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除了我,所有人都重生了 作者:时三十

穿越 时三十 2019-02-17 收藏

父亲懦弱愚孝,母亲软弱可欺,兄长纨绔无能。她嫁入王府,受冷落欺凌,临到生产还被人设计一尸两命。
这本该是宁暖的一生。
可除了她以外,所有人都重生了。
宁暖茫然,只感觉阿爹忽然成了家中的顶梁柱,阿娘脾气变得凶巴巴,连整日遛狗打鸟的兄长都开始拿起书认真念了起来。
院子墙头还日日出现一个少年,腆着脸“阿暖”“阿暖”的叫她。

①应该也是个甜宠文,可能还是很小白,估摸着还是很慢热
②人物智商不超过作者智商
③架空,就不要考据了吧XD
④作者立flag必倒,任何即兴保证都不要当真

微博@时三十_真的不叫十三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种田文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暖 ┃ 配角:楚斐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宁暖聪明独立,可惜父亲愚孝,母亲软弱,兄长纨绔,夫妻感情受人挑拨,更是在生产时被人暗害,一尸两命。前世对宁暖有所亏欠的几人重生而来,将宁暖捧在手心,一同努力为美好生活奋斗,借着重生的优势,弥补上辈子的遗憾。
    本文行文流畅,构思巧妙,脑洞大开,不走寻常套路,人物形象饱满,有血有肉,日常温馨有趣。女主聪敏冷静,男主逗比奶狗,男女主互动也让人眼前一亮。

