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宝贝你日错人了(快穿)作者:红烧肉

穿越 红烧肉 2018-10-21 收藏

讲述一个寻找前世爱人但总是找错的奇女子啪啪啪的一生。

第一个故事:关山雪(和亲公主x蛮族大君)
第二个故事:念奴娇(假丫鬟x盲公子)
第三个故事:小狼狗(女总裁x男保镖)
第四个故事:报告老板(御姐助理x傲娇老板)
第五个故事:你好Alpha(女alpha x男omega)
第六个故事:师父日安(女师父x男徒弟)
第七个故事:鬼畜来袭(异能者x变态科学家)
第八个故事:别动!警察!(冷冻人x警察)
第九个故事:小贼哪里跑(寡妇x飞贼)
第十个故事:海的儿媳(生物学家x男人鱼)
第十一个故事:烽火烟云(进步女学生x军阀姐夫)
第十二个故事:帝王策(女皇帝x摄政王叔叔)
第十三个故事:妖的报恩(御妖师x男狐妖)
第十四个故事:  将军令(将军妹妹x谋士哥哥)
第十五个故事:远古纪(现代萌妹x远古忠犬)
第十六个故事:伪装者(骗子老婆X特工老公)
第十七个故事:锦衣录(御史师妹x锦衣卫师兄)
第十八个故事:星光璀璨(金牌经纪人x娱乐圈小鲜肉)
第十九个故事:破阵子(道门流亡女修士x佛门精分妖僧)
第二十个故事:双面人(黑手党女大佬x黑手党男大佬)
第二十一个故事:江湖夜雨(魔教妖女x正道少侠)
第二十二个故事:为人师表(女学生x大学教授)
第二十三个故事:画堂春(名门千金x土豪夫君)
第二十四个故事:鬼夫上门(倒霉下属x鬼魂老板)
第二十五个故事:太子妃嫁到(太子妃x傻瓜太子)
第二十六个故事:爸爸去哪儿(包子麻麻x包子霸霸)
第二十七个故事:陌上花(失忆少女x糙汉纤夫)
第二十八个故事:医冠楚楚(女警察x男医生)
第二十九个故事:宫墙柳(奸妃x权宦)
第三十个故事:河神(新派大小姐x旧式大少爷)
第三十一个故事:南柯

