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17)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起床检查过手机,并没有多出什么新的软件或是使用记录,唯一的不同便是浏览器的记录被清空了。白天的时候他曾经开过一个搜索引擎的页面,但之后有别的事打断了他,因此没能搜索什么。
  记录里应该有那一个搜索引擎的主页才对,现在却是干干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所以应该是小家伙用过浏览器,为了防止自己发现所以清空了痕迹。
  毕竟如果没有事先注意或者是过于谨慎的话,基本不会发现这点痕迹被清理了。至于要看小家伙到底查了什么,昨天装上的高清摄像头应该能派上用场。
  本来今日工作室的事也告一段落,基本再过几天就可以去实地验收,所以原哲干脆吃完早餐就上了二楼,查看昨夜拍下的视频资料。
  摄像头是他昨天洗澡前安装在卧室衣柜顶上的,正好处于房间的一角,从上到下地俯拍,将整个卧室基本都纳入范围。
  至于拍摄距离和清晰度,原哲特地选了最高规格的那种。现在点开视频看刚布置上去时房间的各处,都非常清楚,果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将视频的进度条拖动到晚上22点40分后,他开始换成快进查看。因为当时没有看见具体时间,所以在他入睡后十分钟开始检查比较稳妥。
  视频显示在22点51分的时候,原本一片昏暗的房间,突然那扇木门被推开……原哲果断切成了原来的速度,并且倒了回去重看。
  虽然当时的房间和外头客厅基本都是黑暗状态,但在这款摄像头的拍摄镜头下,也稍微能看清大致的物体轮廓。
  原哲看见木门就是忽然从外面被推开,由于没有声音,仿佛像是什么恐怖的电影情节。不过他很敏锐地注意到了那只小小的身影,在被推开的木门把手处,轻巧地飞起进入房间,随即又熟练地将门关了回去。
  毫无疑问,就是萌萌。
  画面里的萌萌似乎十分机警聪慧,开关门的动作和它刻意停留在原地观察情况的样子都极为人性化。
  原哲就这么看着它飞到摆放手机的床头柜上,先是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再熟练地点开了手机屏幕,甚至轻松地划屏解锁了。它似乎非常有目的性,划过那些软件都没有试图点开,只找准了目标——浏览器。
  只见萌萌点开搜索栏,呼出了拼音键盘,极度熟练地拼写了一行字,打入了其中。
  那行字便是——变成鹦鹉怎么办?
  .
  舒蒙在工作间外头对着里面的原哲发了会儿呆,倒也回过神来了,旋即没再去想如果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份会如何的事。
  毕竟天无绝人之路,她连穿书这样离奇的事都经历了,就算在之后有什么妖怪跳出来说她其实是什么鹦鹉精转世,也许都不会让她太过于惊讶。
  倒不如说那样的话,她变回人身的事就完全迎刃而解了。反正妖怪最后都是要修成个人形,她也和那种志怪传说里一样,回山里修炼个几百上千年不就完事了?
  不过说到底这都是她安慰自己的一个脑洞罢了,毕竟她也没发现自己这个鹦鹉身体和普通的有什么不同。
  看里面的原哲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舒蒙干脆下了楼,去寻点事情做。路过阳台的时候,她似乎听见几声清脆的鸟鸣,便顺势拐了个弯,过去看看。
  每天清晨原哲都会将阳台这边的窗户打开,只留一层纱窗,以便换气通风。
  而那几声清脆又清晰的鸟叫声,便是从这层纱窗外面传来——是那只白头鹎!虽说鸟类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但舒蒙也不知道怎么就一眼认出了它。
  在舒蒙看见它的同时,外头窗沿上的白头鹎也发现了她,语气立马转变成兴奋:“鹦鹉鹦鹉!我来找你玩!”
  自从那天初次相见后,舒蒙都没再见到它,还以为它搬家了或者是将自己忘记了,没料到今天会再见到小白。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意识放松了心情,轻快地扑打着翅膀,落到了与其相对的纱窗内侧,重复了它说的字:“玩?”
  “对呀对呀!”小白一旦开口总是叽叽喳喳地,但意外并不让舒蒙觉得吵闹,“你一直闷在这个人类的大房子里不会无聊嘛?哦,‘无聊’是公园里的那只乌鸫告诉我的,说是不知道干什么的意思。”
  “乌、冬?”原谅舒蒙从前真的对鸟类一无所知,除了几个经常被摆出来提到的,基本都不认识。所以她连小白说的这种鸟的名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是呀是呀!乌鸫唱歌可好听了!至少比我好听!要不你出来,我们一起去找他玩呀?”小白兴致勃勃地提议。
  舒蒙倒是被小家伙说得有点心动。毕竟光是待在家里也够闷的,让她看一天电视也无聊,再说原哲在楼上,她就不敢在楼下过得太肆无忌惮。不过也正因为原哲在家留守,如果真有什么事,像是上次那样遇到野猫,她也能比较放心地冲回家?
  见舒蒙还在犹豫,小白只好发挥它的撒娇功力——“撒娇”这个词也是乌鸫教的:“去嘛去嘛!鹦鹉鹦鹉!咱们一起去乌鸫玩呀!听说他在这个城市里住了好久了,你问他什么他都知道!”
