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霸总的新娘 作者:花日绯

穿越 花日绯 2019-06-28 收藏

多年后的宗夏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明星,拿奖无数,颜值演技一把抓,风评口碑一级棒。
人生像开挂一般顺利,可谁又能真正的顺利一辈子呢。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受挫跌下神坛的时候,那个神秘霸道,一直活在传说中的总裁大人却悄悄开通了微博,瞬间涨粉二十万。
而这位总裁大人发的第一条微博就是:@宗夏大美人,什么时候有空回来把婚结了?
一时间,全网爆炸。

简介2:
宗夏跟隔壁冰山霸总有一桩长辈定下的婚约。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婚约这种东西,谁爱要谁要去,反正她不要。
重活一世,她只想凭实力摆脱前世那些难堪的丑闻,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投身于自己最爱的演艺事业,努力挣钱,潇潇洒洒的做一个单身小富婆。
隔壁冰山霸总有话说:最后一项建议划掉,婚约有效,如期举行。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宗夏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第一章
  宗夏在一阵头疼欲裂中醒来,喉咙干的冒火,像是要得重感冒的感觉。
  她一个人住,前几年跑通告、做综艺的钱全都用来还债,这几年年纪大了,日夜颠倒的工作环境让她的体力和颜值都有点掉线,这个圈子非常现实,你稍微掉线,就有数不尽的人上线,竞争越来越大,这两年的通告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减少,所赚的钱只够生活,根本存不下来,自然请不起助理,所以从造型到化妆到修图,基本上一个团队要做的事情宗夏一个人都可以搞定。
  硬撑着身子爬起来喝水,可刚坐起来,就看见从房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宗夏看着走近的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走进来的女人穿着一身红色毛衣,黄色卷发,很是时髦,是宗夏的妈妈李芬,一个五年前就死掉的人。
  “夏夏,来喝点水。”
  李芬给宗夏递了一杯水到她面前,宗夏盯着那杯水,想起来自己昨天吃了大半瓶安眠药自杀了,那些安眠药的量,就是洗胃也不可能洗干净,活下来的几率为零。
  可是现在她不仅没有死,还回到了李芬也没有死的时候。
  要说宗夏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就是眼前这个笑起来像天使,实则虎毒食子的恶魔妈妈李芬。
  要不是她,宗夏的人生绝对不会被毁的那么彻底。
  这个女人贪得无厌,像一条毒蛇,为了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毫不犹豫送入虎口,可悲的是宗夏那时没有及早发现她的真面目,被她骗的名誉扫地,失去一切,最后李芬还卷走了宗夏所有的钱,留给宗夏巨额债务,自己远逃国外过好日子,而宗夏为了偿还李芬留下的巨额债务,日以继夜工作,早早把身体拖垮,尝尽苦楚,绝望自杀。
  不过李芬这个女人最终也没有得到好下场就是了。拿着她的钱跑去国外,被一个外国男人骗婚,花光她所有钱以后,外国男人就露出本来面目,日日对她拳脚相向,听说没两年,李芬在国外屡屡遭遇家庭暴力,最后被她丈夫一枪打死了,国外警方通过李芬的生前履历找到宗夏,想让宗夏去认领尸体带骨灰回国,宗夏恨她入骨,连面都没有露。
  一抬手,宗夏把李芬递过来的水杯掀翻在地,玻璃杯子掉在地上直接碎了,水洒了一地。
  李芬尖叫着退后不住跺脚,生怕自己金贵的脚被玻璃碎片扎到,对宗夏骂道:
  “你这孩子,要死了!干什么呀!”
  宗夏冷冷向她瞥去一眼,目光如刀尖般锐利,李芬第一次看见女儿这种眼神,意识到可能自己态度不好,干咳一声:“算了算了,真是不省心。”
  说完李芬就转身去拿扫帚过来,宗夏打量一圈周围环境,记得这里是李芬在安城租的公寓,从脑子里的记忆来看,她回到了十九岁那年,昨天是她的生日,李芬在富豪KTV给她安排了一场生日宴,说是为她庆祝生日,其实是找了一些她自己的朋友和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生日会里,李芬让宗夏给那些看她全都不怀好意的老男人们表演节目,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宗夏后来还给他们灌了几杯酒。
  那晚昏暗KTV中的情景是她经过好多年以后都不曾忘记的屈辱和阴影,所以她记得很清楚,而现在就是那时第二天醒来的情景。
  不管怎么样,这个地方宗夏一刻都待不下去。
  坐回床上把鞋穿好,外套套上,环顾一圈拿起自己随身的背包,走出房门遇上拿着扫帚走过来的李芬,宗夏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要离开,李芬喊住她:
  “哎,你去哪里?”
  宗夏脚步停顿了下,回过头看着李芬,似乎想到了什么,调转方向直奔李芬的房间,这公寓是李芬租的两室一厅,比较简陋,看见宗夏进自己房间,李芬才惊讶的赶紧把扫帚抛在地上追过去,边跑边喊:
  “宗夏,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进了房间,李芬就看见宗夏正在翻她的包,她扑过去就要抢自己的包,被宗夏一个避让,在她包里没翻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宗夏有点暴躁,干脆把李芬的包倾倒下来,把她包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倒在床上,李芬怒不可遏指着宗夏:
