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作者:易楠苏伊

穿越 易楠苏伊 2018-10-22 收藏

刚毕业的谢伊兰,被系统带到六零年成了农家老太太
发现一家子全是极品
老大是个妈宝男,老二是个抹布女,老三是个暴力男,老四是个老婆奴,老五是个凤凰男,老六是个拜金女。。。
为了活下去,谢伊兰必须要改造这些极品家人,要将他们三观掰正,争取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等等,马上就要灾荒了,她还得挣口粮。

食用指南:
1.别问为什么女主有那么多孩子,因为剧情需要
2.女主穿越过程中没有感情戏,改造极品就是她的日常
3.这是一篇极品贼多的文,不爱看极品的小天使千万别点!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系统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伊兰(钱淑兰),王思敏 ┃ 配角:王家,钱家等等 ┃ 其它:


第1章

    “老四,不是我说你,你也该管管你媳妇了,看她把咱娘摔得,脑门都磕出血了,要不是有你大哥在,咱娘这回都不一定能挺过来。”

    “大嫂,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娘又不是雪梅推倒的。再说,要不是你们三更半夜在灶房里偷吃煮鸡蛋,雪梅也不会半夜叫嚷起来。说是一家人,可吃独食的时候为什么不叫我们,我们家桃儿都饿成什么样了,你这个当大嫂的也忍心。”

    “我有什么不忍心的,我呸!不就是一个丫头片子嘛,偏你还当成宝,嗤,我说老四,别说我没提醒你,等你将来死了,你这宝贝闺女可没法帮你摔盆。”

    “你个泼妇,你咒谁死呐!”又一尖利的女声传来,接着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偶尔还夹杂着打斗声与孩子的哭闹声。

    震耳欲聋的嘈杂声让谢伊兰皱起眉头,而后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她正躺在板车上,路面的不平让本就虚弱的她不停颠簸着,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闹罢工,又痛又酸。她想挪动脑袋,想往后叫住拉她的人,却发现她脑门抽痛,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了,她想张嘴,却发现发出的声音仿佛像猫一样,除了她自己,别人根本听不见。

    她没办法只能直视前方,见不远处有许多人围在一起,想来刚刚她听到的争吵声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只是他们似乎太过专注吵架,连她被人拉走也没注意到。

    她心里暗暗嘀咕,她该不会被人偷了吧?

    这想法刚出来,她就唾弃自己,她就算再瞎,也从自己手背上的皮肤看出来,她绝对是个没人要的老太太,谁会偷她!

    她正胡思乱想间,突然感觉板车换了一个方向,没多久就进了一户人家。

    板车停下来的时候,谢伊兰终于看到拉她的人长啥样了。他约莫三十多岁,黑皮肤,高鼻梁,方脸大眼,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英气,他很瘦高,像根竹竿似的,但却很稳健,他走到她身边,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她的额头,微微皱了皱眉,但又没说什么,直接弯腰把她抱起来。

    作为一个才二十二岁的女大学生,谢伊兰表示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着,而且还是一个大叔。她略微有些不自在,只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动弹,所幸就闭上眼,来了故作不知。

    男人似乎很熟悉这个地方,直接把她抱到一间屋里。这房子是泥土墙,看到这房子,她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刚才看到那些人的服装,她就隐约猜到自己是穿越到了六七十年代。只是她也不确定是六十,还是七十。等她看到这房子,屋里没有灯炮,就更确定了,她一定是到了六十年代或者更早。

    她心里一阵惊涛骇浪。

    她答应系统穿越时空,过来照顾她奶奶。难道是要从她奶奶出生之时照顾?

    想想,她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刚领到毕业证,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奶奶这个好消息,却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她已经去世的噩耗。

    奶奶明明才五十六岁,为什么会这么早就没了?她怎么也想不通。

    后来她才从邻居大婶那知道,原来奶奶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家里没钱,儿子又不孝顺,医学也不发达,没办法,她只能回家等死。为了不让她念书分心,奶奶一直偷偷瞒着她,一把火把医生的诊断书烧了。不到半年,奶奶就没了。

    奶奶去世后,她那父亲也没上门。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简陋的灵堂里。

    七天七夜,她跪得筋疲力竭,昏昏欲睡的时候,模模糊糊听到一个声音问,“如果给你一个孝顺奶奶的机会,你愿意吗?”

