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18)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舒蒙在想要怎么和对方传达自己的意思,毕竟她要询问对方问题,但只能复读的话,压根没法掌握主动权。除非……
  她开口道:“不过说实话,我这会儿也没什么可玩的。”
  旁边的小白没明白怎么回事,干脆没说话。而乌鸫听见她将自己的话重新说了一遍,也有些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学我说话?”
  舒蒙继续身体力行:“为什么学我说话?”
  这下连单纯如小白也有些发现不对了,疑惑地问:“鹦鹉你为什么说的话和乌鸫一样呀?”
  乌鸫则更为敏锐地发现了什么,那双褐色的眼睛重新从头到尾打量了舒蒙一番:“学舌?你只会学舌?”
  舒蒙眼前一亮:“只会学舌!”她没想到这只乌鸫的智商这么高,才不过一小会儿就真的理解了自己表达的意思。
  “自己说不了话?”乌鸫歪着脑袋问。
  舒蒙点点头,复读道:“说不了。”
  “哈,”乌鸫突然笑了一声,“那你简直就是复读机嘛!”舒蒙没料到它居然连复读机都知道,微微讶异了一下,却没有反驳。
  旁边的小白听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半天,都没有听懂,这会忍不住插话道:“这个‘腹毒鸡’是什么鸡呀?我只知道公鸡、母鸡和红腹锦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乌鸫和舒蒙先后笑了起来。
  乌鸫拍了拍翅膀,道:“这个复读机是人类制作的一种东西,不是鸡。它可以重复之前说过的话。”
  “那你为什么说鹦鹉是复读机呢?”小白还是没懂,“它是鸟,不是人类做出来的呀!”
  “哎呦我的小白,怎么和你解释呢?”乌鸫没忍住用翅膀拍了拍自己的脑瓜,“这也是人类的一种说法。比如我说什么,你跟着说什么,我也可以叫你复读机,就是一种形容。”
  小白还是似懂非懂,但它也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了,因为它感觉肚子咕咕叫:“我饿了,你们不饿么?”
  舒蒙从树梢间望了眼天空,应该还不到中午。不过她刚才经过一段距离的飞行,要说能量倒也是消耗了许多的。
  “我还行。”乌鸫回答。舒蒙便学着它:“我还行。”
  “那你们先聊天,我去找点吃过来,等着我哦!”小白觉得自己在这儿也好像听不懂什么话,不如干脆飞出去给大家寻一些美食回来。说着便扑腾着翅膀,轻巧灵活地飞走了。
  .
  望着小白远去的身姿,舒蒙听见旁边的乌鸫在问她:“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跟着小白来的目的了吧?”
  她侧头去看,乌鸫褐色的眼睛里满是智慧……不过旋即,它自己也想起来了:“啊呀,你没办法自己说话!差点忘了。”
  舒蒙好笑地看着它,要是她能随意开口,她早就直接问了。
  “那这样,”这只乌鸫不愧是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好几年的,对于人类的东西基本耳濡目染地了解非常之多,说起话也像有成人的思维,“我说一些,你选对的回答?”
  舒蒙闻言点点头。
  “虽然我不觉得你真的只是想和我、小白做朋友,但先不排除这一点;其次的可能是你想离开饲养你的人类,所以寻求我们的帮助;再来就是你听了小白说的话,想来和我打听什么。说吧,哪一个?”乌鸫成竹在胸。
  舒蒙无比惊讶地复读了答案:“听了小白说的话,想来打听!”
  乌鸫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它的表情给舒蒙一种“果然如我所料”的感觉:“我就知道小白拉你过来的时候肯定会和你说点什么。比如吹嘘我是附近最机智聪慧的鸟,或者是吹嘘我类比十万个为什么。但我要告诉你,其实我和它说的也差不多……”
  噗。舒蒙在内心没忍住笑了。她还真没看出来,原来这只乌鸫还有点自恋的性格:“差不多!”稳妥起见,她还是跟着奉承一下就好。
  “咳咳,还是说正题吧。”乌鸫自夸完清了清嗓子,“你想向我打听什么?从三年前到了这座城市,基本每个城区植被繁茂的地方我都筑过巢,也和那个区域的土生鸟都交流过,大部分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说完它没等舒蒙沉默,给了选项:“人的事?鸟的事?还是别的?”
  舒蒙思考了一下自己的问题,其实又算人的事,又算鸟的事,但无论是为何变鸟还是变回人身,都不是问一只乌鸫能知道答案的。她现在最需要打听的还是穿书变鸟那天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事件发生,导致了这一切。
  但日期这个要怎么和它表述呢,舒蒙瞥见树下草地上的落叶就灵机一动,俯身飞下树,叼了四片就飞了回来。
  乌鸫看着她一顿操作,心头也是疑惑,但依旧安静看她动作。只见舒蒙在树枝上退开几步,将刚才衔来的落叶依次排开,然后让乌鸫看。
  乌鸫看了一会儿,也没能从这四片叶子上看出什么花样,但见舒蒙期待地望着他,于是迟疑地问道:“四片叶子什么意思?和树有关?”
