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家有三“狼”君 作者:十八荆

穿越 十八荆 2018-10-18 收藏

甘棠一睁眼,发现被群半裸男围观了,三双瞳子俱散发出如狼般的幽光,从此,她就身陷“狼窝”了。

与郎共枕的日子,真是……噗,喷鼻血!


PS:亲们千万别被以上简介迷惑住,其实,就是穿越女与猎户三兄弟打猎吃肉的温馨生活,至于吃什么肉,你们懂的!

内容标签:种田文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甘棠 ┃ 配角:郎大,郎二,郎三 ┃ 其它:种田,NP,发家致富

<家有三“狼”君>


   第一章 神逻辑的男人们

    甘棠朦胧欲醒,只觉头痛似裂,该死,下次再也不灌这么多酒了。

    “二哥,好像树上的红果子。”

    “乱说,果子哪有这么嫩,大哥,你下山次数最多,你有没有见过?”

    “嗯……我也没见过。”

    “不知道能不能吃?”

    “上次下山,我听大祥说,小娘子的身上每处都又甜又香,要不……我们尝尝。”

    耳边响起几道不同的声音,刺激地甘棠头上一阵阵发紧,长翘眼睫不停颤动,想叫他们别扰人睡觉,喉咙却实在涩痛得厉害,发不出声。

    慢慢身上的知觉渐渐苏醒,除了浑身的酸痛,还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湿滑黏腻的东西在她身上舔动,位置还是在胸`口,只要是女人,那处都尤其敏感,随着滑动,小小的酥麻漾开。

    这种感觉很别扭难受,甘棠挣扎着睁开了双眼,渐渐清晰的视线中,出现一条长长的动物尾巴,耷拉着左右摇摆着,轻轻擦过她的脸颊。

    “小灰,滚开,这是我们的,不准你碰。”随着凶狠的声音,摇着尾巴的某动物被一脚踢开。

    “嗷……呜……”小灰发出凄惨的嚎声。

    “二哥,这样小灰会受伤的。”声音有些不满。

    “好了,别吵了,正事要紧。”低沉的声音一出,另外两个就不支声了。

    如果视线也有重量的话,甘棠此时就很清楚感觉到了,那话一落,齐刷刷的目光全转向了她,看来她就是那件“正事”。

    甘棠循着目光回望,三个年轻男人头挨着头,全围在她身旁,全神贯注盯着她看,她现在也没心思仔细打量他们,只是视线和几道目光一碰触,顿时诡异地觉得,面前的三双眼睛好似都散发着如狼的幽光,分外炙热,突然有种自己是道美食的感觉,随时会被他们一口吞掉。

    吓得她忙将视线避开,眼珠子往下一落,本就混沌的脑子轰地炸开了花,裸……裸……裸男!

    黝黑壮实、麦色健硕、白皙纤细,三具不同类型的胸膛袒`露着,这景象刺激得甘棠立时坐了起来,“哎呦。”一声惨叫,腿怎么这么痛。

    “小心,你的腿摔伤了,不用怕,我已经帮你捆好了,只要不乱动,很快就能好。”还是那道低沉的声音,是左边壮实黝黑的男人发出来的。

    随着甘棠坐起身来,这才发现,三个男人只是打赤`膊,裤子还是有穿的,还没等她松口气,更可怕的事发生了,白花花裸`着的不只他们三个,她也同样没穿衣服,只下身着了条破破烂烂,脏得看不出颜色的亵裤。

    甘棠尖叫着双手抱着胸,触手一片扁平,她的34D呢?

    瞪圆了眼往下瞧,她没什么是特别出色的,唯有那34D的胸`部还算有些傲人资本,可现在胸口这两只实在像没发酵好的小馒头,连B都够不上,勉强只能算是A,再看看双手,也缩了好几码,手臂更是细瘦的很。

    一下子,甘棠全身都麻了,背脊后面凉嗖凉嗖的,开始使劲回想,胀痛的脑子终于有些记忆倒流。初恋男友劈腿,她受了刺激去酒吧灌酒的事她想起来了,可之后,本不属于她的一些记忆也随之而来。

    记忆里,有个小女孩叫小棠,塘西村人,一出世亲娘就死了,没多久爹娶了后娘,妹妹和弟弟也跟着有了,刚开始后娘怕乡亲们背后戳脊梁骨,面上还算亲热,直到过个两三年,本性就露了出来,觉得她这个赔钱货只会白吃白喝,一点用处都没有,很是心疼那些口粮,打那之后,挨饿、挨打、挨冻如家常便饭一样,等到前些日她刚过及笄,就把她卖给了邻村的老财主做第八房小妾,小棠什么都能忍,就是不愿意做妾,于是咬咬牙,趁着天黑逃了出来。

    这些记忆源源不断流进她的脑海,犹如她自己亲身经历一般真实,历历在目,她怔住了,难道……一个惊悚的念头窜了出来,她……穿越了!

