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24)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原哲这才抬起眼正视着她,认真道:“谢谢你,秦小姐。费用我等会转给你。”
  秦丝雨被他看得俏脸一红,连忙摆手:“不用谢,就是举手之劳……”
  “那么请问秦小姐为什么擅自闯入我的办公室?”没想到等着她的下一句就是原哲的质问,让她一时哑口无言。
  她没办法说自己因为听见里面有声响所以才进去的。毕竟人家办公室,你一个别家公司的人凭什么擅自进去?甚至里面有重要文件的话,都可以算作是商业间谍行为。
  可她那个时候,内心被满满的酸意填满了,一度还以为里面是原学长的朋友抑或是更亲近的人,没想那么多。可是错了就是错了,她也没法找什么借口。
  看着面前的秦丝雨低下头羞愧地难以回答,原哲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另外就是,秦小姐发现萌萌的情况,可以先来找我,而不是自作主张带走她。”
  “我……”秦丝雨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
  “但无论如何感谢你将她送到医院救治,与贵公司的合作,我也可以让利5%。”原哲郑重其事地再度表达了谢意和公事公办的态度。
  秦丝雨闻言茫然地摇头:“不是,我不是因为公司……”她怎么会是因为公司,因为利益呢?她只是单纯的喜欢原哲学长这个人啊!
  可是她的心意早就明明白白袒露出来了,对方却还是那样拒她于千里之外。是因为她不够好吗?
  原哲没有兴趣听她剖析心路历程,问过旁边的护士,得到可以带回家的答复后,便小心翼翼地抱起舒蒙,转身走了。
  .
  而舒蒙这边,被迫听了一场白月光冷拒女主角的戏码,也没有那么昏昏欲睡了,反而精神十足,被摆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时候,还看了原哲好几眼。
  是的,她有种感觉,原哲好像在生气。
  可是他生什么气呢?因为女主擅自把她带走吗?好吧,这的确不是很妥当。但这会儿女主也不在,他怎么看上去还在生气?
  一路上无言。
  回到家中,原哲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舒蒙放进鸟笼,而是摆在了餐桌上。由于一上午的兵荒马乱,其实舒蒙到现在也没能吃上午饭,肚子早就饿扁了。
  原哲进厨房给她弄了点饲料和新鲜蔬果,摆在她面前:“多吃一点。”
  她吃东西的档口,原哲在手机上不知道买了什么,没过多久就有人来送货。鉴于舒蒙现在是个病号,翅膀缠着绷带,飞起来也不便利,干脆就窝在桌子上没去好奇。
  原哲则是提着送来的带子径直去了厨房,许久才出来。
  肚子大致填饱后,舒蒙就有点犯困起来,不过想着还是要先解决一下个人的卫生问题,便试着动了动翅膀,想飞起来。
  旁边的一双手却稳稳地握住了她,她听见原哲的声音在问:“是想去卫生间?”
  咦,他怎么知道?
  不过想来一般鸟类也是该定时上个厕所什么的,原哲能猜到她想去干嘛也不算奇怪。因为活动不便利,这回儿被对方托着走向卫生间,舒蒙也没反抗。
  临到马桶边,她开始挣扎起来,原哲也顺着她的意思,将她放在了水箱上。舒蒙挥了挥完好的左侧羽翼,示意对方出去。
  原哲倒是很听话,一直等到里面传来了水声,才推开门进来,重新抱起了她。
  舒蒙原本以为他会把自己带到客厅,放回笼子里,没想到却摆到了洗手池边,还从旁边的栏杆上取下了那块专门给舒蒙用的毛巾。
  嗯,也对。今天在外面奔波了大半天,要说身上不脏也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舒蒙看了眼自己缠着绷带的右边翅膀,有点头疼。
  从人类变成鹦鹉后,她每次洗澡都是自己放了水,然后跳进去用翅膀扑水的,总的来说还是保留了人类洗浴的方式。但现在这个情况相当于惯用的右手受了伤,不能沾水,她就要吃力地用左手给自己洗,还是有点小困难的。
  所以一开始她就没想到今天要洗澡,想着干脆混一天,直接躺鸟笼的小窝里得了。没想到原哲却已经替她准备好了,那就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原哲打开了笼头,温热的水流就注入了那只专门给舒蒙用的小澡盆,等到水位差不多的时候,舒蒙用左边的翅膀拍了下原哲的手,后者顺势关了水流。
  对于饲主的贴心,舒蒙在内心表示感谢,但与此同时朝他再度摆了摆翅膀,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可惜原哲看着她的动作,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再磨蹭水就要凉了,快下去。”他好似没看懂她的意思,两只脚就和生了根一样伫立在那里。
  “快!”他说的话不太好复读,舒蒙只好提取了一个字,再度挥了挥完好的左翅,赶他走。
  然而原哲纹丝不动,只是沉默地看着舒蒙,数秒后才道:“你翅膀受伤了不方便,我帮你洗。”
  开什么玩笑!
  舒蒙一听整个人哦不是,整只鸟就炸了。要不是她受伤飞不太起来,此刻就已经暴躁地将其拍打出去了。
  她作为一只黄花大闺鸟,怎么可以让原哲帮她洗!哪怕她是鹦鹉的身体也不可以!