  “四、有关!”舒蒙等的就是它主动提到。见对面的乌鸫好像理解了,她旋即过去把那四片叶子都扯成了两半,依次排开,再让它看。
  乌鸫大致明白了她的表达方式:“八?”
  “八!”舒蒙连连点头。
  “四、八?死吧?”见舒蒙摇头否定,乌鸫继续猜测,“四十八?四……月八?”它忽然说到了点子上。
  舒蒙下意识松了口气:“四月八!”把那些碎叶子扫回了草地上,让它们静静成为树木的养料。
  “你要问我这座城市里四月八号发生的事?”乌鸫很快前后一串联,就明白了舒蒙的意图。得到舒蒙的点头后,乌鸫陷入了思索。
  舒蒙也没去催促它,安静地任由微风穿透树梢的叶间,落在她身上。
  “四月八号,那天我应该已经搬到这公园来了。这附近的话,据我所知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乌鸫思索了一会儿,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让舒蒙十分失望。
  “不过,”它话音一转,“前几天我无聊飞得远了点,路过城北的时候,听一只绣眼闲扯提过四月初的时候,她所在的小区外边发生过什么事,具体我没打听。”
  “城北?”舒蒙下意识想到原哲的爷爷家就是在这座城市的城北,如果有更确切的位置的话……
  乌鸫挥了挥翅膀道:“对,它一直住在那个地方,基本没挪过窝。好像是城北的紫金苑小区,我只去过两次。”
  紫金苑正是爷爷家所在的小区!舒蒙只觉得这条线索说不定真的有用,于是赶紧复读道:“紫金苑!”
  不过乌鸫朝她摇摇头:“前两天和绣眼碰头是在路边,具体的地方我不知道。”
  这样的话,她难道要去紫金苑里的每棵树上找,还是要去问见过的每只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紫金苑的树木可和这公园差不多的数量,面积也广。
  见她有些低落,乌鸫眼珠一转,倒是想起另外一回事:“不过你后天别去找它,它应该也会去参加街心花园的集会。”
  “集会?”舒蒙被这个词吸引了注意。
  乌鸫倒是知道她要问什么,干脆直接回答:“后天正巧是谷雨呀。人类不是有句古话叫什么‘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么?前者就是杜鹃,大家都懒得理会;后者的戴胜是这座城市里的老一辈了,脾气古怪,像个老古董,每年都要在谷雨的时候组织集会。”
  “其实去了也没什么可干的。不过很多鸟本来也无所事事,就会乐意去参加。去年那天我记得后来靠近偷拍的人类太多了!有些胆小的呆不住就遛了,不过绣眼胆子一向不小,所以我估计它会去。”乌鸫低头捋了捋自己的侧翼,道。
  看来这个后天在街心花园的鸟类集会,她也要去一次才行,最好是和乌鸫或者小白一起去,这样就能顺利找到那只绣眼,问出问题。
  正想开口时,一串熟悉的鸟叫声从头顶传来,是觅食的小白回来了。只见它嘴里叼着一只硕大的绿色螳螂,爪子里还抓着别的昆虫,就这么落在了舒蒙的身边。
  这可把舒蒙吓得三魂飞了七魄,呲溜一下就躲到了乌鸫的身后,避开了视线。
  “鹦鹉、乌鸫!”小白把嘴里的螳螂嚼吧嚼吧吞了,这才开心地唤道:“我给你们抓了好吃的!”
  乌鸫早在看见舒蒙的动作时就愣了一下,此刻转头看着躲在它身后瑟瑟发抖的鹦鹉,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从没见过怕虫子的鸟!”
  

  ☆、第 21 章

  
  因为她就不是鸟啊!怕虫子怎么了!
  “咦?”小白在乌鸫的笑声里,好奇地看向舒蒙。
  乌鸫挥了挥翅膀:“它不吃我吃,来来来,给我!”遂向着小白走了两步,熟练而准确地一口叼住对方扔过来的昆虫,一口吞了。
  舒蒙只能转过头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
  “鹦鹉你真的不要吗?很好吃的!乌鸫也说这个里面有什么……和我们的蛋里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来着?”小白积极向舒蒙推销着它带回来的食物,说到一半却忘了。
  乌鸫帮它说了句:“蛋白质!”
  “哦对,就是这个!鹦鹉你不要么?”小白疑惑地问。
  “不要!”舒蒙斩钉截铁道。
  好不容易等它们吃完小白带回来的那些,舒蒙自己倒也觉得有点饥饿了。她抬头看了眼,发现刚才和乌鸫聊得太投入,可能已经快到中午了。
  也不知道原哲有没有下楼,会不会发现她偷偷出来了呢?
  .
  另一边的原哲沉默地看完了昨天晚上摄像头拍摄到的全部过程,久久没有动静。双手交握在身前——这是他思考的常用姿势之一,他盯着屏幕上被放大的画面,和萌萌在他手机上输入的那几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