第1章
  刚开春的天气,风吹着还有些冷,已经有娇俏的小丫鬟穿上了新的春衣,被春风一吹,便哆哆嗦嗦地往屋廊下躲。院子里的茶花开了几丛,风裹着淡香,吹到雕花的木窗前,却被紧闭的门窗隔在了外面。
  室内,香炉子吐着缕缕似有似无的轻烟,袅袅散到屋子各处,门窗紧闭着,整间屋子都是淡淡的香味。
  宁暖醒来的时候,香薰的味道蹿入鼻间,立时让她微微蹙起了眉头。
  “香桃。”
  宁暖从榻上坐了起来,睡着前手中拿着的书随着她的动作落到了地上。宁暖弯腰将书捡了起来,随手放到一旁的小桌上。
  外间候着的香桃听见声响,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小姐,您醒啦。”香桃撩开了门帘,外面尤带着几分冷意的空气也钻了进来,冲淡了屋子里的薰香味。“小姐,您这一睡睡了好几个时辰,连午膳都错过了,要不要奴婢去小厨房给您做些吃食过来?”
  “给我端几盘糕点过来吧。”
  “奴婢这就去端。”
  “等等。”宁暖又叫住了她:“屋子里的香薰是不是换了?”
  说到这个,香桃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怒意:“今儿一早,奴婢看香饼用完了,便想去库房领一些,谁知二小姐身边的丫鬟先去了一步,将小姐常用的香都领走了,剩下最好的就只有这种了。”
  宁暖微微蹙眉。
  “奴婢气不过,就想着去找大夫人,想要大夫人帮忙出头,可是大夫人说……说让小姐要着二小姐一些,让奴婢带着这盒香饼回来了。”香桃有些不高兴的说:“依奴婢看,二小姐分明是故意的,大夫人也真是的,明明小姐您才是她的女儿,为什么大夫人总是站在二小姐和三小姐那边呢。”
  宁暖淡淡地嗯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你将这香饼拿走吧,以后不用放到我房里来了。”
  “那小姐您呢?”香桃急忙问道:“二小姐将您常用的香都拿走了,如今库房里可没有什么好的了。”
  “那就不用了。”
  香桃更急,还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宁暖挥手打断。
  “我肚子饿得慌,快给我端些吃的过来。”
  香桃跺了跺脚,到底还是怕饿着她,连忙去给她端吃的。还未走出去,她又急忙折回来,将那只莲花纹银熏炉抱了出去。门一开一合,屋内的香味也被吹淡了不少。
  宁暖又躺回了软塌上。
  她转头看了一眼放在小桌上的书,记得才刚看了一半,一时却提不起兴致继续看下去。
  过了没多久,香桃就端着几盘糕点回来了。
  “奴婢已经让小厨房在做了,小姐,您吃吃糕点填填肚子。”出去又回来,香桃又高兴起来:“奴婢方才出去的时候,听说布庄的娘子来了,小姐您吃好了,就去挑一挑,如今刚开春,还能做好几件新衣裳呢。”
  宁暖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人将布匹送来,当然,也是二小姐三小姐挑剩下的。好看的布都被那两人挑走,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人手,再挑挑拣拣,送到宁暖院中时,只剩下了老气横秋的料子,连老妇人都嫌素淡。
  这才高兴没多久,香桃又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
  她低头翻拣着那些布料,小声嘟囔着什么,声音不大,却是没有像平常那样发作。
  无他,这状况已经是宁府中的常态。
  老太太生了三个儿子,偏偏只对老二老三宠爱有加,大儿子是出了名的孝子,可惜这孝是愚孝,耳根子也软,老太太和两个弟弟哄一哄,便乐得找不着北,什么好东西都送了出去。
  自大房从正院搬出来以后,日子每况愈下,但凡有什么东西,也都是二房三房挑过了才送到大房来,其他两位姑娘也处处看宁暖不顺眼,专爱从她手中抢东西,眼看着日子过得越来越差,偏偏宁父还是乐呵呵的,只说要兄弟和睦,即使宁暖提出来意见,还被反过来劝她身为长姐要多让着妹妹一些,说到深处,还以自己为例子,让宁暖多和他学学。
  换做其他人,看着一家人被排挤到偏院里,早就已经大发脾气,偏偏宁母也是个绵软的性子,而二房三房的人惯会在老太太面前装好人,背地里也不知道嘲笑自己这好脾气的妯娌多少次,连管家权都被她们揽了过去。她一向没主意,丈夫说什么便听什么,宁父说要多让让,多忍忍,她也就一直忍着。
  忍着,让着,便到了如今这步田地,连个普普通通的香饼都要任人抢去,新的布料在其他人手中转了一圈,挑剩下的才会送到她手上来。
  宁暖的糕点还没吃完,门外风风火火闯进来一人,裹着开春的冷意,一阵风似地冲到了她面前来。
  “阿暖,你快来看。”
  宁朗将手中提着的鸟笼子放到了她的面前,笼子里八哥的爪子紧紧地抓着站杠,圆滚滚的眼睛不安地转动着,警惕地看着周围。
  “我在街上看到了这只鸟,它可聪明了,还会学人说话,我教一句,它立马就学会了。”宁朗拿木棍子伸进鸟笼里戳了戳它:“来,小八,跟着我学叫阿暖,阿暖她是我妹妹,你认好了,以后她也是你的主人。”
  笼子里的八哥扑腾着翅膀跳了跳,避开了那根小木棍,它仰头盯着宁暖看了半晌,尖喙一张:“阿暖——阿暖——”当真聪明的很。
  宁朗更加得意:“怎么样,这可是我花十两银子买来的,值吧?”
  “十两?”宁暖蹙眉:“这才刚月初,你就已经将月例花光了?”
  宁朗面色一僵。
  他连忙转移话题,指着那几匹新送来的布,道:“阿暖,你年纪还小,怎的用这般老气的布?我看你平时就喜欢整天呆在屋子里,这待得久了,怎么连穿得都和老太太一样了。”
  香桃插嘴:“这是其他小姐那挑剩下了送来的。”
  宁朗浑不在意地道:“那改明儿个我去布庄给你挑一挑,保准买最新最好看的布回来给你做衣裳。”
  八哥张口应和:“阿暖——阿暖——”
  宁暖又说:“你口袋里还有银子不成?”
  宁朗:“……”
  “我在街上见着了这只八哥,瞧着实在有趣,心里又喜欢的紧,想着你在家中无聊,于是就……就……”宁朗顿了顿,忽地想起了什么,又急忙从怀中掏出了一盒胭脂,“阿暖,你瞧,哥哥还给你带了什么来?”
  他讨好着将那盒胭脂递到了宁暖的面前。宁暖垂眸看了一眼,就见盒子上雕了簪花小楷的店名,正是京中最出名的胭脂铺。
  她再抬眼,瞧着兄长脸上可怜兮兮的讨好模样,却是没有心软,继续问道:“你今日没有去学堂?”
  “这、这……夫子今日有事,所以不上课。”宁朗眼神游移,很是心虚。
  宁暖抬手将那盒胭脂接了过来,他却是心中发毛,生怕妹妹再说什么,连忙扯了个借口跑了。
  不用说,肯定又是逃课了。
  宁父虽然后宅的事情拎不清,可学问却是出色的,如今的官职也是家中最高的。宁朗是大房长子,他对儿子的学问也十分上心,可偏偏宁朗不争气,整日游手好闲,斗鸡走狗,功课是全学堂垫底,逮着机会就想着逃课,对家中事务也不上心,对玩乐一事倒是精通的很。
  大房的处境,宁朗也是知道的,可他毫不在意,也一向对弟弟妹妹们好的很,听宁父说要多忍忍,多让让,他也自持是长兄,不爱和弟弟妹妹争抢,只要口袋里不缺银子花,也不觉得有什么。月例花完了,宁母心疼儿子,自然会从自己的私房掏出银子来补贴他。宁朗不理家务,不管后宅,整日与那些朋友们在外面玩乐,是家中最悠闲的人。
  宁暖捏着那盒胭脂,深深叹了一口气。
  “香桃,帮我把这盒胭脂放到梳妆台上去。”宁暖说:“然后抱上这些布,随我到老太太那去。”
  香桃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她:“小姐,您这是……”
  宁暖慢条斯理地将手擦干净:“这才消停了几日,当真以为大房好欺负的很,娘说要忍让,我可是不依的。”
  香桃大喜,连忙去将那几匹布抱了出来。
  两人还未踏出屋子,又听到外面传来小丫鬟惊慌失措的叫声。
  “夫人!夫人您慢些!”
  紧接着,宁母急切地声音又传了过来:“阿暖?阿暖在哪里?”
  宁暖心中一惊,连忙走了出去。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