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白月光的复读姬 作者:时叶之苹

穿越 时叶之苹 2019-11-04 收藏

一觉睡醒,舒蒙穿书了。
穿书就算了,居然穿成狗血言情小说里女主心中的白月光原哲……的爷爷送他的鹦鹉?!
穿成鸟已经够惨了,没想到更惨的是她自此成为只会复读的存在。
爷爷:“我就把萌萌送给你了。来萌萌,和我孙子打个招呼。”
舒蒙:“(等会,你们是谁?)孙子,打个招呼?”
原哲、爷爷:???
舒蒙:“(嘴巴不受控制!)孙子打个招呼!”
原哲:……
舒蒙:……
------------------------------
原哲:舒蒙,你是不是一定要复读?
舒蒙:一定要复读
原哲:那好。(和善的微笑,等待一个复读)我喜欢你。
舒蒙:我…………
原哲:^_^ 
(前期是可爱的萌萌鹦鹉,后期会变回人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蒙,原哲 ┃ 配角:秦丝雨,许皓然 ┃ 其它:
==================

  ☆、第1章

  
  天灰蒙蒙的,阴云笼罩在整座城市上空,仿佛随时会降下雨幕。
  骤降的气温带走了风里的暖意,舒蒙就这样被吹得打了个寒颤,意识从睡梦中脱离。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意外不是她所熟知的场景,甚至眼前的一切都无比陌生。
  又长又细的木条围成了圆形的牢笼,看起来十分眼熟,就像是花鸟市场上最常见的鸟笼。
  而不一样的是,现在这个笼子是放大了许多倍的,至少在舒蒙眼中,就像是一间小屋一样大。
  她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了一点,试探性地靠近面前的栏杆,瞪着黑色的眼睛从两根木杆之间看出去。
  眼前的一切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巨人之国的森林,远处的下方有着许多巨大的灌木和花卉欣欣向荣地生长着。而舒蒙也在此刻发现,自己所在的牢笼似乎是处在“高空”中的。
  她下意识抬起头,发现牢笼的穹顶上有一个弯曲的大钩子,正挂在头顶上方的一条大树枝桠上。从舒蒙的角度望上去,这棵参天高树的规模几乎遮云蔽日,就连天空也被它的叶片挡得只剩下一点空隙。
  没等她继续观察情况,身后的远处似乎有很重的脚步声传来。她敏锐地回头,才发现刚才她所看见的所谓“森林”不过只是眼前那一侧的风景。而她背后的那一面,居然有一座高耸庞大的建筑物,白色的墙面上还开着一扇金属门。
  从那扇敞开的巨大金属门里逐渐走近的,是一个头发花白、颇有书卷气的老头。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年轻人。
  虽然两人的外观和衣着就像是普通的现代人,但他们的体型在舒蒙的眼里是真的很大……舒蒙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用眼睛紧张地盯着对方,观察其接下来的举动。
  老大爷没在意她的目光,靠近时抬头看了眼阴雨将至的天空后,伸出皱纹满布的右手拎起牢笼上头的木钩。
  一瞬间产生的剧烈颠簸让舒蒙有些慌乱,她没平衡好身体的重心,下意识撑开双手想扶住旁边的栏杆,却看见了一只白色的翅膀……吓得她猛地向后跌坐过去,背部撞到了身后的牢笼栏杆上,勉强稳住了身体。
  不是,等会儿……这翅膀是什么鬼?!
  她这才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双目所能及的地方都布满了白色的细绒毛,两只手伸回胸前来只能看一对白色的羽翼,再往下则是两只纤细的粉色爪子,每只爪子各有四根脚趾。而往屁股后头看,则可以清晰地看见修长的尾羽。
  我、我……我变成了一只鸟???
  舒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大爷没注意到她的懵比状态,提着手里的笼子拎到了胸口的高度,向着面前的那位年轻人说道:“小哲啊,爷爷今天就把它送给你了。你一个人生活不能总闷着,让它叽叽喳喳地陪陪你也好。我给取它的名字叫萌萌,是不是怪可爱的?”
  被称为“小哲”的年轻人闻言点了点头,目光也从老人的脸上转移到了笼子里的舒蒙身上。
  “来萌萌,和我孙子打个招呼。”老人笑得和蔼,朝笼子里的舒蒙说道。
  舒蒙突然听见自己的小名,一时晃神,顺口就问:“(等会,你们是谁?)孙子,打个招呼?”
  此言一出,两人一鸟全愣住了。
  舒蒙自己也懵了,她明明要说的是‘等会,你们是谁’啊!
  舒蒙下意识想和这两位阐述一下这个问题,她要说的不是这个:“(嘴巴不受控制!)孙子打个招呼!”
  舒蒙:……
  老大爷、年轻人:……
  救命!她根本没想占人的便宜!为什么她话到嘴边就全变了,而且说出来的话怎么就像是在复读老大爷说的最后几个字啊!
  当舒蒙陷入怀疑鸟生的情绪时,老大爷笑呵呵地打破了平静:“萌萌学得真快,看起来是只很聪明的鹦鹉。小哲,你以后有空教教它,估计就能陪你聊天了。”
