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8)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只要求每人都需在参观后的五天内, 上交一份独有的设计方案。
  原哲本来周末也没有特殊安排,便选在周六带着舒蒙前往。
  .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GU这边也接到了这份文件。
  想起原哲的母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秦丝雨咬了咬唇,主动提出了参与。
  下了班, 她走出GU大厦的门口,被几天未见的许皓然拦住了去路。
  “丝雨, 你是不是在躲我?”许皓然的发型有点乱, 可能因为刚才跑得比较剧烈,呼吸也有些急促。
  秦丝雨看了他的眼睛一眼,下意识避开了那道目光:“没有,你想多了。”
  许皓然被气笑了:“怎么就是我想多了?前天餐厅吃饭的时候, 我刚端着盘子过去,你就吃完走了。昨天下班的时候下了雨,我看你在公交车站没带伞,想开车送你回去,你直接跳上了一辆开去城郊的公车。”
  “你这难道不是在躲我?”
  秦丝雨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的确,那一日在咖啡馆与原哲的母亲,也就是许皓然的继母聊过之后,她确实是有意减少了与许皓然的接触。
  吃午饭时特地早去几分钟,错开他的用餐时间;乘公交的时候为了不当面拒绝他的邀请,坐上了陌生的线路。   
  她也想借这个机会,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是不是真的只把许皓然当做是好朋友,只是一心向着原学长呢?
  不过许皓然自然也不是傻子,被这样对待,不可能无动于衷。
  “丝雨,到底那天我妈和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让你离开我?”许皓然知道一切的转折点就是那日在咖啡馆意外碰见原哲和自己的继母齐梅开始的。
  那天继母和秦丝雨单独聊过之后,秦丝雨就变了态度,这之间如果没有关联,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秦丝雨摇摇头:“不是的,你不要乱猜了。”
  那日许夫人和她说的话,她到现在还记得,可是一直都没有下定决心去尝试。
  直到刚才听到动物园改建,征集设计作品的消息,便知道也许是上天都在催促她……于是她自告奋勇,要求参与这个项目。
  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她最后一次试图去靠近原哲学长。
  如果真的按照许夫人说的一切都没有办法让她进入学长的视线的话,那么她也就此放手,去换一片天空。
  所以在此之前,她不会和许皓然提及这方面的事。
  她的疏远如果能让他就此离开,也许对于他也是一条不错的路——毕竟许夫人准备的那些富家千金和豪门名媛的资料,都确实的极为不错的选择。
  而如果许皓然还依旧执着地等在原地,那么也许她也应该回头正视对方,给彼此一个机会。
  许皓然自然不知道面前的秦丝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她现在只想躲着自己的事实,毋庸置疑。
  可他从很多年前,就已经认定了这个人——非她不娶。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你申请参与动物园的项目?”许皓然在她这里得不到情感的回答,便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一切。
  “是。”虽然不知道许皓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秦丝雨还是老实地回答了。
  许皓然点点头:“好,那周末的实地参观,我也去。”
  秦丝雨想避开他,他偏要跟着——这是公司的项目,他作为总公司下派过来的高层,自然有这个权利。
  秦丝雨被他霸道的样子弄得一愣:“……你!”
  可惜她指着对方半天也没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许皓然也知道她这一点。她向来不会对谁恶语相向,最是温柔。
  秦丝雨知道自己在这种事情上定然是拗不过作为高层的许皓然,只得叹了口气,绕开他往家走。
  许皓然跟在她身后,不厌其烦地要送她,都被她拒绝了。
  直到看着她登上平日里上下班的公交车,许皓然这才回到自己的最新款跑车里,沉着脸回了家。
  许氏集团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家里的房产也是越来越多。
  只不过许立业和齐梅大部分时间还是都住在市郊的一处庄园里,那里占地面积大,风景优美,还配备了巨大的花园和泳池。
  平时作为许太太宴请各种夫人、名媛的地点,时常很热闹。
  今天的庄园并没有那么多欢声笑语,不过许立业刚从外地回来,齐梅特地命家里的佣人做了点他爱吃的,打算好好给他弄个家庭接风宴。
  许皓然气势汹汹地进了门,旁边的佣人接过他甩来的外套,被那力道带得后退了两步。
  “少爷好!”其余的佣人赶紧低头问好,一个个都看出许皓然这会儿心情很差。
  许皓然没去管这些佣人的窃窃私语和眼神交流,他径直走到宽敞的餐厅,看见了坐在巨大长桌边的父亲和继母。
  “皓然回来了。”齐梅瞧见他先是如同往常一样笑着说了声,不过等她看清其脸上的表情时,倒是愣了愣。
  “爸、妈。”许皓然沉着脸和父亲、继母问好,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许立业从儿子进这扇餐厅的门起就一直在观察他,此刻终于不紧不慢地开了口:“皓然,怎么这个表情?谁惹你不开心了?”
