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给前夫当继母 作者:九月流火

穿越 九月流火 2019-03-04 收藏

林未晞死了一次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庶女文中的女配,一个用来反衬女主如何温柔体贴、如何会做妻子的炮灰原配。

男主是她的前夫,堂堂燕王世子,家世优越、光芒万丈,而女主却不是她。
女主是她的庶妹,那才是丈夫的白月光,朱砂痣,求不得。直到林未晞死了,丈夫终于如愿娶了庶妹。

她冷眼看着这两人蜜里调油,琴瑟和鸣,所有人都在用庶妹的成功来反衬她这个元妻的不妥当。
林未晞冷笑,好啊,既然你们的爱情感动天地,那我这个姐姐回来给你们做继母吧!

于是,她负气嫁给了前夫的父亲,前世未曾谋面的公公——大齐的守护战神,丧妻后一直没有续娶,拥兵一方、威名赫赫的燕王。

后来,正值壮年、杀伐果决的燕王看着比自己小了一轮还多的娇妻,颇为头疼。
罢了,她还小,他得宠着她,纵着她,教着她。

#我给女主当婆婆#
#被三后我嫁给了前夫的父亲#

注:
1.背景架空明
2.成婚时林未晞十七,燕王三十四,男女主年龄相差较大,介意者慎入
3.女主前一世死得透透的,因婚姻而产生的伦理关系也不再成立,她和燕王不再存在伦理关系
4.开心追文,请勿在评论区发表诸如辱骂、人生攻击等恶评,谢谢。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未晞,顾徽彦 ┃ 配角:高然,顾呈曜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林未晞死后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庶女文中的炮灰嫡姐,失败原配。看着前夫和庶妹每日秀恩爱顺便踩她,林未晞气不过,遂负气嫁给前夫他爹,回来给他们当继母。一场以赌气开始的婚约,最后反而成就良缘。
    本书以另一个故事的结局开场,女主人设独特,故事线不同寻常,从另一个角度展现“炮灰前妻”和“恶毒婆婆”的故事。女主和男主的互动新颖有趣,感情的碰撞伴随着前世矛盾,家国天下,徐徐展开。

第1章 重生

    寒风朔朔,冬日天亮的晚,低矮的屋子里还昏昏沉沉的。林未晞躺在床上,细眉紧紧皱着,一看就知睡梦里并不安稳。

    村里渐渐响起做饭的声音,庄稼人没消闲福,即使这么冷的天,也有不少人家起来烧柴做饭。院子里最亮堂的那件正房也传来响动,似乎是林大娘起了,林未晞模模糊糊有思绪,但是却四肢无力,禁锢在梦境中无法挣脱。

    梦一样的朱红大院里,一个侍女梳着双丫髻,面料是挺括鲜亮的潞绸,她低着头,似乎不敢面对眼前这个人,声音细若蚊蝇:“世子妃,方才前院过来传话,说世子今日忙,不过来了。夫人若是不舒服,那就唤太医过来再看看。”

    对面那个女子似乎停了许久,半晌,带着些喑哑的声音才幽幽响起:“忙?我竟不知,什么事这样重要,竟然比我这个即将病死的正妻还要紧。”

    “夫人……”

    “别说了,我不想听。”女子咳了两声,她似乎极力压抑着咳嗽,不肯在旁人面前落了下风。站在外面的丫鬟也晓得这位主的规矩,屏气低着头,不去看对方病弱的模样。过了一会,咳嗽终于缓了一些,那个女子顾不得用茶润嗓子,而是强撑着精神问:“是谁过来传话的?”

    丫鬟面露不忍:“世子妃……”

    “说!”

    丫鬟叹了口气,说:“是云慧姑娘。”

    “云慧……”女子轻轻笑了起来,说不清是讥讽还是自嘲,“竟然是她,争不过,果然还是争不过。她伺候世子多年,还是沈王妃赐下来的,这种多年情分,岂是我一个外人能比拟的。”

    明明是世子妃,却说自己是外人,这放在别的人家一定会被笑话,可是在燕王府里,丫鬟却知道世子妃没有说差。

    世子和世子妃成婚才一年而已,竟然已连陌路人都不如。世子妃病重成这样,她们这些下人瞒着世子妃去前院三请四请,但是结果却一次比一次心寒。丫鬟知道,世子妃虽然嘴上强硬,不许她们去和世子说情,但是却对她们的小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见世子妃也是想见世子的。可是,没有,世子一次都没有来过。

    林未晞依然还闭眼躺在简陋的木床上,但是眼角却不断淌下泪水,将枕头都洇湿了。林未晞知道自己这是被魇住了,即使在梦中,过去的记忆都不肯放过自己,又将她带回燕王府,带回她那场失败的婚姻。

    其实她本来不叫林未晞,也不是这个小村子的女子。她前世的娘家非常显赫,她原来叫高熙,是英国公府的嫡长孙女,生父是公府唯一的嫡子,生母是寿康大长公主的独女。她投胎在这种家庭,出身相当不俗。

    因为身份高,高熙自小就十分要强,后来嫁人也没有让她跌了面子,她仰仗着外祖母的颜面,竟然和燕王的独子顾呈曜定了亲。这桩婚事公布后全城皆惊,寿康大长公主竟然能给高熙定了燕王的独子,大长公主的脸面委实了不得。