    “我愿意!”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一连串的指令。

    “该执行者为原宿主的后代,符合原宿主的要求。”

    “极品改造系统已绑定执行者,编码为365号。”

    “穿越程序已启动,将执行者送到指定年代。”

    。。。

    接着,她就到了这里。

    她闭了闭眼,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小姑,你先歇息一下吧,我队里还有事,先去忙了。”

    原来这是原身的侄儿,还真挺意外的,原以为他这熟门熟路又体贴备至,她还以为是她儿子呢。

    谢伊兰朝对方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本是很寻常的道谢,却把钱明华吓了半死,像看鬼似的一直盯着她瞧。

    谢伊兰没想到她刚到这世界,只说了一个词就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直到对方走了以后,她才开始在脑里不停喊,“系统,系统,你在吗?”

    “极品改造系统为您服务。”一阵低沉浑厚又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在脑袋里面响起。

    谢伊兰听了只觉得心尖一颤,她愣了一秒,才想起来问,“我在哪呀?”

    “这里是华国一九五八年四月十五日,宿主如今身处华国偏北的临阳省,刘关县,王家村。”

    “一九五八年?”

    “是的宿主。”

    谢伊兰心里纳闷,“我奶奶明明是一九六二年出生的,你为什么送我到一九五八年,就像是要照顾胎儿,也得是一九六一年吧?不是我想跟你计较,我记得明年就是百年一遇的大饥荒,你这分明是故意想要饿死我啊。你也太欺负人了吧!”

    “这是原宿主的要求。不是系统的错,这样的锅本系统不背。”好听的声音立刻传来,平平淡淡地解释着。

    谢伊兰没想到这系统居然还会用流行语,不过此时她也顾不上这些了,急忙问道,“原宿主是我的原身吗?”

    “对。”

    “也就是说,她是许愿者,我是执行者。”

    “宿主理解满分,鼓掌!”接着,她的耳边就响起一阵机械的掌声,谢伊兰嘴角直抽抽。

    “那她为什么要送我到一九五八年?”

    系统对谢伊兰的问题非常有耐心,“原宿主的愿望是改造她所有的儿子儿媳。饥荒年间,她家人死了一半。所以,宿主需要回到改变命运节点之前。”

    谢伊兰表示理解,心中仍是忐忑不安,“那原宿主给我留下粮食了吗?”

    “没有”

    “那我怎么才能让全家人活下去?”

    “本系统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执行者,宿主是最后一个执行者,本系统拥有专门的交易平台,执行者之间可以相互交换物资。宿主可以把自己的需求发到商城。”

    听到这话,谢伊兰顿时有了底气,六十年代有许多东西都是比较珍贵的,比如邮票,怎么说也有年代优势,随便拿出一样东西都是年代货,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这样想着,她就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

    再次醒来的时候,谢伊兰浑身上下一阵酸爽。明明只是睡了一觉,她就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力气,手臂也能抬起来了。

    门外一个轻微的响动声传来,她抬了抬眼皮。

    靠里面的炕上,钱淑兰阴沉着脸不说话。之前,她只是说了一个字,就让她那侄儿察觉到不对劲,现在还是少说少错吧。

    王守礼不动声色的关上门,屋外有他媳妇守着门,大嫂想搞破坏也得先过他媳妇这关。他心安定了几分,脸上带着点讨好,“娘,我来看看您。你头还疼吗?”

    这个声音,她有点耳熟,谢伊兰以为是原身的感觉,也没在意,她直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死不了”。

    王守礼讪讪的笑了笑。走到老太太炕边坐下,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娘头上一眼,见上面只是肿了块大包,擦伤了一点血,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谢伊兰见他这么靠过来,还有些不自在,刚想往里挪,待看到他脑门上刻了三个数字又不动了。

    红色的是6,绿色的也是6,蓝色的还是6。这三个6是什么意思?

    只是王守礼在这儿,她也不好问系统,只能继续看他表演。

    王守礼刚刚说了一箩筐关心她的话,又说了些忌口什么的,谢伊兰只是不动声色地听着,并没有发表意见。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