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八十年代之娇花[穿书] 作者:暮见春深

穿越 暮见春深 2019-10-03 收藏

宋月明是十里八乡最娇气的姑娘,嫁了人也不下地干活。
但谁也不知道宋月明是穿成了八十年代军嫂文里跳河而死的同名女配,救她的人是邻村命最硬的汉子卫云开,也是女主未来的金手指哥哥。
新婚那晚,宋月明含泪说:“你要是不喜欢我,过几年咱俩就离婚。”
卫云开紧紧盯着她如水的双眸,铿锵有力道:“我会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
他没有食言,与她携手努力奔小康,什么男主女主反派统统靠边站!

一句话文案:穿越到八十年代,暗恋兵哥哥的坏女配也有春天。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月明&卫云开 ┃ 配角:宋柏恒、杨敏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宋月明是个娇气懒姑娘,是原文里的坏女配,男主卫云开是吃商品粮的农机站技术员,前途光明,二人结为夫妻,外人眼里月明是高攀,而在云开眼里月明是他的救赎,夫妻从此携手寻觅专属的幸福小日子,开照相馆、办工厂,做父母养孩子,从青涩到成熟,一路相互扶持,挣脱命运枷锁,白首不离。
     本文语言朴实,行文流畅,文章风格温馨轻松,主要讲述男女主在八十年代携手努力奔小康的拼搏史,男女主感情动人,萌宝可爱,值得一读。

1、001

    第1章

    盛夏晌午时分,蝉鸣阵阵刺耳的令人烦躁,偶有清风徐来吹走片刻炎热,郁郁葱葱的青山脚下有一条小河,河水表面平稳,实则内里湍急,河道又窄又深,今年雨水充足,河沟里从未断过水,里头藏着不少大鱼小虾,不过等闲人抓不到罢了。

    不太清澈的水中有一个人影翻过,一个猛子扎进去,游了三四十米才从水里探出头来,手里还抓着一条半尺来长的鲫鱼,露出水面的右臂肌理分明,麦色肌肤闪着水光。

    很快,男人的头颅从水底钻出来,短短的圆寸清爽利落,浓眉大眼鼻梁挺直,迎着阳光睁开眼,漆黑的眼眸看清楚鲫鱼大小才泛起点点笑意。

    “唔……救……命!”

    隐约的女声从前方传来,卫云开抬头看向前方,水里有个人影起起伏伏,似乎是个落水的人,他手里抓着的鲫鱼在不断挣扎,微微蹙眉后扬手将鲫鱼远远地扔到岸上,一个猛子扎下去朝前方游过去。

    宋月明是个会水的,但此时头晕脑胀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而且肚子里喝了不少水,整个人又有往下沉的趋势,不,她不能死!

    “救命——”她奋力浮出水面大喊一声救命。

    河水又朝口中涌来,宋月明特别不舒服,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漫漫河水还有河岸两边的青葱树木,不会死在这里吧?

    关键这是哪儿?!

    宋月明脑子里越来越乱,身体还在不停地挣扎,尤其在感知到有什么东西缠住脚后挣扎的更加厉害,是水草还是水鬼?

    直到,一只手来到腰间,箍着她往岸边走,宋月明立刻停止挣扎,但被人箍着的肚子很不舒服。

    还未到岸边,宋月明就半昏了过去,湿淋淋的长发缠在身上脸上,白皙的面庞上有残留的慌乱,卫云开将人放到地上,狠狠喘了几口气,才低头看他救上来的女人,只看一眼就挪开目光,

    河水将衣服全部浸湿,裹在女人身上,曼妙身姿一览无余。

    女人躺在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看起来情况不太妙,卫云开也不耽搁,单膝跪在地上,捏住她的鼻子准备人工呼吸,他记得小时候去游泳有人溺水就是被这么救回来的,先将检查她口中有无异物,然后捏住她鼻子开始吸气呼气——

    很快,宋月明就能自主呼吸,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看到有人俯视自己,无力的抬起手臂。

    卫云开立刻放开她,离开两步远等待查看她的状况。

    宋月明睁开眼看着刺眼的太阳、瓦蓝的天空以及目之所及陌生的山村,汹涌的记忆朝她而来,她穿越了!

    严重的不适从腹部传来,宋月明侧首不停地呕吐,脑内疼痛一抽一抽的,让她想躺下昏睡过去,她现在是谁?

    卫云开抹了一把脸,不是河水,而是冒出来的汗水,看这女人躺在地上无声无息又不像有事的样子,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女人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卫云开停住脚,蹙眉看她,宋月明勉强睁开眼,虚弱的要求:“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卫云开的眉头皱的更紧,声音低沉磁性:“你家在哪儿?”

