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全京城都盼着她被休 作者:黑子哲

穿越 黑子哲 2019-10-27 收藏

上一世的苏皖,未婚失贞,狼狈至极,最终含恨而死,重生归来后,她抱着儿子去了景王府。
  
景王楚晏,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却偏偏冷淡禁欲,被誉为京城最寡情之人,多少贵女削尖了脑袋想成为他的侍妾,他眼皮都不带掀一下。

谁料,他却突然要成亲了,娶的还是那个声名狼藉的女子!整个京城都炸开了锅,茶余饭后,每个人都等着看好戏——单凭一个孩子就想拴住景王?
当真是痴心妄想!
  
然而一年又过一年,景王依然被栓得牢牢的,吃醋狂魔始终在线,连她多看儿子一眼都不行!苏皖不仅没被休,还宠冠京城!

俊美妖孽男主vs貌美黑心女主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复仇虐渣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皖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景王楚晏,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却偏偏冷淡禁欲,被誉为京城最寡情之人。谁料,他却突然要成亲了,娶的还是那个声名狼藉的女子!整个京城都等着她被休,却没人知道,她是他的朱砂痣,白月光,是在心尖上肖想了无数遍的人。
     本文文笔细腻,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又不失温馨,男主放荡不羁,却唯独对女主另眼相看,互动甜到了心坎里,让人欲罢不能。

1、景王归来

    清和十四年,正是酷暑时分,烈日炙烤着大地,外面的知了正不知疲倦地叫着,苏皖却要死了。

    她也不过十九岁,宝宝才刚到启蒙的年龄,她们母子二人,竟要身赴黄泉,她抱着怀中的稚儿,又吻了一下他精致的小脸,压下喉中的血腥味,轻声安抚道:“宝宝别怕。”

    说完,她便咳了起来,随着她的咳嗽,黑色的血液顺着她的唇角流了下来,纵然未婚先孕,她仍旧肤如凝脂,一张脸说不出的i丽,哪怕咳出了血,仍旧没有一丝病容,反而因那抹异色,添了分说不出的风情。

    安王妃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冷笑道:“堂堂定国公嫡女,却未婚先孕,苏皖,你藏得可真够深的,勾引了安王不算,竟还成功生下景王的孩子?是不是还想凭借着他,攀龙附凤?呵,你这种女人,还是尽快死了吧!活着只会祸害男人!”

    苏皖神色不变,只眼中露出一抹嘲讽。

    勾引?

    她出身于定国公府,是长房唯一的嫡女,从小便被教导礼义廉耻,又岂会做出这种事?

    纵使定国公府倒台后,外祖母却怜她孤苦,将她接到了宁远侯府,几个舅母一个比一个难对付,她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一言一行再妥帖不过,疯了才会去勾引人,何况她与表哥自幼便定了亲。

    苏皖打小便生得漂亮,十五岁的她,身姿窈窕,容颜娇媚,眉目间还染着一缕清愁,见了她的无不叹一句我见犹怜。谁料这张让无数贵女羡慕的脸蛋,却为她招来了祸端。

    人不幸时,喝凉水都能塞牙缝,安王自打目睹了她的真颜,便惦记上了她,她的大舅母为了讨好安王,竟在她茶杯里下了药,将她献了出去。

    她中的是合欢散,比任何媚药都要烈,必须同男子欢好方可解毒,纵然没让安王得逞,她因解毒,却同样失了清白。

    一夕之间,她便由神坛跌落,成了声名狼藉之人。

    世人对女子就是如此刻薄,未婚失贞却苟活于世,便是最大的罪恶,没人同情她被当成玩物送人的遭遇,也没人觉得她的失贞非她所愿,谈起她,眼中不无鄙夷,就仿佛不唾弃她几下,自己的名声也会跟着坏掉一般。

    安王妃恨她至此,无非是见不得安王惦记她罢了。

    苏皖眼皮都没抬,都要死了,也懒得与她浪费口舌。

    她怀里的男孩,闻言,却猛地抬起了头,小家伙一身宝蓝色的小衣袍,一双乌黑的眼眸含满了愤怒,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挣脱苏皖的怀抱,朝安王妃撞了去。

    他速度又快又猛,两个丫鬟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安王妃同样没躲开,被他狠狠撞倒在地。

    小家伙睫毛上明明还沾着泪,一双眼睛却泛着猩红,活似个狼崽子。他快狠准地伸出小手,一爪子挠破了她的脸,因用尽力气,圆润的指甲盖里都带了肉。

    安王妃又惊又骇,捂着脸,疼得尖叫了起来,再也没了刚刚的飞扬跋扈。

    她将苏皖关在南院,又给他们灌了毒,此次过来不过是想再嘲讽她一番,是以身边只跟了两个心腹丫鬟。

    丫鬟听到她的尖叫,吓得魂都要散了,下意识朝安王妃看了过去,见她脸上四道血痕,骇得腿都有些软,反应过来后,连忙伸手去捉苏宝。

    苏宝人小,轻而易举就被两个丫鬟架住了胳膊,他张嘴咬了丫鬟一口,趁她吃痛放松力道时,上前一步,一脚踢在了安王妃胸口上。

    他年龄虽小,却用足了力气,安王妃又是个从未吃过苦头的,被他踢中后,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她一边尖叫着喊护卫,一边大声骂道:“给我现在就宰了这贱种!我要让他五马分尸!不得好死!”

