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1)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齐梅愣了愣,旋即了然地看向了一直跟在许皓然身后,不吭声的女孩。她记得这姑娘是姓秦。
  “因为这位秦小姐?”齐女士问。
  “妈,我刚才就说过,我在追求她,而且追求很多年了。你让我去和别的女生见面相处,我想我做不到。”许皓然直截了当地回答。
  齐梅沉默了一会儿,把目光转向了一脸欲言又止的秦丝雨:“秦小姐,能和你单独谈一下吗?”
  “妈,这不关丝雨的事。是我不想……”许皓然着急地挡在她面前说道,话却被继母从中打断:“皓然,你怕什么?妈妈又不会吃了她。”
  她伸手拍了拍继子的胳膊,开了个并不好笑的玩笑:“别紧张。我只是和她稍微聊两句女人间的话题,保证不会像电视剧里一样扔钱给她。”
  许皓然一时语塞,只得回头望了眼秦丝雨。
  秦丝雨倒是没他想的那么脆弱,虽然此刻也不知道许夫人会和她谈什么,但还是大着胆子点了点头:“就让我和伯母聊一聊吧。”
  ……
  许皓然离开后,齐梅重新唤来了服务员,给自己点了杯蓝山,秦丝雨则是要了一杯摩卡。
  “你不怕,我真的砸钱让你离开皓然?”
  齐梅拿着小匙在杯子轻轻搅拌,咖啡的热气氤氲升腾,让这句玩笑显得很没有真实感。
  秦丝雨此刻倒是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她看着对方摇了摇头:“我觉得您不是这样的人。”
  齐梅被她逗笑了。
  其实最初在继子说正在追求这个女孩的时候,她想过这个简单粗暴的处理办法。但在原哲提到自己生病时,这个女孩眼中流露出的担心和仰慕,被齐梅瞧了个正着。
  这个女孩竟然不只是和她的继子有关系,居然还对她的亲生儿子有想法。
  所以现在留下她,也是要问一问对方的选择。
  “比起皓然,我看得出,你更喜欢小哲。”齐梅干脆开门见山地把话挑明,让对方知道她的目的。
  秦丝雨听见这话的瞬间,脸色白了一下,但很快她抿了抿唇,承认了这个事实:“是的。”
  “说说你们三个的故事。”齐梅举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秦丝雨沉默了一小会儿,就将自己从高中时就暗恋原哲的事情和许皓然追求自己的事情,一并说了。
  齐梅对这个故事倒是丝毫不觉得意外,刚才她大致也是这么猜测的。
  原哲的病没有好,就不可能和人谈恋爱——这个女生一定是单相思。
  而她那个继子居然也是单相思,不过从秦丝雨的态度上来看,应该已经软磨硬泡地有点成果了。
  “这样吧。阿姨也不为难你,你只需要在我两个儿子中做一个选择,你看怎么样?”齐梅将咖啡杯放回桌上,终于说出了她的意图。
  秦丝雨愣了愣:“什么?”
  “我知道他们两个都很优秀,但你不能脚踩两条船,所以我需要你做一个选择。这并不困难吧?”齐梅抬起眼正视着她。
  秦丝雨的脸色有些茫然:“可是我刚才告诉过您,那日在公园我向原学长表白,他当着很多人的面拒绝了我。”
  “这么看来,你是想选小哲?”齐梅挑了挑眉。
  “不,我、我只是想说我并没有资格做出这个选择。”秦丝雨摇了摇头,低落道。
  齐梅循循善诱道:“你不需要想那么多。我现在只想问你,如果让你选一个作为以后的爱人,你选谁?”
  秦丝雨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保养得当的贵妇人,用女人专有的敏锐,从她脸上的表情里看出了端倪:“您不希望我选皓然?”
  齐梅忽然笑了:“是你选,不是我选。哪有我希望不希望的?”
  “可我觉得,如果我选皓然,您一定会否定我的选择。”秦丝雨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的,让她说出了此刻的真实感受。
  齐梅脸上的笑容成功收住,继而转为面无表情:“你说得不错。皓然作为许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以后要娶的妻子自然是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我帮他选的那两位就不错,相信他可以从中挑选到合心意的,”
  “而你只要和皓然一刀两断,就既能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又成全了皓然。何乐而不为呢?”
  秦丝雨对此表示不解:“可是学长不接受我,我即便再去死缠烂打,又能得到什么?”
