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27)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原哲便猜到了她的意思,带着她走到那颗香樟树下,将手中的舒蒙微微举起,任凭那只胆子极大的乌鸫打量。
  那只乌鸫瞧见他的举动倒是有些好奇,此刻把目光移到那人类掌心的那只鹦鹉身上时,才疑惑地叫了一声:“干嘛?”
  舒蒙确认了它的确不是自己认识的那只,但她相信它们都生活在这片香樟林,作为同一个种群,肯定彼此认识。
  于是她试着动了动搀着绷带的右边翅膀,虽然有些细微的疼痛,不过她都忍了下来。
  那只陌生的乌鸫注意到那绷带绑着的地方,又看了看舒蒙的模样,忽然恍然大悟道:“你是救了我对象的那只鹦鹉吧?”
  对象?!
  舒蒙倒是听得一愣,原来这只乌鸫还是和那只的一家的啊!
  “是。”她赶紧复读道。
  “我听我对象说,”乌鸫热情道,“要不是你帮了它一把,它可能就回不来了。真的要谢谢你!”
  舒蒙摇摇头:“不、谢。”
  “要的要的!哦对了,你是来看我对象的吗?”乌鸫终于想起来正事。
  “是。”
  “那你跟我来!这个人类嘛,”乌鸫突然停顿了一下,“你不方便行动,还是让他抱着你一起过来吧。”
  舒蒙和它说定了之后,便是如何向原哲传达这件事了。
  不过原哲早在周围人都散去的时候,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借着身体的遮挡,将其放到了舒蒙的眼前。
  她反倒是比原哲还紧张,浅黄色的小脑袋从他的怀里往外探了探,确定没人看这边时,才在手机键盘上输了一行字进去:【这只乌鸫不是我认识的那只,但是它们是一起的。现在它想带我们过去。】
  “好。”原哲轻声答应。
  .
  由于两只乌鸫名称上需要区别一下,舒蒙决定把原来的那只叫大黑。跟着大黑的对象没走过多远,它就没再继续飞行,而是落在了附近的一棵香樟树上。
  舒蒙和原哲都跟着抬起头,在枝繁叶茂的枝丫间看见了一只鸟窝。
  大黑的对象朝里头叫了两声,便有另一个耳熟的声音回应了它。
  接着便看见大黑从鸟窝里飞了出来,动作明显不太灵活,但好在没什么大碍的样子。
  “鹦鹉!”大黑听另一只乌鸫和它说了,那天救了它一命的鹦鹉来看它,于是便急忙从巢中出来。如今一看,果然就是那只复读机鹦鹉。
  舒蒙见到还算活蹦乱跳的大黑也终于放下了心。
  变成鸟之后,她好不容易才遇见小白和大黑这么两只能好好交流,还对她帮助颇多的朋友。她打心眼里不希望它们有任何事情。
  “这个就是饲养你的人类?”大黑这会儿倒是没那么激动了,站在树枝上歪头打量了会儿舒蒙,把目光移到了旁边的原哲身上。
  “是。”舒蒙点点头。
  大黑突然奇怪地笑了声:“那他一定还是个单身吧?”
  舒蒙没想到它会问这个,有点迷糊,但还是如实地复读了:“是。”
  “你肯定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大黑又露出了之前舒蒙初次见到它时,它身上的那种过分自信的气场,“我看他对你这么上心,就知道你们家里肯定没有女主人。”
  舒蒙有点哭笑不得,说它说的不对吧,好像又有那么一分道理;说它说的对吧,她又不是真的宠物,哪能这么算?
  于是舒蒙干脆就当没听见,不接话茬。
  原哲并不知道那只乌鸫和自己手里的小家伙叽叽喳喳聊了些什么,只是觉得这一切都颇为有趣。
  原本对于他来说,生活除了绘画和设计时产生的那点灵感火花之外,就是黯淡无光的灰白。
  但自从和萌萌相遇之后,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起来。
  他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站在树下,听两只鸟儿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还能觉得有意思。
  .
  知道大黑没事,又和它稍微聊了几句,知道小白也没受什么伤,舒蒙就基本放心了。
  和大黑以及它的对象乌鸫挥别,舒蒙就安心地窝在原哲的臂弯里,被安安稳稳地带回了家。
  自从身份揭露后,她就再也没回过那只鹦鹉鸟笼。
  这会儿在二楼客卧自带的卫生间里清洗完毕,原哲依旧像昨日那样走进来用毛巾帮她擦干羽毛上的水分,继而吹风。
  一切搞定后,原哲将她放回了客卧的大床上,还递给了她一个平板电脑。
  舒蒙惊喜地发现里面各种基础程序一应俱全,之后她也不必一直借用原哲的手机,如果有什么完全可以通过社交软件发信息给他。
  要知道,过去穿书前她就是个无手机不欢的人,大晚上躺在床上耍得不要太开心。可自从变成鹦鹉后,百无聊赖的她只能跟着原哲一起早睡。
  正巧这段时间她翅膀需要养伤,也不好动弹,正愁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有个平板不是爽翻?