  就是这句话让舒蒙眼前一亮,她没办法向人类提问的话,是不是可以换个思路,去和鸟类沟通呢?毕竟她现在不仅身体变成了鸟,也可以轻松和鸟类交流。这点优势不应该被她浪费和遗忘。
  “咱们一起去乌鸫玩!”她果断复读了小白的话,不过对方显然对于她能同意这件事更开心,一时间欢乐地跳跃了几下。
  小白兴奋完,对着纱窗里的舒蒙道:“那你快出来!”
  舒蒙看了眼这个纱窗的边缘,其实以人的姿态开窗的话是毫不费力的,轮到她这个鹦鹉身体的话,就有点小麻烦,不过还不至于让她感到困扰。
  勉强拉开了一条纱窗缝隙,舒蒙快速闪身出去。她想了想还是把纱窗关上了,毕竟万一跑了什么虫子进去她可受不住。
  一旁的小白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看她料理完这扇窗,便急切地飞了起来,叽叽喳喳道:“走吧走吧!我们去找乌鸫玩!”
  .
  算是第二次不被原哲带着出门,舒蒙跟在小白后边扑打着翅膀,眼睛忍不住左顾右盼。前头领路的小白显然毫不知情,不过好在它飞得也不快,让舒蒙这个不熟悉长距离飞行的能勉强跟上。
  飞起来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原哲带着她不行要快一点,没几分钟就出了小区的范围。因为小白没开口,舒蒙也没法问它什么,于是干脆乖乖跟在其身后,反正她也不信她一个“大活人”能被鸟卖了。
  两只鸟很快就穿过了小区边的街道,望见了那一头的茂盛树林。舒蒙发现这里就是昨天原哲带她来过的公园,不过因为当时天色渐暗,再加上玩闹的孩子和跳舞的阿姨把她的吸引力夺走了,她也没怎么去注意这里的自然环境。
  这座公园面积不是非常大,但好在绿化植被做的很好。最外围有高耸的玉兰树和一排茂盛的香樟树,再往里面也有许多舒蒙叫不出名字的常见乔木和灌木。最中间的场地则是石砖铺成的广场,有一座昨日就见过的喷泉雕塑。
  旁边的林荫里还有许多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小草点缀着,可能对于生活在城市中的鸟类来说,的确是个好住所。
  小白带着舒蒙飞了一会儿也似乎有点小累,看见目的地近在眼前,不由得兴奋道:“鹦鹉鹦鹉,我们到啦,就在那边的一棵香樟树上!”说着,小白就朝下飞去,舒蒙赶紧换了角度跟上。
  跟着小白放缓了飞行的速度和高度,舒蒙听着小白叽叽喳喳地叫了两声,林间突然多出了另一个声音。那是极为清脆动听的鸟鸣,似乎在对小白的声音有所回应。
  “就是那棵!”小白听见声音开心地说,朝着那棵生长茂密的香樟树枝丫上着陆。舒蒙也紧随其后,落在了它旁边。
  “小白,你带什么过来了?”就是那个舒蒙刚才听过的悦耳的声音,自香樟树枝干的另一端传了过来。
  舒蒙转身一看,是一只通体漆黑的鸟儿,甚至脚爪也是黑色,唯有嘴巴是橙黄色。这就是小白所说的“乌冬”?也不知道是哪个字。
  不过为什么它也唤白头鹎是小白,原来这个名称不只是舒蒙自己乱起,连别的鸟也这么叫啊?
  “乌鸫乌鸫!这是鹦鹉呀,我之前新交的朋友,我上次和你说过的!”小白非常欢快地和它引荐舒蒙。
  那只乌鸫闻言重新打量了一下舒蒙,又用它好听的声音道:“看出来了,这是人类家养的。怎么被你拐来的?”
  “‘拐’是什么意思呀?”小白显然没听懂,“我看它有一点无聊,所以才找她过来和你玩。这样我们三个都是朋友啦!”
  “叫你小白还真是没叫错,”乌鸫显然的确如小白先前说的那样,知道很多的样子,“它是家养鸟,和我们这种野生的不同。它没办法在野外生存,会死的。而且你把它带出来,饲养它的人类找不到它,会很麻烦。”
  小白闻言一惊:“会死吗?鹦鹉你会死吗?!”
  舒蒙算是看明白了,这两只鸟,一个真的是鸟如其名,傻白甜本鸟了;另一个也确实熟悉人类社会,甚至可以说非常懂了。
  这也正好,毕竟她就是为了从中得到线索才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恶魔DW 5瓶;
作者可能是个笨蛋,放在存稿箱忘记设定时间了!还以为发出去了!

  ☆、第 20 章

  
  没等舒蒙回答小白,乌鸫便无语地打断了它:“我是说长期生存的话,它会死。不是说现在,你趁早带它回去,最好别被人类发现,就万事大吉!”
  “我、不、现在、回去。”舒蒙听出它话里的赶客意思,猜测可能野生的鸟类并不都会像小白一样对家养的宠物鸟亲近,但此刻来都来了,不和对方谈一下,她不甘心。可惜对方的话里她只能勉强拼凑出这几个词来复读,希望它能听懂。
  听舒蒙初次开口,乌鸫倒是愣了愣,把褐色的眼珠看向了她:“那你留在这里做什么?真和小白说的一样,一起玩?不过说实话,我这会儿也没什么可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