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5)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店主看着那红彤彤的钱,迟疑了一下还是收了,末了开口道:“其实那天我一直在看电视,就是听见声响才抬头看见发生了什么。”
  “嗯,您说。”原哲示意他继续。
  “那声音特别大,我估计附近的人就没有没听见的。我当时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就看见那座楼底下倒着一个人,身上砸着那看起来就特别厚重的广告灯箱。”店主说着说着就摸下了耳朵上的烟,点燃后吸了口。
  “后来我就赶紧跑出去,旁边的店铺和楼里的人都跑出来了,大家伙儿围过去一看,底下压着的好像是个女的,身上还穿着粉红色的睡衣。地上的血流了一堆,也不知道活着还是死了。”
  店主停下来撇了撇烟灰,又道:“当时很多人拍照啊,报警啊,还有人打救护车的。后来没多久警车和120就都来了,然后他们警方上去抬开的广告牌,这才把人给弄出来。”
  舒蒙听着只觉得自己真是命大,居然伤得那么重,身体都能活下来。
  “后来他们把人拉走,大家伙儿就在那儿说开了。有人说这姑娘穿的还是睡衣,那肯定是住在附近的人。这好端端地走在路上被广告牌砸成这样,这不是造孽么?当时就有人说要投诉安装这个广告牌的公司,草菅人命。”店主吐出一口烟道。
  “当时有什么地方你觉得奇怪的吗?”原哲听完他的描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店主倒是被他问得一愣:“奇怪的地方?我想想……”他伸手挠了挠脑袋,沉默了一会儿,倒是好像想到了什么。
  “出事后的一个礼拜左右,有警察来这儿问过情况,说是不知道那个姑娘的信息,问我们有没有人认识她。”店主顿了顿,又道,“可问了一圈下来,这附近居然没人见过这个姑娘,就连那天出事前几分钟,也没人看见她。就是广告牌砸下来,大家才发现有这么个人被砸下边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的意思,”原哲抓住了他话的重点,“她出事前从来没出现在这附近过。甚至出事的前几分钟也没人见到她,只是事发后才瞧见她,就像是凭空变出的?”
  “嘿嘿,这又不是妖怪,哪能凭空变出来。”店主听了这话反而笑了,“应该是凑巧没人看见她走过来。”
  原哲对这个解释不置可否:“还有其他么?”
  “其他的,”店主认真想了想,摇摇头,“还真想不出了。”
  原哲对此点点头:“那就这样吧,谢谢你的回答。”
  “不用不用,”店主摆摆手,“你也是给了信息费的嘛!”说罢他便挥别原哲,继续坐下看电视了。
  舒蒙全程都安静地挂在原哲的肩上听着他和店主的对话,此刻想来,她也许真的是原哲猜的那样,凭空出现在那里,被广告牌砸到的。
  但原哲会相信这个答案么?
  从不存在的户籍和凭空出现,舒蒙自己也知道显露了好多破绽。以原哲的智商,没道理察觉不到。
  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
  与她的纠结不同,原哲得到这些信息后,也没有对她盘问,只是沉默地带着她去了爷爷家。
  爷爷对于孙子的到来自然非常欢迎,赶紧喊玉姨出去外面的超市再买一点菜,回来做一顿大餐。
  玉姨提着买菜的购物袋和原哲打过招呼,就先行出门了。
  舒蒙便跟着原哲一起进了屋子。
  前两次来的时候,爷爷这里对于舒蒙来说还是个普通的存在,但如今在这个世界呆的越久,就越有些克制不住的渴望温暖。
  她坐在沙发的把手上,听爷爷和原哲絮叨一些最近看见的新闻大事,什么贸易战,什么经济策略,听得舒蒙云里雾里。
  但她意外地挺喜欢这种氛围。
  晚上的时候,玉姨烧了一大桌子菜,老爷子高兴就从柜子里取出了珍藏的老白酒,非要和孙子喝一杯。
  “小哲少爷是开车来的!”玉姨哭笑不得地劝他。
  爷爷却对此不以为然:“现在不是有那个什么代驾?帮你开车的那种,难得喝一次又不碍事。”
  老爷子因为年岁越发上去,虽然身体还算硬朗,但高血压高血脂的问题还是存在的,因而医生也建议他尽量少喝些酒。
  不过许久没有由头喝酒,到底是有些馋了。
  面对爷爷的盛情邀请,原哲也就没有推却,起身取了杯子,就倒起酒来。
  “哈哈,小哲就是知道体谅爷爷的酒虫。”
  舒蒙那边,爷爷也为她的到来特地准备了鹦鹉吃的东西,甚至还不知道从哪来找出了一个毛线编织成的玩具球,丢给她玩耍。
  这个玩具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看起来像是收工做出来的,而不是外头买的。线头部分虽然有点毛躁了,但整体保存完好。
  原哲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才道:“爷爷你居然把这个找出来了。”
  爷爷闻言,看着吃饱了在玩耍的小鹦鹉,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啊?那时候你才几岁,整天抱着它和你养的那只兔子玩。哦,那兔子叫什么来着?”说着爷爷就想不起来了关键的名字了。
  原哲接道:“叫两两。”
  舒蒙闻言悄悄竖起了耳朵——爷爷好像说原哲小时候养过兔子?