  原哲学长同普通的男生都不一样。他软硬不吃,无论她怎么使劲儿,都只能把对方推得更远。
  她也曾一度觉得对方是否是已经心有所属,才这样对她不理不睬。
  可远远观察下来,又一个可疑对象都没能发现。
  自从上次在公园里告白失败,还被鸟粪攻击,出了那么大的丑,她就再难提起勇气去见学长。
  今天能恰巧碰见,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齐梅对她的烦恼,淡淡地笑了。秦丝雨瞬间就从她的脸上察觉到了她与原哲的相似度——她想起这位许夫人正是原哲学长的亲生母亲。
  齐梅对于她的视线并不在意,一句话总结了她的问题。
  “你用错了方法。”
  ……
  送走了秦丝雨,齐梅这才电话唤来管家,让司机前来接她回家。
  “夫人,事情顺利么?”管家是她早年招聘进来一手提拔起来的,所以很多时候唯她马首是瞻。
  “不顺利,”齐梅坐进车里,叹了一声,“但又新的转机。”
  管家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也能明白这是好的意思。
  “夫人一定会如愿以偿的。”
  齐梅望着车窗外飞速略过的风景,弯了弯嘴角:“我也希望。”
  她最初只是一个普通出身的女人,嫁给原哲的父亲后虽然生活富足美满,但到底和后来嫁给许立业进入上层社会完全不算一个概念。
  不止一次被那群贵妇在背后嘲笑她只是个飞上枝头的麻雀,也许过不久多久就会被打回原形。
  但她从来都只能强作欢笑,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些年在许立业身边,她一直想拥有一儿半女傍身,但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对她遗弃原哲的惩罚,她竟怎么也怀不上孩子。
  无奈,她只能将许立业前妻留下的儿子当做自己的孩子疼。这么多年来,尽心尽力,堪称继母界的典范。
  好在许立业对她还算专一,专注于事业的他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外面拈花惹草,所以这些年来她女主人的宝座都没有过动摇。
  只是没想到二十多年后,竟然被她再度看到了亲生儿子的消息。
  他长大了,成了国际知名的年轻设计师,是所有人眼中的青年才俊。
  而她亲手抚养的许皓然也从叛逆期蜕变,进入许氏旗下的广告公司,开始历练。
  她迫不及待地和那些只生出纨绔子弟的贵妇们炫耀,那些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没想到她们后来甚至提出联姻的要求,都期望着把女儿嫁给她的儿子们。
  只要联姻能成,哪怕两个其中只成一个,对于齐梅来说都是不一样的成功。
  所以原哲指望不上的时候,她只能捏住许皓然了。
  这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比起亲生的原哲,更让她熟悉。怎么做能让他听话,她对此很有研究。
  而那个女孩就是她走的第一步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冬至柠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32 章

  “还在生气?”原哲看着在沙发上气嘟嘟的小鹦鹉, 没忍住笑了。
  【也不是, 就是觉得人怎么能这样?】舒蒙不满地在平板上打字。
  原哲拿遥控器换了个综艺节目:“不用为她浪费精神。我都不气了, 你也别把小身板气坏了。”
  舒蒙闻言低头又打了几个字:【是因为早就不抱希望了么?】打完却迟疑着没戳原哲来看, 想了想还是又都删掉了。
  这种话问着和戳人伤口似的, 还是算了。
  不过她没发现原哲早已将她的小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那你和我聊聊别的?】舒蒙重新打好了字,用翅膀拍了拍原哲坐在沙发上的腿,示意他看平板。
  “你想聊什么?”原哲干脆伸手关掉了音量键。
  舒蒙说是这样说了, 此刻让她找个主题还是有点迟疑。不过她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说说你和爷爷的故事。】
  “我和爷爷?”原哲看了眼她打的字, “你是说爷爷带大我的事?”
  舒蒙点了点小脑袋,头上的细长羽毛也跟着抖了抖。
  “可以是可以,不过上次也是我讲故事。”原哲挑了挑眉, “不如这次先由你来一轮,总要轮换着来。”
  舒蒙闻言倒是愣了愣,不过仔细一想这样没错。
  毕竟又不是小朋友,总是拉着家长要求睡前故事的。成年人就算要讲,也应该轮流来。
  只不过她也没什么曲折离奇的故事呀?发生在她身上最为奇特的事就是她现在穿进小说, 变成鹦鹉的事了。
  【好像没有什么好讲的。】舒蒙抖了抖翅膀,迷茫地打下这么几个字。
  “过去的经历, 工作, ”原哲一一列举着,“朋友,恋人,家庭……都可以说。”提到‘恋人’两字的时候, 他的声音下意识低沉了一瞬,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舒蒙思考了一瞬,就开始打字:【经历就是上学、上班,然后突然就变成了鸟。工作就是普通的打杂,每天对着word文档的那种。朋友的话,除了几个关系好一点的同学,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
  “然后呢?”原哲倒也不嫌弃她说得如此干巴巴,示意她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