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男主们全是我前任 作者:乃

穿越 2019-02-17 收藏

影后之路,当然是从美到惊天动地的花瓶开始走起。
只是走着走着,身边冒出一个男神保驾护航还不够,两个,三个……
最让人感到惊喜的是,他们不仅全是书里的男主,还全是她前任!
西帘内心毫无波动,并发了个她最爱的中老年专用表情包:情谊永存,珍藏昨天,珍惜明天.jpg
男主们:……
原女主:手动微笑。
粉丝们:“这些算什么,我们娘娘裙摆宽阔,后宫宽敞,统统照收不误!”

*比较有逻辑的苏文,开放式结局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帘 ┃ 配角:关邵,江勋,乔一南,夏洺,卫时迁,苏妃玉,云鸾 ┃ 其它:古穿今,修罗场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西帘生前是名动天下的美人,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不但成了个糊到地心的十八线小演员,还是篇狗血小说里的白月光女配。重征娱乐圈,从美到惊天动地的花瓶,到国际知名影后的路上,西帘身边冒出一个男神保驾护航还不够,两个,三个……最让人感到惊喜的是,他们不仅全是书里的男主,还全是她前任,最后连原女主都成为了她的好闺蜜!
    本文行文流畅,节奏清晰明快,各个角色生动鲜明,以不黑原书女主,共同朝梦想努力为亮点,苏爽中不乏甜宠与感动,值得一看。
  ☆、1.穿书


