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虐文真香警告(穿书) 作者:六日瞳

穿越 六日瞳 2019-01-20 收藏

穿进自己写的报社人人人马赛克虐文,怎么办?
林陌心有存粮,不慌不忙。
拦路虎,一脚踢开。
臭男人,通通扔掉。
美好幸福富裕人生,由我亲手打造。
我林陌就算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摔死!也不要你这扑克脸冰山男半点帮助!
陈幕:“嗯?”
林陌:“宝宝大腿真粗.....”
##论自己挖坑自己跳啪啪打脸,用哪个姿势更舒服#
#穿进虐文也要做人生赢家鸭#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爽文
主角:林陌,陈幕

 ☆、第 1 章

  料峭的春寒,透过半掩着的窗牖溜进来,却怎么也吹不散一屋的沉闷。空气中弥散某种陌生香气,又暗含着一种令人心绪不灵的凝滞。
  林陌紧了紧单薄的衣衫,杏眼含笑地瞧着面前的妇人。
  “这一屋子姑娘,我看也就你最有福气。”六婆一双倒三角眼精光四射,瞧得人无处遁形,“一会儿进去,你只管拿眼睛瞧着那大官人,保证迷得他神魂颠倒。”
  林陌听罢不自觉地垂下眼,抿着嘴顿了一下,小声嗔道:“六婆……”
  “臊什么臊,”六婆面泛喜色,抓起林陌的手拍了拍,“老婆子若是你这般年纪,得你五分容貌,也是要进去争一争这泼天富贵。听老婆子的,没错。”
  被六婆干枯粗糙的手这么一碰,林陌心头生出几分厌恶,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白皙的小脸登时染上一层薄粉,一路红到隐入衣衫的脖颈,“婆婆莫要再说笑。”她软软地说了一句,卷翘的纤长睫毛掩盖住眼里的情绪,双肩配合地微微颤抖着,好似娇羞不已。
  这位所谓的六婆是个人贩子,三天前她一睁开眼,正好穿在被亲人卖给六婆之后。
  一路上六婆喜气洋洋,好几次拿眼细细打量她,林陌故作不知,勾着头做出一副唯唯诺诺模样。
  等到六婆暂居的客栈后,她依旧乖巧地丝毫不生是非,不像寻常小姑娘初离家后满腹怨恨,哭天喊地挨过几鞭子方才老实。
  表面上来看,六婆对她的安静很满意,高看了她两眼。
  林陌却不敢掉以轻心。
  她原本打算寻时机逃跑,不曾想这婆子连同老公儿子一道,眼珠不带错地盯着她们十来个小姑娘,一刻也不放松。
  一行人一路辗转,终于安顿在此,昨日又新添了七八个小姑娘,无一幸免都被招呼了一顿鞭子。
  林陌不由庆幸,有张好皮囊和温驯的外在,除去每日只得半个窝头,饿得她浑身乏力以外,六婆没给她其他折磨。
  她不清楚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和她住一起的小丫头们,挨过鞭子后个个木讷得连眼珠子都不敢轻易转动,林陌亦不敢随意问话,只得从长计议随机应变。
  今日一大早,六婆发了她们一人半个馒头,说有贵人前来挑人,提过一桶冷水,让她们清理干净,随后被赶到这里。
  林陌左思右想,与其活在这一伙人贩子手里,提防着哪日被卖进秦楼楚馆,还不如早早寻个合适机会,逃出去再作打算。这富贵人家,家大业大,总不至于盯得像这婆子这般严。
  内屋紧闭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稚气未脱的姑娘们低着头鱼贯而出。
  浓烈的暖香从门缝里倾泻而出,瞬时将外屋的沉闷驱散,方才还鸦雀无声的小姑娘们躁动起来,纷纷撩起眼皮往门缝那边瞧去。
  林陌亦不例外。
  下一秒,她的指甲紧紧陷进肉里,向来冷静的脑子嗡嗡作响。
  新的一队小姑娘鱼贯而入,木门重新掩上。
  林陌身子微微发着抖。
  她看得分明。
  里屋侧身坐着的俊俏男子,虽只是一个侧面,她并不识得,可脑海里却忽然冒出来一个名字:朱琰。
  这不是她即将完结的《炽凰绝唱》里面大猪蹄男主的名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炽凰绝唱》,是一本集世间狗血之大成,以虐碎女主心肝脾肺肾为己任,不带半点希望的暗黑系人人人马赛克虐文。
  拥有倾国容貌的女主林莫娘,被贩卖进戏班,因天资聪慧祖师爷赏饭,很快成为台柱,却遭恶人嫉恨陷构,失了依仗终日遭人作贱。
  幸得遇见朱琰,将她从打骂中救出,却不曾想此乃让她摧心毁肝的孽缘。开启她做为礼物,辗转于数十位权贵之间,即便怀上孩儿,亦无法幸免,最后落得一尸两命下场的悲惨命运。
  哪怕通篇炖肉,亦无法缓解误入读者恨不得从屏幕这头穿过来,拿指甲刀活生生剪死林陌的憋屈。
  林陌脸颊上的肌肉隐隐有些抽搐。
  敢情她这位亲后妈是穿进自己写的狗血人人人马赛克虐文,成为自己笔下被命运世道践踏成泥的小白莲。
