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年代文里随娘改嫁养娃 作者:拾玖景观

穿越 拾玖景观 2019-09-22 收藏

1949年,申城快解放了,沈二爷收拾细软,准备逃往海外。
临走前,大夫人打发了几个姨太太,七小姐和她娘都被留下了,下场可想而知。
七小姐是穿书的,知道娘思虑过重早早挂了,她也因为出生不好,恋人跟她闹分手,只能怀着身孕嫁个农民混日子,挨打受气,抑郁而终。

她想,改变命运从改嫁开始,赶紧给娘找个对象吧?

书中女主抢了她的恋人,那个白眼狼就不要了,把女主的干爹抢过来。
他能弄到红烧肉吃……

还有学校里那个调皮捣蛋的家伙,对她有点意思......

甜文,欢腾,励志,HE ~(日更)

①1V1,和现实无关,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晓月 ┃ 配角:钟铁头,江采莲,夏春望,.沈奕宣等众多 ┃ 其它:爽文
==============

☆、 001

    沈晓月爬到大榕树上,刚打了个盹。

    “轰隆隆!”

    一声惊雷,把她震得七荤八素。

    这晴天白日的,怎么会打雷?她初来乍到,不晓得撞见了雷劫,需顶着锅盖回避。未等她反应过来,第二声惊雷打响了,她被震到树下,晕了过去。

    孙道长躲在岩洞下面,见那青衣修士从树上栽落下来,连连叹息。

    “尘缘未了,又遇到雷劫,灵根再好也留不住了……”

    想着,便大手一挥,把青衣修士栽种的那棵小苗苗连根拔起,弹向了她。

    “来一趟不容易,就当作附赠的礼物吧!”

    一棵小苗苗托着一缕香魂,进入了轮回世界。

    沈晓月隐隐听到了钟声,就像前世的暮鼓晨钟,绵长而悠远。

    她带着遥远的记忆,飘向了尘世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沈晓月被冻醒了。

    她蜷在棉被里,瑟瑟发抖。这是哪儿?怎么这么冷啊?修仙之地不是四季如春,鸟语花香吗?

    她心知不对,赶紧摸了摸。

    “咦,小了一圈,变成了一个小不点?”

    沈晓月吃了一惊,心知是那场雷劫惹得祸。

    她不过是筑基时偷了个懒儿,就被震到了这里?还变成了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即便没照镜子,她也能想象得出自己的模样。

    一段记忆,涌了上来。

    她跟前世同名同姓,也叫沈晓月,是沈家七小姐,因为是庶出,很不受待见,娘却喊她娇娇,把她视若珍宝。她有一个弟弟叫豆豆,大名叫沈奕宁,在家里排行老六。她娘是家中的三太太,叫江采莲,她爹叫沈继昌,开着纱厂和印染厂,在申城小有名气,人称沈二爷、沈二老板。

    沈二爷是个多情种子,今年不过三十八岁就娶了一正三偏四房太太,生了六个儿子和七个女儿,可谓人丁兴旺。能进沈家门的,都是请了媒人下了聘礼摆过酒的,自诩为太太,那争风吃醋自然少不了,也惹出不少事儿。(注解1)

    沈晓月稍一回味,心里直抽抽。

    心说,真是亏大了,修仙不成反被踢,这就是对她的回报?

    前世,她是医科大学的学生,为了救人才挂的,还得了一枚金质奖章呢。因为这个,被孙道长引入了修仙界,成为一名修士。一连数日,她顶着烈日刨坑挖土,好不容易才播下了一枚种子,小苗苗刚冒出头,还未聚集起灵气,就被连根拔起了。

    沈晓月摸了摸身上,是既无仙丹也无仙草,就没沾点仙气?看来,还是呆在尘世间比较稳妥。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好好活下去吧?

    沈晓月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屋里很冷,光线也很暗,影影绰绰地看出这是一间阁楼,斜斜的屋顶,摆着写字台、衣柜,窗户上挂着碎花窗帘,透着微弱的光。

    这就是她住的格子间,窗户朝北,见不到阳光,还把着边儿,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这一阵子气温骤降,公馆里是又湿又冷,除了二爷和大夫人的屋里燃着壁炉,各个房间都是冷冰冰的,烧了炭盆也不管用。

    “咳咳……”

    沈晓月忍不住咳了两声。心说,千万不要弄成个小病号啊。

    这可是解放前,看病吃药可不容易,即便是沈公馆也得悠着点。那大夫人林淑娴看似面慈心软,手段却非同一般,把家管得严严实实的,立了不少规矩,像她这样的庶女一旦生病,就会被隔离,即便是亲娘来了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受着。

    想到这里,沈晓月心里咯噔一下。

    她还被关着禁闭呢,在屋里不准出去,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也不准吃零食。这屋子冷得像冰窖一般,再饿着肚子,不冻病才怪呢。

    沈晓月赶紧缩回了脑袋,蒙着被子,蜷着身子。

    她是犯了什么错,才受得罚?

