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情斗官场 作者:风流龙哥

穿越 风流龙哥 2018-06-15 收藏

王小虎,一个现代好酒好色好权三好国家公务员,一不小心穿越到宋朝大王村,成为村中唯一的秀才,家有美母贤妻,外有情人寡妇,又是风月常客,为了美女金钱和权力,王小虎走上一条大宋风流仕途!

第001章 少年小虎(一)

我叫王小虎,字有钱,家住和平县大王村。

我父亲是个小地主,名叫王三万,有良田百亩,大房九间,家有妻三人,半年前病死,留下孤儿寡母四人。

也就是“我”和他的三个老婆。

我叫王小虎,没有字,高中毕业,家住古城小镇,乃是女镇长张美丽的秘书兼职。

虽然别人一直认为我被女镇长包养了,但是我绝对不同意,我王小虎乃是靠体力吃饭!不偷不抢不骗不拐,乃是光明正大现代二十一世纪三好青年,好酒好色好权。

就在昨天,没错就是错天!

昨天女镇长张美丽没有回家,没有回家到那里去了,当然是巴结领导去了。

我一个人无聊在女镇长家里看,突然一个惊雷响起,我与大宋朝的王小虎相遇了,人至贱则无敌!

我从来没有想到,在那一瞬间会被他暗算,把我一脚踹到大宋来。

唉,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我的武藤兰,我的小森美王,我的女镇长,我的镇西洗发店里的老鸨刘姐,我的银行卡,我的人际关系,我的——我的一起都已经失去了。

根据狗奴才旺财的小心诉说,原来那个王小虎是一个恶事做绝,好事不干,好色的和我有得一比的极品败家子!

“旺财,你去把老管家叫来。”

王小虎近乎混身虚脱的对跪在地上的旺财说道。

“是,少爷。”

旺财闻言,连忙爬了出去,心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要知道王小虎这个败家子可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儿。

“少爷,您找老奴有何事情?”

王大福是大王村王家的三代元老,据说从王小虎爷爷那一代就开始做管家,数十年来对王家忠心无比。

“老管家快快请起。”

王小虎连忙起身扶起王大福,面带微笑的说道:“今天找你来也没有什么其它事情,就想问一问现在我们账房里还有多少余钱?”

“少爷,你想干什么?”

王大福闻言,神色一紧道。

“老管家,你别紧张,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就想知道现在家里还有多少钱?”

王小虎见状,无可奈何的苦笑一下,出声说道。

可是王小虎的苦笑,在老管家王大福的眼中是说出的邪笑,很诡异!

“账房里还有十三两银钱四百三十七个铜板。”

老管家额头冒冷汗的小心说道。

“什么?”

王小虎闻言,拍案而起,气呼呼的大声怒道:“怎么这么少,我们家里不是有八百五十亩良田吗?怎么只有这二十几两?”

“少爷,账房上就这么多了。”

老管家脸成苦瓜的赔笑道。

“你的意思其它地方还有钱?”

王小虎闻言,顿时来了精神。

“少爷,您的内库里不是有大把大把的银子吗?”

老管家和旺财两人闻言,神色一阵古怪的望向王小虎,老管家使了个眼神,旺财硬起头皮的小心提醒道。

“?”

王小虎闻言一愣。

“对啊,就是内库。”

老管家点头附和道:“自从老爷半年前走了,就把内库交给少爷您了。”

“内库在那里?”

王小虎两眼冒光的说道。

老管家和旺财两人闻言,差点没晕过去。

“内库在那里只有少爷您一个人知道,您脖子上挂着不就是内库的金钥匙吗?”

老管家满目疑惑的看向王小虎,出声说道。

王小虎闻言,身子一晃,差点没载到在地上。

“哦。”

王小虎点头道:“你们先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我有些事情要想一想。”

第002章 少年小虎(二)

王小虎虽然说家住大王村,但是王府离大王村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王府前后院打扫得干净雅致,前院是一大片空地,两边种着些花草树木;中央是大厅,两侧共七八间房舍,后院是五丈见方的练武场。

练武场中,此时正有个长得很俊秀的少年在练武,只见他出招杂乱,身法笨拙。

旁边有三位女子在旁观看,中间那位,二十来岁,一袭白色衣裳随风微微飘动,面容秀美绝伦,她是王小虎的二娘陈莺莺,一身武功已臻化境。练功的少年当然是穿越过来的王小虎。

两位小姑娘则是丫环,一个叫陈灵儿,一个叫陈巧儿,都长得甚是娇美可人。

老管家和旺财两人走后,王小虎正思索着王家内库藏在那里,突然被一个绝美女子给抓了出来。

那绝美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王小虎的二娘陈莺莺。

据说陈莺莺当年还是一个江湖有名的侠女!