  “对,两两。”爷爷被他一提醒倒也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你爸爸刚走……转头又发现你的病情,真是这个家最难捱的时候。我一把年纪还要去接手你父亲的事业,齐……整天就知道唉声叹气,在家照看你都不用心。”
  提到原哲生母的时候,老爷子起了个头就含糊了名字,怕惹得孙子不快。所幸原哲没有对此表示些什么,只是安静地为他续了一杯酒。
  爷爷接过酒杯嘬了一口,满意地咂咂嘴,又继续追忆过往:“那时候医生建议要帮你找到长期稳定的情感交流对象,她根本没耐心,我又分身乏术……所幸的是那天我带着你经过小区门口时,看见有人在卖兔子,你看得很专注。”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那样的表情,”说到这儿,爷爷露出了回忆的神情,“于是我就把最健康的那只买了下来。后来你抱着它爱不释手。”
  原哲看了眼不知何时停下动作,听得认真的舒蒙,于是并没有出声阻止爷爷追忆往事。
  “后来我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医生,经过测试才发现,比起人,你似乎更愿意和动物相处。”爷爷顿了顿,带着些醉意,感慨道,“当时我看着你和两两在一起玩玩具,我就觉得看见了曙光。说到底人也是一种动物,也许对于你而言动物更为纯粹。那是不是意味着,当别人纯粹地对待你时,你也能接受呢?”
  “可惜后来两两出了事,”爷爷低头喝完了杯子里的酒,叹了声气,“你也出了事。虽然在那之后你就变得越来越懂事和乖巧,可我总觉得如果那时候一切都好好的,能顺其自然地让你成长,也许现在我都抱到曾孙子了……”
  “爷爷,”原哲终于无语地打断了他,“您喝多了。”
  老爷子闻言挑了挑眉头,看了眼面前的宝贝孙子,半晌承认道:“爷爷的确酒量不行了。哎,这才几杯就有点醉了!”
  旁边的玉姨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拧了块热毛巾过来递给爷爷让他擦把脸:“就说少喝点,一杯接一杯的灌,你以为还是小年轻呢。”
  “你怎么比我还唠叨。”爷爷低声说了一句,但还是乖乖地把脸擦了一遍。
  原哲看了眼他们,无奈地站起身摇了摇头:“玉姨你照顾爷爷吧。今天的碗筷我来收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热心网友、深渔 1个!

  ☆、第 35 章

  
  玉姨推辞了会儿, 原哲仗着腿长走得快, 直接手脚麻利地把东西都收拾进了厨房, 系上围裙开始清洗。
  玉姨将老爷子扶到了沙发上, 倒了点茶水给他, 开了电视让他醒醒神。
  等她到厨房的时候,看见原哲已经洗了一部分了,就没再坚持要抢过来自己做。她出去将餐厅的桌椅都整理好, 这才又进了厨房。
  “你爷爷就是年纪大了。老年人都喜欢小孩子,所以才会提起。”玉姨在旁边看了会儿原哲熟练的动作, 斟酌着开了口,“你别介意。”
  原哲听见这话,手里的动作没停, 只微微摇头:“人之常情,我明白的。”
  “那……”玉姨说到这儿,脸上也带了点八卦的神情,“有么?”
  “有什么?”原哲抬起头,脸上带了些不解, 好似真的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玉姨脸上的笑意,很像舒蒙过去在单位见到的, 那些年纪大的同事问她有对象没的样子:“就是对象啊。小哲你这么优秀, 身边有没有能考虑的或者合适的?”
  原哲对此,颇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唇:“玉姨是想给我介绍?”
  玉姨连忙摆摆手否认:“不是不是。这得要你自己中意,我瞎点鸳鸯谱没用。”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小哲这么优秀的男生哪用得着她来帮忙找对象。
  再说了, 年轻人的感情还是要他们自己看对眼,别人瞎掺和没用。
  “谢谢玉姨的理解。”原哲浅笑着回答。
  “啊?这是有还是没有?”玉姨对他的回答彻底迷惑了。
  原哲侧头看了眼不知何时飞进厨房,落在冰箱角上偷听他们对话的舒蒙,道:“爷爷把蒙蒙托付给我,我的对象不就是她么?”
  此话一出,舒蒙脚底一滑,差点从冰箱上掉下来。幸好她及时用翅膀稳住了身体,这才有惊无险。
  玉姨闻言就笑了:“啊?哈哈哈,这哪能一样啊。”
  虽然老爷子的本意的确是看原哲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给他找个伴,才买的鹦鹉。既是原哲能接受的动物,又能学人说话,聊天解闷,当时抱得就是一举两得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