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28)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原哲没有对此表示反对,只是把目光看向显示器上的来访者。
  还是之前那个贵妇!
  舒蒙惊讶地发现了这一事实,难道她白天没有去原哲的公司找他么?否则为何现在又来了?
  “白天我见过她了,”原哲似是在跟肩上的舒蒙解释,“但没有答应她的要求。”
  哇,到底是什么要求还要这样三番四次地登门拜访?
  舒蒙脑子里顿时想起过去看的一堆狗血小说的桥段,晃神的刹那,原哲已经接通了对讲器。
  “齐女士,我白天已经和您说得很清楚了。”
  外头的贵妇人听见原哲的声音,愣了愣,旋即皱眉道:“小哲,你让妈妈进去。”
  舒蒙作为一个旁听者都惊呆了,这个人居然是原哲的母亲!但光听原哲这个称呼就猜到他们应该一点也不亲。
  毕竟原哲和爷爷相处起来就十分亲近,哪怕是爷爷家的帮佣阿姨玉姨,他都对她很有礼貌。通过这段日子的默默观察,舒蒙有理由相信他和他的母亲之间应该有什么大问题,才是现在这副模样。
  “小哲,你把妈妈关在门外像话吗?听话,开门!”外头的妇人似乎耐心有限,她见屋子里对于她的话没有反应,忍不住催促道。
  原哲好看的眉就这么皱了起来,但沉默了半分钟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回答:“抱歉,厨房还在煮东西,您请回吧。”
  说着他便关闭了显示屏,转身回到了厨房。
  舒蒙知道他心情应该不会好,此刻虽然好奇心和八卦魂都很强烈,但还是乖巧地落到了一旁,装作是只吉祥物。
  外头的门铃又闹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陷入了沉寂。
  .
  最近几天舒蒙身体基本恢复得差不多,因此晚餐的时候,原哲干脆在餐桌的另一边给她准备了食物,一人一鸟同桌吃饭。
  虽然吃进嘴里的大部分还是谷物,但偶尔还是能尝到原哲给她特制的小份美食,因此舒蒙已经深表满足。
  就在舒蒙沐浴完毕,以为这么一天就如此照常地过去时,原哲为她擦干翅膀上的水珠,突然开了口:“想听睡前故事么?”
  舒蒙愣了愣,赶紧回答:“想!”
  这就是要和她说来龙去脉的势头呀!此刻不听更待何时。
  于是她异常乖巧地被对方抱到柔软的客卧大床上,在羽被上翻了个身,示意对方开讲。
  原哲坐到床边,看了眼在被子上躺成大字型的小家伙,眼底浮起一丝笑意,冲淡了今天看见母亲时的那阵不适。
  “曾经有一对夫妻生下了一个男孩,起初他们家庭富足,生活美满。但在男孩4岁的时候,他的父亲遭遇了飞机事故。他的母亲只是一名全职太太,因此在丈夫去世后,她也没能接管其留下的产业,只是靠着男孩爷爷接济。”
  舒蒙听得很认真。
  “也是那个时候,男孩被发现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虽说要不了性命,治疗起来却颇为不易。男孩的母亲退缩了,她狠着心将4岁的孩子带到了一处人流量极大的车站,趁其不备,将他遗弃在那里。”原哲的语气轻描淡写,说的内容却惊心动魄。
  舒蒙完全不能想象一个生着病的四岁幼童被亲生母亲遗弃在车站时,会是多么绝望。而且从原哲的描述来看,他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有记忆了,本身就是个极为早慧的孩子。
  “回去后她谎称和孩子走散,再回去时便找不到人,也许是被人贩子带走了。毕竟这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的情况。而男孩的爷爷不信邪,报了警回去多次寻找,终于在车站的一个偏僻角落找到了男孩。”
  原哲淡淡地描述着,只字未提被找到时的情况,但舒蒙却好像能看见那个缩成一团的孩子,紧紧抱着双臂的模样。
  原哲的声音听起来平淡,但暗藏在其中的是深深的冷意:“男孩被找回来后,那位母亲便觉得不妙,干脆溜之大吉。等男孩的爷爷从孙子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时,发现对方早就踪迹全无。”
  “男孩的爷爷只得将孙子带在身边自行抚养,”说到爷爷的部分,他的语气下意识柔和起来,“不仅是提供物质上的照顾,也在精神上帮助他长大成人。”
  舒蒙听到这儿,把扔在一旁的平板拿了过来,打了一行字示意原哲看:【所以那个母亲在外面获得了新生活,又富裕了起来。现在有需要他的地方,就想起来还有个儿子存在了?】
  原哲看了眼点点头:“嗯。”
  【别理她!!!】舒蒙一个气愤就打了三个感叹号以示自己的情绪。
  【都能做出那么过分的事,现在回来,晚了!】
  她激动地打完字,想起这好像也算是当着人的面编排他的母亲,顿时又有点怂,忍不住偷偷看了原哲一眼。
  “你说的没错,”原哲伸出手指抚了抚小鹦鹉背脊上的羽毛,“我不会答应。”
  舒蒙过去被他抚得习惯了,倒也没发觉什么不对,只顾着低头打字:【但是她现在好像很有钱有势,会不会对你的工作室和事业造成什么影响?】
  “她现在是许立业的续弦妻子,”原哲解释了一句,发现舒蒙似乎没听懂,又补充了一句,“许立业就是许氏集团的现任当家人。”
  等会……许氏集团?
