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6)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但和宠物过一辈子和爱人过一辈子,怎么说都是不一样的。
  至少情感上就应该不同。
  不过她也知道这些事原哲自己都能安排好,她多问反而不美。于是干脆就此打住,把目光投向了舒蒙:“你的鹦鹉怎么也跑进厨房了。萌萌,认识我不?”
  舒蒙看着玉姨带笑的脸,想着就这么回答认识会不会吓到她?毕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都被自己吓到扭了腰。
  那头洗碗的原哲倒是适时开口示意:“萌萌,喊玉姨好。”
  “玉姨好!”得了协助的舒蒙,果断乖巧地复读。
  听到小鹦鹉的问候,玉姨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她对着舒蒙瞧了又瞧,赞叹道:“果然好聪明!是叫萌萌是吧,是个好孩子。”说着她试探着伸手,在舒蒙头顶抚了抚。
  舒蒙乖乖地没躲,反而学着以前见过的那些小动物的样子,顺势在她掌心蹭了蹭。
  “哎,小家伙看着比那些小猫小狗还可人,”玉姨满足地笑道,“而且还会说话,和乖巧的小娃娃也差不多了。”
  后续原哲清理完厨房用具,洗干净手,就去和爷爷道别。
  天色本就不早,而且原哲还稍微喝了几杯,于是爷爷也没再留他,只是嘱咐他喊代驾到家后,记得发个信息过来报平安。
  ……
  回到家中很久,舒蒙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还是没能睡着。
  平板因为充电的缘故,此刻并不在客卧内。
  她想了想还是从床上飞了起来,轻轻扒开了房门,飞了下去。
  夜晚的屋子里静悄悄的,舒蒙不禁想起了还没有和原哲摊牌的时候,她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偷溜进他的卧室,用他的手机查找线索。
  虽然事后证明她的行动很失败,但其实整个过程还是颇为惊心动魄的。
  如今她早已不需要那样胆战心惊,也像人身的时候一样,拥有了自己的卧室和平板。但偶尔她也会想,如果她一直都是人的样子,也许就没有办法和原哲有这样亲近的关系。
  又或许当她变回人的时候,她和原哲的这段奇妙的“宠物和饲主”的关于就该结束了。
  那时候的她,又能用什么样的身份来同原哲说上话呢?
  除了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之外,她还能和他说些什么吗?
  “爷爷把萌萌托付给我,我的对象不就是她么?”——在爷爷家的厨房,原哲说的这句话一直都在舒蒙的脑子里盘旋。
  每当舒蒙心底有点蠢蠢欲动的时候,她就会低头看看自己现在的身体。
  一只小小的,黄化玄凤鹦鹉。
  即使里面住着一个人类的灵魂,但她又哪里能奢望获得超出友谊的情感呢。
  平板依旧在充着电,舒蒙却已经不想去拿它了。
  她压低声音飞到了主卧的门口,鬼使神差地用身体的重量压下了门把手。
  犹如那个不可告人的夜晚一样,舒蒙小心翼翼地进了原哲的卧房,轻轻落在床头柜上,接着透过窗帘的月光看清了床上的人。
  他仰面平卧着,呼吸轻柔而舒缓。
  微薄的光亮照在他光洁的前额,勾勒出他修长的眼睫,挺拔的鼻梁,还有饱满的嘴唇。
  在舒蒙的心里,虽然这个世界有着和她看过的那本言情小说一模一样的许多东西,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就如原哲,他在书中不过是一个露面过几次的配角,虽然前期作为女主秦丝雨的白月光,无数次被提起,但正面具体的描写并不多。
  对于看书的舒蒙来说,最初他不过是一个平面的白月光形象。
  他俊美,他聪慧,他才华横溢。
  但现在躺在她面前的原哲,会温柔的笑,也会冷着脸发怒;会细心地帮她吹干羽毛,也会独自在工作室严肃地忙碌。
  他甚至并不是完美的——他有不幸的童年,有遗弃他的母亲,有难缠的疾病。但他与此同时又拥有着美好的未来,有关怀他的爷爷,有……
  还有她。
  舒蒙轻轻地踩到了柔软的床铺上,静静地站在枕边望着他的睡颜。
  其实没能立刻变回去也不全是坏事。
  至少现在的她,还能独享对方安静的睡颜。换做是其他人,即便是小说里的钦定女主角,也不过只能得到原哲冷淡的样子罢了。
  如果变回人身,原哲会不会也对自己冷淡起来呢……舒蒙越想越困,和方才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样子完全成了两个极端。
  实在撑不住的时候,她想着眯一小会儿,等原哲翻身的时候她定然会惊醒,就可以偷偷回去了……
  于是在心底给自己设了个预期后,她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了舒蒙的身上,并不那么刺眼,反而更让人觉得懒洋洋的。
  耳边有些轻微的声响,舒蒙下意识翻了个身,迷茫地睁开了一只眼睛。
  “早安。”
  属于原哲的磁性声音在很近的距离响起,宛如一道惊雷炸开在舒蒙的脑海。
  舒蒙:!!!
