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41)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舒蒙倒是被问得一愣,她变成鹦鹉后基本就忽略了这个问题……毕竟她人是个成年人,没想过这鹦鹉身体成年没有。
  不过要是她没记错的话,她好像在爷爷送给原哲的时候,听他提到过自己才半岁?
  这么一想,也许她还真的没成年?毕竟她也不知道鹦鹉的成熟年龄啊。
  白凤头鹦鹉看她没回答,倒是没在意,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你们玄凤应该是8到12个月就可以生崽了,你看着也差不多了。”
  舒蒙一惊,这么早熟的嘛?!
  “啧,还是你们玄凤好。”白凤头鹦鹉又自顾自地感慨起来,“人类都能养,不像我只能呆在这里。”
  这么一讲,又好像的确有些不自由。但它们生活在动物园,也算是一种保护。
  舒蒙知道自己到底不是真正的鸟,也没办法全然站在它们的角度上看问题,只得沉默地看着它。
  飞禽馆里后面进来的游客里,有个被家长拉着手的红裙子小女孩,她远远地瞧见舒蒙和白凤头鹦鹉隔着笼子相对的样子,兴奋地叫起来:“妈妈、妈妈,快看鹦鹉跑到外面来了!”
  她的妈妈被孩子激动地拉拽了过来,也看见了这一幕。
  不过她注意到了舒蒙脚上的链子和链子连接的原哲,便猜这应该是这位先生的鹦鹉。
  “不是的,宝贝,这是大哥哥的鹦鹉。不是动物园里的。”她蹲下身,和女儿说明。
  小女孩好奇地踮起脚尖打量舒蒙,舒蒙飞在半空中觉得没有安全感,便赶紧飞回了原哲的怀里。
  她自从上次的熊孩子事件后,对这些小孩都有点心理阴影了,实在是不敢拿自己脆弱的身体冒险。
  小女孩见可爱的小鹦鹉一下子缩回去了,有些不开心,便抬头和站在那儿的原哲道:“大哥哥,你的鹦鹉能不能让我摸一下啊?”

  ☆、第 40 章

  
  原哲看了小女孩一眼, 淡淡回答:“抱歉, 不能。”
  小女孩愣了愣, 瞬间小嘴一瘪, 哇哇大哭起来:“哇呜呜呜, 为什么呀!我想摸摸鹦鹉!哇啊!”
  小女孩的妈妈只好抱着歉意上前和原哲道歉:“不好意思啊先生,我女儿不懂事。”
  说完她又蹲下身,把小女孩拉到自己怀里, 轻拍后背道:“别哭了宝贝,你喜欢鹦鹉, 这里不都是嘛?”
  “可是,那些都在笼子里!”小女孩哭哭啼啼地反驳。
  小女孩的妈妈只好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一边给她擦眼泪, 一边劝道:“那是因为它们本来就不是能随便摸的呀。每个人都能摸一把的话,它们的毛都要掉光啦!”
  这么一讲,小女孩倒也有点能理解了,只是还是对于不能亲手摸到有点失落:“那我们就只能看么?”
  “就像好看的花,你不能因为喜欢就把它摘下来, 远远的看才是最好的,知道吗宝贝?”小女孩的妈妈循循善诱道。
  小女孩被她这样一点拨, 倒是大致明白了这里面的道理, 也不再哭闹了。
  躲在原哲怀里的舒蒙下意识松了口气,不经意间抬头时,却发现原哲正在静静地看着那对母女。
  她顿时明白了什么,没忍住轻轻在他的手指上蹭了蹭。
  温软的触感唤回了原哲的意识, 他低头看向舒蒙,什么也没说,但心情就是变得舒缓起来。
  ……
  在那之后,按着动物园的地图顺序逛完了整个园区,虽然有些馆他们只是点到为止,但总的来说依旧是颇为疲劳。
  舒蒙倒还好,毕竟大部分时候她都呆在原哲的肩膀上,移动的体力完全是对方付出的。偶尔在一些有意思的展馆,她就自己飞起来到处看看。
  回去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到家后原哲也没有停下,而是先马不停蹄地到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舒蒙想了想,自己这个身体肩不能提、爪不能扛的小身板,还真的在做饭这事儿上帮不上忙——只得拿了个平板,写了个“加油,辛苦了”的便签,递到他面前。
  原哲看着给了她一个浅浅的笑容,手里切菜的动作没停:“没事做?”
  舒蒙点了点头。
  “那帮我把那边的垃圾袋扯一个过来,这个放满了。”原哲眼神示意了下那边的垃圾袋抽盒——是非常方便取用的一款盒装垃圾袋。
  舒蒙表示OK,飞过去轻而易举地帮他抽了个垃圾袋,顺便用翅膀和爪子帮忙,捻开了袋口。
  “谢谢。”原哲这头也完成了手里的活儿,接过了袋子。
  舒蒙发现自己还有点小用处,顿时倒也恢复了点信心,在平板上打字道:【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嘛?】
  原哲扫了一眼厨房:“暂时没有。”
  舒蒙又只好把头低了回去。
  “不过,”原哲重新开口,“你可以在这儿陪我说说话。”
  “说话?”这句是舒蒙干脆复读的。
  原哲没看她,手里的动作没停:“嗯,不用打字。复读就可以。”
  舒蒙没明白,说话复读是怎么个聊天法?
