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25)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不过没等她多思考些什么,房门就被推开了。
  那股先前闻到的淡淡鲜香,此刻浓郁了起来。舒蒙扬起小脑袋定睛一瞧,是原哲端着一只精致的瓷碗走了进来。
  等到他将那只瓷碗放在床头柜上,舒蒙便从被子上站了起来,半跑半跳地跑到了床头柜上,朝那碗里张望。
  原来是一碗香味浓郁,色泽好看的汤。
  “尝尝看,”原哲开口道,“没有放多少调味料。味道会淡,但你的身体不适合调味过重的食物。”
  舒蒙对此没有意见,用翅膀碰了碰瓷碗的外壁,不是非常烫。她便低下头凑到碗边,一小口一小口地试着尝了尝。
  才一入口,淡淡的鲜味就从舌尖蔓延。虽然相比较舒蒙还是人时喝过的那些汤,都更淡一些。但原哲在熬汤时对于原料本身的处理和火候的掌握,使得这点小瑕疵直接就被舒蒙忽略了。
  汤中除了鲜美的味道,还隐藏着极为淡薄的鱼腥气。舒蒙下意识想起,之前她看见原哲用手机订购了什么送来的东西,原来是生鲜的鱼。
  没想到居然是特地为她而准备,光是看这醇厚鲜美的鱼汤,只怕没有几个小时的文火慢煮是出不来的。
  “好喝吗?”原哲看着将小脑袋埋在碗里大口喝汤的小鹦鹉,忽然在床角坐下,轻声问道。
  舒萌咽了一口汤下去,回答道:“好喝。”
  “不够锅里还有,”他才一说完,就看见萌萌用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瞪着自己,似乎在控诉他暗示她是个饭桶,“不过看你的体型应该也够了。”
  他在后面补上一句,小家伙才算是继续认真喝汤去了。
  .
  直到舒蒙打了个饱嗝,原哲才坐近了些,抽了张床头的餐巾纸,极其自然地帮她擦了擦嘴巴。
  前者愣了愣,但到底没敢乱动,乖乖任其摆布。
  吃饱喝足,现在就是该谈正事的时候——即使原哲没说,舒蒙下意识也猜到了这一点。
  果然,下一秒原哲就拿出了他的手机,点开便签,递到了舒蒙的面前:“我知道你没法自由说话,现在打字吧。”
  舒蒙颇为惊奇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淡定,显然对她的情况了解得足够透彻。
  但是她到底什么时候露出马脚的,她真的好想问一下。
  于是原哲就见小家伙面对摆在面前的手机,伸出了爪子开始按拼音键盘,最后打出来的第一句话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原哲想了想,诚实回答:“你偷用我手机之后。”
  咦?!
  舒蒙没料到居然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份了吗?那原哲为何没有揭穿她,而是看她继续表演……莫非这是他的恶趣味么?
  【那你怎么那么淡定?不害怕么?】舒蒙换了个问法。
  “一开始有些惊讶,”原哲表情很平静,“后来想想其实你破绽很多。而且比起我怕你,也许你怕我多一点。”
  舒蒙不知道回什么,干脆继续在屏幕上写:【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变成鹦鹉的,一觉醒来就在你爷爷的笼子里了。然后没几分钟,爷爷就领着你过来了。】
  原哲看着屏幕上逐渐被打出来的那行字,思索了一下:“也就是说,我来接你的时候,你刚刚变成鹦鹉?”
  【是啊!但是后来听你爷爷说,在你去之前,他就把鹦鹉领回家喂了两天,可我并没有那两天的记忆。】舒蒙的小爪子在屏幕上按着。
  “那么这样看来,你就是四月八号的下午,突然在鹦鹉的身体中醒来。”原哲还记得领小家伙回家的日子,“那么在作为人的时候,最后有意识时在做什么?”
  舒蒙可疑地停顿了一下,抬脚按道:【在被窝里睡觉。】
  原哲察觉到了,却仿佛没看见:“当时有异常么?”
  【没有,就是很普通的睡觉。因为本身也不早了,第二天还要上班,就很快睡着了。】除了看小说的事被隐瞒了下来,其他基本都说了。
  “那么,为什么不联络自己的家人?”在最初的地方找不到线索,原哲就直接问了这个问题。
  舒蒙的身体一僵:【我没有家人。】
  她的的确确在这个世界没有家人。即使是过去的世界,那些家人对她而言也只能算是曾经的家人罢了。舒蒙甚至怀疑,她从原来的世界消失了,也不会被谁注意到。
  原哲看得见小家伙明显的情绪低落,他并非有意触及她的伤痛,只是按照逻辑询问一声。但眼见对方这幅模样,他却也有些不忍,随即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
  舒蒙猝不及防被摸了头,下意识想躲开,可惜对方的手掌可比她的鹦鹉脑袋大多了,完全没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于是她气鼓鼓地打字:【都知道我是人了,就别摸我的头了!】
  原哲眉宇微挑:“身高?年龄?”