    ☆、楔子
    司命星君殿里,更漏滴答滴答的轻响在阔大的屋子里回荡着,清晰又单调。梳着双丫髻的童儿靠在朱漆柱子上,嘴巴无意识地开阖着,显然好梦正酣。
    这是天宫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作为七十二殿之一的司命星君殿,等闲不会有外人能闯进来。是以那童儿虽然负责看守殿门,不知不觉就打了起了瞌睡。突然,他皱起眉头,好像听到了隐隐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童儿睁开眼,只见一副十六副湘妃裙裾从他身侧掠过,仿佛烟霞烂漫、瑞彩重轮。
    那裙裾倏忽远去了,童儿猛地跳起来,用生平最大的嗓门叫道:“星君!不好了!瑶姬仙子来了!”
    #
    “仙子,”一身白衣的司命星君坐在几前,满脸的无奈之色,“非是本君刁难你,命册乃干系轮回轨迹的重要之物,本君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你。”他见对面的少女垮下脸,温言劝道,“仙子且听本君一言,仙子不忍见飞光神将被打落凡尘,但飞光遗失了平妖令,按律该魂飞魄散才是,如今他轮回过后,仍有回到天宫的希望,仙子何必要舍身去追随他。”
    那少女自然是童儿口中的瑶姬仙子,她如今将将不过十六岁,便如一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虽未盛放到娇妍之时,但那绝色姿容夺人心魄,便是司命星君这等见惯女仙的人看来,也不得不赞一句,天帝的这位小女儿,实在是诸天万界首屈一指的大美人。
    只听瑶姬柔声道:“星君司掌星命,自然知晓,我等神明若去那大千世界轮回,轮回的次数越多,身上的神性就会越稀薄,待到神性完全消失,便再也无法回到天宫了。”她想到飞光从天门上坠落的那一幕,心中便隐隐抽痛,“我已求得父亲准允,助飞光哥哥一臂之力,若下凡后能让他想起前世记忆,即便他没有找回平妖令,父亲也可以让他回来。”
    “哦?”听了这话,司命星君不由惊讶。
    都说天帝最宠爱的就是幼女瑶姬,如今看来,所言非虚。
    飞光作为镇守鸿渊阁的神将,在与妖物的搏斗中不慎遗失了阁中的至宝平妖令,导致平妖令遗落在了大千世界里。这平妖令干系甚大,天帝大怒之下,当即就要将飞光的魂魄打散,谁知之后却改了主意,让飞光遁入凡尘,在大千世界轮回,直至找回平妖令方可返回天宫。
    消息传出去后,瑶姬匆匆赶到天门,但飞光已经去往下界了。瑶姬便径来了司命星君殿,恳求司命星君将飞光的转世命册给她,让她下凡寻找飞光。司命星君当然不可能答应,如此磨了几个月,没想到天帝竟准允了瑶姬的胡闹之举。
    “也罢,既然是天帝的意思,本君也不会推辞,”司命星君摇了摇桌上的铜铃,“童儿,去把第甲第壹佰捌拾贰号的命册拿来。”
    “多谢星君。”瑶姬精巧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笑来,她屈膝盈盈一拜,墨色长发披散在裙幅上,好似星河流泻,翩然入云。
    司命星君看了她半晌,忽而笑道:“本君冒昧问一句,仙子为飞光如此奔波,却是何缘由?”
    瑶姬面上就是一红,只含糊道:“我与飞光哥哥一起长大,如今他遭逢大难,我为他奔走,只为全了这份情谊。”
    “哦。”司命星君淡淡地应了一声,他是何等洞察人心之人,只观瑶姬眼角眉梢的羞涩,便知传言为真——瑶姬仙子倾慕神将飞光已久。
    此时,那奉命去拿命册的童子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将一本泛着幽光的书册递给司命星君,司命星君转而交给瑶姬:“仙子请拿好,这就是飞光的转世命册。”
    闻听此言,童子不由惊诧地看了司命星君一眼,欲言又止。瑶姬如获至宝地将命册捧在手里,自然没有注意到这短暂的一幕。
    瑶姬决心下凡帮飞光找回记忆,她不是被打入凡间的神明,不需重新投胎受轮回之苦。但灵魂需附着在凡人身上,因此也就失了神力。为了尽快找到飞光,唯一的方法就是拿到他的命册,根据命册上的描述找到他在每个大千世界的转世。
    “本君有一物赠予仙子,”瑶姬本打算告辞,却见司命星君从袖中拿出一只小小的罗盘,“此物乃引命盘,翻开命册时催动此物,仙子就能附着在与命册主人关系亲近的人身上,且与仙子灵魂相契。”
    瑶姬不由吃惊地看了司命星君一眼,这位星君对她下凡一事显然不太赞同,如今又为何……
    “送佛送到西,命册既然已经给了仙子,本君也盼着仙子能顺利而归。”
    瑶姬闻言,又郑重地朝司命星君拜了一拜,拿着命册与引命盘离开了。待那窈窕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外后,童子才不解道:“星君,方才您让小人去取的,不是风骏神君的转世命册吗,为何……”
    司命星君执起桌上的青玉杯,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好童儿,此事……不可说,不可说……”
    第一篇:关山雪
    至正二十三年,时值初冬。
    平京城厚重的城门在嘎吱嘎吱的齿轮转动声中缓缓打开,一路逶迤有数里长的车队从城门下穿过,安静地离开了这座大严朝最雄伟的城市。
    年少的新城公主掀开车帘,这是她最后一次回望平京巍峨的城墙了。此去北陆,路途漫漫,再不会有归期。
    “殿下,”侍奉新城公主的是个还带着稚气的小丫头,“您心里难受吗?”
    公主微垂蝤首,满头的珠翠在摇晃间发出叮叮咚咚的环佩轻响。难受吗?真正的新城公主早已魂归天外,如今占据着这具身体,将要远嫁北陆,身负和亲重任的,则是遁入凡尘的瑶姬仙子。
    瑶姬自然是不难受的,她只是替新城公主难受罢了。
    因着司命星君的引命盘,她很顺利地附着在了一具与她灵魂相契的凡人身上。新城公主庄瑶时年恰巧十六,正是琦年玉貌之时,却因为常年备受冷落,被宫廷中踩低捧高的下人暗中克扣,病重之时连药都喝不上,就此香消玉殒。
    穿越而来的瑶姬成为了重生的新城公主,尚未熟悉这具身体,就接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
    “北陆啊,”小丫头唤作阿青,嘀嘀咕咕地道,“听说那里到处都是雪,有好多好多的野狼野马,那里的人喜欢喝酒,还喜欢打人,奴婢还听说……”她瑟瑟缩缩的,“北陆的男人还会吃人!”
    “噗嗤。”瑶姬不由轻笑了起来,由于灵魂相契,新城公主的容貌与她有八分相似,虽说没有天宫女仙那般超凡脱俗的气质,但放在凡间,已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了。
    阿青顿时看呆了:“殿下,您……您真美。”
    这么美的一位公主殿下,却要嫁到北陆去,嫁给那些会吃人的蛮子,真不知道圣人是怎么想的。这般大逆不道的想法她自然不敢说出来,却不知纵使新城公主长得再美,一个宫人的女儿,生母还早早故去了,又不受父亲喜欢,大严朝的皇帝陛下在自己仅有的三个女儿中择选,只会将最势单力薄的新城嫁出去。
    皇帝原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那蛮荒之地吃苦,架不住北陆的右金部威势赫赫,铁骑大军已逼近了大严朝的边防,那位右金部大君又年少有为,二十六岁上就一统蛮族,他拒绝要宗女去和亲,明确表示若不送一个真正的公主过去,立刻攻打中原。皇帝与宰相们在政事堂商量了一夜,最后的结果就是送新城公主出嫁。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