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八零蜜宠星际妻 作者:未末初

穿越 未末初 2018-12-08 收藏

本以为会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星际女博士,竟然被一个近古人的疯女人给赖上,重生在八零年代的绝美村姑身上。
这还不是最疯狂的,
看不得她好的黑心小白莲、
一群伺机而动的恶狼、
还有一头一直想把她拐回家的霸道男人...
想她堂堂的星际最顶尖的高智商博士,怎么会被这些人得逞。
先攻略了那个霸道的男人
再弄死恶狼,
掐了黑心小白莲!
某个霸道男人把夏七七按在怀里:
媳妇,有我呢!
俩包子冒出来:
妈咪我们也可以!
夏七七很想说:
老娘自己可以的!

标签:军婚 爽文 腹黑 魂穿
============

  
  ☆、001.拐了个,丈夫

  山镇有个怪饭馆,
  里面有个傻大妞,
  午时一刻做饭忙,
  香气飘满整个镇,
  可惜从来不开张!
  可惜从来不开张!
  这是山镇最近的孩童唱的最多的儿谣,也不知道谁编的,虽然不押韵但是倒是好记的很。
  四月的太阳在山镇很朦胧,一群人来到一处饭馆。
  一个大灶,
  一口铁锅,
  一个铁勺,
  一个女人!
  这是众人眼中的样子。
  女子抬头看看太阳,大灶下面的火噼里啪啦的响起来,锅里的油冒起了青烟。
  兹拉
  一把辣椒丢了进去,锅铲动了动。
  兹拉兹拉
  犹如精准刻度尺丈量过的土豆丝进入锅里。
  五斤重的铁锅在火焰上飞舞,那纤细的女子握着铁锅的把手,上下颠炒。
  土豆丝在空中飞舞,如同顽皮的孩子,想要把辣椒丝包裹住,却怎么也无法完全吞噬。
  咕咚
  淋上一圈香醋,淡褐色的香醋刺激了周围看客的唾液,纷纷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
  继续颠炒
  五十下,不多不少!
  只见一只没有动的左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抓了一撮盐粒子,用力一搓,捻成细粉的盐粒子就飘进了热锅里。
  咕咚咕咚
  香气刺激的更多的唾液分泌,众人纷纷用力蠕动鼻子,想让香气多多流动起来。
  三分钟,一盘酸辣土豆丝出锅。
  山镇特有的土陶褐色盘子此时竟然显得那么美,如同艺术品。
  众人没人敢出声,怕一说话香气就跑了。
  一碗再普通不过的白米饭,家家户户每天都会有。
  一个鸡蛋每个母鸡每天都会生产的东西。
  一碗水倒进热锅里。
  热气冒了出来,笼罩了女子,也把她那精致的五官朦胧化,更加美的惊人,但却无人敢肖想。
  右手握着铁锅左右晃动了一下,然后热水就进了旁边的土狗大瓷碗里。
  那一条水线,很多人练过却无人做的这么美,这么行云流水的自然。
  滴水未有的铁锅里倒上油,青烟就冒了出来。
  隔夜的米饭丢进去,都能看到米粒在跳舞。
  这次不颠勺了,女子用铁勺在米粒上碾过,似乎要把不听话的米粒按回去。
  就这么一直碾磨,直到每一粒米都独立跳舞,
  可能是感觉米粒太不听话了,女子左手抓起那个鸡蛋,
  咔
  手掌一用力,鸡蛋就裂开了
  蛋清蛋白跌入锅内,碰到了铁勺背上。
  左手往后一丢,蛋壳准确的进入身后不远处的垃圾筐,那一手绝技是孩子们最爱看的节目,太帅了有没有?
  对于孩子的惊呼,女子似乎一点不受影响。
  一直握着把手的右手开始动了。
  铁锅再次开始飞舞,左手的铁勺也加入进来
  同样五十下,不多不少!
  同样的操作,不同的是,这次是右手,锅不动,铁勺还在动,盐粒子同样捻成细末飘入锅里。
  咕咚
  咕咚
  咕咚
  这次连一直忍住的人都加入到制造唾液的大部队里。
  一盘黄金炒饭,每一粒上面都裹上了蛋液,黄灿灿的炒饭都把装它的土陶碗映衬的没有那么土气。
  看看铁锅,干净的如同刚刚所有的事情都是错觉。
  两碗水在众人感慨的时候倒了就去。
  大灶底下的火已经冒出橘黄色的光,预示着它的使命快完成了。
  不过在它寿终正寝的时候,锅里的水也开了。
  丢进去几根洗净的青菜,加入几个盐粒子,滴上一滴香油。
  这种蔬菜汤家家都有做,可是女子做出来的却总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汤出锅,火也灭了
  似乎一切都被计算好了,分毫不差!
  女子摘下围裙,搭在锅灶上。
  在旁边的洗手盆里,仔细的搓洗着双手。
  一双如玉般的纤纤玉指让人无法想象刚刚的场景。
  肥皂泡遮盖了所有的美好,众人叹气。
  清水洗去后,众人点头,如此才合理。
  用白色的棉布毛巾擦拭干净,女子从容的坐在饭馆外面的唯一一张桌子侧的唯一一张凳子上。
  拿起上面的竹筷,皱皱眉头,还是不习惯。
  端起炒饭准备开始每天的重复的事情吃!
  “同志,能点菜了吗?”
  浑厚的声音,夹杂着点点的嘶哑,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
  手里的竹筷并没有放下,头却抬了起来。
  对面的男子眼睛不由的一缩,这样的女子怎么会在世间出现?
  一身迷彩服,上面的泥浆还没有干掉,甚至连脸上都有泥点子,左手藏在裤兜,布料上的暗色可以清楚的知道受伤了。
  脚上的军靴已经看不出颜色,但是周身的气质如钢如铁。
  就这样,女子上下打量了男子足足有一分钟之久,眉头也越皱越紧。
  “锺泽尘?!”
  当女子看到男人喉结处的红痣才轻启唇瓣,吐出三个字。
  即是疑问句,又是肯定句。
  “你认识我?”
  声线已经不是浑厚,而是紧绷。
  “不认识!”
  女子真的不认识他,只认识那颗痣。
  “想吃饭?”
  看看男子的视线盯着她的碗。
  “嗯!”
  第一次男人有了如此的渴望,对食物的渴望。
  “你结婚了吗?”
  “没有!”
  “有女朋友吗?”
  “也没有!”
  “我叫夏七七!”
  “呃?”
  “你的妻子!”
  嘶
  锺泽尘感觉自己今天是不是还没有从山林中的瘴气里走出来,这是做梦。
  “还吃饭吗?”
  似乎刚刚的对话不是夏七七说的,她平淡的语气让人摸不清头脑。
  “吃!”
  锺泽尘真的饿了,饿了三天两夜了。
  “先吃着!”
  把手里的碗塞到男人的右手里,然后起身,重新围上围裙,点上大灶下面的火。
  这次的速度很快,因为夏七七只做了蛋炒饭,这个管饱还方便。
  锺泽尘就那么端着碗看着女子,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做饭可以这么美,美的他都忘记了饥饿。
  “不饿吗?”
  一大盘子蛋炒饭放到锺泽尘面前。
  “你吃这个,碗给我!”
  锺泽尘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的,对眼前的女子他有种言听计从的感觉,身体早于脑子做出了决定,碗已经递出去。
  “吃完东西,去登记!”
  吃了一口米饭,夏七七才开口。
  啥???
  “饭馆明天开张,前提是今天我要完成登记!”
  众人激动。
  “婶子在这呢,证明现在就给你开!”
  终于开张了!!!!