  “要造反啦,你这个死小孩,你找什么呀找!”
  宗夏把李芬的包扔掉,厉声问:“我身份证,我卡呢。还给我。”
  宗夏搬来跟李芬生活的第一天,李芬就把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拿走了,宗夏一直没想起来要,后来李芬就是私下用她的身份证签了好多她根本不愿意签的合同。
  李芬神色有点慌张和不耐烦:
  “要那个干什么,妈妈不是说了帮你保管嘛。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是在生昨天的气吗?我不是解释过了,还不都是为了你好,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你不付出哪里有结果?”
  “我跟你说,昨天那个张导手里有个大制作的戏,他都同意你去试镜了,这就是回报啊。你不要以为你小时候在什么电影节得过奖,人家就买你的账,这个社会很现实的,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好哇?妈妈为了给你筹备昨天的生日会,花了好多好多钱呢。你要是懂事的话,就应该让你爷爷再打点钱过来。”
  宗夏默不作声的看着李芬的嘴脸,又一次痛恨自己当年有眼无珠,怎么会被她这种拙劣的演技骗的团团转,小时候她为了个男人抛夫弃女,等到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想起来还有个女儿,跑到她面前惺惺作态的忏悔认错。
  以为她改邪归正了,谁知她是变本加厉。
  宗夏缓步逼近李芬,她十九岁已经长到一米七,在女孩子里算是高挑的,身高气势上,李芬肯定不如宗夏,尤其宗夏现在脸上的冷漠表情让李芬有点发懵,被逼的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床沿,宗夏越过她一把拉开她床头柜的抽屉,果然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放在里面。
  李芬见状,赶紧拦着:
  “夏夏,你再这样,妈妈要生气了。把东西放下。说好了我保管,就是我保管,你个小孩子家家,弄丢了怎么办?等你以后要用的时候再还给你。”
  “我是小孩子?”宗夏冷笑,咬牙切齿:“你都让我去给那些色眯眯的老头子陪酒了,还说我是小孩子吗?”宗夏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李芬:
  “滚开——”
  宗夏怒吼过后,不顾李芬的阻拦,拿起抽屉里的身份证和银行卡,还有和银行卡身份证放在一起的一叠钱。
  李芬被突如其来发生的这一切弄懵了,昨天晚上回来明明都已经被她劝服了,怎么早上起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见她要走,李芬跟在后面追喊:
  “你给我回来!你个不孝女,你个混账东西,你给我回来!我帮你跟张导约好了今天下午签合同的,订金我都拿了,你走了我怎么办?你给我回来!”
  宗夏开门的那一瞬转头对她轻蔑一笑:“要卖,你自己卖去吧。”
  她永远不会忘记,就是李芬跟那个张导签下的合约,让她在最好的年华,拍下了让她后悔一生的视频和照片,成为她这辈子都难以洗清的污点。
  ‘啪’一声,重重甩上大门,阻隔了门内歇斯底里的发泄尖叫声。
  宗夏跑出楼道,心跳的飞快,不是因为奔跑,而是因为她当面摆脱了李芬,这是她从前做梦都想经历的情景,刚才几乎是做的本能反应。
  她裹着一件不算厚的黑色修身大衣,大衣上还有那令人作呕的二手烟味,她披头散发,把包抱在胸前,埋头疾走,与街上人群擦肩而过。
  路过一家银行,她走进ATM,把自己的银行卡插进机器里,输入密码后查看卡里余额,56.32,一个叫人啼笑皆非的数字。
  这张银行卡是她从小到大的生活费卡,当年李芬抛夫弃女,跟一个男人跑了,爸爸是做考古工作的,常年不在家,就把她带回荆城,送到爷爷奶奶身边抚养,二老对她特别好,生活中从没有过亏待,每个月都定期给她零花钱,卡交给李芬的时候,里面至少有二三十万,可现在,她甚至连李芬什时候把钱取走的都不知道,银行通知短信很显然也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删掉了。
  把银行卡掰断扔进一旁垃圾桶,宗夏掏出手机打银行服务电话,直接把这张卡给挂失掉。
  走出银行后,宗夏瞬间感到迷茫,安城是一个月前李芬带她来的,是一座离荆城有点远的一座南方小城,李芬仗着年轻时拍过几张杂志,就对她说能把她捧成最红的明星,宗夏十二岁的时候参演过一部电影,那电影在外国电影节上得了金奖,宗夏凭着本色略加一点灵气的自然表演,像一匹黑马冲出强敌环伺的人群,获得了当年最佳女配的奖项,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女配角,一时震惊四座,也算开启了她演艺事业的大门。
  但她获奖纯属偶然现象,爷爷奶奶怕过多的曝光率和过早接触圈子里的光怪陆离,会影响她的成长和学业,便在她领奖回国后,替她拒绝了所有的拍摄和采访,不让她过多消耗名气,宗夏那几年特别不理解爷爷奶奶的行为,认为他们是霸道专/制,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心里埋下了不满的种子。
  直到去年,李芬突然出现。
  她用漂亮华丽的言语为宗夏编织出一场绚丽美妙的梦境,让宗夏对她所说的那个圈子向往憧憬,很快李芬就提出让宗夏搬出爷爷奶奶家和她一起住,李芬是宗夏的亲生母亲,从小母爱缺失一直就是宗夏心中最大的遗憾,现在有个机会,不仅可以弥补她的遗憾,还能顺便完成她的梦想,所以宗夏想都没想就欣然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