王小虎额头上的冷汗越来月多,身法越来越乱,突地他脚步一拐,“哎唷”叫了一声,跌倒在地,好似扭伤脚的样子。

陈莺莺急忙掠了过去,扶住了王小虎,关切的问:“怎么啦?哪里扭伤了?”

“这儿痛。”

王小虎低着头,双手捧住小腿,面现痛苦之色。

陈莺莺俯身察看,一双玉手抚着他的小腿。一阵幽香扑鼻而来,王小虎忍不住趁机身体前倾,将整个头埋进二娘高耸的──陈莺莺向来当他是小孩子,又知他顽皮捣蛋,浑不在意──淡淡的处女幽香渗入鼻端,脸颊好似挨在软绵绵而又极富弹性的棉花堆上,王小虎舒服得无法形容,神魂飘荡恍如梦境。

陈莺莺细细察看,见王小虎小腿筋骨无损,方才放下心来。转眼见他双手环抱自己纤腰,脸颊贴紧自己高耸的之间,左右不住挨擦,一股奇异的酥痒感觉由胸乳瞬快的漫延全身,陈莺莺不由得脸庞泛起红晕,暗道:“原来小虎又借故揩油,轻薄我来着……”

撇眼看见陈灵儿陈巧儿在旁抿嘴偷笑,羞意更炽,急忙拂手一抛。王小虎的身躯于半空划了道弧线,“啪”的一声,落在三丈开外,跌了个四脚朝天。

王小虎身体一着地,灵魂儿倒也醒了,觉得周身并无丝毫痛楚,想是二娘疼惜“自己”出手时运用巧劲,似重实轻的摔了一下。

王小虎不是本人,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索性赖地不起,满脸委屈,哀哀直叫:“哎哟……哎哟……痛死我了,二娘干么揍我?”

陈莺莺伸手理理额前秀发,含羞带嗔道:“谁叫你对二娘动手动脚的。”

随即脸色一端:“下次再敢无礼,我下手再重些。”

“二娘打我再重,我也喜欢。”

王小虎见状,忍不住一呆,回过神来油腔滑调的好色本性使他嬉皮笑脸的道。

陈莺莺倒拿他没法,瞪了一眼,吩咐道:“灵儿巧儿,好好督促小虎练功,不要给他偷懒了。”

说罢拂袖而去。

陈莺莺展开轻功,身影轻盈缥缈如轻风一般掠过两边的林木,轻风拂面,只觉面颊微微发烫。风中隐约飘来灵儿的声音:“好了好了,少爷别再胡思乱想了,小姐可不比我们丫环,你就别再打她的主意了,当心惹恼了她,打你一顿,那你可就惨啦。”

陈莺莺闻言更是心烦意乱,身法却更快了,不觉间奔到一处山涧小溪旁。

她蹲子洗脸,清澈的溪水流过,映出一张绝世无双的脸庞。清凉的溪水泼在脸上,她的心境慢慢平静下来。

“小虎已经长大了,我可不能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了。”

陈莺莺沿着小溪踱步,一边思索着,“小鬼头越来越是放肆了,老是动手动脚的没规没矩,连二娘都敢轻薄……唉!小虎一直很乖很纯的,又怎会……”

她满心疑虑,决定今晚要好好问问陈灵儿陈巧儿这两个小妮子。

她行向山顶,往玉女观如飞而去。踏过几十级台阶,玉女观前平坦的地上,山花遍野,清香扑鼻。

玉女观里,十几个女弟子有的在练剑,有的在打扫庭院。一见陈莺莺,女弟子们纷纷恭身施礼,这些女弟子都是她的姐姐陈蓉蓉的女徒弟,陈莺莺年纪尚轻,故未公开授徒。

陈莺莺点点头,指点了女弟子们几招剑法后,踏入禅房,盘膝打坐。她练的是玄门正宗的内功,打坐时讲究摈弃杂念、心如止水,可是此时心潮汹涌,诸般念头纷至沓来,一幕过一幕般在心头闪过。她叹了口气,起身往后观行去,王小虎太让她挂心了,此事一日不决,终难静下心来练功。

