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重生九零心慌慌 作者:月上枝丫

穿越 月上枝丫 2018-09-04 收藏

       这一世为了家人,为了自己,不做淑女又如何!看她这世如何把渣男变忠犬!
  标签:欢喜冤家 爽文 独宠 魂穿
  ==================


第001章 惊愕重生(一)
  天色渐暗,乡间田埂旁的小溪沟里,正趴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一动不动。
  只听不远处有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妇人有些惊慌的声音。
  “青禾~青禾~”
  “梅嫂子在哪里,我看见了。”
  这妇人说着话也脚步不停的朝那趴在沟里的小女孩跑去。
  “哎呀~青禾你要是有啥事儿,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
  这孩子她爸妈才把她交给她们家,这才第二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梅怀秀是真的害怕。
  刚才说话的妇人已先一步冲到沟边,一把抱起面朝下的小女孩,只是当众人看见小女孩青白的脸色时,都是一惊,这下坏事了!
  “我~滴~个~妈~呀~这可怎么办呀~”
  梅怀秀一看小姑娘的脸色以为她是没气了,一屁股坐地上哭爹喊娘起来。
  “梅嫂子,你先别急,青禾身子还热乎软着呢。”
  说着她曲起右腿,把小姑娘面朝下,肚子放在她曲起的腿上,腿用力的颠着,小姑娘肚子中的水顺着嘴角慢慢溢出来。
  这时她们刚才来的那条路上又呼啦来了几个人,其中表情最是焦急的一个瘦削的四十多岁黑脸男人走过来,这一看,因一路跑来浑身的汗顿时凉了。
  “怀秀,青禾她该不是……”
  他看着自家媳妇哭的悲惨,也以为那小姑娘是不行了,脑中嗡的一声,黑脸瞬间白了几分。
  “咳咳……咳咳咳……”
  黑脸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听见小女孩的咳声,白了几分的脸又黑了回去。
  那哭爹喊娘的梅怀秀,此时就像拍电影导演喊“卡”时立马停了下来,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哭了。
  梅怀秀和那消瘦黑脸男人走到小姑娘的身边,急忙问道:“是青禾醒了吗?”
  那在用腿用力颠着小姑娘的妇人也听到了咳声,连忙把她平放在地上,用手按着她的肚子上用力按了几下,看差不多水都咳出来才罢手。
  可是小姑娘太虚弱,还是没能睁开眼睛,但已有呼吸了。
  消瘦黑脸男人一把把她抱起来往自己家走去。溺水了只要还有气就不怕,就能救过来。
  他转头对着身边的一个男人说到:“麻烦二牛去帮我找个医生来家,我这走不开,怀秀脚程慢……”
  “贵田客气啥,我这就去,你们赶紧的回去给清河换身干的衣服。”
  二牛还没等仇贵田把话说完,接过话头就去找医生了。
  “哎,多谢二牛了。”
  一群人呼啦的又跟着往回跑,而仇贵田怀里的小姑娘虽然眼睛无力睁开,可脑子是清醒的。听到耳边人们的谈话,她很是奇怪,她这是怎么了,不是已经死了吗?正想着这些脑海里突然涌入一段,关于另一个也跟她同名同姓也叫做白青禾的小姑娘的记忆。
  自己的记忆,加上那个小姑娘的记忆混乱交替着让她头疼欲裂。
  “妈妈,青禾这是怎么搞的?”
  这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个头比那青禾要高小半个头。她看着自己爸爸抱着叔叔家的女儿回来,青禾还浑身湿漉漉的,也是吓了一跳。
  “你快去把青禾的衣服找来,再去灶台井灌里打一盆温水。”梅怀秀吩咐自己的女儿仇梅芝。
  “哦。”仇梅芝听了妈妈的话也顾不得其他,先照吩咐去做了。
  白青禾理了好一会才明白,上天真的听到她临死前的愿望,让自己用这种诡异的方法‘转世投胎’在异界。她借这个刚死的女孩身体,又复活了。
  而且如她所愿是个穷家,非常穷!
  早些年这家里因为孩子多,吃不饱饭,种地连种子和化肥的钱都掏不出来,实在活不下去,为了生计一家人到外地去谋生路。
  但孩子大了都要读书,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如今十五岁的大女儿自己弃学跟着父母在外帮工赚钱。
  白青禾想着这世界女子也可以读书,真是颠覆她的认知了。
  原身之前也跟着父母在外地读书,因为是外来人口读书要借读费,眼看小儿子要读书了,两个孩子的借读费,让这个本就贫穷家里负担更重,所以这一年把她留在了大伯家里。
  今天才在大伯家住的第二天,小丫头身子虚弱有贫血,时常晕倒。这次不巧,正回家晕倒在小路边的水沟里。面朝下长时间的呛水就一命呜呼了,便宜了她这个外来者。
  白青禾‘看着’脑海里的片段,有好多词汇都不怎么明白,那个化肥跟种子联系起来应该是肥田用的。