  舒蒙愣了愣,旋即写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查户口啊!】
  “我猜你比我矮,也比我小,”原哲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唇角微勾,“那么被摸个头,也实属正常。”
  【既然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那前两天我偷偷溜出去见别的鸟,你也知道了?】舒蒙不理他,干脆转移话题。
  “嗯,”原哲颔首,“我知道你是找线索,所以没有拦。”
  怪不得那天回来的时候,虽然被对方抓包了,但是风平浪静一点呵斥都没有,还好心肠地给她做了蔬菜沙拉和蜂蜜小面包吃。敢情那个时候就知道她是人类了啊……
  舒蒙也不晓得原哲那天到底是因为可怜她一个人类只能吃鸟食,才给她做的好吃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能收获对方暗中的关心,还是让她感觉很舒服。
  “但你今天怎么会伤那么严重?”原哲提出了一个他一直都想知道的问题。
  【今天我去街心花园参加一个鸟类的集会,因为那边有线索。没想到遇见了几个不知道哪儿来的熊孩子,用弹弓什么的打伤了我们。】舒蒙提到这个就又有点火气冒上来。
  真的是一场无妄之灾!
  “你、们?”原哲眼尖地捕捉到了关键词。
  【是一只乌鸫,它也受伤了,算是我的朋友吧。】被原哲一提她才想起来,乌鸫也被熊孩子们打到了,不知道伤得严重不。
  它是生活在野外的鸟,如果伤口愈合不佳,风吹日晒下,说不定就会感染,继而引发一系列的可怕结果。
  【说起来,我想去看看它。它就住在你上次带我散步的那个小公园,很近的。】
  原哲看她自己都伤成这样,还关心别的鸟,不由得蹙眉道:“过几天再去。”
  【过几天就迟了!万一它伤口感染……】
  舒蒙还没打完字,就听见头顶上原哲妥协了:“至少明天再去。”
  【那就明天,说好了!】舒蒙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
  原哲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继续发问:“集会你打听到了什么?”
  【我听一只绣眼说,四月八号,你爷爷住的紫金苑外面,有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子被高空广告牌砸伤了,送去医院,生死未卜。】舒蒙按下最后几个字,就抬起头看向自己的饲主。
  “你是说?”原哲脸上总算闪过一丝惊讶。
  【我觉得,那个女孩就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易 5瓶;六小果呀 5瓶

  ☆、第 26 章

  “四月八号, 紫金苑外的广告牌砸人事故, 穿睡衣的女孩。”原哲将这些重要的词语重复了一遍, “睡衣图案?”
  【对得上, 我那天穿的就是一件印着Q版玄凤鹦鹉的粉色睡衣。听那只绣眼鸟说, 那个女孩子也差不多是这个图案。】舒蒙抬起脚爪飞快地在拼音键盘上按着。
  【只不过它就知道这些。后续送去了什么医院,死了还是或者,都不知道。】舒蒙看原哲一脸思索的表情, 于是加了这两句。
  “不会有事。”原哲笃定地回答。
  舒蒙被他坚定不移的语气弄得一愣,旋即开口跟着他复读道:“不会有事。”
  “你说话的问题, 是变成鹦鹉后才有的?”原哲听见她开口,倒也不觉得惊讶,只是问道。
  【是的。就像个复读机一样, 只能说别人刚说过的话。】
  舒蒙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一点。看看别人家穿成动物乃至植物都能说话,怎么轮到她就只能当个复读机呢!
  “应该和你这具鹦鹉身体有关。”原哲冷静地指出。
  的确,鹦鹉说话就是靠着学舌,舒蒙也知道这种特性多半是她还在这具身体里一天,就没办法消除。只不过……
  【不过今天我一个瞬间, 主动说了一个字出来,不是复读的别人。】她想起今天被熊孩子攻击时, 怒火汹涌的时候, 她所喊出的那声“滚”,的的确确不是做梦。
  “当时的情况?”
  舒蒙就给他大致描述了一下,对方很快得出结论:“也许在危急时刻,你可以爆发潜能突破身体的桎梏。但平时应该无法通过训练展现出来。”
  舒蒙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因此本就没有寄托什么希望。不过说完全不失望,也是不可能的。
  原哲看出了这一点,忽然问了一个从刚才开始就被两人忽略的问题:“还没问过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
  舒蒙怔了一下,打字道:【舒蒙。】
  “这么说——叫你蒙蒙也没错。”原哲低头看了眼她的回答,这样说道。
  舒蒙被他这么一说,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意思。
  “你身体的事,我会帮你打听的。现在先好好休息。”原哲站起身,从床头柜上拿起那只空碗,对舒蒙道,“休息好了,明天带你去看望你的朋友。”
  .
  第二天傍晚,原哲和舒蒙早早地吃过晚餐,就出了门。
  因为白天原哲还需要工作,只能把时间挪到晚上。好在他们今天将一切都收拾完成也不算太晚,便同上次散步的那一天一样,趁着天还亮堂去了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