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男主白月光她和反派HE了 作者:华三千

穿越 华三千 2019-11-03 收藏

穿成男主白月光这事儿其实不打紧,池南音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自毁人设。
但被反派要进国师府这事儿,就非常要命了。
按原剧情,她三天之内必惨死于国师晏沉渊这狗贼之手!
惜命怕死的池南音忍着内心一万句粗鄙之语,卖乖讨巧:“国师大人好棒棒!”
晏沉渊眸光冷冷地瞧着她,不说话。
池南音不放弃努力苟,继续讨好:“国师大人超厉害!”
晏沉渊眼色凉凉地睨着她,不说话。
池南音见他油盐不进,自暴自弃愤声怒骂:“这姓阉的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晏沉渊眉眼噙笑地望着她:“这回对了。”
池南音:“……”
害!您好这口儿啊,您早说啊!
池南音:“国师大人你坏坏~”
晏沉渊:“……”

食用指南:
①纯架空,勿考据。
②1V1甜宠,内心暴躁表面柔婉的戏精女主X消极厌世日天日地的腹黑男主
③女主这辈子能苟命基本靠躺得明明白白
④男主假残废,后期他会站起来的!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女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南音,晏沉渊 ┃ 配角:池惜歌,顾鹤溪 ┃ 其它:

  ☆、第 1 章

  大乾国,国都沧京城软红香土,靡丽繁华。
  七月盛夏的清晨,镇国公府后花园的绕湖小径上,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池南音身着短打,紧束长发,正迈动双腿轻盈地晨跑。
  半月前,社畜池南音病于996卒于ICU,被一个穿书系统挑中,成为宿主。
  在一本叫《嫡女策天下》的大权谋文小说里,女主池惜歌身为大乾国镇国公府嫡长女,美艳无双,聪慧多智,标准女强文女主人设。
  走完宅斗线后,女主与男主顾凌羽相亲相爱,为扳倒大反派国师晏沉渊而不懈努力,却因为一个同样叫“池南音”的女配心生隔阂,虐恋情深。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走古早风的狗血苏爽虐恋小说。
  但这书的问题是,它太监了。
  据说作者在微博上留下“作者已死,有事烧纸”八个字后,就死遁了。
  卡在男女主正因为白月光事件而误会得死去活来的地方太监,这个作者真的要遭雷劈的。
  于是读者怨念积累,形成了这个任务。
  社畜池南音因为正好同名同姓又死翘翘,成为穿书系统挑中的幸运儿。
  鉴于这书长达足足两百万字还没完本,池南音在拜读大作时,长期缺乏锻炼加之久病疲累的身心有些支撑不住,看到一半,昏昏入睡。
  等她再醒过来时,已经过了任务资料阅读时间,只能快速地扫了一眼后面的剧情,就被扔进了这书里。
  穿进书里后,池南音下定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地活着,健康地活着,再不能像上辈子那样体弱多病,天天受罪,于是每日晨练。
  约摸两柱香后,池南音跑得有些气喘,放慢了步子。
  “阿雾。”池南音唤道。
  一只小仓鼠爬出来,小爪子抓在她肩上攀着,全身白毛,软萌可爱天然呆。
  晨光一照,周身就泛起一圈支楞得像是炸开的金色绒毛,看上去软乎乎的,特别好撸。
  阿雾开口“吱吱吱”:“我说了我是一个高贵的系统AI,我不要叫嗷呜!”
  “好的,阿雾。”池南音淡定开口,“我来这里是不是快半个月了?”
  小仓鼠阿雾扒拉在池南音肩头,跟着她的跑步动作,小东西的声音也一颤一颤地,“是的~小音音~请问你准备什么开始进行主线任务?”
  “我能拒绝么?”池南音一边跑一边问。
  “不能,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了,如果你执意拒绝,请你原地暴毙。”
  池南音停步,在旁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擦了擦腮下的汗水,脸上满是嫌弃:“可是白月光这种人设你不觉得很坑爹么?”
  “小音音,那凡事都是有代价的嘛,对不对?你捡了一条命总得要有所付出的嘛,对不对?你不能光吃白饭不干活儿的嘛,对不对……”
  “行行行,你停下。”池南音rua了一把肉乎乎软绵绵的小仓鼠,手感真好!
  “你轻点儿!”阿雾让她撸变型了。
  “你把那主线任务再说一遍。”池南音将小仓鼠托在掌心里看着它说话。
  小玩意儿长得贼可爱,这样看着它,比较不容易被那不靠谱的任务气到上火。
  “帮助男女主解开心中隔阂,并辅佐男主扳倒反派夺得天下,使帝后临世,你的任务就完成了,时限两年。”
  “这听上去真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呢。”池南音礼貌微笑脸。
  “我也觉得挺简单的。”
  “……”
  池南音不想说话。
  阿雾作为负责这个任务的AI,对池南音这位不求上进的宿主感到十分头疼,吐槽道:“你知道你看资料睡觉这个行为,跟高考的时候只做了两道选择题就睡过去了,而且一直睡到考试结束才醒来,高度相似么?”
  “那也不能怪我呀,我生病的时候哪哪哪儿都疼,整夜整夜地睡不着,你们把我弄过去的时候,我脑子里还一片昏昏沉沉的,我能不好好睡一觉吗?”
  池南音起身,托着阿雾放在肩上。
  “所以你现在就天天跑步?”阿雾吱吱吱。
  “对呀,身体健康很重要的!”
  “任务也很重要的!”
  “不提任务我们还是好朋友。”
  “谁跟你好朋友,我可是——吱!你松开我,我是一个高贵的AI,你这么做是虐待AI,吱——”
  小仓鼠的脸被池南音rua得又变了型,发出吱哇乱叫。
  生命在于运动,晨跑完的池南音感觉浑身舒爽,拎起阿雾放在肩头,哼着小曲儿慢步走回自己的绣阁。
  原主的身份还算不错,设定里她的母族这几年颇得此朝君主的重用,重兵在握戍守边关。
  蒙母族福荫,她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大乾国镇国公府里倒也能安然度日,不用掺和府上惨烈的闺杀宅斗。
  于是她的绣阁也很是精致,还有一方庭院,庭院里种着一株高大的蓝楹树,树高五丈有余,满树花开,深蓝青紫,蔚为壮观。
  落英遍地,池南音拈了两朵蓝花转在指尖,听到侍侯她的婢女叽叽喳喳地叫唤开来。
  这两个婢女在原书里连名字都没有。
  毕竟原主池南音是一个根本没有正面出现在书里,只存在于男主回忆杀中的角色。
  现在这两婢女的名字,都是系统——也就是按着原书设定——自动补全的。
  一个叫碧婵,长脸清秀。一个叫青檀,圆脸喜气。
  两个丫头忙扶了池南音进屋歇下,絮絮叨叨地就说开了:“姑娘,你又一大早上一个人出去,若是伤着了哪里可怎么好?”
  “对呀对呀,婢子冲了白茶,姑娘赶紧喝了消消暑吧。”
  “喝了白茶就去沐浴,瞧姑娘你这一身的汗。婢子放了好些花瓣在水中正泡着呢,姑娘等会儿过去刚好香喷喷的。”
  两人都是十四五的年纪,正是活泼多话的时候,吵吵闹闹的倒也热闹。
  池南音作为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根正苗红社会主义接班人,很难习惯这套侍侯人的把式,只笑着拉了她们两个坐下,别再围着自己打转了。
  晃得人头晕。
  喝了口消暑散热的白茶,池南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两个丫头说着话,手里还撸着阿雾。
  这小日子,美呀!
  碧婵和青檀知道,这毛绒绒的小仓鼠是她们姑娘前些日子新得的宠物。
  她们本是不大喜欢这跟老鼠似的小东西的,但念着她们姑娘平日里也没什么别的爱好,难得有个喜欢的事物,她们也就跟着喜欢了。
  青檀特意找了一把松仁出来,小心地摸了一下阿雾的脑袋:“吃吧吃吧,小可爱。”
  阿雾:“吱吱吱——”我堂堂一个高贵的AI……算了,松仁真好吃。
  池南音听得抿唇发笑。
  清檀托着腮,痴痴地瞧着池南音:“我们姑娘真好看,穿着这身短打都这么好看呢,比起京中其他闺秀不知貌美到哪里去了。”
  碧婵也笑:“那是当然了,茶楼里那些嘴巧的说书先生都常讲呢,说咱们镇国公府四姑娘,可是天上的仙子落了凡。”
  碧婵半跪下来给池南音捏着小腿,又说,“说来今日还是乞巧节呢,姑娘,咱们也上街去吧?让那些傲得不知天高地厚的闺秀们瞧瞧,谁才是这沧京城中的第一美人!”
  乞巧节?!
  喝着白茶的池南音眼色一顿,哦嚯?
  这不是男主顾凌羽和原主池南音一眼万年一见钟情一发入魂的日子么?
  他们两遥遥地那么一对眼,就对上了!
  书里说,顾凌羽后来常来府上,借着与镇国公长子池绍如说话的由头,来偷偷地看望池南音。
  顾凌羽对池南音是越看越钟情,书里也没对池南音到底如何说个详细,反正就是夸得个天上有地下无的,堆砌了一大筐溢美之词,活脱脱的纯元皇后人设。
  结果,纯元白月光池南音,惨死反派国师晏沉渊之手。
  顾凌羽由此跟全书最大的反派BOSS晏沉渊展开了不死不休的斗争,也跟原书的女主池惜歌结下了肝肠绞断的误会。
  一般小说里都这么写的,冲冠一怒为红颜,伏尸千里为红颜,血流如海还是为红颜。
  红颜真的好惨,这么多锅哪里背得完?
  池南音想想都后怕,暗自想着,这乞巧节不能去,坚决不能去!
  绝对不要跟顾凌羽看对眼,白月光人设必须掐死!


  ☆、第 2 章

  池南音拉着碧婵起身,放下茶盏,冲两个丫头浅笑道:“沐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