    “你们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眼前的情形太匪夷所思了,怵得她声音颤抖如筛糠。

    “我们姓郎,这是我大哥郎大,我是郎二,小弟郎三,这里是东岭山,今早大哥打猎时,在山荆丛里看到你,就把你背回来了,你问怎么会在这……”中间麦色肌肤自称郎二的男人接了她的话,双眼绽着精光,突地笑了起来,露出满口白牙,“我想,应该是老天爷将你赐给我们做媳妇的吧。”

    郎二的话又一次刺激了她,穿到古代已经够恐怖了,还一穿来就被三个男人霸占为妻,她还要不要活了。

    “二哥,还是你聪明,前些日爹上山来时,才说该给我们娶媳妇了,今日就有了,你这么一说,指不定就是爹求神拜佛了,老天才赐了媳妇给我们。”郎三长得有些秀气,讲话声音也斯斯文文的,可内容却让甘棠想吐血。

    “呵呵,这感情好,就这么定了。”郎大也咧着嘴笑了起来,脸上透着几分憨厚。

    他们都疯了。甘棠实在受不了连续地刺激,只想快点逃离这里,可要逃之前,也得先找到衣服,她还不想裸`奔。

    “把我的衣裙还来。”

    “衣裙?”郎家三兄弟一愣,郎二先反应过来,“那堆破布有啥用?”

    “破布?”

    郎大挠了挠头,指了指甘棠的腿,她低头看过去,腿上捆着四根粗枝,而捆树枝的确实是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布料,这才反应过来。

    “小灰。”郎三一声唤,刚被踢走,缩在角落的某动物立时撒欢地跑了过来,嘴上叼着一缕缕破布条。

    甘棠只觉得太阳穴一个劲地跳,怎么老天不来到雷直接劈了她。“没衣裙我穿什么啊?”吼完以后,喉咙更痛了。

    “这么热的天,还要穿衣裙?”郎二真心不解,他们兄弟,只有下雪天才裹上兽皮,其他时候从来不穿。

    “我下山时,到是看到镇上的小娘子们都穿衣裙。”郎大好心替大家解释疑惑。

    “其他小娘子有的,那咱们媳妇也不能没有。”郎二说道。

    “那到哪去弄呢?”郎三到问了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要不,我下次下山去买。”

    “行。”三兄弟达成了一致意见。

    甘棠实在受不了眼前三个神逻辑还自说自话的男人,他们就这么决定了,有没有问过她的意见啊,就这么裸`着,她一分钟都无法忍受。

    “停,别等下次买了,你们随便哪个给我件衣衫穿就行了。”甘棠忍下怒气,为了不裸`奔,只能将就一下了。

    “我们从来不穿衣衫。”三兄弟这回到齐心,异口同声。

    甘棠真想找个地方撞死,呼,呼,呼,努力吸了几口气,算你们狠。甘棠觉得,还指望他们能正常是她的错,实在没办法沟通,只能靠自己了。往四周环顾,这里明显是一间茅草屋,却空无一物,桌椅板凳、床铺衣柜全没有,只有身下铺垫的厚厚干草,就再找不到东西了。

    甘棠欲哭无泪,连个能遮身的东西都找不到,难道,她注定要裸`奔了吗?

第二章 硬硬地硌人

    这么多年来,甘棠忙碌奔波,一直靠自己艰难为生,好不容易熬上大学,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却是个花心劈腿渣男,还嫌伤的她不够,莫名其妙穿到这里,让她遭遇这种情境,老天你玩够没,要耍她到何时。

    无法抑制的悲伤涌了上来,一向很少流泪的她,这次却不想再忍,瞬间泪盈于睫,清泪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掉。

    “媳妇,怎么啦,别哭,别哭啊。”仨从来没接触过女人的大男人,哪里懂怎么哄人,就连一向最机灵的郎二也没辙了,一迭声地说着别哭,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

    “衣裙这么要紧吗?”郎三愣愣的,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郎大不愧是三人的老大,相对镇定一些,呆了一下,就似想到了什么,在自己脑袋上拍了一掌,突地嚷了起来,“瞧我这脑袋,怎么没想起来,快,去拿我们的兽皮给媳妇。”嚷完就站起身来,一马当先跑了出去。

    郎二一听也站了起来,出去前还不忘再吩咐一声:“媳妇,我们这就去拿,可别再哭了,三弟,你在这陪着媳妇。”

    两人相继跑了出去,甘棠哭了一会情绪发泄了不少,又一听有东西遮体了,泪就慢慢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