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11)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想吃吗?”琼玉阿姨看着小家伙目不转睛地盯着糕点看,忍不住逗起它来。
  舒蒙想了想,老实回答:“想吃。”
  没想到琼玉阿姨却慌得往后退了一步:“咦?!听得懂?”结果她本来就是老胳膊老腿,这激动之下地一扭,腰上的筋就仿佛被抽了一下,疼得她“哎呦”了一声。
  她的声音不小,客厅那头的爷爷并不耳背,自然和原哲一起听到了,于是赶了过来:“怎么了?”
  舒蒙无辜地看了眼扭了腰的琼玉阿姨,又无辜地看了眼进厨房的原哲,她只是表达一下想吃美食,弄成这样也很无奈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深海鱼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porou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 12 章

  “没、没事,”琼玉姨一边用左手撑着腰,一边用右手摆了摆,“我就是被吓了一跳,不小心扭到腰了。”
  “扭得严重么?”爷爷上前了两步,查看她的伤势。
  “不要紧,我过去坐会儿就好了。”玉姨揉着自己的腰,道。
  “吓到了?”爷爷的目光从她身上转到了舒蒙上,“被萌萌?”
  琼玉姨苦笑着说:“我问它想不想吃糕,它居然真的回答我‘想吃’。这也太聪明了点,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被吓到了。”
  爷爷闻言,哈哈笑了起来:“萌萌的确很聪明,听个一遍就能学舌成功。倒是比鹩哥还能言善道。”
  这个舒蒙倒是知道,能学人说话的几种鸟类里,学舌能力最强的是鹩哥和八哥,鹦鹉只能排在他们后面。
  不过所幸她平时也不怎么开口,而且身上还有个莫名的“复读”限制,所以遇到的人里还没有什么怀疑她可能不是一只普通鹦鹉。但此番看来,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她还是应该低调一些,不然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有问题。
  “萌萌,过来。”原哲听了他们的对话,便站在厨房门口朝舒蒙招手。
  舒蒙乖乖飞了过去,落在他的手中。
  “想吃玉姨做的糕?”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也瞧见了那盘色香俱全的糕点,原哲便按着玉姨的话问道。
  舒蒙没想到原哲是要问这个,歪了歪浅黄色的小脑袋,头顶的细呆毛也随之弯到一边:“想吃。”对于这个饲主,她还是准备实话实说的。
  “对,它刚才就是这么说了一句。”玉姨听见舒蒙又说了一遍,于是补充道。
  “想吃就……呃,鹦鹉能吃糕么?”爷爷刚想说想吃就吃,说了一半倒也不确定起来。
  对此原哲因为之前看过一点资料,倒能回答:“可以是可以,但不好消化。”因为鸟类本就没有牙齿用来咀嚼,糕类大多黏腻,便是人吃也算是不易消化的类型。
  舒蒙闻言便知道自己大约是吃不到了,不由得垂下脑袋暗自叹气。
  旁边的爷爷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由笑呵呵地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抚了抚舒蒙:“不如就给萌萌尝一点点,你看它失落的样子。”
  玉姨这会儿也缓过来了些,大着胆子靠近舒蒙,盯着她打量了一会儿,道:“真是,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没见过这样聪明的宠物,感觉就和上学了的小孩子似的。”
  见她仔细观察着自己,舒蒙赶紧拿出呆萌模式来,也用圆圆的黑眼珠盯着她。
  “这么看还是怪可爱的。我稍微切个一小块,让它尝尝吧。”玉姨看了一会儿,成功被舒蒙的外表迷惑过去,下决定道。
  于是舒蒙意外获得了被切得比骰子稍微大一点的小方糕,虽然她没几口就把它吃下去了,不过还是被残留在舌尖上的清甜味道给治愈了。
  真是久违的美食……天天吃谷子坚果的舒蒙在心中默默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原哲、爷爷和玉姨一同在沙发上坐下了,一边品茗,一边品尝糕点,好不惬意。舒蒙注意到他们没有再继续聊之前的工作话题,不知道是那会儿已经说完了,还是另有打算。但她也对那些一窍不通,干脆没去在意。
  “说起来,”爷爷把手里的糕点吃完,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角,“你没帮萌萌剪羽么?”他之前就注意到原哲带着萌萌过来时,它的脚踝上带着一根链子,那是防止宠物鸟飞走的装置。
  但如果剪羽后,宠物鸟基本无法高飞,也就不怎么需要这一道具。而且爷爷刚才也近距离观察了小家伙,的确羽翼是未经修剪过的。
  原哲抿了口茶,看着舒蒙道:“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等以后养熟了,链子也不用带。”
  “那你不怕它飞走?”爷爷奇道。
  “事实上它飞走过一次了,不过又被野猫追着回来了。”原哲伸手揉了下在茶几上蹦跶的舒蒙的脑袋,道。
  什么飞走,我那是出去探查周围地形!——舒蒙默默吐槽。
  “它这个小身板,野猫两口下去估计就进肚子了。”爷爷哈哈笑起来,顿了顿看向她,“萌萌,以后还走么?”
