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14)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舒蒙睁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还有一些路过的行人注意到她的,也纷纷侧目看她。她自己也大概能理解——颜值气质俱佳的大帅哥肩膀上停着一只鹦鹉走过,大约路人都会忍不住看一眼。
  只不过被看得多了,她还是下意识往原哲的脖子那儿缩了缩。
  “怎么了?”似乎是感觉到她的异动,原哲停下了脚步,伸手将她从肩膀下抱了下来。
  舒蒙却此刻才发现他们两个已经走到了一处宽阔的公园附近,景色宜人,植被丰富。
  见小家伙被公园吸引了,原哲也没在意:“附近这个公园,景色也不错,带你逛逛?”
  “带你逛逛?”舒蒙偷偷皮了一下。
  未想到原哲倒是微笑着应了:“那萌萌带我逛吧。”
  带什么呀,她都没来过!坑爹的原哲……舒蒙被他噎了一下,内心吐槽了两句,干脆不理他。
  没想到没走几步,一座小喷泉便出现了眼前,还有一群叽叽喳喳的小朋友在那儿打闹,倒是十分热闹。
  原哲和舒蒙都不太喜欢这种情景,见状便想转向而走,没想到迎面走来一个妙龄女子看着原哲惊喜出声:“学长?!”
  这不是小说女主秦丝雨么?
  舒蒙光听声音就认出了她,此刻抬起眼睛瞧她,发现她穿着别致的连衣裙,手上也托着一只鹦鹉。
  咦?
  .
  秦丝雨此刻倒是十分开心,自从上次和学长分开后,她便也想着去买一只鹦鹉养养看。这样她就能借此,和学长多一些讨论的话题。
  所以她很快托朋友入手了一只小鹦鹉,因为听说刚出生就开始养比较容易养熟,她买的便是那种出壳不久的。
  但那副秃毛的丑样子着实让她心惊肉跳,所幸养了几天她的鹦鹉正式长出了完整的羽毛,让她一颗心跌回了原处。
  她买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原哲学长的是什么品种,就干脆让朋友给她推荐了,只要好养活,可爱一点,乖巧一点的就行。
  于是她的朋友给她推荐了现在这只,品种名叫“和尚”。前额和胸部是浅灰色,上体则是蓝绿色,听说是入门级的好养。
  不过有一点很不好的就是,这只和尚鹦鹉实在是太会排泄了,少则十分钟,多则二十分钟,必会有一次,秦丝雨都快被弄崩溃了。
  发给原哲学长的相关问题,对方也只是发了鹦鹉饲养资料的链接给她,问得细了,他就说他也不知道。
  秦丝雨别提多气闷了。
  可是谁让她就是还对学长抱有幻想呢,毕竟他可是她学生时代就开始的梦,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是那副美好的白月光模样,让人无法忘却。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现在似乎也没有女朋友,那便是说明她还有机会呀!
  所以这鹦鹉她只能咬着牙继续养,毕竟是她现在所知道的,唯一关于学长的爱好了。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因为家里被这东西搞得太臭了,所以才特地通风顺便出门溜达换换空气的她,居然能在这公园里遇见学长!
  这是不是说明,学长的家也在附近呢?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正在整改,所以部分app只能点到最后一页评论,真的不太方便。
辛苦留言的小天使们了,爱你们!

  ☆、第 16 章

  秦丝雨热情又惊喜打完招呼,就快步走到原哲面前:“学长也是吃完饭出来散步的么?”
  原哲看见是她,也没露出什么表情,淡淡地“嗯”了一声。
  舒蒙倒是好奇地打量着女主,随着到这边这个世界的时间越长,关于原小说情节的记忆就越发变得淡薄。
  而且她现在作为一只鹦鹉,也没有能力把那些记得的东西写下来或者录下来,只能全凭脑子,所以细节记不清也正常。
  最近又因为满脑子都是怎么把原哲的手机悄悄拿来用一下,压根没想起来剧情还在继续走呢。这会儿在公园撞见秦丝雨,她才回忆起来小说中这一部分的故事。
  原小说里,秦丝雨也是因为见到原哲养了宠物鹦鹉,并且待其比待她更为亲近,所以才想着要曲线救国,也养一只鹦鹉来拉近彼此关系。按照小说里女主必定能在各种地方遇见自己想遇见的人的设定,她就在家里附近的公园遇见了原哲。
  然后她就借着自己也养鹦鹉之名,向着心里的白月光请教相关的饲养问题。只不过原哲好像也没有教她什么,并且在那之后,似乎许皓然也会登场。
  具体情节舒蒙实在记不太清,不过似乎发生了什么,但总之最后秦丝雨就放弃了继续养鹦鹉这件事。
  .
