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26)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舒蒙之前见到乌鸫的两次,都是飞行过来的,因此这次呆在原哲掌心的高度寻找它时,着实有点迷路。
  因为在外面也不方便将手机给舒蒙用,于是依旧回到了原哲猜测,舒蒙选择性复读的模式。
  然而在公园里绕了一圈,舒蒙都没认出到底是哪一棵香樟树,正发愁的时候,她却瞧见了某个再度出现的人。
  这个人自然就是原小说的女主秦丝雨了。
  毕竟是作者笔下的女主角,只要她想,她大约就能出现在所有她能出现的地方。此刻她楚楚可怜地过来,正是为了和原哲道歉。
  其实秦丝雨能在这儿碰到原哲和舒蒙也算是误打误撞。
  昨天的事情后,她虽然收到了原哲打过来的医药费,但其实心里对于这件事还是有着一些愧疚和不甘。
  愧疚的是,在那一个瞬间自己竟然误会了一直喜欢的原哲学长,没能打心眼儿里相信他;不甘的是,她想和原哲学长正式道歉一次,即使对方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过,也不能让对方将她推得更远。
  想着曾经那次傍晚的散步让她在这个公园偶遇了学长,今天的她就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再度前来……没想到命运真的是眷顾她的。
  “学长!”她远远看见那个高挑英俊的背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似乎在观察什么,便急忙出声唤道。
  舒蒙比原哲先看见对方,此刻也有点无语。
  她虽说知道小说的大致剧情,但由于现在这具身体在原故事中连背景板都算不上,简直是空气一样的存在。所以这次意外受伤导致了原哲带她来到公园,遇见秦丝雨,好像并不是原定的剧情。
  她也不知道如果发生了与原小说里并不一样的剧情会不会影响到什么,但事已至此,她总不能让原哲转身就走当做没听见吧?
  就算原哲愿意,秦丝雨也不会善罢甘休啊!
  原哲听见呼唤下意识皱了下眉头,只不过在秦丝雨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还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依旧是那么礼貌而疏远:“秦小姐,有事?”
  “学长,我是来和你道歉的!”秦丝雨看着他的表情,咬牙向他鞠了个躬。
  原哲顿时往右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举动:“不必。”
  秦丝雨瞧见对方闪躲的动作,不禁脸都红了:“学长,我是真心和你道歉的。我不该误会你……”
  “不必道歉。”原哲打断了她的说辞,“即使你误会了,也带萌萌去了医院,所以你不必对我感到歉意。”
  “我还擅自进了你的办公室……”秦丝雨咬了咬嘴唇,自损般的说道。
  原哲看着她淡然道:“这事昨日也说过了。以后我会在相关区域设置虹膜验证,感谢秦小姐对此作出的帮助了。”
  秦丝雨被他怼得哑口无言,一时呆在那里。
  原哲顺势看了眼手里的小家伙,此刻好似正在无声的偷笑,小脑袋侧在一边,肩膀也一动一动的。他悄悄捏了捏她的脖子,让舒蒙冷不丁抖了一下。
  舒蒙抬起来头对上原哲的眼睛,好似读懂了后者眼神的意思——哪里好笑?
  .
  一人一鸟无声互动的时候,秦丝雨终于缓了过来,她看着注意力完全在鹦鹉身上的原哲,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眼神,原哲此刻也抬起了头:“秦小姐还有什么事么?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小家伙似乎找不到她鸟类朋友住的是哪一棵香樟树了,还得趁着天色没黑之前,仔细找找。
  秦丝雨听着这冷淡的话,就好似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原学长为什么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呢?!”
