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独独惹温水 作者:纵澜

穿越 纵澜 2019-07-10 收藏

病态少年总装弱求抱抱——
前世,时温给了那满身伤痕的少年一张纸巾
牵扯出各种纠缠,以至于那个少年最后发了疯,轰炸学校
—姐姐时暖死在断楼下,母亲精神失常
重生一次,时温回到了递纸巾的第二天
无奈下,她决定转学去那个少年的学校,改变悲剧
只是,一切与想象脱了轨
少年被人欺负得遍体鳞伤
碎发遮眸,如同游魂,却温顺无害
时温决定,在他没有极端和残暴倾向前,救赎他
只是……
时温看着那张精致苍白的面容,他眼底的占有欲让她心慌,“陈迟,你怎么了……”
陈迟面无表情,动作轻柔地抚上她的脸,低喃:“温温,别对他笑,不然,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男主两世只喜欢女主,与姐姐没什么感情纠葛,纯女主脑补
==================

  ☆、01

  “就是那个男生,就是他设置的炸弹!”
  “就是那个一天到晚低着头,头发遮着眼不说话,又不学习的男生?”
  “好可怕啊!我一直就觉得他阴气森森的,每天走来走去,却跟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就不像人——”
  “他也的确不是人!那么残忍,竟然做出炸学校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时温猛地醒来,额上布满虚汗,身子仍在打颤。
  她坐起来,蜷缩起身子,疲惫地喘息。
  
  为什么偏偏回到了递纸巾的第二天……
  时温痛苦地抱住脑袋。
  
  如果上一世不是她同情心泛滥,给了巷子里那个满身伤痕的少年一张纸巾,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
  姐姐时暖不会死在断楼下,母亲不会精神崩溃抢了时父的方向盘,车不会翻……
  
  时温不知道车祸有没有让爸爸妈妈死,她只知道一醒来,她重生了。
  但是,却偏偏回到她递给那少年纸巾的第二天。
  
  “小温,醒了吗?晚饭好了。”
  门外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
  
  时温眼睛酸涩,轻唤:“好,我马上就来。”
  
  简单的三室一厅,温馨大方,墙角几道蜿蜒缝隙,勾勒着岁月。
  餐厅一片和谐,木质家具在白炽灯下泛着柔和光泽,桌上五菜一汤,冒着热气。
  
  瓷勺与碗碰撞,发出清脆声响。
  时温喝了口汤,观察桌上其他三人的面色。好像心情都不错。
  
  晚饭接近尾声。时温放下碗,缓缓开口,“爸爸妈妈,我想转学。”
  
  桌上三人皆是一愣,停下动作看向时温。
  
  “转学?为什么突然想转学?”时父先反应过来,出声询问。
  “是不是学校有人欺负你啊?”时母担心问。
  时温摇了摇头,“没有人欺负我,我就是想……跟姐姐在一起。”
  时暖当即放下了碗,紧皱着眉,“你想转到我学校?”
  时温点点头,解释道:“我觉得这样,我们姐妹俩也有个照应。”
  时暖冷笑一声,“照应?我并不想照顾你,也不需要你的照顾!”
  时温垂眸,“我真的很想转到二中,而且,越快越好。”
  她必须要转学过去,阻止轰炸事件再次发生。
  
  时父时母对了下眼色。
  时父:“这事我跟你妈妈再商量商量。”
  
  时温知道这事一定能成功。
  爸爸妈妈向来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转学的事,一周不到便办下来了。
  纵使时暖再不乐意,还是要跟时和温一起上下学。
  
  二中跟时温原来的学校一样,都是市重点。不过校区偏小,建筑古老,墙角可见年月的痕迹,建筑风格也充满历史与文化的浓稠感。
  
  时暖带时温到了她所在班级,转身便走。
  时温朝着她背影说:“姐姐再见,午饭记得来找我。”
  时暖没理,脚步加快,转身消失在楼道。
  
  时温失神地望着她的背影。
  如果这个时候的时暖像后来一样不讨厌她就好了。
  如果这个时候的时暖喜欢她,也不会为了报复她刻意接近那个少年,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在时暖的强烈要求下,时温没被分到时暖所在班级。由于时温在原来学校是稳定的年纪第一,所以,还是被分到了好班。
  
  时温坐到了靠窗的位置,她前排坐的是班长,叫王婷。王婷跟她讲了一些学校的情况,让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
  
  王婷手撑在椅背上,越看新转学生越是喜欢。皮肤白皙细腻,眉毛细长,眼睛大而水亮,气质温淡柔和,说话声音也温软柔和。
  王婷笑道:“等会午饭你跟我一起去,你应该不知道食堂在哪。”
  时温轻轻摇摇头,“谢谢,不过不用了,午饭我姐姐会带我去的。”
  王婷诧异,“你姐?谁啊?”
  想到她的名字,惊呼一声,“不会是时暖吧?”
  时温有些惊讶,“你认识我姐姐?”
  