  许皓然看了眼长桌的继母,开口道:“有点事想问妈,等下我去找您。”
  “什么事情呀?”齐梅虽然有所猜测,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不懂的样子。
  “有什么就直接说了吧,还用瞒着我么?”许立业尝了一口面前的菜,听见儿子这么说,皱眉道。
  “那好吧。”许皓然得了他爸的意思,也没有再遮遮掩掩的意思,直接质问道,“妈,是不是你和丝雨说了什么让她远离我的话?”
  齐梅心道,果然是为了那个女人。
  她脸上却是一副诧异的表情:“远离你?没有啊。皓然啊,那天我只是和她作为一个长辈随便聊了些家长里短,和她打听了一下你在公司的情况,没有说什么远离不远离的。”
  许皓然自然不信:“如果您没有说,那她为什么自从那天之后,就一直躲着我?”
  “皓然啊,”齐梅笑了笑,“这女人的心思,海底针。你让妈妈猜,妈妈也猜不到啊,”
  “丝雨不是善变的人,”许皓然否定了她的说法,“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不理我。”
  许立业听了半天算是听明白一点了,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道:“皓然,你有喜欢的人了?”
  许皓然闻言点点头:“是啊,爸爸。”
  “哦,”许立业喝了碗里的汤,咂咂嘴道,“是什么样的姑娘啊?”
  许皓然看了一眼齐梅,转向他爸道:“丝雨是个很好的女孩。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
  “感情你小子那时候就早恋啊?”许立业突然笑道。
  许皓然被他爸说的一愣,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时候又没有在一起,当然不算。”
  “那现在在一起了吗?”
  许皓然听到这话,顿时脸色灰暗起来。
  许立业一看,得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追到手,这儿子也太蠢了。
  “皓然,你这么失败,也不要出去说是我的儿子。”许立业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感叹道。
  许皓然对此表示无语:“爸,现在不是讨论这个!”
  “知道知道,”他爸爸摆摆手,表示明白,“你就是想说你追了这么多年都没追到的姑娘,这几天不理你了。而你寻思这个变化的时间点,就是在你妈和人姑娘聊过天之后,是吧?”
  许皓然点点头。
  “那你认为是你妈妈对人小姑娘进行了恐吓、威胁还是劝告之类的行为,导致她避开你的吗?你这孩子真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看多了?”许立业费解地问。
  “可是,”许皓然争辩道,“是妈让我去联姻啊!那不就是需要让丝雨离开我么?”
  “联姻?什么联姻?”许立业这会儿把疑问的脑袋转向了自己的妻子。
  齐梅脸上挂着笑,解释道:“嗨,就是我那群小姐妹,说想和我攀个亲家,所以把他们的千金资料都给了我。我筛选了一下,想让皓然瞧瞧有没有中意的,可以见上一面嘛!”
  “妈,我不想看那些资料。”许皓然看他爹既然今天在这儿,干脆就把话挑明了说:“我只喜欢丝雨,不想和那些千金试什么。”
  “你这孩子……妈妈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那些千金有多么难得么?她们长得好,家世好,气质谈吐还有生活素养都是顶尖的,你试一试又不会吃亏。”齐梅看继子在丈夫面前丝毫不给自己情面,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许皓然对她的话敬谢不敏,干脆不回答,低头喝起了佣人为他盛好的汤。
  齐梅见他不理不睬,便把努力的目标转向丈夫:“立业,你也说说嘛。我都是为他好,为了筛选那些千金名媛的资料,看得眼睛都花了……”
  “我觉得皓然说的对啊,”齐梅没想到丈夫第一句就是这个,“这个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许氏也用不着和谁联姻,这家底儿皓然也败不光。”
  “败什么败,我会把它越做越大好吧!”喝汤的许皓然闻言,反驳道。
  许立业倒是笑着承认了:“对,越做越大!儿子有这个心就很好。所以老婆啊,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没事儿和小姐妹们多出去玩玩嘛!”
  齐梅没能得到丈夫的支持,暗地里牙都咬碎了,可她又不能太强硬地要求许皓然和许立业听她的。
  虽然许立业平时在家里和她还有许皓然都相处得很和谐,态度也不是那种大家长专有的说一不二。但很多事情他说了结论,那便基本是定下来了。
  再要想和他争辩个对错,他就没有那么和蔼可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