  舒蒙想着小说里的设定,突然震惊。
  许皓然的爹好像就叫许立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乐意 6瓶;

  ☆、第 29 章

  不过舒蒙仔细再一想, 原哲的妈妈是在他四岁的时候走的, 那许皓然肯定不是她生的了。所以对于许皓然来说, 原哲最多是他后妈从前的儿子……
  但这依旧很让人诧异, 因为她记得小说里从来没有提到过啊!
  原哲这个女主的白月光就是个背景板一样的配角, 只是需要时拿来刺激男女主,以提升他们的感情而已,基本信息都没怎么交代的。
  而这个关系一套上, 整个故事的感情走向就更狗血了……所幸原哲对于许皓然深爱的女主角一点都不感兴趣,某种程度上避免了事情往更修罗场的地方发展。
  原哲不知道舒蒙突然安静下来发呆是在想些什么, 但他的故事已经讲完,便伸手揉了揉小鹦鹉的脑袋,道:“早点休息, 我回房了。”
  舒蒙虽然还有点意犹未尽,要知道原哲难得一次说这么话,而且又是关于他自己的经历……不过既然对方点到为止,那也只能作罢。
  只不过她对于原哲母亲现在找上门来的举动还是比较在意的,到底有什么事会让她抛弃儿子这么多年后又再度回来找他?
  .
  第二天起床时, 她看了眼右边翅膀的伤口基本痊愈,羽毛也恢复得和原来一样, 顿时有了出门的自信。
  原哲带她去吃早餐的时候, 她想了想在平板上打字:【今天能带我一起去上班么?】
  虽然每天窝在家里玩平板是挺有意思的,但这样总有种莫名的米虫既视感,虽然她现在本来就是原哲饲养的宠物……
  不过适当出门换个环境也不错,上次原哲的工作室她都没来得及好好参观。刚进去就想着从窗户里飞走去参加谷雨集会, 一回去就身受重伤急需求医,整个过程来去匆匆。
  原哲对此倒是欣然同意了。
  于是工作室的员工们再一次见到了那只浅黄羽毛、自带腮红的萌萌哒鹦鹉,就这么嚣张地站在他们老板的肩膀上,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鉴于舒蒙提出的参观工作室的要求,原哲也没有拒绝,带着她每个屋子都逛了一圈,导致几个员工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老板今天到底怎么了?
  绕了一大圈才终于回到那条长长的走廊,沿着右手边转弯,舒蒙就看见挂满素描画的那一段。
  上次来的时候没细看,这次她特地在每一幅画前让原哲都停顿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些画居然都是他画的。
  而一路看到最后,舒蒙竟看见了自己——或者说是原哲画的鹦鹉萌萌。
  憨态可掬、栩栩如生……舒蒙一瞬间就在脑子里蹦了几个成语出来,但下一刻她又忍不住想对方是抱着什么心情画这幅画的?
  只是随手一画自家宠物,还是说……她看了眼角落的签名和日期,从原哲先前的说辞来讲,是已经知道她是人的时候。
  “画得不像?”原哲见她盯着这幅画看了许久,不由得问。
  “像。”怎么会不像。感觉和黑白照片一样真实,甚至是灵动。
  只不过舒蒙想起这也并非是她真实的样子,下意识有些百味杂陈罢了。如果有一天,原哲能为她画一幅她真实模样的画,就好了。
  .
  舒蒙在原哲的办公室窗边眺望风景的时候,桌上的固定电话忽然响了。
  原哲手里的工作有点忙,便抽出手按了免提键:“喂?”
  “老板,前些天来过的那位张太太,说不满意晓兰的设计,想向我们工作室的老板投诉……您看?”电话里是原哲手底下的员工之一,他口中的晓兰,则是那位短发圆框眼镜的女孩,舒蒙都有印象。
  原哲闻言顿了顿,才道:“那你请客户去会客室,我马上过去。”
  “可是老板,她已经朝着您的办公室去了……”电话的里声音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急躁地敲响了。
  大约是声音大到电话那头的青年也听见了,他顿时不好意思地收了声。
  原哲沉默地挂断了电话,保存了手里的工作进度,站起身去开门。
  舒蒙也从窗边飞了回来,落在了办公桌后方一个空置的书架格子里。
  原哲拉开门,外头敲门的人差点没刹住车,往里头栽进来……幸亏原哲敏锐地退开了一步,才没被波及。
  那气势汹汹的阿姨刚才还一脸凶神恶煞,这会儿站稳后抬起头看清楚了原哲的模样,顿时一百八十度大变脸,硬生生换成了腻腻的笑容。
  “你就是工作室的老板?”那阿姨的声音不知道原本就如此,还是故意捏了嗓子,听起来让舒蒙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羽毛。
  原哲对于此人的态度恍若未觉,只站到旁边的沙发处,抬了抬手,示意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