    宋月明正要回答,一股呕吐感升上来,连忙翻身吐出来,无力的用手背擦擦嘴角沾上的呕吐物,胃里终于舒服很多。

    “等会儿。”她得捋捋。

    “我先去拿个东西。”卫云开大步向南走,去找他刚才扔在岸边的鲫鱼,宋月明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眼,难受的躺下来——离呕吐物远一些。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日光灼热晒人,热风吹得岸边杨树叶沙沙作响,宋月明狠狠咬一口舌尖,直到尝到血腥味才确定,她不是做梦!是真的穿越了!

    似乎,这会儿的情况不大妙,宋月明不能在岸边多呆,听到脚步声,扭头往旁边看看,男人抓着一条犹带黄土、半死不活的鲫鱼大步走了过来,他赤脚走在地上,小腿肌肉发达,上半身肌肉线条也很漂亮,属于去游泳池都会引来无数目光的那种身材。

    都什么时候了,还花痴?!

    宋月明撑着手下黄土地坐起身,抬头看向站在离她三步远地方的男人:“能等我衣服晾干再走不?”

    卫云开眉间闪过一抹不耐,但还是点了点头,将鲫鱼放到地上随它扑腾,俯身拔了四五根狗尾巴草绕成一股绳,从鱼鳃处穿起来打个结提在手中,再走两步到河边,将鲫鱼放到水里且养活一段时间。

    宋月明趁这段时间迅速整理了自己的记忆和处境,她穿越成了一本军嫂文里的女配,为了达成嫁给男主兵哥哥的目的,和觊觎女主的亲二哥演了一场跳河戏,兄妹俩可以趁势将各自喜欢的人瓜分到兜里,殊不知有人在宋月明跳河后来捡漏,趁她落水昏迷强行成就好事,让宋月明不得不委身于他。

    此时,宋月明不知道捡漏那人埋伏在何处,如果忽然冒出来她肯定没什么力气挣扎,但眼前这男人能把她从河里救上来应该靠得住,有他在,暂且是安全的。

    盛夏的热风威力不凡,宋月明勉强站起身背对卫云开尽快让衣服变干,这一身的确良的面料这时候可是紧俏货,宋月明垂着眼眸不动声色,度过漫长的时间,衣服半干不再贴在身上,她转身清清嗓子,脑袋也跟着痛。

    卫云开了然,提起鲫鱼朝她走来,示意她往岸上走,他们现在在河床上,要走个两三米才能上岸,宋月明身体不适,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所踪,脚底不小心踩到枯树枝连忙吃痛挪开。

    上了岸,宋月明交代刚才的问题:“我家在小宋庄。”

    小宋庄离这小河有三四里地,如今正是玉米抽穗的时候,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歇晌的时间田野里没什么人,宋月明不敢掉以轻心,万一玉米地里钻出个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知道怎么回去?”

    宋月明察觉对方的不耐,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可怜巴巴的说:“地里没人,我害怕,你送我到村口就中。 ”

    她一双大大的杏眼,眸子漆黑,湿发仍旧贴在脸颊边,看起来狼狈又可怜,卫云开移开目光,沉默着点点头。

    要回家,先过桥,他们还没走过去,桥后忽然冒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戴着一顶破旧草帽,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的笑容不怀好意。

    她上下打量了宋月明,一拍大腿惊叹道:“月明,你这是咋了?这是谁?恁俩这是干啥?哎哟!这大晌午地里一个人都没有,恁俩这是做啥亏心事去了?”

    中年妇女的声音尖锐又聒噪,说着还上前拉了拉宋月明的衣襟,摸着半干的的确良布料啧啧出声。

    宋月明绷着脸打开她的手就要向前走,谁知中年妇女不依不饶,拽住她的手腕说:“不是大莲婶说你,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和人家来着荒郊野地能干啥好事?想婆家了就直说,大莲婶给你介绍好家子!”

    大莲婶?都宋月明脑子里闪过浓浓的厌恶,原主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大莲婶平常最爱说三道四,她有个女儿和宋月明同岁,但不如宋月明长的好看,相中的人家都想要宋月明做媳妇不要她闺女,这大莲婶记恨着呢!

    “我回家,大莲婶你不要拦我!”宋月明到底抹不开面子。

    卫云开顿了顿,脚步不停地径直向前走去,宋月明一慌,生怕这大莲婶跟人同谋,再冒出来个男人来,掐开大莲婶的手跟着向前。

    “啧啧,这到底是谁呀,月明你慌啥呀,想婆家又不是丢人的事,要大莲婶给你做媒不?我上你家给你爸妈说去!”

    这刘大莲也不是个软茬子,嘴上说着脚下虎虎生风竟然直接跟上来了,一股非要去宋月明家里告状的架势!

    宋月明心如擂鼓,脑袋愈发痛了,走了不到一里地就到小路和宽敞大路的交叉口,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桥,是回家的必经之路,桥边树荫下坐着四个老头老太正摇着蒲扇乘凉,是村里熟悉的面孔。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