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土系憨女(下) 作者:木木木子头

穿越 木木木子头 2019-11-02 收藏

144、第 144 章

    沐尧将神识探到峰顶,见正在峰顶与竹叶和松针酣战的女子露在外的部位已无完肤, 其面上还插着三根松针, 顿时他的脸色就更冷了。

    正小心咀嚼着血娘子的沐畅在感觉到周围的冷凝时,不禁直接吞咽下嘴里的东西, 瞄了又瞄立于一丈外的男子:“叔……叔祖, 您要不先坐下等会儿,”他估摸着峰顶那位也快支撑不住了。

    “血娘子不能吃多,”沐尧瞥了他一眼,后继续紧盯无风崖顶,看着依旧不减气势挥动龙战戟的丫头,虽心疼, 但更多的是欣赏。

    沐畅原准备再来几颗血娘子, 给自己好好补补,但叔祖已经说话了, 他也只能将剩下的收起,起身拍拍屁股:“既然您在,那我就先回破云峰了。”

    沐尧闻言看向他:“你是在等尘微,还是在等着上峰顶?”

    “当然是在等叔祖母, ”他今天已经不用再上峰顶了,沐畅抬眼向上仰视这千丈高峰:“叔祖, 不是我身骄肉贵,从峰顶被掀下来跌撞在山石树木上是真的疼,”况且那时候人基本已近灵力枯竭,只能肉扛, 反正每次他都闭上眼睛当自己是个死人。

    “你是在等着接住尘微?”沐尧已经开始反省,所以这一年他一直都在犯错,尘微与他生气是因为他没眼色?

    沐畅听着这话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叔祖,我对您是无上崇敬,对叔祖母更是……,”那如何表达来着,急得抓耳挠腮,“更是……更是没有一点非分之想,您知道的,我只对她姐姐韩穆童有心思。”

    “我在这等着纯粹是出于道义和孝道,毕竟那苦头自己吃过,侄孙总不能揣着明白,看着叔祖母从峰顶摔落下来?我是皮粗肉糙,但叔祖母不是,她是您和我家大眼睛的心头肉。”

    沐尧不吭声,沐畅就更急于证明:“我我有灵力,知道男女之别,叔祖母摔下来,我肯定也不会用手去接,这……”

    “你可以闭嘴了,”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沐尧是已经找到症结了:“尘微看不上你。”

    什么?沐畅掏了掏耳朵,他叔祖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她眼睛也没大眼睛的美,性子还没大眼睛温婉,”关键是人,他可不想娶一个女善德。

    “我心悦便可,无需你喜欢,”沐尧不再理会沐畅。

    沐畅看着他叔祖席地盘腿就坐,总觉得自己错漏了什么,挠了挠头,又仰首望了望峰顶,猜测道:“叔祖,近来叔祖母还进四季阵吗?”

    善德老祖布下的四季阵是真厉害,一年前,他有进去过一次,勉强撑了半个时辰就被扔了出来,那威力可不比无风崖顶逊色。一年过去了,现在他在无风崖顶可撑一个时辰,估计入四季阵也能待上这么久。

    “每日都进,”沐尧闭目开始调息。

    “噢……,”沐畅明白了:“每日都进,那就意味着每天叔祖母都会砸地一次,您可真行?”就他这样的,峰顶那位竟然没休了他,可当真是好脾气,她图他啥呀?

    沐尧理都不理沐畅,他现在自省。沐畅也不敢太放肆,毕竟目前他身份未明,还不是叔祖的姐夫,不能随意替韩穆薇出头,否则惹恼了叔祖,他这冒出去的头可能就缩不回来了。

    无风崖顶,韩穆薇知道自己丹田的灵力快见底了,竖劈之后,便迅速侧身,搏尽全力当空一戟,立时就撕出了一道等人身高的口子,她立马闪身上前,离开无风崖顶。

    在她飞掠而下的瞬间,盘坐于山腰处的沐尧忽地睁开双目,消失在原地,乘风迎上。

    韩穆薇瞥见那袭红衣,立时收回灵力,顿时就像一只破了的纸鸢一般失了平衡跌落半空,沐尧见状,不由得弯起嘴角,瞬移而至接住她。

    闻到熟悉的青竹味,韩穆薇的一颗心才算是踏实了,拱在沐尧的怀中,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她终于把一石头给焐热了,虽然还没焐化,但某位男子有觉悟就好。

    沐尧抱着韩穆薇落在山腰处,后伸手轻轻地去拔她面上的松针:“怎么突然想到上无风崖顶了?”他查探过四季阵无损。

    “想来就来了,”韩穆薇闭着眼睛任他清理身上的松针,她现在就像一只刺猬,不止脸上,就连手上都插满了长短不一的松针:“迟早我要炼就一身钢筋铁骨,”到时她往无风崖顶上一站,就只能听到钪钪钪的声音,想想那个画面,自己都乐了。

    “还笑,”沐尧帮她清理完面上的松针,又抓起她的一只胳膊,看着血淋淋的“毛爪子”,心不由得一抽:“尘微,疼吗?”