  年会晚宴,名流云集。
  华丽璀璨的水晶灯下,西装与晚礼服交汇,红酒和香槟碰撞出缤纷色彩,纸醉金迷,看得人眼花缭乱。
  摆满了各式甜点的长桌边,一个少女窝在最角落的地方,动作迅速地往嘴里塞小蛋糕。她另只手举着手机,边吃边小声说着什么。
  “那个穿紫色长裙的看到没,她就是上个月宣布退圈,现在已经成了我们集团董事的周影后。现在过来拿布丁的是天天被你们刷屏喊老公的那位,跟你们说个秘密,别看他这么瘦,其实他特别容易胖,就喝口水都会胖的那种,他经纪人都快愁死了……”
  江韵填饱肚子后,左看看又看看,无视弹幕上一片“说好的减肥呢”,又拿了份小果盘。
  拿好果盘,她把平板夹在胳肢窝里,借着长桌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同时不停变换手机角度,试图让正在观看直播的人看到他们G.S.集团成立五十周年的年会是有多么热闹。
  把已经到场的人介绍了个遍,江韵歪头看了眼平板上的弹幕:“总裁?总裁还没来呢,他一般都是掐点出现,绝不会提前半分……哎呀!”
  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江韵被撞得脚下一个趔趄,直接往前扑去。
  左手是果盘,右手是手机,胳肢窝里是平板,三个都不能丢。
  江韵没时间思考自己这一摔,被其他人发现她在偷偷直播的下场是怎样,她只条件反射地把手里的东西往怀里揽。正准备迎接狗啃泥,身后有人一把拽住她,把她从狗啃泥的边缘救了回来。
  “我的天,真是吓死我了。”
  江韵站稳了,忙不迭把快要滑出去的平板放到沙发上。她转过身正要道谢,看清拉她的人是谁,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平板上弹幕密密麻麻的,全都在刷感叹号。
  用感叹号表达完心情,才有带字的弹幕紧跟着刷过。
  【这是谁!这是谁!这个小姐姐好好看!我要换墙头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舔屏。】
  【只有我觉得她很眼熟吗!】
  【眼熟+1】
  【眼熟+2,她叫什么来着?】
  弹幕上正纠结着这个被主播撞到的让他们全感到眼熟的人是谁,就听江韵有些变调的声音响起:“你不是,你不是那个谁,那个……”
  话没说完,一道声音插过来:“西帘,我到处找你没找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西帘抬了抬眼:“嗯,这里人少。”
  她似乎没注意到江韵的手机正面对着她,把她直播给数百万的粉丝,她只朝江韵简单打了个招呼,才对找了大半个宴会厅,终于找过来的罗曼书继续说道:“反正我雪藏半年,没人记得我,我在这里也能清闲会儿。”
  罗曼书站定后,匆匆对江韵说了句大小姐好,转头压低声音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定要你来参加年会。你颜这么好,总有再出镜的机会的。”
  西帘摇头:“没那么容易。严哥不是说等过了年,就给你两个新人带吗?你还是把心放在新人身上比较好。”
  罗曼书是西帘的经纪人——
  准确来说,是一本名为《超级影后系统》的言情小说里,和西帘同名的女配的前经纪人。
  再准确点,不止是女配,更是个白月光前女友。她和五个男主都谈过恋爱,眼前这个江韵,G.S.集团的大小姐,就是其中一个男主的妹妹,江韵以前还喊过她几回嫂子。
  那么西帘是怎么知道自己是穿书的?
  这还要多谢在她之前,穿成这个女配的前辈。
  按照西帘对这具身体的记忆的整理,那位前辈应该是看完《超级影后系统》就立即穿越了,正好穿到女配因为卷入一起黑料事件而被雪藏的关键时刻。
  刚穿过来,正准备仗着看完全本,对后续剧情都了若指掌,从而摩拳擦掌打算大干一番的前辈,忘记这具身体熬了通宵没睡,兴致勃勃地在电脑前又熬了半宿后,没吃东西就去洗澡,于是热水一淋,低血糖发作,直接休克。
  再之后,就是西帘穿过来了。
  西帘和前辈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前辈留下来的东西,以及女配本身的记忆,她过了很久才全部弄懂。
  当时恰逢雪藏,未免被别人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女配,西帘索性宅在公寓里,除必要的购物外,今天这个年会算是她这半年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出门。
  至于罗曼书,她根本不知道西帘那间公寓的住址,算来算去,也是小半年没见过了。
  罗曼书好不容易靠着电话把西帘从公寓里挖出来,让她来参加年会,就是希望她能搭上某位大腕,不说拍戏,好歹也要在镜头前露个脸,只要露脸,有曝光了,后面就什么都好说。结果西帘根本不在意,还反过来让她多注意接下来要带的新人,罗曼书有些气,又有些心疼。
  “新人新人,我连新人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你就赶着把我往外推。”罗曼书递给西帘一杯果汁,“我看你啊,就是在家宅惯,懒得动了。”
  西帘没说话。
  她接了果汁,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身上的黑色裹胸小礼服是刚踏入娱乐圈那会儿,前前任,即江韵的那位总裁哥哥从国外带回来送她的生日礼物,现在穿着,居然也不过时。
  甚至还衬得她前凸后翘,身材极好,加上五官精致,化的妆又是最适合她的,整体就显露出一种很特别的味道,看得呆愣许久的江韵终于反应过来,颤抖着出声。
  “你,你,你是西帘?”江韵也忘了自己正在直播,“我哥不是说要雪藏你一年吗,你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西帘没有惊讶,只说:“原来是他要雪藏我的吗。”
  江韵说:“你以为呢?我哥早和你分手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那样……”
  话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角落里的三人立即抬头看了过去。
  就连平板上的弹幕也从“惊了,西帘和江BOSS居然谈过恋爱”,飞快过渡到“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
  只见长桌的另一边,刚刚还有不少人在挑选食物,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人人神色慌乱,连带宴会厅的其他地方也被感染,乱糟糟一片。
  混乱间,男士们再顾不得绅士,女士们也顾不及优雅,他们尽力远离桌边的三个人,惊慌失措地朝周围散开。有人拿手机报警,有人喊保镖保安,也有人发出尖叫,却全被另一种声音盖过。
  “砰!”
  前来参加年会的都不是小孩,自然听出这是货真价实的枪声,绝非拍戏时的仿真道具。
  枪声一响,尖叫声戛然而止。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开枪者,然后也不用另一个行凶者开口,齐齐抱头蹲下。
  西帘还没看清那三人之中被挟持的是谁,就被罗曼书按住脑袋,推着往桌子底下藏。
  江韵则倒抽一口冷气:“那是我哥,我哥被他们拿枪顶着……”
  说着扔下果盘就要过去,却被罗曼书死死抱住:“你不要命了,那是真枪,你过去就是挨枪子儿的。”
  罗曼书三十多岁,江韵还没成年,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力气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只能红着眼眶,带着哭腔道:“可那是我哥啊,我哥被他们……”
  “谁是江韵!”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江韵的话,“江韵在哪,自己站出来,不然我就往你哥腿上开枪了!”
  江韵吓得一抖,双腿发软,差点跪倒。
  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刚要站起来,就感到有谁握了握她的手,同时一句声音很轻的话传进她耳中。
  “别哭,我去把你哥救出来。”
  江韵睁大眼,猛地转头看向身边。
  西帘这时已经站了起来,在蹲着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她拂去想把她拽下去的罗曼书的手,停顿几秒,学着江韵的哭腔道:“我在这里。”
  幸亏江韵今晚穿的是黑色礼服,又烫了最近流行的波浪卷,脑袋一低,大波浪一遮,能把脸遮去大半。西帘的头发没她的卷,但这会儿拨乱了,低着头走路,猛一看确实挺像江韵。
  至少她一路走来,看到她的人没一个喊出她名字的。
  等走到离那三人还有半张桌子的地方,她停住了,模仿出来的声音哽咽得都沙哑了:“我,我过来了,你们想怎么样,快放了我哥。”
  拿枪的中年人呸了一声:“放了你哥?你想得美!你哥害我破产,我准备拉他一块儿跳楼!”
  旁边拿枪顶着人质脑袋的少年跟着说:“我妈已经自杀了,都是你哥害的!”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