    是那个大胖墩失脚跌进池子里,赖上了她?想想她还真是勇敢呢,小小年纪就敢跟五少爷打架?是为了护着弟弟吧?

    弟弟才三岁,因为是庶子,没少受欺负,这一回也跟着蹲了禁闭。好在,他跟在娘住在一起,倒是有个照应。

    沈晓月给自己点了个赞。

    她来了就是一大助力,以后那些人再想欺负他们三房,就等着瞧吧。

    沈晓月睡了一个回笼觉。

    醒来时,天已大亮。

    她穿好棉衣棉裤,从被窝里爬出来。她拉开窗帘,朝外瞅了瞅,天上飘起了小雪花,难怪那么冷。她蹲了马桶,就跑到门口,拉了拉门栓,果然锁着。钥匙应该在李妈那里,她是大夫人的心腹,从林家陪嫁过来的,可厉害了。

    “当当当……”

    楼下传来了座钟声,一共敲了八下。

    早上八点,该吃饭了?沈晓月的肚子“咕噜咕噜”直叫,她出不去,就在屋里翻腾起来。

    找了一圈,啥吃的都没有。

    要等到中午,才能吃个小馒头。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禁闭五日,这才过了两天,还有三天才能出去,再关下去岂不是饿死了?

    这是什么狗屁规矩,不是残害儿童吗?

    沈晓月不想坐以待毙,就动起了脑筋。

    一会儿崔阿婆要来倒马桶,就趁机溜出去好了。

    想到这里,沈晓月就行动起来。

    她把靠枕塞在被窝里,隆起了一个小包,就像睡觉的样子。又套上小大衣,戴上风雪帽,对着镜子照了照。

    齐眉短发,像个洋学生,皮肤白白的,眼睛黑亮亮的,放着光,鼻子小巧秀气,还微微上翘,嘴巴小小的,像个小樱桃。

    要说,这小模样长得还不错嘛,等她长大了,是个小美人吧?

    沈晓月臭美了一下,就蒙上了大口罩,又往脖子里系了一条羊毛围巾,两只小手也揣进了绒线手套里。

    刚准备好,门外就传来了“嘎吱嘎吱”的脚步声。

    沈晓月赶紧躲在门后,等门一开,就溜出去。

    “七小姐……”

    果然是崔阿婆来倒马桶了。

    崔阿婆开了锁,进了屋子,见被子隆起,以为七小姐在睡觉。她去屋角换了干净马桶,就拎着脏马桶出了屋子。

    “咔嚓一声”门又锁上了。

    这时候,沈晓月已经溜到了门外。她躲在拐角处,等崔阿婆进了洗手间,就贴着墙根,往楼梯那边摸去。

    她个子小小的,又弯着腰,就像个小轱辘。

    她正准备下楼,就被人揪住了。

    她吓了一跳,仰起小脸一看,原来是三太太,也就是她娘。她刚想喊声“姆妈”,就见太太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娇娇,跟我来……”

    江采莲顾不上多想,就让女儿躲在她裙子后面。她刚下到二楼,就看到李阿娣拎着鸡毛掸子从楼下上来。

    “三太太……”

    “李姐儿……”

    江采莲紧张得不行,心咚咚直跳。

    咋这么巧啊?这就撞上了?

    李阿娣瞅了三太太一眼,倒是没发现异常。她颔首示意三太太先行,江采莲哪敢动啊?她

    身后还藏着个人呢。

    见太太不动,沈晓月躲在披肩下面,照着腰里捅了一下。江采莲只好硬着头皮慢慢转过身,手抚着胸口,做出要歇歇脚的样子。

    李阿娣狐疑地看了一眼,便扶着扶梯上了三楼。

    江采莲掩护着女儿,溜进了二楼房间。

    她关上房门,把女儿搂在怀里,使劲儿揉了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