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3)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舒蒙简直就和洗衣机体验二周目似的,再度被撞得头晕目眩,直到笼子被一双手稳稳地接住,她才靠着栏杆,勉强稳住了身体。
  “你干什么啊?!”秦丝雨也被刚才的事儿吓了一跳,慌忙站起身朝那个始作俑者的醉汉喊道。
  “这是人的医院,不是畜生医院,老子坐这个座位,有什么不对?!”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醉汉坐到那排空出来的座椅上,一个人干脆占了三个位置。
  舒蒙平复了一下眩晕感带来的恶心,勉强抬起头,瞧了眼接住笼子的是挂完号赶回来的原哲,下意识松了口气。
  

  ☆、第 3 章

  “学长,抱歉,我没能照顾好它。”秦丝雨赶紧走到原哲旁边,歉意地开口。
  原哲站在原地轻轻摇了摇头,只将手里的笼子抬至眼前,仔细观察里头的情况。
  小鹦鹉被撞得不轻,周身的细绒毛都乱七八糟的,此刻虽然已经平稳了下来,但额上的几缕长羽都高高翘起,似乎是一种激动的情绪表示。
  “畜生,坐这个座位,有什么不对?”它细细的喉咙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粗略一听似乎是鹦鹉在捡着这醉汉刚才说的话复述了一遍,但仔细一想,却好像一语双关。
  舒蒙也是刚才怒从心起的时候发现,她虽然说话只能复读别人说过的话,但似乎也不要求是完整的句子,甚至缺漏都也算在其中。
  这么一想,她后续说话倒也没有一开始想得那么艰难。
  “谁在说话?!”那醉汉虽然脑子不大清醒,但还是听清了舒蒙的声音,只是一时间没找到人,只得用手指戳向了原哲,酒气熏天地吼道,“是你?!”
  “只是我的鹦鹉在学舌罢了。”原哲面对他的喝问,面无表情阐述道。
  醉汉有酒壮胆,自然不能忍耐,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边口中喝道:“奶奶的,敢笑老子……”
  “安静!在医院请保持安静!”旁边就是急诊输液室,里头的一位值班护士因为外头的吵闹,走了出来,看见此人醉醺醺闹事的样子不由板起了脸。
  “护士,哦你是护士,”那醉汉被喝止了叫骂,反倒想起他来医院的真正目的,“你快叫医生给我开点醒酒的!”
  “醒酒药普通药店有售,如果您不是什么外伤或是急症,请不要占用急诊资源。”护士简单地讲了两句,显然不想同这种酒鬼多说什么。
  醉汉根本听不进去:“我不管,你让医生给我开!”
  “那这样,您自己或者让您的家人去挂个急诊内科号。稍等一会儿,会有医生帮您看的。”护士客气地给他指明了另一套方案。
  “挂什么号,你直接让他给我开!”醉汉气急败坏地一脚踹在旁边的公共座椅上,倒是把路过的患者吓了一跳。
  护士没再理会他,掏出工作手机直接一键拨号:“保安室吗?急诊大厅这里有人耍酒疯闹事,麻烦你们来两个人,带去报警。”
  于是不到一分钟,两个魁梧的保安就架着这个闹腾的醉汉走了,急诊大厅重新恢复了平静。
  舒蒙不禁为这家医院娴熟的处理方式点个赞的时候,原哲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护士。
  “请问,急诊外科在哪里就诊?已经挂好号了。”温柔磁性的声音让值班护士的脚步一顿。
  原先光顾着那个臭熏熏的醉汉,护士也没注意到这边的青年,此刻突然被美颜暴击,一时连回答问题的声音都软了几分:“就在走廊左手边的第二个诊室,我领你过去吧。”
  “谢谢。”原哲向她致谢,侧头唤上了秦丝雨,“秦小姐,走吧。”
  护士姐姐在注意到跟在他身后的秦丝雨时,还不由得有些酸溜溜地想,果然这样的帅哥不可能没有女朋友……这会儿听见他喊的生疏,心情不禁又回升了一些。
  一旁的秦丝雨作为心思敏感的女主,自然也注意到这位热心护士的小表情啊,但她此刻也不过只是一个暗恋学长多年的普通学妹而已。
  原学长从高中时就是如此,虽然大部分的人都忍不住倾慕于他,他也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但其周围却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真空带,让想更进一步的人永远都迈不过去。
  不过她不会放弃的,好不容易才能在茫茫人海里再次遇见他,这说明缘分就在这里。
  .
  没走几步,几人就来到了一间挂着“急诊外科”标牌的诊室,不过在带原哲进去之前,护士小姐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先生,您的宠物可能携带细菌,尽量还是不要带到诊室里。”
  原哲礼貌地同她点了点头,便将手里的挂号单和病历本递给了秦丝雨:“那秦小姐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虽然就这么被学长疏离地对待了,秦丝雨有些失落,但她也知道刚经历了醉汉那么一折腾,学长应该不会放心把他心爱的宠物寄放到别处了。
  之后的秦丝雨在医生的要求下拍了个X线片,排除了骨折骨裂的可能,稍微开了一些外用的药膏和内服的抗生素便结束了。
  原哲主动包揽了全程的医疗费用和跑腿任务,其手上提着的鸟笼和俊逸非凡的外表,倒是一路上吸引了不少患者和家属的目光。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暗了。
  “秦小姐的地址给我一下,我送你回去。”原哲依旧把鸟笼放在了副驾驶位上,不过这次给它扣上了安全带。而秦丝雨也只好继续坐到了后排。
  原哲主动提出送她回去,她还是很开心的,不过现在她想试探一下能不能再和学长多待一会儿。
  “学长,我看时间也过了饭点,不如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秦丝雨鼓起勇气道。
  舒蒙正想看原哲是怎么回应才导致原小说中这段剧情直接被省略的时,原哲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原哲拿起手机和秦丝雨示意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喂?……好的,我马上回去。”挂完电话,他和她表达了歉意:“家里还有点事,我直接送你回去吧。”
  这便是婉拒了。
  秦丝雨被他所说的“家里”二字惊到,小脸唰的一下就泛了白,忍不住靠在椅背上胡思乱想起来:学长莫非已经有女朋友了了?还是说成家立业了?不不,也许只是家人……
  她说完地址后又张了张口,还是没好意思直白地问他是不是有对象了。万一真的有了,被学长认为她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笼子里的舒蒙倒是没想到后面的女主已经开始脑补了一堆,她和原哲离得近,再加上自从穿进这小说里变成鹦鹉后,好像听力莫名提升了很多。
  耳尖的她一下就听到电话其实就是最开始发过短信来的,关于鹦鹉鸟笼的上门送货。对方只是提醒原哲上门送货的人员还有一会儿就到了,希望家中能有人签收。
  至于原哲的回答,在舒蒙看来,他估计只是礼貌地婉拒借口罢了。
  毕竟要说从小说里原哲的角度来看,他和女主也是真的不熟,见过寥寥数面,有过几次巧合而已。
  .
  送走秦丝雨后,原哲调转车头又开了没多久,就到了他所住的高档住宅小区。
  舒蒙被拎出车的时候,特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倒是十分不错。绿化植被多,鸟语花香的,空气也格外清新。
  原哲所买的户型是独栋,为的就是没有上下楼层的吵闹,他本质工作是设计,很多时候需要安静的环境下独立思考。
  到门口的时候,那位送鹦鹉鸟笼的快递员也正巧到了,舒蒙看见他车后面拿下来的纸箱特别大,估摸着高度里应该有一米多。
  原哲站在门口简单地签字验收后,便抱着它走到了门口,开了口先将放在地上的鸟笼拎了进去,再回身搬起了纸箱。
  等到一切包装都整理完毕,舒蒙就被他从爷爷给的那只窄小的木制鸟笼里放了出来。
  冷不丁得到“自由”,舒蒙还有点没缓过神来。她粉色的小爪子踩在茶几上,试探性地走了几步,熟悉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行走方式。
  她忽而又伸了伸原先的手臂现在的双翅,想象着过去见过的那些鸟类扇动羽翼的样子,试图扑腾起来……忽然一根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她的脑袋上,把她“吧唧”一下按趴在了茶几上。
  舒蒙:???
  舒蒙懵比地抬起头看了眼,瞧见了原哲唇角一闪即逝的笑。
  你有毒吧,小老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琉璃玉盏 2个;红豆奶茶 1个;