  “好。”显然被所谓的鸟占便宜的事儿,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遵从着老人家的意愿,接过了那只小笼子。
  “回去以后你给它换个大一点的笼子。我这个是养之前的小麻雀的时候用的,太小了,放里头是方便你带回去。”老大爷松了手,又开始给他将一些注意事项。
  “卖鸟的和我说它刚一岁。至于吃什么,你们年轻人用那个手机,百度还是千度的,查一查就知道了。”
  年轻人顺从地点点头。
  阴暗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雷声,想来这雨很快便要落下来了。
  “天气预报说有等会儿暴雨。小哲你是今天就住爷爷这儿,还是赶在下雨前回去?”老爷子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际,问道。
  “明天还有事,住市里方便一些,”他微微摇了摇头,唇角弯起,“我就不打扰爷爷了。”
  .
  舒蒙回过神来的时候,关着她的笼子已经被他一路提着出了老爷子的家,放到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
  对方原先似乎还想把她塞后备箱,但想起里头可能有点闷,就作罢了。
  舒蒙无力地坐在笼子里,打量着这车中的环境。既没有坐垫,也没有任何装饰,简直朴素得像个新车。
  而因为她体型缩小的缘故,整个车内空间就相对放大了许多,从她的角度别说看车窗外,就是看天都困难。
  她看着一本正经坐在驾驶位上的青年,系安全带、发动、踩油门一气呵成,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也是,她都不是大活人了,就这么成了一只小鹦鹉,就连存在感都基本没了。
  车没开动几分钟,外头的大雨就倾盆一般浇了下来,豆大的雨点携着风落在行驶的车窗上,带出节律的声响。
  与车外的喧闹形成对比的,就是车内的沉闷。
  又是一个红灯,车身骤停。舒蒙张了半天口,试图发出一点声音,可惜都没能成功。
  好嘛,先是变成复读机,现在直接变成哑巴了?
  她到底是倒了什么八辈子的血霉,才会莫名其妙穿越,还是穿越成这样的鹦鹉啊!
  青年放在车内中央扶手上的手机此时突然音乐震了震,倒是把舒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她凑到牢笼的栏杆边上,探头探脑地看了眼发亮的屏幕,似乎是一条短信。发信人那行字太小了她没看清,只看见下边的内容,开头是:“尊敬的原哲先生,您在本店订购的鹦鹉鸟笼正在为您上门配送……”
  原来他叫原哲。
  舒蒙下意识在心里想着,还挺特别的名字,不过好像在哪里听过?
  原哲自然也注意到了手机的动静,趁着红灯侧过头拿起瞥了一眼,径直放了回去。又看了眼笼子里十分安静的鹦鹉,心下有些诧异。
  听说鹦鹉都喜欢吵闹,方才在爷爷家还听见它学舌,这会儿却又一声不吭,大概是换了环境不适应吧。
  ……
  舒蒙这会儿还在陷入思索,想着这个名字到底是哪里见过呢?
  没想到下一秒,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剧烈的惯性作用让整个笼子都往前飞了去,撞到副驾驶前面的仪表台上,又顺势滚到了座椅下面。舒蒙感觉自己像被卷进了洗衣机,噼里啪啦一阵翻滚撞击,差点没吐出来。
  原哲虽然绑着安全带,但也跟着惯性往前倾了倾,才狠狠地撞回椅背上。他扫了眼滚到地上的鸟笼,快速地把它拎回了副驾驶座椅上,就解开了安全带直接冲出了车门。
  舒蒙头晕脑胀地歪在笼子里,耳朵却灵敏地捕捉了外头由于车门没锁而传进来的声音。
  纷乱的雨声和原哲的声音混在一起:“你没事吧?”
  “我膝盖破了……”一个柔柔的女声回答道。
  咦,难道是出车祸了?
  舒蒙动了动被撞懵的脑筋,回忆了一下刚才几秒里的整个经过,好像确实像是交通事故的样子。
  “我送你去医院,”原哲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很冷静,可能也因为对方伤的不是非常严重,“上车吧。”
  女声弱弱地“嗯”了一声,舒蒙就听见原哲绕到了车的右边,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你坐这儿吧。”
  由于椅背挡住,舒蒙什么也看不见,就感觉到有人带着收起的伞坐了进来,而原哲也绕回了驾驶座,重新发动了车子。
  他的身上因为闯入雨中而不可避免的被淋湿了大半的衬衫和头发,但他表情严肃,似乎并不在意这点。
  “最近的医院应该是第二人民医院,我直接送你去那儿。”他朝后看了一眼,说道。
  “谢谢你。”后头的女声连忙道谢,“其实都怪我自己没看信号灯就跑出来了,也没撞到什么。”
  原哲对此不置可否:“汽车和行人,汽车总是强势方,无过错也有10%的责任。”
  “嗯……”女声被他这么直白的话说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惊叫起来,“你、你是原哲学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