  原哲没给她疑惑的时间,将洗净的青菜放入了锅中,盖上了盖子:“以前有没有去过动物园?”
  这便是抛出了一个简单的选择题了,这样的对话,舒蒙倒是可以接受。
  “有!”她老实地回答。
  “有没有养过宠物?”原哲又从冰箱里取出了之前买的胡萝卜,在水龙头下清洗。
  “没有。”舒蒙摇头。
  原哲一边提着问,一边娴熟地将胡萝卜切成丝:“有没有喜欢的动物?”
  舒蒙自然点头:“有。”
  那些看着就可爱的谁不喜欢啊?当然昆虫除外!
  “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
  哎不是,等会儿!
  舒蒙愣愣地看着对方仍然在灶台忙碌的背影,他刚才是不是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然后她还傻不愣登地脱口而出了!
  可惜对方一击得手后居然也不问了,一本正经做菜的样子,让舒蒙在平板上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闷闷地飞出了厨房。
  ……
  另一边,好不容易安抚好秦丝雨的情绪,陪着她散心、送她回家后的许皓然,独自一个人在车里想了许久。
  他在想关于秦丝雨、原哲,还有他继母的事。
  过去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把继母当做亲生母亲来对待。
  毕竟他的生母去的早,齐梅来到他们家的时候,他也不过两三岁,还不记事。在对方的精心照顾下,他很快就和她亲近起来。
  虽然小时候的他也曾经害怕她会像童话故事里的坏后妈或者是电视剧的恶毒继母一样,对他做些什么可怕的事……但最终通过这些年的相处,他还是全身心接纳了她。
  更何况这么多年下来,对方的膝下也一直没有儿女,许皓然自然是做好了将她作为亲妈一样侍奉她的准备。
  关于她嫁给父亲之前的那次婚姻,他知道的不多,也基本是他父亲告诉他的。
  听说齐梅曾经的丈夫也是个不错的人,但因为出了事,齐梅一个人拖着家庭养育一个儿子,就有点吃力。后来那个儿子还走失了,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才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那个伤心地。
  之后齐梅就在另一座城市遇见了他的父亲许立业。
  两个丧偶的人意外地相遇,并且交谈甚欢……后来他们越来越熟悉,最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那时候的父亲还没有做到现在许氏那样的规模,但也算是家底殷实的企业家,因此齐梅依旧作为全职太太,在家中照顾许皓然。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齐梅失散多年的儿子会再次找到,而且就是原哲。
  要知道当年的原哲在高中时已经是校内外闻名的学霸,如果不是因为早早出国留学,也许还能在大家的视线里刷很久的记录。
  能找回这样优秀的儿子,许皓然除了错愕之余,其实也有为继母感到高兴。
  但今天原哲的话,让他产生了疑惑……原哲所描述的那个母亲,听起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根本不像是现在那个雍容高贵的齐梅。
  而且对方提到的“被丢”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真的很想弄明白。
  他虽然一向因为秦丝雨的缘故,不太待见原哲。但原哲这个人,据他所知也不是会胡编乱造的性格。
  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存在?
  以及秦丝雨提到她是听了齐梅的话,才会那样和原哲提到他小时候养兔子的事,并非有意揭对方的伤疤。但如果真的是齐梅告诉她,难道会不知道这件事可能导致的后果?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对方计划好的?
  可如果真的这么想,许皓然只觉得对方太过于陌生,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的继母简直不像一个人。
  他独自在汽车里思索了许久,还是决定先搜集线索,了解清楚事实的真相吧。
  想到这,他便发动了汽车,开回了庄园。
  .
  今天的庄园意外的有些热闹。
  许皓然茫然地拉过一个侍从,才知道齐梅又在家里开了派对。
  一向跟在齐梅身边的管家瞧见了他,顿时来到他的面前,恭敬道:“皓然少爷,您回来了?”
  许皓然向他点点头:“妈怎么突然又开宴会了?”
  至少他所知的,过去继母在家里开宴会,都会提前通知他是否需要到场之类的,为何今日这般突然?
  管家对此自然是知晓原因的,但他只道:“夫人在家中无趣,才想起邀请太太小姐们过来,因此没有事先告知少爷。”
  许皓然表示知道了。
  虽然没告诉他,不过也不打紧。他一般不会参与这种宴会,一是他觉得很无趣,二是他也没心思和那些贵妇还有小姐们聊什么天。
  只不过齐梅早就在楼上看见了他了,又怎么会放他离开,当即就出声唤住了他:“皓然!”
  既然被瞧见了,他就不能装作没听到,于是快步走到齐梅跟前:“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