  可惜原哲一眼就看穿了小鹦鹉浑身的兴奋劲儿,淡定道:“不能玩得太晚,我会来检查。”
  舒蒙闻言顿时一僵。
  她过去就听人说他们小时候在被窝偷玩手机什么的,被家长发现的惨痛经历。而她因为爹不疼、娘不爱,自立得比较早,因此也没有体会过这种来自于家长的“爱的监督”。
  真是没想到,居然在变成鹦鹉后成功获得了这样的体验!
  不过她还是没忍住嘴硬了一波,用平板打字道:【我会早睡的!】
  “哦?”原哲似是不信,“那就拭目以待。”
  结果当天晚上,舒蒙特地钻在被窝里玩的平板,玩着玩着还时不时把小脑袋钻出来看一眼黑不溜秋的房间。
  她这样胆战心惊地玩到零点,实在有点累了,于是干脆关了平板睡觉。一边陷入梦乡,一边还在心里吐槽原哲居然骗她,说什么来检查,根本没有来!
  然而第二天因为睡眠不足,她成功地起晚了。
  原哲进来的时候,她还在呼呼大睡。
  他默默地拿起了被扔在旁边的平板,打开看了眼剩余电量。唇瓣微张,最后却还是没有发出声音,便安静地离开了。
  等舒蒙彻底醒来,就看见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张纸和对方准备的鹦鹉早餐:【熬夜偷玩,没收一天。】
  这时她才发现,昨天新到手的平板,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杯仙草珍珠布丁奶茶 20瓶;

  ☆、第 28 章

  最终, 舒蒙还是在和原哲关于平板的斗智斗勇中败下阵来, 乖乖地听话, 到点就不再贪玩。
  经过好几天的修养, 再加上晚上必定有原哲亲自烹饪的高蛋白、高营养食物, 舒蒙的伤口基本长得差不多了。
  只是因为当时伤口附近需要清理干净,避免细菌,所以医生曾将那边的羽毛一并剪了。现在那儿就变成了光秃秃的, 舒蒙照镜子的时候觉得简直像是斑秃一样令人绝望。
  好在她在网上乱搜一通得到的结论是鸟类羽毛只要营养好,长回来是很快的, 于是才稍微放了点心。
  .
  这一天,舒蒙独自从客卧飞到了楼下的沙发上,窝在里头玩平板, 屋外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要知道,自从舒蒙来到这个家开始,除了原哲订的送货上门的生鲜服务,就没再见过有谁来找原哲的。
  但此刻原哲去上班了,他知道家里只有自己一只肩不能扛, 爪不能提的鹦鹉,不可能订什么送货上门的服务。
  这是独栋, 也不存在敲错门的现象。
  于是舒蒙便用爪子暂停了游戏, 将平板丢在一边,转身飞到了玄关,凑到门口的显示屏上看。
  原哲家门口安装的门铃是按了后自动接通室内的显示屏的,因而到底是谁在门外, 摄像头里都能拍得一清二楚。
  显示出来的画面是一个看起来十分雍容富贵的中年妇人,她看起来保养得不错,而且应该家世显赫,光是往那儿一站就有种贵妇的气场。
  但舒蒙这就更愣了,这又是哪一位啊?
  她落在旁边的鞋柜上又朝着画面里的妇人打量了好几眼,想从脑海中搜寻此人在小说中的踪迹。
  可惜在记忆中搜寻半天,都没有结果。
  外面的妇人按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似乎有些不满,从臂弯上挂着的名牌包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你查到的地址是对的?”
  舒蒙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只见那贵妇眉头一皱,呵斥道:“工作室?那你给我这个住宅的地址?工资白拿的?”
  似乎是有人同她说了原哲正在上班的事,妇人挂了电话,便径直走向了停在房子旁边空地上的一辆豪车,很快出了摄像头的视线范围。
  舒蒙虽然弄不明白这人到底是谁,又来找原哲干什么,但到底还是决定先和自己的饲主通个气,好歹也是“同居室友”。
  飞回到沙发上,舒蒙也没空管刚才开始起一直在挂机的游戏,切换了界面给原哲发了信息:【刚才有个贵妇来按门铃,我没理。现在好像往你工作室去了,看起来凶巴巴的!】
  原哲倒是很快回复:【我知道了。无论谁来,都不用理会。】
  舒蒙同意他的观点,发了个点头的表情包,这才切回继续玩她的消消乐。
  .
  等到晚上下班的点,原哲准时回了家,和舒蒙打了招呼就进厨房准备晚餐。舒蒙玩了一天游戏倒也觉得没那么有意思了,于是干脆丢开平板去厨房当监工。
  毕竟她心里还是对今天来这儿找原哲的那个贵妇人很感兴趣的,探寻八卦的小火苗熊熊燃烧着。
  “饿了?”进去的时候原哲正在砧板上切洗净的茄子,瞧见小鹦鹉飞进来,问了一声。
  舒蒙落在离他和食材颇远的地方,生怕身上有什么小绒毛掉过去不卫生。听见他的问话,于是摇了摇头。
  原哲眼角余光注意到她的动作,略一思考,大致就明白了:“你想问白天那个人是谁?”
  舒蒙满意于他的机智:“是。”
  “她……”然而原哲话刚起了个头,门口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一人一鸟对视一眼,原哲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擦干净手,走向玄关。而舒蒙则干脆机敏地飞到了他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