  她猛地睁开眼,正对上原哲半坐在床上,侧头看她的眼睛。
  于是她一个打挺向着旁边滚去,差点掉到地板上——原哲及时身手敏捷地托住了她。
  “明明是你自己跑到我的床上,”原哲难得笑得这么明显,“为何现在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是不是角色反了?”
  舒蒙不知道鹦鹉有没有脸红的能力,但她希望没有!
  因为她感觉自己要是人的样子,此刻的脸色必定已经是红成了猴屁股……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萌萌”和“蒙蒙”时有变换,全因喊的人主观意识而定,不是作者迷糊打错哦~
第二天的日万完成,累瘫……

  ☆、第 36 章

  
  所幸原哲并没有想对她莫名其妙跑到他房间的行为追究, 将舒蒙放回了被面上, 就起了床。
  舒蒙独自瘫在柔软的被子上思考了一会儿鸟生, 决定还是起来洗把脸, 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直到吃早餐前, 对方似乎都没有想对她昨晚的行为有任何意见,舒蒙下意识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没想到她刚咽下去一颗燕麦粒,原哲就开了口:“主卧的床比客卧的软?”
  舒蒙心头咯噔一下, 悄悄抬眼看过去,对方倒也并非是戏谑的意思, 似乎真的在问这么一个单纯的问题。
  她吧嗒吧嗒地跑到旁边摆着的手机旁,按亮解锁一气呵成,切到便签里给他打字道:【我可能是睡迷糊了, 半夜上厕所,找错了房间。】
  唉,这个拙劣的借口舒蒙自己都没眼看。
  可她总不能直截了当地说“我就是对你抱有特别的心思,所以半夜想你了来看看你”,这种话让她打字出来, 她估计也能当场嗝屁。
  “嗯,看得出来是挺不小心的。楼层都错了。”原哲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舒蒙把头埋进了翅膀里。
  “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女孩子, ”原哲抚了抚她的背, “既然如此,我会负责的。”
  负责你个大头鬼——舒蒙决定不理他……嗯,就一个小时好了。
  ……
  一个小时后,原哲已经回了二楼工作间。今天虽然是休息日, 但他还有些东西要处理。
  舒蒙想着没什么事儿需要主动打扰他,便窝在客厅里玩平板。
  直到阳台边传来了熟悉的鸟鸣声,她才有些诧异地起身查看。
  在院子石板地上的,不正是许久未见的大黑和小白么?
  自从上次谷雨集会后,舒蒙只见过大黑一面,后来也没碰见过小白,今天它们一起出现在这里,还真是意外惊喜。
  舒蒙赶紧开了窗,迅速地飞到了院子里。
  “鹦鹉鹦鹉,好久没见到你啦!”小白瞧见舒蒙出来,率先叫道。
  “好久没见!”舒蒙开心地复读道。
  听它这清亮有活力的声音,就知道它这段时间应该过得不错。
  “其实昨天我们就来找过你,不过你好像不在家。”大黑虽然见到舒蒙也挺高兴的,但没有像小白那样雀跃。
  舒蒙点点头:“不在。”
  昨天正好跟着原哲去爷爷家了,没想过小伙伴们会刚巧来找她。不过她也想不出有什么事情,让它们一起来找自己。
  “你还得那只组织谷雨集会的戴胜鸟么?”大黑开门见山地问。
  舒蒙一愣,倒是想起来了……当时她闯入街心花园的树林,就是那只长得挺特别的戴胜鸟,出来问她是谁。
  “记得。”她回答。
  “其实就是关于它的事。”大黑叹了口气。
  小白倒是接着它的话说道:“就是那天在树林,不仅大黑受了伤,戴胜它也受伤了!”
  “而且它伤得比我还严重,”大黑严肃道,“这些天过去了,其他鸟给它采的能治伤的草叶子也没有什么用。它的伤口一直没好。”
  舒蒙一听便知道这样下去,那只戴胜必然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就想说实在不行,让它找人类给看一下。”大黑说完小白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戴胜它心高气傲,脾气又倔,不乐意。它说这伤就是人类给它弄出来的,它才不要人类假惺惺。”
  舒蒙想起那天那群过分的熊孩子,忍不住恼恨起来。
  明明那些鸟儿和他们无冤无仇,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偏偏他们为了好玩或者是别的什么自私心理,就主动去伤害他们,并以此为乐。
  他们并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导致鸟儿的健康、乃至生命出现不可挽回的问题,又或者说他们并不认为这有什么。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类都会伤害这些鸟儿,也有很多人爱护、保护着它们。
  “找人类、看,不、假惺惺。”舒蒙一字一顿地选了能用的字回答。
  “我就知道你和我们想的一样。”大黑说道,“我在这座城市也看得多了,好人坏人都是存在的,不能一概而论。所以我们想帮帮戴胜,让它接受人类医生的治疗,否则按照那个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它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