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 作者:染墨东篱

穿越 染墨东篱 2019-09-18 收藏

被系统绑定穿书,角色还总是炮灰的妹妹。
刀玺表面慌得一批,实则内心稳如老狗。
嘛,问题不是很大,我们其实可以慢慢来…

1、收到一只咸鱼哥哥
2、收到一只柠檬精哥哥 
3、收到一只舔狗哥哥。
4、收到一只死肥宅哥哥。
5、收到一只沙雕哥哥。
6、收到一只二五仔哥哥。
7、收到一只渣男哥哥。
8、收到一只哭包哥哥。

阅读指南
①慢穿,系统只在开头结尾出现
②主角开局满级大佬,苏爽打脸
③不爱了和平分手,弃文不要告诉我。
④无脑无逻辑的爽文,逻辑党退散。

内容标签: 打脸 系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刀玺 ┃ 配角:微博:君戏九 ┃ 其它:来自道系妹妹的微笑警告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被系统绑定穿书,角色总是炮灰的妹妹不说,每个世界的哥哥脑子都有点问题!不上进只想享乐一生的咸鱼哥哥?自私自利的柠檬精哥哥?微到尘埃的忠犬哥哥……微笑不方,且看道系妹妹如何改造哥哥们令他们充满积极的正能量!
      本书主角穿书成为炮灰妹妹的角色,作者并不会因为主角穿成原炮灰的角色就一味的贬低抹黑“原主角”来抬高洗白“炮灰”,原主角甚至依然拥有他们该有的超强“主角光环”。本书主角专注改造炮灰哥哥让他们变好,同时努力让自己的角色生活得更精彩。本文设定有趣,立意积极,值得推荐。

  ☆、第1章 被天凉王破的哥哥(1)