  她突然想起林莫娘临死前,躺在血泊中说的最后一句话:“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起初她写这一句只是出于恶趣味,想要加深林莫娘此人一生的悲剧色彩,不曾想一语成谶。
  方才那队小姑娘眼瞅着就要出来,林陌瞟了一眼站在她前面的另外一队小姑娘,终于开始有些着急。
  虽然朱琰的出现让她明白到底身处何处,但故事线因她的穿越出现偏差,还没待她进入戏班学艺,朱琰便提前出现。
  此人心思诡秘,心狠手辣,眼下最紧要的便是躲开他。倘若落入他手,除非死,否则逃离只能是痴心妄想。
  作为亲手促成林莫娘和朱琰这一段孽缘的亲妈,林陌深深懂得,她所亲手设置的男女主相互吸引定律,只需和朱琰一对眼,她便能完全激化出他内心的全部黑暗。
  搬石头砸自己脚是什么感觉,林陌此刻深有体会。
  她暗暗叹了口气。
  既来之,则干之。
  既然是她笔下创造出来的世界,就算出现偏差,但故事发展的大致规律她依然熟知在心。
  只要她利用好自身条件,在拥有绝对力量前,避开和朱琰的碰面,必能将林莫娘的命运扭转过来。
  拿定主意,林陌循着腋下最嫩的一处软肉,狠狠地掐了一把。整张莹白小脸立时涨成猪肝红,热汗从额头浸出,落到地板上,很快浸出一小团湿痕。
  方才错眼瞧了别处的六婆,看到林陌这般模样,大惊失色地小跑过来,扶着她低声问:“怎么了这是?”
  林陌浑身乏力地靠在她怀里,一双黛眉拧成结,整个人直往下溜。她倒抽着冷气,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道:“婆婆……我……腹……中……绞痛……”
  她泪眼盈盈地瞧着六婆,浓密的睫毛扑扇扑扇地渐渐失去力气,黑眼珠也跟着往上翻。
  六婆见她不似作伪,小脸透着死气,急得伸手就去掐林陌人中。
  这可是她的压箱之宝,出不得大事。
  林陌强忍着人中处传来的剧痛,眼泪大粒大粒从眼中滑落,这下不需要做戏,她是真疼!
  “婆婆……我……”
  “别出声,留着气。”六婆见林陌眼珠子恢复正常,身子不再往下滑,这才收手招呼身旁的小丫头,连拖带抗地将林陌挪到椅子上。
  六婆瞧着林陌白玉般的小脸被掐出个红印,边缘处隐隐沁出一丝血气,心知今日她容貌暂毁,卖不上什么好价钱。这丫头尚未长成已这般绝世容貌,若要她贱卖必然不肯,倒不如养养再另寻富贵。
  “好孩子,想来老天爷要成全你我这段缘。你且回房歇息,过几日,老婆子必定尽心尽力给你寻个更富贵人家。”六婆说完随手指了刚才那小丫头,“把姐儿扶下去。”
  林陌被小丫头搀扶着,颤巍巍地站起来,满脸愧疚地欲言又止。
  六婆支棱着耳朵听见里屋已有动静,怕被发现她存心支开美人儿,得罪贵人,赶紧招手让她们离开。
  林陌被小丫头搀扶着小心地往住的屋子走去。
  走到一半,林陌“哎哟”呼了一声痛,捂着肚子再也直不起腰。
  随行的小丫头是个老实性子,见她疼得脸色发白,登时手脚无措,连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林陌瞧着小丫头圆鼓鼓的脸,心头闪过一丝迟疑,不过很快被逃出去的念头占了上风。她蹙了蹙眉,面上浮出一丝难为情,悄声道:“我想去茅厕一趟。”
  小丫头不疑有他,憨笑道:“姐姐,我在茅厕外头等你。”
  林陌捂着肚子,瞧了眼小丫头,方道:“你叫什么名?”
  “二妞。”
  林陌点点头,带着二妞拐去茅厕方向,两人在岔口处停下来。
  林陌道:“在这儿等吧。”
  二妞局促地笑了一下,老实站在那里不动。
  林陌捂着肚子,慢腾腾地往茅厕那头走。
  这几日她眼观四路,总算找到一处逃路。茅厕旁的土墙低矮,只需拿东西垫一垫脚便能翻过去。
  她瞅准时机,偷偷在那附近藏了三块石头,等的就是六婆一家子对她的防备心减弱,寻得机会从那里逃脱。
  眼下六婆一家子忙着接待贵人,无暇顾她,这是最佳时机。
  只是……
  林陌回头望了眼傻乎乎站在那里的二妞,最后心一横,暗道一声抱歉,三步并作两步避开她视线,侧身闪到茅厕旁的矮土墙根,把散在附近的石头捡起来垒好。
  待她踩着石头叠成的墩子,手搭在土墙上正要使力往外翻时,劈头一个身影利落地从土墙那头翻进来,顺带一把捉住她按进怀里。
  没等她开口惊呼,一只大手裹挟着浓厚的血腥味儿死死捂住她嘴,冰冷的铁器随即贴上她脖颈。
  湿冷黏腻的皮肤贴在她耳边,男人磁性的嗓音带着不容置喙的肯定低沉响起:“不许叫。”


  ☆、第 2 章

  
  架在脖子上的戾气毫不掩饰身后男人的坚决,林陌丝毫不怀疑只要她的手指敢动一下,那把铁器便会立刻割开她喉咙。
  她识趣地僵直身体,靠在男人怀里。
  许是她的顺从取悦了身后那人,男人忽而沉声道:“将你放开后,不许作声,带我进你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