后观院子里,山风狂打着茂密的竹林,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空气中尽是花香与草木的清新之气,陈莺莺深深吸了口气,胸臆间浊气尽散,心旷神怡。

第003章 少年小虎(三)

当晚,陈莺莺见明月当空,满天繁星,便来到半山处供游人歇脚用的小凉亭,夜色中晚风阵阵,凉意袭身,周围已是渺无人影。

陈莺莺运用内力,微启朱唇,把声音拧成一线,往五里开外的小庄院送去。她用的是“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功力高时,可传里许,她能传五里之外,功力之高已到惊世骇俗的地步。

夜风中飘来一条娇小玲珑的身影,片刻间来到凉亭,一身翠绿衣衫,正是陈灵儿。

“小姐有何吩咐?”

陈灵儿恭声道,她见小姐秀眉微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灵儿,我有紧要事儿问你,你可要老老实实回答,不许半点隐瞒。”

陈莺莺在长长而光滑的石凳上坐下,轻拍身旁的位子:“你也坐罢。”

“是,小姐。”

陈灵儿有点踧踖不安的坐下。今晚小姐神色凝重,跟以往大相径庭。

陈莺莺默然半响,轻声问:“小虎呢?他没发现你来罢?”

“巧儿在陪他写字,他一点都不知道。”

陈莺莺点点头,眼望星空,幽幽的道:“十年了,时间过的好快,眨眼间小虎也长大了。”

满天的星星如发亮的宝石在闪烁着,忽地一道流星划过天际,绚丽而短暂。

陈灵儿“嗯”的一声,心里揣摸着小姐的话,不敢搭腔。

陈莺莺似有所觉,她的目光转为温柔,凝视着陈灵儿,轻拉她的小手,温言道:“灵儿,你我名虽主仆,实如姐妹一般。在我面前不用拘谨,有话尽管道来!”

如温暖的春风拂过陈灵儿的心田,她心里暖洋洋的,眼中一热,哽咽道:“小……小姐对我恩重如山,又传我武功,灵儿再不懂事,也不敢欺瞒小姐。”

陈莺莺面露欣慰,“其实说来我才应该感谢你,这十年来,小虎蒙你和巧儿悉心照顾,我这当二娘的,反倒没操什么心。”

陈灵儿忙道:“小姐玉女门掌门,岂能整天顾着少爷。灵儿照顾少爷乃份内的事,况且少爷聪明伶俐,灵儿也喜欢的紧。”

说起王小虎,陈莺莺心头一片温馨。

“这几年,小虎有何异常的举动?”

陈莺莺一脸询问的目光。

“异常……”

陈灵儿沉思了一下,忽地面上一红,嗫嚅道:“小姐,有件事……我该向你禀报,只是……只是很难……很难启口。”

“你不妨直说。”

陈莺莺隐隐猜到几分,心头微跳。

陈灵儿定了定神,道:“半年前,我陪少爷到和平县城,少爷在书摊买了几本春……春宫,带回家后爱不释手,缠着我和巧儿要跟他一起看。”

说到这里,玉首低垂,粉脸红得跟西红柿一般,低声道:“我虽觉得不妥,但想少爷只是小孩心性,一时好奇,也就没禀告小姐。后来……后来……”

“后来怎样?”

陈莺莺不动声色。

陈灵儿儿偷眼望她一眼,见她面色如常,心中稍安,道:“大概过了一个月,那天小姐不在家,少爷叫上我和巧儿,要同我们玩个游戏,说道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任何要求……”

顿了一顿,又道:“结果我和巧儿都输了,少爷……少爷就拿出春宫,说要同我们一起修习……”

声音越说越低,几不可闻。

陈莺莺面红耳赤,忍不住道:“这么说,你和巧儿已经被小虎……”

灵儿点点头,不敢抬首。

陈莺莺拉起陈灵儿的手,卷起衣袖,但见洁白似玉的臂膀,守宫砂已消失不见。她不觉叹了口气,呆呆出神,想不到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回过神来,陈莺莺略带责备的语气道:“你怎不早跟我说?”