  舒蒙见三双眼睛都直勾勾看了过来,干脆装傻复读了一遍:“以后还走么?”
  “噗,刚说它聪明,这会儿又听不明白了。”玉姨这会儿对舒蒙发言也不表示惊讶了,听见她只知道重复,忍不住低低地笑了。
  忽略掉必要时的装傻充楞,呆这儿听他们三个人闲聊些家长里短,对于舒蒙来说也算是新奇的体验。
  玉姨会说最近的青菜又涨价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爷爷会说之前看新闻说又要调整退休工资,越拿越多了;原哲大部分时间在听两位老人絮叨,偶尔会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
  舒蒙过去的人生里似乎都没有体验过几次这样的生活。自从父母离婚,她就没有享受过这样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而之后他们各自再婚,她又成为了难以融入其中的一个边缘分子。
  很多时候,她只有一个人。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生活。孤独是她的伙伴,独处是她的常态。
  而现如今作为一只宠物鸟,意外地能有机会感受,真是世事无常……舒蒙这样想着,突然转头看了眼原哲。
  说起来,穿越过来这些日子,除了爷爷,似乎也没有见过或者听过关于他父母的事?小说里就更没有描述过了,毕竟剧情还是为真正的男女主那边服务的。配角的许多设定都不会详细描绘出来。
  .
  从爷爷家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道路两旁的路灯也纷纷点亮,照耀着周围的景物。
  原哲和舒蒙都是留下吃的饭。爷爷那儿还有买入舒蒙时卖家给的一点饲料,她便是吃的那些。
  听爷爷的意思,在她穿书进来前两天,她这具身体已经被卖家卖给了爷爷。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小鹦鹉还是真的鹦鹉,爷爷也养了它两天。
  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原哲来取的那一天,舒蒙的意识就穿越而来,进入了这只玄凤鹦鹉的身体中。至于原来的鹦鹉的意识,就不知去向了。
  舒蒙当时就看过她穿越来的日期,是4月8日。虽然完全没有头绪,但她总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因此一直暗记在心。
  她一路上思考得入神,连原哲家到了都没发现。
  “萌萌?”原哲停车熄火,开了车门站到车边,回头看小家伙还愣愣地坐在副驾驶上,不由得唤了一声。
  舒蒙这才回过神,下意识看向他。
  今晚的夜空中早已挂上了一轮明月,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原哲的脸上,衬得他比平日里多了一份柔和。那如葱的指尖似乎也泛着光,向着舒蒙的方向轻展着,就像是邀请共舞的姿势。
  舒蒙下意识张了张口,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法主动说话,于是一切意识回笼。她沉默地飞了起来,落在他的掌心。
  原哲显然没有在昏暗的环境里察觉到什么,带着她锁好车,回到了家中。
  直到被安放在笼子里,舒蒙才复杂地看向原哲走向卫生间的背影——他一般在这个时候会先行洗浴完毕,余下的时间再完成一些工作或者是简单的娱乐。
  她觉得自己有点不大对劲。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孤单太久了,看个饲主都觉得眉清目秀?虽说对方本来就长得很好看,但对于舒蒙来说,人和鸟的体型差异就能让她忽略那点颜值上产生的欣赏。
  但是随着和原哲每天的相处,以及今天作为“家庭一员”的经历,都让舒蒙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她总是有些不自觉地想,如果她现在是人类的身份,那么她同原哲这般相处的情景又是如何的?
  和一个英俊非凡又才华横溢的同龄男子朝夕相处?作为他的朋友一起到爷爷家登门拜访?只怕她很快就会同原小说的女主一般沦陷。
  可世上哪有如果。
  她只是一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鹦鹉罢了。
  在鹦鹉的有生之年里,能不能恢复成人身还不知道呢,又有什么资格去谈什么感情?更别提在对方眼中她自始至终都只会是一只宠物鸟罢了。
  舒蒙沉默地坐在鸟笼里的玩具秋千上荡了一会儿,将心底的某些感触按了回去。
  她也不能在继续混吃等死了,小型鹦鹉能存活的时间少则几年,最多也不过十数年。如果没办法找到恢复人身的办法,她也许就要作为一只鹦鹉默默地逝去。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舒蒙曾经还是一个人类。
  既然外出寻找线索这条路暂时不通,舒蒙决定先从这个家的内部渠道着手。
  先前她早就偷偷观察过,家里能连上网络的设备只有位于二楼的原哲工作室里电脑,和他的手机。
  但前者平时白天原哲不在的时候,一直是房间上锁,无法进入;后者则是一直在原哲贴身携带,不可能随意乱丢。
  那么她就必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来完成一次试验性的行动,比如——现在。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中秋节快乐!

  ☆、第 1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