  谁料原哲对于她的暴躁却视若无睹,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指,直接将她按在了洗手池台面上。他的力道并不大,但舒蒙挣了一下竟然没能挣脱。她顿时有些慌了,想着原哲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莫非真的要强制帮忙?
  但下一秒,她看见他俊逸的脸慢慢逼近,一双墨瞳里竟泛着点危险的光。
  舒蒙听见原哲磁性的声音问她:“你是选择让我帮你洗,还是选择之后告诉我所有的事情,从你变成鹦鹉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宝宝的摇篮 10瓶;┎騰№澈∮ 1瓶;

  ☆、第 25 章

  手心中的小家伙好似抖了抖, 看起来简直脆弱到了极点, 似乎原哲他稍稍用力, 就能折断它的身体, 扼杀它的生命。
  但其实这小小的、柔软的身体里, 装着一个年轻女孩的灵魂。她不知道什么原因,意识进入了这具鹦鹉的身体,就这样被困在其中, 连正常的说话也做不到。
  可她依旧没有放弃,无时不刻寻找着机会想要求得线索, 发现重新变回人的方法。
  原哲看着她震惊到呆住的模样,顿时心中一软,放开了压住她的手:“你先洗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舒蒙沉默地进了自己的小澡盆, 将缠着绷带的右边翅膀架在盆的边缘,慢慢蹲进温热的水里。
  她觉得自己是受伤后失血过多,导致现在有点幻听。不然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原哲会说出她变成鹦鹉的事啊!
  虽然说她刚才受伤严重的时候,的确是抱着先保命要紧的想法, 豁出去打了个原哲的电话,如果是因为这个, 对方觉得她过于聪明有问题, 也能接受。
  他能直接说出“变成鹦鹉”这句话,就说明他应该是确定了自己身份。那难道说除了刚才那件事之外,她还有什么别的地方露了马脚吗?
  舒蒙有点想不出来。
  但是事已至此,就算她现在洗完澡出去和原哲装傻充愣, 估计也不可能再蒙混过关了。倒不如就此把一切跟他摊开来说,也许还能得到对方的帮助。
  .
  舒蒙好不容易做完心理建设,便从浴盆里出来了。外面的原哲听见里面水声停了,便迅速进屋,用刚才准备好的干燥毛巾包裹住小鹦鹉的身体,小心地给她擦干羽毛表面的水分,接着又十分熟练地取出了电吹风机,轻柔地为她吹干羽毛。
  舒萌看着那个沉默又忙碌的人,心中思索着该如何像他袒露一切,但她这个复读机的体质恐怕也说不出什么。如果对方愿意给她手机或是电脑,她倒还可以敲些字给他说个明白。
  可当原哲帮舒蒙把羽毛都吹干,她好不容易做完心理建设的时候,却被对方直接抱到了二楼那间一直紧闭着的房间。
  房门被推开后,舒蒙发现这果然就是一间客卧,只是所有的东西都盖着防尘布,似乎从来没有被使用过。舒蒙有些好奇,不知道对方为何将她带到这个地方来。
  但原哲将她摆在床头柜上后,就径直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干净的被褥床单,将床上东西都换了一遍,接着舒蒙就被他摆在了柔软的被面上。
  他没有将其放到被子里,也是怕被子重量太厚,压在舒蒙身上可能会造成窒息等一系列的问题。
  舒蒙其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人类的床了。虽然说鹦鹉鸟笼里的那个小窝,对于她现在的体型来说正好,而且也不是非常简陋。但作为一个人来说,能够睡到床和睡鸟笼的感觉绝对是两样的。
  瞧见那双黑色的小眼睛疑惑地盯着自己,原哲开了口:“你先睡一会儿。失血过多需要补充体力。现在这个样子你也跑不了。”
  好嘛,原来对方是觉得她这个残疾状态哪儿都去不了才放心让她先休息的。等休息好了再进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问询。
  事已至此舒蒙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干脆在床铺上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尽量不压住自己受伤的翅膀。原哲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沉默着走出去关上了门。
  其实刚才吃完东西之后舒蒙就有点犯困。
  不过因为被原哲的话惊吓到了,导致脑子有点活跃……所幸在温热的水里泡了一会儿,身体上的虚弱和精神上的疲惫还是让她重新有一点困倦。此刻躺在柔软的羽被上,她实在是支撑不住,瞬间便陷入了沉睡。
  等她一觉醒来,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美味的香气,是一种很鲜的感觉。虽然中午填饱过肚子,但此刻却也忍不住发出了咕噜噜的声响。
  舒萌迷茫地从床上睁开了眼,盯着硕大的天花板顶灯,终于清醒过来。
  醒来的那瞬间,身下的触感让她有一种回归人身的错觉。可在现实中,她还是那只受伤后飞不利索的小鹦鹉。
  而且这只小鹦鹉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和她的饲主坦白一切。
  穿书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告诉对方的。随便哪个正常人,突然被告知自己只不过是一本言情小说中的配角人物,都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