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在年代文里嫁反派 作者:甜甜猫儿

穿越 甜甜猫儿 2019-08-27 收藏

唐欣穿到了一本重生年代文里,成了恶毒的炮灰女配。
她望着俊俏的反派小正太,欣喜地想,傻子才要男主,我家反派竹马比他强百倍!
******
为了以后不被反派大佬弄死,唐欣觉得改造反派要从小抓起。

饭桌上,她望着狼吞虎咽,吃包子噎的翻白眼的反派说:“季云阳,你记住了,我是你的恩人,以后长大了要对我好,还要每天给我肉吃。”
季云阳咬着包子望着面前画一般的小姑娘,猛点头:“嗯,我会记住的!”

后来,令人闻风丧胆的反派长大了,娶他的恩人为妻,成了人人鄙视的宠妻狂魔。

媳妇骂他,他舔着脸端茶送水,怕她渴。
媳妇打他,他笑嘻嘻揉肩捏背,怕她累。

朋友笑他没出息是个怂货,季云阳横那人一眼,得意地道:“你懂个屁,这叫打是亲,骂是爱!媳妇儿疼我呢!”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年代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欣 ┃ 配角:季云阳 ┃ 其它:穿书年代甜文
===========

第1章 第1章

 
    穿越的第三天,唐欣做了个噩梦,她梦到自己被人挖走了心脏,血淋淋的胸口只剩一个大窟窿,挖她心脏的那个男人,还特码长得贼帅,挺鼻薄唇,目光冷峻!
    当她惊恐地问着男人是谁的时候,结果,却被一阵粗暴的叫骂声惊醒:“死丫头,起床了!”
    臀部的痛感让唐欣条件反射性地坐了起来。
    睁开眼就对上了张翠花凶神恶煞的脸,带着蒜味的手也揪住了她的耳朵:“死丫头!就知道睡懒觉,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别人家里小孩都割一筐草,挣不少工分了!”
    “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了!”
    唐欣烦躁地挣开张翠花的手,望着斑驳的老砖墙发了会呆。
    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她甚至能感受到刀尖刺穿皮肤的痛意。
    她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下了床。
    这已经是她穿越的第三天了,居然还在这个鬼地方,特么的,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她穿越到了一本年代重生文里,这本书的主角是她的堂姐唐秋月,集美貌和金手指于一身的幸运儿。
    而她,却是个因嫉妒而面目全非的恶毒女炮灰,各种给女主送经验值,为了和女主抢男主,那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下药、栽赃、强睡的下三赖手段全部一一上演。
    可笑的是,后来却被男反派给收拾了,被他挖了器官剁成肉糜喂了蛇。
    因书里女炮灰的名字和唐欣一样,她看的时候很容易就代入了,看完后在章节下面写了句:女配蠢到家了,作者偏心!
    然后,第二天,她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就穿到这里来了。
    初春的早上,还有点凉,见唐欣穿着单衣就下了床,张翠花忙勾起床头的碎花小袄给她递过去:“穿暖和了,病了家里可没闲钱给你看。”
    唐欣冷着脸拽过袄子,往身上一套就出了房门。
    刚走出院子,就看到堂姐唐秋月拿着条红丝巾对着阳光在照。
    七十年代的农村还很落后,在米油都需要票的时代,丝巾可是奢侈品。
    这年代虽然比抗战时期好了许多,能吃上饱饭,但大多数人家还是过的很紧吧,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
    不过,唐秋月是个例外,她是河源村的贵女,父亲是煤矿工人,母亲是城里人。
    在别人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大环境里,她却是新衣裳不断。
    唐秋月生的也好,肤白貌美,人如其名,一双明眸如秋水潋滟,甚是迷人,让村里的未婚男青年竞折腰。
    特别是村书记的三儿子陆建国,那简直就是她的骨灰级颜狗,每天‘月儿’叫的人酸掉牙。
    然而,这样众星棒月的唐秋月,却因为父母离异不得不寄住在二叔唐天明家里。
    唐欣是唐天明的小女儿,上面有两个哥哥,大哥已婚,二哥在城里读书。
    原主因为不想操心,在村里读了个小学就辍学了。
    唐欣瞄了唐秋月一眼没说话,直接快速冲进了河堤半腰的厕所。
    说是厕所,只不过是几块破布帘子搭着的茅坑,勉强能遮羞,而且,还不分男女。
