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4)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咦?
  “雌性玄凤鹦鹉会说话的可能性非常低,”原哲解释道,“你能学舌,应该也是靠的你自己。”
  也就是说,舒蒙本身就会说话这一点,让她拥有了学舌的能力,虽然这上面还有个复读的限制在,但其实已经是极好的了。
  而雌性玄凤鹦鹉本身学说话的能力就非常低,而且出事的时候还小,应该没有机会学习,因此就不能用人声说话了。
  【那我们都没有办法交流。】舒蒙苦恼地打字。
  “不如试着用肢体语言?”原哲提出这个建议。
  舒蒙想想也是,于是便飞回到一直在盯着她瞧的“舒蒙”身边,伸出翅膀碰了碰她的胳膊。
  “舒蒙”对于这种触碰有点新奇,傻傻地站在原地学习她的动作。
  可惜“光靠身体接触就能把身体换回来”这个美好的想法果然是不可能实现的——舒蒙试了几回也没有什么变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行为。
  “单纯的接触不行,那么再试试其他的?”原哲作为旁观者观察了一会儿,提议道。
  别的……?
  舒蒙歪着脑袋想了想,可惜穿越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自然不是她能简单想明白的。能与之联想的,都是她过去看过的一本又一本的小说。
  穿成动物的小说并不少见,但很多要么本身穿的那具身体就是妖灵精怪,后期可以修炼成人身;要么就是自此就作为动物生活,在动物界里组成家庭,繁衍生息。
  可她既没有成妖成仙的修炼本领,也没有想当一辈子鹦鹉的念头。
  她只是想简简单单地做一个人,幸福也好,不幸也罢,都能平凡地度过一生。
  然而这个最简单的愿望可能就是最难实现的吧?否则上天又怎么会选择她来经历这一切光怪陆离的事件?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主意的舒蒙下意识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个用着她身体表现得十分好奇的“舒蒙”,干脆飞到了那张病床上。
  她发现在她身体里的鹦鹉似乎对她现在这个鹦鹉躯体很感兴趣,因此似乎会有意无意地模仿她。
  果然,她赌对了。
  “舒蒙”看她去了那张病床,因此也兴致勃勃地跟到了那里。
  舒蒙顺势将翅膀伸展开躺平,闭上眼睛;“舒蒙”也跟着学了这两个动作。
  她在心里默念着“变回人、变回人”的话,可惜就这么闭目冥想了好久,再次睁开眼时,还是看见属于自己的那张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看来老天爷是不会让她这样简单就回到身体里了。
  “咚咚”地敲门声忽然响起,舒蒙和原哲听见护士的声音在门外问:“原先生,十五分钟到了。”
  因为这是原哲第一次和意识不清的患者接触,所有院方暂时将时间定为十五分钟,避免时间过长导致一系列问题。
  幸好原哲站在床尾的身形,挡住了小小的鹦鹉——舒蒙赶紧钻回了他的外套里,然后由着原哲去开了门。
  .
  离开医院后,舒蒙一直有点闷闷不乐。
  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身体,可惜却一直找不到交换回去的办法。
  如果说这一切的发生都有契机,那么契机会是什么呢?总不会是她再去被广告牌砸一次吧?
  那她还不如直接把自己埋了算了,也许还能挂得安逸一点。
  舒蒙无声地叹了口气。
  开车的原哲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对于这方面,他也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以他从小到大形成的世界观来说,绝不可能相信会有人能变成鹦鹉。
  但事实摆在眼前,才叫他不得不信。
  只不过既然这样的事都能发生,那也许这世间所谓的玄学也并非都虚幻?
  原哲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开口安慰舒蒙:“别气馁。再想办法。”
  “办法?”因为对方在开车,舒蒙也没有拿他的手机打字,直接复读了两个字,相信他能明白她的意思。
  “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比如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原哲趁着红灯停下,看着小鹦鹉道。
  舒蒙被他这么一提醒,倒也觉得是可以考虑:“玄之又玄的东西……”
  “虽然我之前没有在意过,”交通信号灯转为绿色,原哲一边跟着前面的车起步,一边道,“但见过许多做室内设计的人,对于这些颇为相信。”
  他虽然做的并不是这个方向,但也曾结识过一些相关的人,每每都能从他们的口中听到一些风水相关的话题。
  虽说懂得看风水并不一定能对舒蒙这种匪夷所思的事起到什么作用,但到底是相关的玄门,至少扯得上关系。
  舒蒙也听懂了他的意思。
  毕竟他们现在基本和无头的苍蝇一样,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办法。不然干脆死马当活马医,去玄门领域找找有没有能解决的人。
  虽说这样一来好像整个事件就往什么奇特的方向发展了,但毕竟穿书、人变鸟这样奇异的事都发生了,还差这一点么?