    “已经习惯了,”韩穆薇睁开一双含水杏目,凝视着他颤动的眼睫,心软成了一滩水:“这无风崖顶跟我师父为我布的四季阵很像,区别是四季阵会不停地变换,只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能在一天之内跨过两季,”不过她相信终有一天,她可以一天走完四季,到时……

    “别到时了,”有一段时日没出声的小天菩突然开口:“在结成元婴之前,你就别想着一天跨过四季了。四季阵是上古大杀阵,即便是被善德改过,但换汤不换药,它依旧是四季阵。”

    韩穆薇翻了个白眼:“人总该有点不切实际的梦想,不然还怎么做梦?”

    小天菩凝眉继续陈述事实:“你连觉都不睡了,还会做梦?”那应该是遇上幻境了,“我还是告诉你一个你即将要面对的现实吧,姬如玉现正往逍遥峰赶来。”

    “什么?”韩穆薇一把抽回自己的爪子:“姬如玉来苍渊界了?”她看向沐尧,立时又把手伸了出去,“我现在已经是大师兄的人了,姬……”

    “薇薇儿,你还能不能矜持点?”小天菩冲了出来,双手叉腰看向这对你侬我侬的红衣男、女:“你们只是定了姻盟,还没成亲。”

    韩穆薇依在沐尧身边,血/手一挥:“这都不重要,关键是我随了大师兄,就不用叫姬如玉小叔了,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小天菩脑袋一耷拉,她怎么就没听过还有这条亘古不变的大道:“姬如玉已经结丹了,不过看他周身的灵力,应该是刚结丹不久。”

    “正常,”韩穆薇给自己施了个清洁术:“他来了,那姬靖元姑老祖应该也到了。”

    沐尧给她拔掉最后一根松针,便拿出一只青玉盒:“天衍宗跟霄瑱界的归一宗应该已经达成了合作,这次乌来秘境乃是上古魂宗的遗址,归一宗自是不愿错过。”

    韩穆薇明白其中的道道:“我把逆毓秘境的藏宝图给了师叔,师叔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不是修炼成精?

    不过天衍宗能和归一宗合作,想必靖元姑老祖是费了不少口舌。天衍宗这边是无话说,最主要的还是霄瑱界那里。

    苍渊界是个小千世界,至多能承受合体境修士,一旦突破合体境就不得不飞升上界,到了上界大乘境的修为根本就不够看,有宗族可依还好过点,若是成了散修,那便只能从头再来。

    但霄瑱界就不一样了,那是个中千世界,修士突破渡劫入了人仙才飞升上界,到了上界单凭实力也会行得顺溜些微。

    天衍宗交上归一宗,其他利弊先不论,就单说宗内老祖在霄瑱界飞升之事,便已是受益无穷,毕竟实力到哪里都是硬道理。

    姬如玉根据天衍宗事务处发放的地图,御剑飞去逍遥峰,只是还未到,他的飞剑就被挡下了:“这里布有法阵,”又掏出地图看了看,比了比,此地离逍遥峰还有好一段距离,这护峰防御阵布得也忒霸道了。

    控剑着地,便收起飞剑,拿出他大侄女的传音玉符,刚动作,就发现有人靠近,姬如玉扭头看向来人,顿时扬起了傻笑:“大侄女,叔正要去寻你呢。”

    此次靖元老祖回宗已经把事全撂了,原来小姑祖不是小姑祖,是大侄女,当时得知这个消息他就立马跑去了归元峰,探望他爹了,有头有脸的归一宗宗主叫了一个小辈姑姑那么久,想必心中肯定不舒坦。

    韩穆薇就知道会是这般:“你是同靖元姑老祖一同来天衍宗的?”

    “对,”姬如玉笑嘻嘻地朝着一旁的沐尧拱手行礼:“如玉拜见凤鸣老祖,”谁能想到这两人竟是同宗?这苍渊界还真不简单。

    “起来吧,”沐尧浅笑问道:“这次归一宗来了多少人?”

    姬如玉老实回答:“来了一百金丹,”归一宗已经跟天衍宗合作,他爹说为了靖元老祖的幸福,他们归一宗退让一点是有必要的,不过他瞧着他爹怎么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能活着出乌来秘境的顺便再去趟云边。”

    早料到了,韩穆薇上下打量着姬如玉:“隐雷狼还活着吗?”之前靖元姑老祖回霄瑱界时,钟老祖宗拿出了一大块凤血石让他带回归一宗,她就清楚了。

    提到隐雷狼,姬如玉面上没了笑,哭丧着脸:“是我对不起小玉,它已经沉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TAG标签: 励志人生穿书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