  ☆、002.好好洗,太脏

  锺泽尘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对面那个冷冰的仙子,真的是说要做自己妻子?他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但是一顿饭还没有吃完,就见所有的手续都出现在桌子上,就差锺泽尘的了。
  “那个,我要结婚必须打申请!”
  锺泽尘认为他真的脑抽了。
  “要这么麻烦?”
  夏七七那好看的眉头都快能皱出折痕。
  “小伙子,你是当兵的?”
  赵海兰上下打量一下锺泽尘,长得看不清楚,脸不够干净,一身的泥浆怎么就让七丫头看上了呢?她儿子比这小子强太多,都没有让七丫头多看一眼。
  “是的,婶子!”
  放下碗筷,礼貌的回答。
  “继续吃!”
  夏七七看着还没有吃干净的盘子,眼睛都快射出寒光,惊得锺泽尘立马拿出筷子继续吃。
  再次他感觉自己脑子坏掉了。
  “七丫头,嫁给当兵的是有些麻烦,今天肯定办不了手续。”
  赵海兰咽了快溢出来的口水,这饭菜太香了,可惜明天又吃不到了。
  “我要是非得今天嫁呢?”
  碗放在桌子上,里面感觉都能照人影,众人都习惯了,可是锺泽尘是第一次见,有人可以把饭吃的这么干净。
  “这个是政策,婶子也没有办法,咱不能跟政府对着干不是?不过有个办法比较冒险,就看七丫头你怎么想!”
  赵海兰背后被好几个人点点头,这赵大姐说的没错,一切要规矩办事。
  “说!”
  有办法就行!
  “七丫头的人品我们可以担保,所以你们直接办酒席,等兵娃子去部队打个申请再来办手续,不过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唰唰
  所有人都对着锺泽尘,让这个面对过枪林弹雨的男人不由的把口腔里的米饭用力吞下去。
  看着对面双眼冒寒光的女子,锺泽尘认为,他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可能就走不出去了。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