  ☆、第 4 章

  要知道人类千万年来的梦想是什么?那就是飞翔!
  她作为曾经的人类,现在的小鹦鹉,想感受一下展翅飞翔是啥样的,结果直接被对方一个指头按趴下了……
  不过旋即,她想对方这样估计是怕她一个激动就飞起来跑了……舒蒙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翼,好像没有剪羽的痕迹,确实有展翅高飞的可能。
  算了算了,不和他计较。
  既然不让飞,她也不瞎折腾,老老实实地踱了几步,就在那儿瞪着圆圆的小眼睛和原哲对视。
  原哲瞧了她一会儿,问道:“饿了么?”
  舒蒙还真饿了。
  但是鹦鹉是吃什么东西来着?原谅她原本做人的时候根本没养过什么宠物,鹦鹉这种生物她也就是网上和动物园见过,还分不清品种。
  但舒蒙没敢再复读,一对一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要是表现的太过聪明,说不定会被对方认为有问题。
  毕竟这个小说里的白月光只是女主对他的片面刻画,作者似乎都没有怎么正面具体的描写过他真实的性格,文字体现的全是女主的迷妹滤镜。
  但有一点能肯定的是,对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那么她作为一只鹦鹉,如果表现得太过于机智,也可能会有隐患。
  舒蒙歪着小脑袋看着他,默不作声。
  原哲倒也没有和她僵持,取出了同鹦鹉鸟笼一起配送的鹦鹉饲料,是他专门订购的,适合补充鹦鹉所需要的多种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