    苏皖也没料到苏宝会突然爆发。

    她眼皮狠狠一跳,之前是清楚逃不掉,怕安王妃折磨苏宝,才歇了旁的心思,见苏宝为了给她出气,竟然连抓带咬的,她眼眶猛地一酸。

    安王妃气量狭小,一向睚眦必报,清楚她断不会放过苏宝,苏皖拔下头上的簪子,便朝安王妃扑了过去。

    五马分尸?

    不,她断不能容忍她如此对待她的宝儿!

    苏皖一簪子便扎在了她的咽喉处,她力道大,血液喷出来时,丫鬟惊呆了,顿时也不管苏宝了,连忙去抓她。

    护卫冲上来前,苏皖又补了一簪子,她被丫鬟踹倒时,安王妃已经因为伤得过重,吓晕了过去。

    护卫冲进来后,便将她和苏宝捆了起来,丫鬟们已经命人将安王妃抬了出去,一边捂着她的伤口,一边催人喊太医,已经没时间管他们了。

    苏皖用手捂住唇,又一阵阵咳了起来,黑色的血液顺着白皙的指缝淌下来,落在了她白色的衣裙上,恍若开了一朵妖艳的花。

    望着她痛苦的模样,苏宝一张精致的脸上满是泪痕,哪还有之前凶巴巴的模样。

    苏皖眼中含笑,想抬手摸摸他的脑袋,让他不要怕,却动弹不得,两人昨日就中了毒,离毒发身亡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见苏宝也开始咳血时,苏皖一双眼睛方恨得通红。

    她被捆成粽子绑在一个椅子上,饶是动弹不得,她仍旧奋力朝苏宝的方向挣了过去,一下两下三下,总算有了成效。

    她连板凳一并摔在了地上。

    苏宝哭成了泪人,不仅眼睛红通通的,白嫩的小脸上也挂满了泪痕,平日里苏皖总嫌他性子倔,不肯服软,见他总算有了孩子模样,却这般心疼。

    好在两人离得不算远,摔倒后,她的脑袋竟然真碰到了苏宝的裤腿,她亲了一下他,又说了一声宝宝别怕。

    苏宝拼命摇头,他不怕。

    母子两人都生得一副好相貌,早在瞧到苏宝那张肖似景王的小脸时,护卫便已经呆住了,此刻更是于心不忍般,皆移开了视线,也没有硬是将苏皖移开。

    阳光透过窗棂洒了进来,母子二人却逐渐断了气。

    苏皖本以为自己会彻底魂飞魄散,谁料却变成了一只阿飘,她在苏宝的身边逗留了许久,也没见她的小宝贝同样飘出来。

    苏皖想亲亲小家伙的小脸,却穿过了他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两个丫鬟的脚步声。

    两人是奉命而来,此刻安王妃已经醒了。

    苏皖虽然狠狠刺了安王妃两下,在太医的轮番抢救下,她总算保住了一条命,她醒来后,就得到了两人已经毒发身亡的消息。

    安王妃恨极了他们,哪怕两人已经死了,她也难消心头之恨,不仅命人鞭尸,还吩咐道一会儿让人将苏皖的尸身丢到秦楼楚馆去,喜欢奸尸的不是没有。

    饶是清楚她心胸狭隘,苏皖也没料到她竟然如此狠毒。

    丫鬟们已经拿出了鞭子,由其中一个护卫动的手,自己被抽打时,她没什么感觉,见侍卫拿着鞭子朝苏宝走去时,苏皖却恨得双眼通红,她想冲上去阻止,却一次次穿过众人的身体。

    就在她恨得想将这几人剥皮削骨时,垂花门处,却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鞭尸?谁敢动一下试试?”

    男人逆光走来。他一身战袍,整个人犹如神o,然而他唇边却泛着一抹妖异的笑。

    来者正是景王,他生得极其俊美,一双桃花眼,不笑时也好似含着笑,平日里他就极难伺候,此刻一双眼睛犹如淬了冰。

    小院子里的人,都有些懵,连忙跪了下来。

    苏皖也有些懵,他不是刚打了胜仗吗?大军班师回朝少说也得十日,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景王是想念京城的美食了,加上母妃快过生辰了,才快马加鞭提前归了京,谁料刚入京,就有探子派人递了信过来。

    安王妃御下不严,受伤后,更是恼怒地破口大骂,这才走漏了消息。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