  王婷表情夸张,“你姐全校上下谁不认识啊,校园女神!”她说着,上下打量时温,语气带着羡慕,“你们家基因也太好了吧,姐姐长那么好看,结果妹妹也这么好看,还都很有气质,别跟我说你成绩也很好!”
  时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王婷盯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咋了咋舌,压住揉她脸的冲动。
  
  时温不经意侧头,看到旁边空着的座位,抽屉里露出小截书,应该是有人坐的。
  “这旁边有人吗?”
  王婷脸色霎时变了,语气也低了几分,“你别管他。”
  时温不解。
  老师走进教室,王婷转回身。
  时温过道另一边的空位,眸光微闪。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班里的同学一哄而散,脸上是不同课堂的放松和朝气。
  时温独自一人坐在教室,边背英语单词,边等时暖。
  
  十几分钟后,时暖来到了教室,她站在门口,冷淡的两个字,“吃饭。”
  时温听到她的声音,立马抬起头,嘴角泛起笑,“好,马上。”
  
  二中的食堂饭菜品众多,且色香味俱全,时温走出食堂的时候还一脸满足。
  “估计这一年多我能吃胖。”
  时暖在一旁冷哼,“就你那点食量能胖到哪去?”
  时温不在意,“姐,陪我去操场走走吧,认认路也消消食。”
  时暖想也没想就拒绝,“不去。”
  时温偏头,“我们学校这么大,我要走丢了不还要麻烦你。”
  时暖皱了下眉,嫌弃:“事多。”
  
  二中的操场很大,太阳温度媚人,足球场有男生穿着球衣疯狂奔跑,风掀起他们的发和衣摆,汗水挥洒着青春。
  
  操场最西边的大树下,一个男生背靠着树干,面对围墙坐着。
  那块地带仿佛被人装了透明玻璃隔开,与操场别处格格不入。
  
  男生垂着头,黑发比大多数男生要长,遮着眉眼和情绪。曲起的膝盖上搭着冷白瘦削的手,春季校服被他堆到肘部,小臂满是伤痕,鲜红的血似是止不住,一滴一滴落到地上。
  
  时温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比这幅样子还要糟糕。所以,时温不顾时暖的阻拦,走向他,递给了他餐巾纸。
  
  思绪万千,回忆像个深渊。
  时温身上冒出冷汗,余光时暖向树下那人走去,她一惊,连忙拦住。
  “姐,别去。”
  
  时暖有些诧异,看着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没意味地笑了笑,“我记得一个星期前,陈迟躺在小巷里,我也是这样拉着你让你别去,可你一定要去,这才一个星期……我以为你是为了他才要转来的,怎么?”
  她突然扬眉,脸上浮起讥笑,“你怕我接近他,他会喜欢上我?怕我抢了你的心上人?”
  
  时温情绪复杂,无力摇头。
  
  上一世,时暖以为她喜欢陈迟,便接近他,为他包扎伤口……
  
  听说,陈迟是为了一个女生发了疯,炸了学校。
  时温却知道,那段时间,陈迟身边的女生就是时暖。
  
  这一世,她来不及阻止时暖认识陈迟。但是,这时两人才认识一个星期,一切都来得及补救。
  
  时温攥紧时暖的袖子,“我不喜欢他,真的不喜欢。当时只是觉得他可怜,现在我觉得他可怕……姐,我们走吧。”
  时暖觉得她心事重重,越想越可疑。那么心软的一个人,看到陈迟那副模样,不眼红流泪就算了,还觉得可怕?
  越是怀疑,时暖偏要逆着来,她用力甩开时温的手,跑向树下的人。
  
  时温抿唇,知道没那么容易阻止她。
  
  时暖赶到陈迟身边,看到他身上的伤,皱起眉头,“你怎么又伤成这样?”
  男生仍垂着头,没有任何反应,胸膛起伏也很微弱,黑发下的脸冷白脆弱,没有任何生气。
  
  时暖很快站起来,奔向教学楼。
  时温知道她去拿什么。
  
  时温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慢慢走近陈迟。
  她来到他身边,蹲下,放缓呼吸。

TAG标签: 重生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