  她的声音有点大,原本旁边路过散步的、坐下乘凉的人都纷纷被吸引了注意力,将目光投射到这边来。
  舒蒙明显感受到那些目光落在原哲身上的时候,原哲的心情更差了一些。
  “秦小姐,”原哲依旧是那副口吻,“我觉得我表现得很明显了。”
  为什么不接受她的好意,不接受对方的靠近……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喜欢。
  秦丝雨自己也知道:自始至终,原哲的态度和处事一直就没有变过。无论是过去在学校,还是现在,从来就对向他示好和表白的人冷淡至极。
  似乎从来没人能进入他的眼中。
  可冥冥之中,秦丝雨总觉得自己再努力一下也许就可以,再坚持一下也许就能成功。因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将他放在心里。
  但事实证明,无论她做什么,对方都不接受,其实最根本就是不喜欢她。
  “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秦丝雨此刻的模样看上去楚楚可怜极了,“学长身边明明没有别人。”
  原女主到底是原女主,姣好的面容配合此刻卑微哀戚的样子,成功让围观群众也不由自主站在她的那一边。
  “小哥你就给这位美女一个机会嘛!试试又不吃亏!”看热闹的人里不知道谁冒出来一句,引得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就是说啊。”“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喜欢我,我命都能给她!”“呸,你也不照照镜子!有人家小哥哥半分帅吗?”“答应呗!”人群里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全然把这两人当做是一场大戏来瞧。
  舒蒙窝在原哲手里翻了个白眼。
  原哲却好似没听见那些杂乱的声音:“秦小姐和我说话的次数,应该没有超过个位数。我实在不知你的感情从何而来……但我想我的回答很清楚,我并不喜欢你。”
  是了……秦丝雨被他这么一说才想起,从高中第一次见到原哲学长算起,他们至今也不过才说了几次话,要是说熟识,恐怕也真的算不上。
  但这么多年将他放在心上,她似乎早就习惯了有这么一个白月光的存在,难以接受持续数年的梦,就这样轻易破碎。
  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就连此刻的眼神也没有给她,而是放在了怀里的那只鹦鹉身上。明明那只不过是一只鹦鹉,是一只普普通通,几百上千就能买到的鹦鹉……
  “在学长的眼中,鹦鹉都比我重要吧?”再也没能压住心头的酸涩和眼中的水雾,秦丝雨愤愤地说出了这句话,眼泪也瞬时流了下来。
  原哲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很肯定:“她当然比你重要。”
  舒蒙的心微微一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騰№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青衫青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騰№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27 章

  即使这句话在此刻并不一定是舒蒙期望的那样, 但她仍旧感受到一丝甜意。不过旋即, 她又暗自警告了自己一番。
  原哲对这样漂亮柔弱的女主都冷漠拒绝得如此不假思索, 再加上他这样好的条件, 难道会少追求者吗?
  但这么些年下来, 他却一直都是单身。而且据舒蒙这段时候和他朝夕相处的观察得出,原哲这个人既不对女人感兴趣,也不对男生感兴趣。
  要她说, 说不定是传说中的无性恋——谁都不爱的那种。
  面对人类,原哲除了跟爷爷和玉姨比较亲近外, 似乎对谁都是冷淡疏离。但对她这个宠物,倒是宠爱有加。
  之前不知道她是人的时候,时常会到笼子便逗鸟, 还会悉心地帮洗浴后的她吹干羽毛,光是花的精力上来说,就已经差别很大了。
  这个问题虽然值得疑惑,但显然不是此刻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舒蒙从自己的出神里回来,发现秦丝雨还站在那儿没走, 原本要去的方向被她还有后面那堆看热闹的人挡着。
  舒蒙顿时有些烦躁起来。
  她是真的很担心乌鸫受伤后的状态。
  对方一直生活在野外,虽说可能生命力的顽强程度要比舒蒙要强上不少, 但这也不能说明这次的伤它就能成功愈合。
  万一伤到的地方比较关键, 或者是清理不到位导致的细菌感染,都可能让乌鸫产生极大的危机。
  昨天原哲不让她出来,她也理解。
  流了那么多的血,再加上身心双重的精疲力尽, 再让她出来找乌鸫也是不太现实的事。
  可今天好不容易能来探知一下乌鸫的情况,这个秦丝雨就跑出来碍事。
  歉也道了,白也表了,拒都拒了,就不能早点离开么?
  原哲感受到小家伙情绪上的不稳定,大致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于是干脆迈开步子绕过秦丝雨,走向了他们还没找过的香樟树方向。
  “让一让。”原哲对着拦着路的看热闹人群道。
  人群倒是一愣,被他身上的冷气所冻到,主动退开了一米。
  “学长……”站在原地的秦丝雨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一只浑身漆黑的鸟从旁边的一棵香樟树上窜出,朝下面丢了个粪便“炸弹”,直中秦丝雨的胸前。
  “啊啊啊!”秦丝雨顿时尖叫起来,又气又急地去找那罪魁祸首。
  可那只鸟早就回到了高高的枝头,嘲讽地看着下面跳脚的秦丝雨,嘴里还叫了两声,仿佛在说什么风凉话。
  别人听不懂,舒蒙却听懂了,它说的是:“活该!让你吵个没完!”
  舒蒙定睛一看,这只鸟正是一只乌鸫!
  只是看上去,怎么和她认识的不是同一只啊?虽然它们的相貌都是一样的黑不溜秋,但这只的身手这么灵活,一点也都没有受伤的样子,不可能是那天的那只。
  秦丝雨此刻终于受不了了,她在原哲面前丢脸已经丢尽了,此刻连最后的体面都没了,只得落荒而逃。
  而围观的群众早在看见乌鸫丢便便的时候,就赶紧溜之大吉了。
  原哲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只乌鸫,低头看了舒蒙,用他们两个才听得清的声音问:“是那只乌鸫吗?”
  舒蒙摇了摇头,但旋即又复读了一句:“乌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