    说起燕王,放眼天下无论男女老少,便是黄口小儿也听说过他的赫赫威名。先帝建昭末年很是动乱,步贵妃跋扈,权宦把持朝堂,要不是燕王及时入京勤王,拨乱反正,诛杀阉党,恐怕后面的天就要大变了。燕王一力保皇平乱,等先帝驾崩后,又扶持着年仅八岁的新帝继位。大周朝藩属国欺新帝年幼,第二年边关不少地方蠢蠢欲动,燕王主动请战,带着军队出京平乱,在高熙病重卧床的那几天,前线刚刚传来燕王大胜的消息。捷报传来后举朝欢呼,说得不客气些,小皇帝年幼,钱太后懦弱,朝中官僚更是一团乱,如今整个大周的江山,全靠燕王一人守着。

    燕王仅顾呈曜一个儿子,高熙作为顾呈曜的嫡妻,公爹屡立战功,她该感到与有荣焉才是。可惜,燕王府的荣耀是燕王府的,和她这个世子妃没有任何关系。

    高熙有时候也在想,她刚刚嫁给顾呈曜时,明明也有过浓情蜜意的时候,为什么后面他一下子就冷淡下来了呢?

    犹记得初嫁当夜,顾呈曜挑开盖头时,特意避开众人,笑着对她说:“你看,我还是找到你了吧。”

    高熙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新婚夫妇本就脸皮薄,顾呈曜把她的沉默当成娇羞,淡淡一笑就不再提这一茬。哪个少女不怀春,高熙自小听着燕王的功绩长大,现在能嫁给燕王独子,对方还是这等天人之姿,高熙一颗芳心立刻被击中,忐忑又欢喜地成为顾呈曜的妻子。之后一个月,他们二人昵狎情浓,几乎是形影不离,高熙幸福的像跌入蜜罐,她自小见母亲受着妾室的气长大,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婚姻竟然能这样美满。

    可是她还是错估了上天的好意,鲜花会凋谢,红颜会老去,太美满的东西总是留不长。仅仅一个月,顾呈曜态度急转直下。那一天,他冷冷看着她,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冒名顶替?”

    什么?

    她那时正在给顾呈曜缝衣服,她不太擅长女红,因为比不过高然,所以越来越不喜欢做。可是现在,她想亲手给顾呈曜做一套衣服,将手指扎得全是针眼都不顾。听到顾呈曜的话,高熙莫名其妙,什么撒谎?什么顶替?

    自那之后,高熙和顾呈曜的夫妻情分就冷淡下来,说是一落千丈都不为过。高熙是公府的嫡长孙女,还有一个身为大长公主的外祖母娇惯,脾气可谓极强,既然顾呈曜不来那就再也别来,可别指望着她向那些妾室一样,做争宠挽留之态。

    后来,他们夫妻越来越生疏,简直反目成仇。等到最后,高熙郁郁病倒,缠绵在病榻上再也起不来的时候,顾呈曜甚至都不肯来看她一眼。

    高熙是个极骄傲的人,可是这场失败的婚姻,彻底摧毁了她所有的骄傲。

    高熙临死时都是不甘心的,她哪里做的不好?顾呈曜为什么不喜欢她?即便不喜爱,怎么会连妻子最后的体面都不给她呢?

    许是因为余怨未了,她的魂魄没有被牛头马面勾走,浑浑噩噩地漂浮了一阵,竟然再一次回到人间。

    这一次,高熙终于知道,顾呈曜为什么会问她那两句话,自己又是为什么突然失宠。

    高熙在一片白茫茫中看到了一本书,她疑惑不解,试探着翻了翻,随后就被里面的内容震惊到浑身僵硬,颤栗不已。

    书里有高熙的一生,可惜,主角却不是她,而是高熙的庶妹,她从小的眼中钉,高然。

    书中说高然是穿越的,高熙不懂什么是穿越,可是这在书中不过是一点而过,并不重要,真正让高熙在意的,是后面的故事。

    按书里的描述,高然穿越后成为英国公府一个不受宠的庶女,年仅六岁,刚刚生了一场大病,差点死了。或许是已经死了,这样才能被高然取而代之。

    高然借尸还魂后,壳子是个六岁的小姑娘,但灵魂却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人,她借助现代的知识和成人的阅历,装痴卖傻,扮猪吃老虎,非但帮着自己的生母韩氏成为英国公世子的宠妾,甚至还教导好自己的亲生弟弟,日后以庶子之身被立为国公府的世子。而高然自己在十三岁时在佛寺救了一个蒙面人,她不想暴露身份,但是对方扣住她的手,不肯放她走,高然没办法,就从身上取下一个玉佩,让他有能耐就自己去找。

    高熙看到这里凄声大笑,笑着笑着落下泪来。怪不得,她小时候总是被长辈指责不如高然懂事贴心,无论学什么都不如高然上手快,高熙原本以为高然或许真的是天生聪慧,现在想来,高然根本不是小孩子,她的年龄甚至都能比得上高熙的母亲,一个寄居在小孩躯壳的老妖精,难怪做事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