“灵儿以为此事过于龌龊秽,不敢禀告小姐。”

她跪了下来,垂首道:“灵儿有负小姐重托,愧对小姐,请重重责罚。”

眼眶里满是晶莹的泪珠。

陈莺莺一把扶起,“傻丫头,我怎会怪你,你又没什么错,都是我不好,害了你跟巧儿……”

取出手帕,擦了擦陈灵儿的眼眶。疼惜、愧疚、恼恨一齐涌上心头,她恨恨道:“这小混蛋如此胡作非为,干出这等事来,我非重重惩罚不可。”

陈灵儿一惊,低声道:“小姐想如何惩罚?”

陈莺莺沉声道:“妇女,依本派门规,重者取其性命,轻者废去武功,逐出门墙。”

她口中严峻,心弦却是颤动不已,暗道:“难道真要废了小虎?……还有……灵儿巧儿日后又怎么办?”

陈灵儿惊骇失色,急忙哀求道:“少爷还是小孩子,不过一时好奇,作不得准的,何况……何况灵儿也愿意的,小姐就饶了少爷吧……”

陈莺莺大为诧异:“这么说来,小虎不是强……你,你是愿意的?”

陈灵儿含泪拼命点头,脸色又羞又急。

陈莺莺松了口气,愁云尽散,想了一下,微笑道:“灵儿,我想到一个救小虎的办法,不过委屈你了。”

“只要能救少爷,我什么都愿意。”

陈灵儿转忧为喜。

陈莺莺盈盈一笑,道:“我想把你和巧儿许配给小虎,小虎就不算犯了戒了,你可愿意?”

“但凭小姐作主。”

陈灵儿含羞带喜。

陈莺莺瞧在眼里,暗暗好笑,拧了一下陈灵儿脸腮,笑道:“死丫头,老实说,是不是很喜欢小虎。”

陈灵儿忸怩一笑:“原来小姐什么都知道耶!”

“小姐,恐怕这事情夫人不会愿意。”

陈灵儿似乎想起什么似的,面色苍白的说道。

“大姐。”

陈莺莺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第004章 少年小虎(四)

陈莺莺微微一笑,忽然轻叱一声,纤纤玉手对着亭外虚空一抓,手中生出一股柔和的力道,隔空取物般扯进一人来。她的内功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可以随意改变力道的方向了。

陈灵儿惊呼一声:“少爷……”

王小虎哼哼哈哈爬起身来,揉了揉屁股,嘟哝道:“好痛……二娘也真是的,也不看清是谁……”

陈莺莺哼的一声:“要不早知是你这小鬼,你还能站起来说话。”

语气一缓,道:“刚才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有意见吗?”

“没意见……才怪。”

王小虎撅嘴道:“那可是我的事情耶,你们就这样擅自给定下了,也不问问我的意思!”

陈莺莺闻言不禁莞儿一笑,道:“我正是问你的意思呀!小虎,你可答应了?”

王小虎诡谲一笑,道:“答应也无妨,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陈莺莺闻言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可是占了好大的便宜,还当人家是求你呀!”

口中却道:“好罢,你且说来听听。”

“二娘你今晚回家睡好吗?”

王小虎用充满期待的语气道。

陈莺莺闻言哑然失笑,没想到是这么出乎意外而又简单的要求,见他一脸乞求的神色,心下一软,点头道:“好罢,二娘也有好多天没回去睡了,这次就答应你了。”

王小虎见陈莺莺答应了,心中大喜,瞥了一眼陈灵儿,见她虽脸现喜色,眼神中却似有一丝不安。

回到王府,巧儿正等得十分焦急,见到他们,大喜迎上。陈莺莺见到她,神秘一笑,道:“到大厅去,我有话对你说。”

到大厅坐定,待巧儿奉上香茗,陈莺莺笑着把她们跟王小虎的婚事说了,见陈巧儿含羞答应了,很是欢喜,道:“不过你们年纪还小,成亲的事,过几年再说罢!”

横了王小虎一眼,道:“小虎,你这次犯下这等大错,要不是灵儿替你求情,定罚不饶,你今后可要善待灵儿巧儿,不然二娘饶不了你!”

王小虎忙不迟的应了,转脸瞧瞧灵儿,伸了伸舌头。

陈莺莺招呼灵儿巧儿近前,拉着她们的手,温声道:“灵儿巧儿,我现在收你俩为徒,你们不用叫我小姐了,叫我师父吧!以后你们就是师姐弟了,灵儿是大师姐,巧儿是二师姐,小虎就是小师弟了。小虎,你以后要好好听师姐的话,知道了吗?”

TAG标签: 穿越时空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