  舒蒙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档口,那边的秦丝雨并没有被原哲这样疏远的态度给打倒,干脆把话题扯到宠物上:“学长你看,我也去养了一只鹦鹉。”
  说着,她兴致勃勃地将手上的绿色鹦鹉抬高了些。
  这只鹦鹉体型比舒蒙要小一些,从外貌上看,很明显是和尚鹦鹉。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应该才出生没多久,因此羽毛也不够丰满。其中一只脚脖上,和舒蒙一样锁着一条细链子,看起来秦丝雨也学着原哲去买了点专门用具。
  原哲听见她的话,目光也落到了她手上托着的那只鹦鹉身上。他沉默地打量了几秒,似乎想说什么,就见那只和尚鹦鹉在秦丝雨的手上翘了翘尾巴,忽然拉了一坨排泄物。
  “啊!”秦丝雨感觉到手上有黏腻的东西才把目光转过去,就发现了自己的鹦鹉干的好事,忍不住低声叫起来。
  舒蒙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那只和尚鹦鹉因为被她气急的时候手腕一抖,差点落到地上,所幸及时飞了起来,安全停在了地上。
  不过那只绿色的鹦鹉做完坏事,倒是一脸无辜的表情,显然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再看秦丝雨,这会儿气急败坏地单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拼命擦拭着。
  其实普通的鹦鹉饲养起来,频繁的排泄真的算是一件麻烦事。除非它学会了上厕所的相关指令,才会好一些。
  但秦丝雨本就是为了原哲才买的鹦鹉,既没有饲养经验,也没有多少用心,更多的是为了以此为跳板,自然没有多少耐心。
  鹦鹉学不会排泄自律,她就更烦躁;越是烦躁,就越没法静心教导。所以有这样的一幕,倒也不奇怪。
  秦丝雨心中气结,她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在心上人面前被弄得这样狼狈。这只和尚鹦鹉在家随地乱拉就罢了,现在出门了也在她身上胡来,她真的快受不住了。
  好不容易擦干净了,她还是觉得恶心得紧,又从包里扯了一张湿纸巾,反复擦了几遍,扔进垃圾箱才算完事。
  原哲沉默地看着一切未置一词,只是将舒蒙托在手中,抚了抚背部的羽毛。
  舒蒙被这位饲主大人这些天来的动作已经弄得基本麻木了,也权当自己就是只鸟,乖乖在他掌心呆着。
  秦丝雨皱着眉瞥了眼地上的鹦鹉,想了想还是把它抱了起来。
  “学长,”秦丝雨弄完了一切,下意识站得离原哲远了些,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身上现在也是鹦鹉鸟屎的味道了,“你的鹦鹉也会这样吗?”
  原哲目光简短地落在她身上:“不会。萌萌会自己上厕所。”
  “学长用什么方法训练的?”秦丝雨本想抬手捋一捋额边的发丝,这会儿想起手上那种触感,顿时又放了回去,“我的这只教了几次也教不会。”
  “她自己会的。”原哲实话实话。
  到家第一天就会自己上卫生间,使用马桶,还不许人看——他压根没能教它什么。
  秦丝雨却觉得他是只是不乐意和自己多交流,否则也不会找这样的借口。哪有不训练天生就会自己上厕所的宠物?
  一时之间她不禁有些难过,想起不论是过去的学生岁月还是现如今,原哲学长似乎从来都对她没有多少兴趣,总是那么疏离。但下一刻她就努力安慰自己,像学长这样优秀的人,如果不抓紧现在他单身的机会,以后就更没有可能了。
  “原学长,我……”秦丝雨正想说些什么,身后却传来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丝雨?”
  .
  在上一次的公司年会上秦丝雨知道了小说男主许皓然是GU公司的董事之一,起初对他产生了不好的误会。后来虽然在许皓然的解释下,勉强算是澄清了,但在公司里总是刻意避开他。
  这让许皓然好不郁闷。尤其是当他在公司听说秦丝雨和同事聊起自己也去买了一只鹦鹉来养,这种气闷就更甚了。
  这分明是因为原哲养了一只鹦鹉,所以秦丝雨才会去养。
  但他在秦丝雨面前向来强势不起来,可能就是因为他最初欺负她的时候,被秦丝雨那种眼神刺痛了,所以才不希望对方再度对他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几年前他还不成熟的时候就和秦丝雨表过白,但对方的回答是拒绝。不过他也没有就此放弃,一直默默陪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
  许皓然也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打动秦丝雨的心,但是他没想到她心目中的那个白月光男神原哲还能出现在他们的世界,一瞬间就把秦丝雨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正当他苦恼地开着车路过的时候,他眼尖地发现了向公园走去的秦丝雨,顿时又把这些负面情绪抛在脑后,选了个停车位就追了过去。
  可谁知等他瞧见秦丝雨的背影并呼唤她时,他下一秒就看见了站在她面前一米开外的原哲。
  “皓然?你怎么在这?”秦丝雨的思路被打断,诧异地看向来人。
  “我,开车路过看见你了。”许皓然怕她误会自己跟着她,于是解释道。
  秦丝雨一瞬间也没想那么多,听了这个答案点了点头:“我吃完晚餐出来散散步。”
  “原哲学长呢,也是凑巧散步么?”许皓然把视线移到了原哲的身上。后者除了他出现时看了他一眼,全程都在逗自己的鹦鹉。
  原哲捏了捏舒蒙的脖子,将她放回了肩膀:“路过而已。”
  舒蒙听他的语气,总感觉以后他就不会来这个地方了,毕竟他好像很不喜欢和他们相处的样子。不过在家里和她相处的时候,明明挺正常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秦丝雨自然也听出了许皓然话里的意味,不满地扁了扁嘴:“你找我有什么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