  【新世界降临】
  【接收剧情中…已接收完毕。】
  【祝好运。】
  刀玺睁开眼。
  脑海内一次性被直接灌入太多的剧情画面和原身的记忆导致脑仁抽抽的涨疼。她伸手边揉捻着眉心稍微缓解下头痛,边扫视了眼周围打量新环境。
  粉色系,梦幻色。
  这是一间奢华的公主房。
  看来这次原身出身的家庭非富即贵,这次的新世界比上次停留的六零年代起点高多了。先不说能享受到什么奢侈的生活,最少能吃饱穿暖不受冻。
  “今天周六放假,可以不用去学校。”
  脑子里浮现出这个想法。
  刀玺再次躺回床上打算再休息会养养神,上个世界直到离开的时候她都睡的硬板床。现在高级床垫的柔软触感完全俘虏了她的身心暂时不想离开。
  那么。
  趁现在说明下情况。
  刀玺在现实世界濒死的时候被某个黑科技的系统绑定了,当时她的身体因为缺氧意识不太清醒,突然听到有道直接回响在脑海中的声音问她想不想继续活着且只给她两个选项。
  【yes】和【no】。
  当时她心脏病发太痛苦了。
  而且也不想死。
  就直接选择了:【yes】
  在她做出这个选项的瞬间,身上的痛苦就神奇的全都消失了。然后那个声音开始解释它的存在和之所以选中她的原因,紧接着再次问了一遍Y或N。
  刀玺依然不想死。
  在她再次同意的时候对方就直接开始念A4纸那么大足足有十几页的合同内容,相关条款太多她没能全记下来。大意就是想要活下去就要完成任务。
  简单说下重点。
  穿到各个小说世界中完成任务就可以延续生命。
  任务的界限很模糊。
  代替原身获得精彩就好。
  最低评定C,低于C级三次就自动解绑定。
  至于福利和待遇一看原身的背景设定,二靠自己后天发家致富。另外当哪天她感觉到累了不想再继续进行时空旅行后,在那个世界的生命结束只要选择【no】就可以结束循环。
  相当的人性化。
  不过刀玺想要活着。
  她原本的身体因心脏病的原因只能常年卧床什么事情都不能体验,现在能跑能跳能感受到生命的活力,还能去看不同世界的风景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生活。或许哪天她旅行累了会选择【no】,不过现在她只想要活着。
  在每个世界都精彩的活着。
  扣扣。
  卧室门被敲响。
  随即从外传进来道慈爱的声音:“尔玉小姐,该吃午饭了。”
  刀玺迷糊的半睁开眼。
  脑子里想着那道声音的时候脑子里自动浮现出有关对方的记忆,叫门的人是在原身所属的王家已经干了十多年的保姆。原身王尔玉早饭的时候就没有吃睡懒觉直到现在,现在听对方喊开饭顿时感觉肚子里面空空的很饿。
  不知道是不是上个世界残留的饥饿感。
  咕噜噜。
  刀玺瞬间感觉肚子更饿了。
  她回了句:“知道了,张妈。”在穿过来的时候只要去想就会在脑子里浮现出相关的记忆,这个能力挺便利的,方便很快融入这个世界和家庭。
  顺着记忆梳洗完走出卧室。
  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
  看来这次的福利和待遇非常的不错,这家的房子很大,目测是三层的独立别墅。装修和摆设都透露着‘我很贵’的气息,原身的房间在最高层,记忆中整层都属于她个人。二楼是她同胞哥哥的楼层,一楼属于父母。另外还有地下室、阳光花房等公用地方。
  下楼的时候餐厅只有她一个人。
  刀玺顺嘴问了句:“他们呢。”
  保姆张妈一边张罗着摆盘一边回答道:“先生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夫人好像和朋友约好去逛街了要下午才回来,衡少爷人在昨天就没有回来过。”
  刀玺冷漠的不说话了。
  这是原身王尔玉的脾气秉性,她初来乍到最好不要突然转变。
  某次穿古代的世界,因行为不谨慎贸然改变了性格行事差点被当成妖邪附身,幸亏正房主母是原身的亲娘只是请了和尚和道士念经驱邪喝了碗符水看她‘恢复’就了事了。换做是个眼中钉庶女,估计早就被借机给烧死了。
  自那以后行事就更加谨慎了。
  她端着汤碗先喝了口熬得浓稠的小米粥,刚好入口的温度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抚平了胃部叫嚣。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在吃,但餐桌上的食物量少种类却很丰富。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看得出来主人家平日里的生活就很奢侈。
  刀玺没啥感触。
  曾经有人教导过她,说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就该过什么样的生活。她曾当过公主、权贵富豪的女儿,做过贫民,甚至还曾流浪街头做过讨饭的乞丐。
  体验过百态人生,心态早已淡然。
  哐当。
  有重物直接扔在木质的地板上。
  刀玺皱眉。
  她喜欢安静的环境,讨厌莫名的吵闹。
  有道语气中带着风火的声音从玄关处传过来:“张妈,我快饿死了,家里还有现成的饭不!”问话的时候还传来鞋子扔在地板上的声音。
  踏踏踏。
  随即有位青年冲进餐厅。
  他走过来直接坐在刀玺的对面,大概是真的很饿一连往嘴里塞了五六个奶香小馒头还没怎么嚼就直接咽下去了。不过吃的太急被噎到了,他看了眼饭桌就直接抢夺过刀玺手里端着的汤碗就大口的灌下去才把食物冲下去。
  顺畅后吐了口气:“呼~”
  “差点没被噎死。”他吐槽了句,这才抽空打招呼:“尔玉,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他最近昼夜颠倒的生活早都忘记了今天是周六休息天。
  对视上妹妹冰冷的双眼。
  王衡抖了下。
  他感觉周围的空气突然有些冷,顺着对方的视线低头就看到空空如也的汤碗时讪笑了下赔笑道:“妹,别那么小气嘛,再让张妈给你盛一碗啊。”
  “还有很多呢,不要抢。”
  张妈这时候也端来了新的汤粥。
  她边递碗筷,边嘴上带着关心的语气轻轻的数落了句:“衡少爷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还想吃点什么,我给你现做?”张妈在王家帮佣十多年了说话也随意,她自己没儿女就住在王家,一直把兄妹俩当自己孩子般看待。
  王家人对她也挺尊重。
  刀玺端过新的汤碗继续进食,在古代当公主或世家女的那段时间各种礼仪早已深刻的融入到骨子里。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她不喜欢说话。
  这顿饭吃的很沉默。
  饭毕。
  刀玺才看向对面和原身一母同胞的哥哥王衡。
  长相方面。
  说实话,除非父系有顽固的劣质基因怎么都冲洗不掉,只要传承过三代的权贵壕商每代都娶漂亮的老婆淘换冲洗,生出来的子女基本没有难看的。
  两人转换到客厅。
  刀玺皱眉:“你昨晚去哪了?”
  她大致能猜的出来。
  他一个大男人身上却沾染了浓烈的女士脂粉味,排除自身喷洒就只剩下从别人身上沾染上的这一项了。王衡又是个标准的富二代纨绔子弟,可想而知他昨晚夜不归宿应该是干了什么香艳的事情。
  王衡顺嘴就秃噜了出来。
  “昨天老二组了个饭局,吃完之后又去帝豪唱歌去了。嘿,哪里新来了几个好h...”王衡说道后面不由闭嘴了,他妹的表情感觉有点怕怕的。
  明明是笑脸的表情。
  刀玺微笑:“哦,然后呢。”
  妹妹的眼神太有压迫力了,王衡不由呐呐的继续说道:“中途老三喝大了耍酒疯非要拉着我们比拼唱歌不然不让走,我们几个只能奉陪了,瞎唱了大半个晚上。等他安静了都凌晨三四点了,干脆在帝豪那里睡了一晚。”
  陪.睡的估计还有个新来的好货色。
  刀玺穿梭了好几个世界加起来也活了百多年的时间,什么人没见过?即使没有亲眼参加现场,她也差不多能把当时的场景给原样的还原出来。
  王家父母。
  王爸爸王家沛常年在外出差忙工作不着家,他随身的女秘书隔三差五就会换一茬新的。王妈妈方楠同样出身富豪家,她有子有女有娘家撑腰,外面的那些小星只要不闹到她跟前就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自己富太太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