  有了新的目标,舒蒙倒是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即使这个目标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和荒诞性,依旧能比没有方向要好上许多……她也能察觉到原哲这么说,多少有一点安慰她的意思在里面。
  说起来,在两人相处中,她从来都觉得原哲不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他有爱心,也会偶尔冒出一些恶作剧的心思,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成熟稳重的人。和他相处的时候,她基本没有感受过他的冷淡。
  但舒蒙也不得不承认,像是只有爷爷、玉姨和她除外,原哲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都是那样的疏离。
  就好像,根本对他们不感兴趣。
  忽然见,她想起原哲那个过分的母亲,在那天最后问的那个问题——“这只鹦鹉就是因此才养的么”,这到底是是什么意思呢?
  她抬头看了眼认真开车的原哲,还是把话憋回了心底。
作者有话要说:  日万的第二天,仿佛被掏空。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沙滩上的那过猪崽~ 1个;

  ☆、第 34 章

  玄学大师的事情原哲打算慢慢仔细地寻找。
  舒蒙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 毕竟找来的是骗子还是真有本事, 这里面差别可大了。
  虽然有“身体”不能回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煎熬, 但和过去一点希望和未来都看不到的时候相比, 已经强上太多了。
  因此她也学着放宽心态, 尽量不给自己和原哲制造心理上的压力。
  .
  这一天的休息日依旧和往常一样,原哲起得很早,准备了早餐。
  不过早餐时间结束后, 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上二楼的工作室继续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忙碌,而是抱起舒蒙, 决定出门。
  舒蒙一头雾水,昨天原哲明明没提过今天要出门啊?
  直到被摆在副驾驶,一路开到了地点, 舒蒙才发现这儿不就是爷爷家住的紫金苑么?
  原来是来看望爷爷——舒蒙对此倒是表示理解。
  毕竟按照原哲说的过往,失去父亲的他被母亲遗弃,只有爷爷将他含辛茹苦地养大,并且后来送他出国留学,在各方面都很照顾他。
  这样的老人到了迟暮之年, 虽然有个玉姨一直在身边照顾,到底也是不喜欢寂寞的。
  她还记得之前两次见到原哲爷爷时, 老人家脸上都因为孙子的到来而显得喜气洋洋的。说明老人家本身就一直盼望着孙子来这儿陪伴他, 只不过生怕影响到原哲的生活安排,才忍着不说吧。
  下了车,舒蒙自觉地飞到了原哲的肩膀上,准备跟着他去看望爷爷。不过原哲却不急着往紫金苑里走, 而是带着舒蒙沿着小区的外墙,慢慢步行。
  “我们等会再去看爷爷,”原哲猜到她可能在疑惑,“先去看一下事发地点。”
  是了——舒蒙自己都忘了!
  当初她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从那只绣眼的嘴里知道,她的身体出事的时间地点。后续她和原哲专注的调查方向一直是身体本身。
  但现在身体已经找到了,却已经没有办法回去,所以也应该寻找些其他的线索来增加进展。
  舒蒙想明白的时候,原哲已经带着她走了好长一段路。
  他取出了口袋中的手机,又将肩膀上的舒蒙托了下来,道:“你还记得事发地点的具体信息么?”
  舒蒙闻言陷入了回忆,当时那只绣眼说的很模糊,只说是紫金苑外面的路上,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从高空坠落,砸到了她的身体。
  那么目标就是这附近的路边,且是有较高层建筑的,而且还安装有巨大的广告牌。
  舒蒙把这些东西都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遍,原哲看过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把目光移向了前方的建筑。
  在一人一鸟两双眼睛的搜寻下,原哲注意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方的一处墙壁看起来和别处的墙壁有很明显的色差。
  整体看上去像是那个地方缺少了什么一样。
  他大致心中有数,便往前走了两步,找到了一家正好开在这条路上的烟杂店,向着里面正在看电视的店家打招呼道:“你好?”
  店家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看见英俊帅气的原哲带着一只鸟进了店铺,只觉得他和自己这个充满生活气的店铺十分格格不入。
  “您要买什么?”店主疑惑地问。
  他看原哲这样的小年轻,怎么也不像是来他这个老旧的烟杂店买东西的人。
  “你好,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原哲礼貌地说。
  果然——店主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你说吧,什么事。”
  “四月八号的时候,前面的那幢楼是不是有个广告牌从上面掉了下来,砸到了一个女生?”原哲开门见山道。
  店主没想过他是问这个事儿,于是下意识摸了摸别在耳朵上的烟:“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具体几号我没记。”
  对于他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在店里重复的度过,日子几号基本也没差。
  “麻烦您详细地说一说,”原哲从口袋中取出了钱包,递给他两张大钞,“我可以给您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