸膛,后者退了两步才站稳,“他是渣男!”
  “什么?!”张太太吃惊道。
  张小姐娇嗔道:“他外面有一个,家里还想有一个!”
  “哎呦囡囡,”张太太听见是这个,反倒是劝起了自己的女儿,“男人这样很正常的啦!你保证是正房就行!”
  许皓然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居然有这闲心和这群不可理喻的人在这里浪费生命,当即转身就走。
  “皓然、皓然!”齐梅脚步匆匆地从花园里追出来,拉住他,“你别走呀!”
  许皓然下意识甩开了她的手:“别碰我!”
  他真是受够了,莫名其妙被弄过去,和那些脑子有问题的人相个鬼的亲!
  谁知他力道没控制好,齐梅穿的又是好几厘米的细高跟,顿时就被甩开摔倒在地。
  “哎呦!”齐梅捂着腰叫了起来。
  许皓然倒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出,顿时心中一慌,俯身关切道:“妈,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儿?”
  “不知道,腰可能是扭了,嘶,好疼。”齐梅紧蹙着眉,说道。
  “要不要去医院?”许皓然担心道。
  齐梅摆摆手:“不用不用,一点小伤去什么医院,你扶我回房吧。”
  许皓然只得听她的话,和旁边的佣人一起将她扶了起来,慢慢送回了房间。
  “我还是叫私人医生来帮您看一下。”许皓然看着躺在床上的齐梅,想了想道。
  齐梅闻言欣慰地笑了笑:“我让管家去联系吧,皓然,麻烦你了。”
  许皓然在床边坐下,摇摇头:“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一家人用不着谢谢。”
  “皓然啊,”齐梅看着他的脸色,斟酌着开了口,“刚才都是妈妈不好,不该让你和那个张家千金见什么面。”
  一提到刚才的脑残女,许皓然的脸色就有点不好:“别提她了。妈,以后别给我安排了。”
  齐梅自然是满口答应:“都是妈不好!以后不会让你和她见面了!原以为是个好姑娘,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其他人也不见。”许皓然敏锐地发现了话里的漏洞,补充道。
  齐梅闻言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实在是拒绝,那妈妈就不给你安排了。不过皓然啊,你不会真的打算以后娶那个叫丝雨的女孩子回家吧?”
  许皓然闻言皱起了眉:“我对丝雨一直是真心的。”
  齐梅听见这话,笑了笑:“傻孩子,你对她真心,她对你真心吗?”
  “她总有一天会明白,只有我对她最好。”许皓然对这个问题,并不想正面回答。
  齐梅一听,便是知道这孩子自己也明白秦丝雨的心不在他那儿:“那这个有一天是什么时候?是一个月还是一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许皓然沉默地抬起头,看着齐梅的眼睛。
  “皓然啊,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你在她眼中是个备胎。备胎,你明白么?”                       
作者有话要说:  日万第四天完成,还有最后一天啦!

  ☆、第 41 章

  
  “妈!”许皓然打断了齐梅的话, 显然不想听到这个话题。
  齐梅仔细看了他一会儿, 知道他是真的不想听这个话题, 便改了口:“好吧, 妈妈不说了。你自己知道就好。”
  后续许立业因为要去外地商业洽谈的事, 也没有回家,许皓然跟着齐梅两个人吃完了晚饭,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不过许皓然还是心里埋下了疙瘩, 当即便在私下联络了以前一起玩的一个朋友,从他那里拿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他这个朋友以前也请过私家侦探查长辈的小三、私生子之类的事, 因此还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所以你要查谁?”朋友好奇地打听。
  许皓然自然不会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说什么:“你别管。”
  ……
  没有女主的打扰,原哲这边的生活便逐渐平静了下来。
  甚至度过几天的工作后,他还带舒蒙又去精神卫生中心看了看舒蒙的“身体”。
  因为这件事本来就带着不可说的超自然现象, 所以他们想用那方面的办法解决倒也算是一个方向。
  只不过这件事就麻烦在这里。
  看过“身体”的第二天,原哲特地驱车带舒蒙去了附近的一座小市镇。区别于他们所在的规模较大的现代化城市,这座市镇显得古韵味道更浓一些。
  来之前,原哲给舒蒙看过了相关的资料。
  这座城市有一座规模颇颇大的佛教寺院,算是远近闻名。不仅是因为其年代久远, 非常有历史价值,而且来这里烧香祈福的人也非常多, 香火旺盛。
  但如果这里祈福并不灵验的话, 香火只怕也没有如今这般好。
  因此舒蒙倒是对这座寺庙还颇有好奇心的。
  可惜到了门口,他们就被拦下了——理由是鹦鹉不能带进去。
  这就比较麻烦了。
  这两天气温突然飙升,周围的人已经穿上了短袖,原哲自然也不例外。
  这样一来, 原哲就没法像之前将小鹦鹉塞在外套里带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