  那个贫血看症状就跟她们那里的缺血症一样。
  这里的私塾叫学校,现在的白青禾上四年级,九岁上的一年级,这启蒙的也太晚了,不过都是家里穷。在这乡下这都是八九岁才启蒙,也就是上一年级。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里的女子穿着,怎么都是那么的伤风败俗,露手臂,露脚的,裙子短的都遮不住腿,更甚原身在外地时,有好些女子大腿都露出来的也有,可没人觉得奇怪不对。
  现在这个华夏的1998年,到底是什么地方?
  想明白到底怎么一回,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想再想了,这正是她死前的愿望不是么!
  想到她的死因,心里是怅然也是解脱,更是快意!
  她从小就在三从四德,在家从父,在嫁从夫的教导下,被养成了一个人人夸赞的,远近闻名的知书达理贤惠妇。
  可她的贤惠换来的却是,负心汉精心设计要某得她家传绣艺,如果他跟她开口,她就会毫无保留的都给他。
  当她得知他娶她就是为了她的家传绣艺,当看着他和小妾情意绵绵的真爱时,她宁愿毁去也不让他和他的小妾得逞。
  这样的做法结果就是负心汉和小妾合计毒杀她,她在落气之前做了一回自己,放下了三从四德放了把火,烧掉家传绣艺包括她所有的嫁妆,包括他自己辛苦专营来的一切,那个负心的和他的小妾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没有了!
  没想上天垂怜,随了她的意,让她借尸还魂在这异界,跟她一样名字的小姑娘身体里。
  现在自己这新身体被人搬来搬去,湿衣服被褪去。热毛巾在身上仔细的擦来擦去,再给她穿上了干净的衣服。
  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之前虽然落的不得好死,家里算不得多有钱,她相公也是个富商,她也有两个丫鬟伺候,对于这种类似被伺候的事情很是坦然。
  感觉自己已被整理好,她们都出去了,慢慢睁开眼,墙面是用土砖砌成的,不过收拾的挺干净。
  她现在睡在堂姐的木床上,床不大,两个人睡刚好,床上挂着织就稀松白色的床幔,这里叫蚊帐。
  正打量着,忽听屋外有人,且不止一个人,她躺好看着房门处。
  “掉水里多久了,现在醒了没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人应该是大夫,这里叫医生。
  “掉水里没多久,就是一个才到膝盖的小水沟,怎么就把她给呛晕了,还没醒呢。”
  梅怀秀和仇贵田也想不明,这是孩子怎么回事,私下里都想着该不会是撞邪了吧!
  医生掀起门帘进屋,“这不是醒了吗。”
  “青禾,你怎么掉水里去了,你不知道你刚才好吓人。”仇梅芝一看堂妹醒了,一个剑步冲到床边就喳喳叫开了。
  白青禾看着眼前站着的她的小堂姐,记忆里也就比自己大七个月,今年都是十三岁,看着她笑笑没说话。
  多看了她的学生头一眼,这个世界里可是把头发剪的很短很短。而没有身体发肤授之父母的那种坚定,不能伤害一丝一毫。
  还好自己是长头发。
  “梅芝先别吵,让医生先给青禾看看。”
  仇贵田看自己女儿在外人面前有些跳脱,瞪了她一眼。
  仇梅芝闭上嘴吐吐舌头,退到一旁把位置让给医生。
  医生走到床边,翻翻白青禾的眼皮,号了一下脉。
  “一看脸色这孩子就是有挺严重的贫血,这你们知道吧。”这一句是对着旁边两个大人说的。转头又看着床上的白青禾问到。
  “叫青禾是吧,你告诉叔叔是怎么栽倒在水沟里的?”
  医生在问白青禾的话很是轻声细语。
  “一开始就是觉得头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身当初是刚感觉到头晕,下一秒就不知人事了,这一晕倒刚好栽倒在水沟里,可不就给闷死了么。白青禾想着这小姑娘比她死的还可怜。
  医生听了白青禾的话瞬间明白了,“她可能是刚好在水沟边晕倒的,栽倒进去了。”
  “啊?她这贫血只听她妈说过,不知道那么严重!”
  梅怀秀想着是不是该让这孩子上她自己父母身边去,这动不动的就晕倒太吓人了。
  “现在身体也没什么不好,就是贫血得补!
  像红枣,赤豆,猪肝这些都可以补血。”医生总结。
  仇贵田把医生出诊费付了后,把医生客气送出门。
  “青禾你今天就睡着别下床了,好好休息。”
  仇贵田回来对着白青禾吩咐了一声。
  “好。”白青禾轻声应答,她这会也确实没什么力气。
  “梅芝跟我去做饭,别吵青禾。”梅怀秀叫走正想跟白青禾说话的仇梅芝。
  “哦。”仇梅芝只好答应。
  晚饭仇贵田让梅怀秀煮的红豆粥,白青禾本就被擦洗换过衣服,吃完晚饭她就早早的睡了。


第002章 家务
  睡了两天的白青禾觉得自己好很多,就起床照着原身的记忆做些自己能做的事,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在自己家。
  不过起床后穿衣服时有些为难,虽然现在她还小可总归是女孩子,已近开始发育了,这里没有肚兜,只有小背心,她总感觉自己里面没穿衣服似的。