    唐欣捏着鼻子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看到唐秋月已经将红丝巾系在脖子上了。
    唐欣面无表情地往屋里走,站在门口的唐秋月喊了她一声:“二丫,你看我这丝巾好看吗?”
    因为是唐家的第二个女孩子,家里人为了方便就给她取了‘二丫’这个小名。
    唐欣敷衍地瞟了一眼:“好看!”
    按照原主的性格,唐欣这个时候应该嫉妒女主唐秋月,不过,对现在见过世面的唐欣来说,别说一条丝巾,就是一根金条放在面前,她也懒得嫉妒。
    作为唐门仙人的第181代传人,也算是小富殷实,名下3套别墅5间商铺,就算不干活也饿不死。
    心情好就四处游历,捉捉鬼,看看风水,顺便再淘点稀奇玩意。
    日子那是过的相当舒心。
    唯一的遗憾就是,她们唐家传人命犯孤星,没有桃花运。
    谁接手传人,谁就注定了一辈子孤独终老。
    姑奶奶闭眼的时候,将一块象征权力的黑曜石给了唐欣,于是,她就成了第181代传人。
    想起黑曜石,唐欣不禁摸向了脖子,指尖立即触到一片冰凉。
    没想到这书里的唐欣也有一块跟她一模一样的黑曜石,水滴形状,正面刻着莲花,背面是繁复难懂的经文。
    经文都是些古老的象形文字,以前姑奶奶说过,这是唐门祖辈传下来的宝贝,能驱鬼辟邪,关键时候还可以救命,让她好生保管。
    不知这块黑曜石是否也有一样的效果……
    “发什么呆?还不去上工!”
    唐欣摸着黑曜石想的正入神,张翠花突然走过来在她小腿肚上踹了一下。
    她踹的并不用力,即便如此,也让唐欣有点恼火!
    她恼着脸回头瞪了张翠花一眼:“早饭都没吃,上什么工?”
    “就知道吃,难怪你奶奶喜欢念赔钱货……”
    张翠花凶巴巴地骂着,手一扬扔过来一个破布袋子,“拿着,路上吃。”
    唐欣接过袋子,打开后看到里面放着一个粗面窝窝头和一个熟土豆。
    看到那两样吃食她就反胃,来了三天,每天都是这些玩意,连顿白米饭都没吃上,真的是受够了!
    “不要!”
    唐欣嫌弃地将破布袋往张翠花怀里一塞,转身就进了厨房。
    “死丫头,还长脾气了!不吃,饿死你!”
    张翠花气恼地骂着,刚要追进厨房,却被拿着菜刀出来的唐欣吓的顿住了脚步。
    “你……想做什么?”
    见唐欣拿着菜刀面色发沉地走过来,张翠花双腿发软地直往后退。
    唐欣没理她,拿着菜刀就出了门。
    张翠花怕她拿刀出事,小心翼翼地在身后跟着,出了院门才发现唐欣原来是去河边砍树。
    张翠花见她拿菜刀砍树,心疼的很,很怕那把菜刀被砍废了。
    转身就进屋里拿了把砍刀,打算去跟唐欣换。
    ……
    唐欣拿着菜刀在河边砍树,她本想砍根树枝做鱼叉,然后,弄几条鱼改善一下伙食。
    哪知没砍两下,就听到扑通一声,再接着就传来呼救声:“有人掉河里了,快来救人啦!”
    唐欣停了动作,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石桥上站了两个人,呼救的是位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她身边站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
    两人看起来很着急,不停地在呼救。
    没一会,住在河边的村民就集聚在了桥上,可惜,都是些老弱病残,年轻壮劳力都去田里上工了。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河水冷的很,一群人站在桥上,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跳下去救人。
    唐欣见河里的人挣扎着浮上来几次,眼看着就要失去力气沉下去了。
    她忙扔了手里的菜刀,骂了句,雾草!
    然后,脱了棉袄就扑通一声跳下了水。
    初春的河水,冰冷刺骨,唐欣在河里打了个哆嗦却没敢停下,飞快地在河里划着水。
    没一会,就划到了桥下。
    可水里的人却已经沉了下去。
    好在唐欣水性好,憋了口气,一个孟子就扎了下去。
    潜下去后,她才发现这河里有东西,水底桥墩处有黑影,阴沉沉的气息扑面而来,一看就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茂盛的水草里,一条惨白的手臂抓住了落水者的脚踝。
    临近了,唐欣总算看清楚落水者身形,原来是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哪怕被水草里的手臂抓住了脚踝,他还是没有停止挣扎,只是力气越来越小,嘴里也不停冒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